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81章 乱站队(十九)

正文 第81章 乱站队(十九)

    “部队已经开始行动啦!”

    “部队包围了大公的宫殿!”

    “部队占领了议会!”

    ……

    消息流水价的送到了俄国驻保加利亚大使馆,俄国大使手里面捏着十字架手链上的珠子,心情非常紧张和激动。

    “那帮自由主义者们有什么反应?”俄国大使接连催促着这方面的情报。

    “除了卫队之外,还没有其他军队有反应。”与前面有联系的俄国人员给了回答。

    “我是说那帮天杀的民主共和主义份子!”俄国大使恼怒的喊道。

    “他们手里面没有军队啊。”大使馆工作人员疑惑的答道。

    俄国大使瞪了手下一眼,这时代君主国家在欧洲占据了绝对优势,但是各国都有自己的共和主义者。眼前俄国致力推翻的保加利亚大公亚历山大一世也一度废止宪法,事实君主独裁制度。不过亚历山大一世这个软骨头也只干了三年,就和民主共和主义者们和谈了,转而又认同了曾经被他废除的宪法。这也是俄国真正铁了心要推翻亚历山大一世大公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再给你们说一次,这帮民主共和主义者就跟蟑螂一样,不管怎么打都打不死,不管怎么防备都能让他们抓到机会。眼下这帮人已经和亚历山大结盟,最需要防备的不是保加利亚的民团,而是这帮人!”俄国大使瞪着下属,强调着他对真正敌人的看法。

    “议会已经被占领,他们闹不出什么来……”有人试图让过份激动的俄国大使冷静一点。这兵荒马乱的时候,俄国人也不能头上顶着“我是俄国外交人员”的牌子公开活动。若是大使还这么不依不饶,大家很可能就会被派去收集情报啦。

    “就是那帮议会的人渣!你们去联络保加利亚军队,对这帮人一定要严加监视,如果有事的话要毫不留情的行动起来!”大使不用亲自出马,所以命令下得极为果断。

    不管俄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如何的不情不愿,但是还是有人被迫前去和保加利亚政变部队联络。而保加利亚副参谋长听了这个要求,只是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俄国大使馆工作人员。他本想火,不过俄国毕竟是他的强援。瞪了这个工作人员一眼,副参谋长几乎是从鼻子里出了一句,“知道了!”

    打走了俄国人,副参谋长去见了保加利亚大公亚历山大一世。这位大公有着漂亮的胡子,但是这胡子此时正在微微颤抖。见到政变领副参谋长,这胡子颤抖的更厉害了。

    “先生们,你们这是在造反。”大公的声音也在颤抖,不知道恐惧和气氛这两种情绪哪一种占的更多些。

    副参谋长冷笑着说道:“阁下,您已经被废了。以往的种种都证明你不适合做保加利亚的大公。当然,你的生命安全是可以得到保证的。只要你乖乖回黑森去,一切都没有问题。”

    “你们这是非法的!你们这是非法的!”亚历山大一世用贫乏的语言表达着自己的观点。

    副参谋长并不想浪费口舌,他不是来要挟亚历山大一世,而是要撵走他。是否非法根本不在副参谋长的考虑范围之内。而且此时最重要的是赶紧把亚历山大一世撵走,如果这个人还留在保加利亚,后面的事情未必不会起变化。

    挥了挥手,副参谋长根本懒得对亚历山大一世再说什么。几个壮硕的士兵围住了亚历山大一世。此时亚历山大一世的卫队已经被全部解决,被这样包围,大公终于颤巍巍的站起身,向门外走去。经过副参谋长身边的时候,大公喉头蠕动着,就在大家都认为大公准备说些临别场面话的时候,却见大公一口口水吐在了副参谋长脸上。

    副参谋长大怒,一记脆生生的耳光就抽在大公脸上。周围的一众人等都呆住了。这位被政变推翻的大公是失败者,可他毕竟是位老爷。副参谋长此时再牛,他也只是一介保加利亚百姓家庭出身的人。百姓抽了大公一耳光,不少军人觉得自己内心深处的上下尊卑震动起来。

    看着手下们愕然的表情,副参谋长心中有些慌乱。保加利亚被奥斯曼统治了几百年,所谓的贵族都是奥斯曼人或者外国人。

    就如这位亚历山大一世,他是他爹黑森大公亚历山大及母亲波兰女伯爵(后为巴滕贝格女伯爵)尤利娅特蕾莎冯豪克的次子。1858年,年仅一岁的亚历山大于被封为巴滕贝格亲王。青年时代年的亚历山大曾在在普鲁士军队服役,1877年开始在俄军中服役,时值第十次俄土战争,亚历山大参加了战争。

    战后,保加利亚仍然由土耳其统治,被一分为三:北部的保加利亚公国、南部的东鲁米利亚和马其顿。根据柏林会议创建的保加利亚第一次国民议会推荐,他于1879年4月被任命为任大公,是为亚历山大一世。

    保加利亚当地人若是没有这两重关系,都是平头百姓。平头百姓抽了高贵的贵族老爷一耳光,这可是天大的事情。不仅周围的人感到震惊,副参谋长心里面也觉得有些慌。不过参谋长毕竟是行伍很久,军人的那股子烈性也是有的。既然做了,他也没有停手的打算。飞起一脚踹在大公肚子上,大公立刻被踹飞出去,捂着肚子在地上开始抽抽。

    恶狠狠对大公啐了一口,副参谋长怒喝道:“你tm算什么东西?不过是议会选出来的一个人罢了。只要议会还在,你这样的玩意想选出来多少,就能选出来多少!”

    骂完之后,参谋长对卫兵喝道:“还不把这个混蛋带走!”

    政变整体进行的很顺利,之所以这么顺利,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对大公比较支持的军队此时正在和塞尔维亚打仗。保加利亚被分成三部分之后,南部的东鲁米利亚里面认同保加利亚的人比较多,所以东鲁米利亚又闹造反,撵走了当地奥斯曼帝国任命的地方长官后,就要求和保加利亚合并。

    在奥匈帝国的指使下,塞尔维亚跳出来要求保加利亚支付“塞尔维亚的损失费”。保加利亚二话不讲就派遣部队打进了塞尔维亚,正在围困塞尔维亚都贝尔格拉德。在这个时代里面,不论国家大小,各国都有自己的“大xx主义”。大英帝国干脆就把“大”字写进国名里头。俄国的大俄罗斯主义,德国的大德国主义,或者说是大日耳曼主义,法国的“大”法国主义。奥斯曼帝国的大奥斯曼或者大突厥主义。受到这些的影响,大罗马尼亚主义,大保加利亚主义,大塞尔维亚主义。这些玩意纷纷出炉。

    在这个世界上比较能幸免的或许只有美国这个移民国家,以及有着深厚历史而且真的够大的中国两家。当然,美国此时还在一个扩张期,有广大的西部和远西地区。中国比较有文化,所以中国深知凡是自称“大”的绝对是小国。在中国,是用自古以来这个方式阐述问题。

    其实万变不离其宗,大家都认为“老子到过的地方就是老子的!”

    把亚历山大一世软禁在边境的一个城堡里面,副参谋长很快就撵走了参谋长,坐上了保加利亚军队一把手的位置。为了能够让自己的位置坐的更长久,前副参谋长让部队把那帮议员从家里面带到议会,要求议会授权任命他为参谋长。

    议会里头都是地方选出的头面人物,这帮人中间倒是自由主义者数量比较多。对于副参谋长流放议会选出的大公,对于副参谋长居然要凌驾议会之上,以军队的力压压制议会。这些人中间倒是有些硬骨头。

    “我们坚决不认同这样的做法!”有议员挺身而出,做出了表态。

    有人带头,后面的人也勇敢了不少。有四分之一的议员公开表示反对,还有五成议员沉默着表示了反对。

    副参谋长倒也没有逼迫过甚,他只是把议员们堵在议会,不让他们出来。

    三天后,议员们在议员宿舍里面听到外面有很大动静,靠在窗口看出去,所有议员都傻了眼。却见堵住议会的军队在和另外一支军队在交接防务。那灰色的军装,那壮硕的身材。交接防务的对象竟然是德国人。

    除了亲俄的议员之外,其他议员都变了脸色。有些上年纪的议员此时脸色都有些绿了。不用太久,在4o年前,俄国有一个响当当的称号,“欧洲宪兵”!

    当时欧洲各国都在爆革命,负责镇压革命的就是这些沙皇的灰色牲口。欧洲各个君主国出钱,俄国上百万军队对几十万欧洲各国革命者进行了血腥镇压。那时候各国的议会成员可是没少死在俄国人的刺刀长矛之下。现在,轮到保加利亚的议员要面对这些身穿灰色军服的“欧洲宪兵”后代。他们怎么可能不怕!

    三天后,保加利亚议员们几乎以全票通过了一系列的人事安排。

    在他们全票通过之前,这帮人被组织参观了一次处决。一位被打得遍体鳞伤嘴歪眼斜的议员被以叛国罪送上了绞架。

    在绳索套上脖子之后,这位议员用保加利亚语对着观刑的其他议员大声喊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接着,穿灰色军服的军人就踹倒了椅子,议员挂在绳子上开始抽抽。

    有些有文化的议员知道,这是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诗。1849年,裴多菲就是匈牙利起义部队最后的悲壮一战中被“欧洲宪兵”中的哥萨克骑兵用长矛戳死的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