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77章 乱站队(十五)

正文 第77章 乱站队(十五)

    “康斯坦察大火揭秘!”

    “康斯坦察大火背后的阴影!”

    “中国人和康斯坦察大火之间的关系!”

    “难道是中国人在康斯坦察纵火么?”

    ……

    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念完一份罗马尼亚报纸上的头条,然后就把这份报纸放在罗马尼亚外长面前的茶几上,一连七八分报纸撂在罗马尼亚外长的面前。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已经不在生气,他只是平淡的问道:“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这已经是罗马尼亚官方的立场,至少是官方的说辞……”

    罗马尼亚外长也被报纸上的这一番内容给弄得很不自在,大火过去十几天了,有关这场大火的调查也大概有了一个粗略的方向。火场里面发现了几具被烧得不成样的尸体,根据警察收集的证词。这几个被烧死的倒霉蛋在牧草仓库干活。此次搬运牧草出力很大,也那到了这次的工资。手里有钱,他们在酒馆喝的非常尽兴,出门的时候拎着马灯跌跌撞撞。有很大可能就是他们回到仓库的时候不小心引燃了仓库里面的干草。

    但是在这个时代,这也只能是警察调查时提出的一种可能。在康斯坦察遭遇如此巨大损失的当下,谁也不敢就这么确定是几个醉鬼引发了这次的大火。

    罗马尼亚外长对中国大使明确的问题,也只能答道:“这只是报纸上的说法,我们的政府从来没有对此做出过这样的说明。”

    说完这些之后,罗马尼亚外长又觉得这么说有些露怯,他反倒开始指责起中国大使了,“如果贵国的船只在面对大火的时候没有立刻逃离港口,如果贵国船只上的船员在这个时候投入救火的行动,我相信在我们的观感里面就不会有这样的糟糕。”

    这种指责真的让人挺无语的,中国大使一时也没能立刻找出应对的言辞来。tm罗马尼亚当地发生火灾,中国船员凭什么要投入救火中来?在风急月黑的夜晚里面,中国船只当然要选择自保为主。罗马尼亚这种说法或许可以在中罗两国之间关系非常亲密的时候提出,现在两国不过互相建立外交关系四年而已。根本谈不上有丝毫交情。

    好不容易从愤怒中挣脱出心情,中国大使说道:“既然你指责中国没有参与救火,也就是说贵国并不认为此次的事情是中国的问题喽。”

    外长没办法应对这个尖锐的问题。这几天从康斯坦察大火带来的震惊中缓过劲来之后,罗马尼亚外长对此有了比较客观的看法,他明显感觉到此次的事情水hen深。

    调动罗马尼亚海军,这本身就是大人物才能下达的命令。在当时的情况之下,大家想的只是救火,谁会突然想起来派遣海军去追逐离开港口的船只。而且中国船预计第二天离港,如果中国船只真的是想逃跑,当晚逃离火场之后直接拍屁股溜之大吉就好。何必在港口外的海域上等到第二天上午呢。

    至于报纸上这么铺天盖地的说法,如此一致的口径。肯定有一部分是跟风,可是挑起这种风头的人绝不可能那么简单。理由很简单,谁会没事关注逃离着火港口的外国商船呢?如果把这个当成可怀疑的对象,那本国逃离港口的船只又该如何说起?就算是这件事里面是有人故意放火,可在国家级别的斗争中哪里有傻瓜。真的是中国人干得,他们肯定会挑选避免自己被怀疑的时机才对。

    罗马尼亚外长当然能理解这些,不过就是因为理解了,他才只能用看似荒谬的说法来应付一下。在不知道背后到底是谁在运作此事的时候就卷入此事,下场可是绝对不会好。

    会谈也没谈出结果,双方各自说了自己的意见,会面就这么完事了。中国大使摊上这么大的事情,他也不可能就这么认了。纵火是不是有人安排,这个且不好说。毕竟罗马尼亚损失这么大,除非是和中国有着深仇大恨,至少是被逼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否则的话谁都不敢保证这事情不为外人所知,而故意纵火的事情一旦被捅出来,就是极为重大的外交危机。

    不过利用此事的国家肯定有,而且这是早就处心积虑想找机会对付中国的大国才能有这样敏捷的反应。这说明罗马尼亚内部的派系中存在某些有强烈主张的人。但是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强烈主张,中国大使想破头也没能想出来。

    5月19日,俄国报纸刊登出了一条新闻。1883年就存在的奥罗同盟规定,若俄国进攻罗马尼亚,奥应援罗。之后德国也参加了此条约。这与后来的续约的三皇同盟产生了矛盾。

    俄国一直认为自己和德国关系不错,在俄国上层和社会中层普遍认为德国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属于靠得住的的伙伴。没想到这靠得住的伙伴居然是这样看待俄国在中欧与巴尔干地区的扩张。

    让俄国人尤其不爽的是罗马尼亚的立场。罗马尼亚能够完全独立靠的可不是他们自己的能力,而是靠了第十次俄土战争。俄国付出了二十几万人的鲜血,保加利亚民团伤亡近十万。因为没能功课普列文要塞,最终战争目的并未达到。在这里面唯一得利的就是罗马尼亚,这个国家踩着俄国与保加利亚人尸体堆成的山,渡过了完全独立的难关。就在罗马尼亚独立后没几年,他们给俄国的回报就是投奔了奥地利人,制订了对付俄国的密约。

    俄国一直在和奥地利人争夺中欧,所以奥地利人的态度并不稀奇。俄国人的怒火直奔德国人,5月20日,俄国住德国大使求见俾斯麦,要求俾斯麦首相对此作出解释。

    俾斯麦首相看着情绪激动的俄国大使,他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话,“阁下认为德国有那么多军队可用来援助罗马尼亚么?”

    这回答是如此的直指核心,而且语气又是如此的坦然自若,俄国大使也有些懵了。因为他自己是真的信了这话。

    大使并没有追问更多,这时代若是每一条密约都要实现的话,那么几乎每一个欧洲国家都有可能在“某种条件下”与全欧洲其他所有国家开战。而且还要为反过来参与所有欧洲主要国家的战争同盟。这就是欧洲的现状,各种利益冲突太多太多,各种合作也太多太多。在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里面,大家都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能够确定谁是朋友谁是敌人的真正核心标准。不过令人悲哀的是,大家发现已知的核心标准就是没有核心标准。不同时间的利益,不同地域的冲突,让各种条约都必须有极为明确的时间限制。也就是说,上一秒的朋友就是下一秒的死敌。

    俄国报纸上也刊登了俄国内部的不少看法,他们质疑“德国是真正可以信赖的盟友么?”在这样的考虑之下,不少俄国知识界的人都提出了俄国与法国结盟的观点。现在的法国一直是俄国金融界的最大支柱。发行债券,投资俄国,法国人出力极大。与法国人的热情与努力相比,德国的俾斯麦所做的就是禁止俄国有价债券的德国银行进行抵押。

    这消息传到了中国之后,外交部立刻就有了自己的判断。李新给韦泽的报告中以“欧洲的约纵连横”为主要内容。

    让外交部立刻妥善解决罗马尼亚问题,暂时超出了他们的能力之外。但是外交部根据中国悠久的历史找出类似的案例,这点能耐他们还是没问题的。

    中国战国时代就有约纵连横,甚至还出现了专门的名词“纵横家”。当时战国七雄里面秦国在西边,齐国在东边。这两个大国一旦约纵,就能对位于两国之间的国家动手。而燕国、韩国、魏国、赵国、楚国一旦约纵,就能集中兵力打击秦国与齐国。不管是当年魏公子信陵君解邯郸之围,反过来攻打到函谷关下。或者是燕国几乎完全占领齐国,都是约纵的典型案例。

    把这个用到欧洲的话,法国与俄国一旦结盟,这就是约纵。两国一南一北,可以对处于中间的中欧施加强大的压力。而德国不管对俄国是什么态度,他们现在明显在连横。德国、奥匈帝国、中欧国家一旦团结起来,就能够对整个欧洲局面发生极大的影响。

    别的不说,德国、奥匈帝国、罗马尼亚三国一旦达成了阻止俄国南下的同盟。俄国就根本没办法从欧洲的部分对奥斯曼帝国动手。原本俄国能够这么做的原因就是罗马尼亚曾经是奥斯曼的属国,所以罗马尼亚开放了自己的领土,允许俄国军国经过罗马尼亚南下。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待欧洲的局势,很多事情就会完全不同。德国、奥匈帝国、罗马尼亚三国在俄土战争方面反倒是大大帮助了奥斯曼帝国。不用担心俄国人通过罗马尼亚来打击奥斯曼帝国,那奥斯曼帝国就只用把军队主力部署在与俄国接壤的亚洲部分。

    现在奥斯曼帝国的海军实力还在俄国的黑海舰队之上,至少纸面上是如此。只用坚守高加索地区的话,奥斯曼帝国的力量足以自保了。

    这对大形势的分析倒也靠谱,在面对俄国的时候,同样在争夺中欧和巴尔干地区的奥匈帝国和奥斯曼帝国这“两奥帝国”倒是有着非常一致的利益。

    而俄国人这次受的刺激可不轻,于是一些非官方的消息也泄漏出来。泄漏的消息里头其中一条是这样的,据说在三皇同盟中规定,奥国对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两省保留随时吞并之权。德国与俄国对此都是持承认的态度。

    欧洲复杂的内部斗争在这次的争执中逐渐开始显露出来。特别是在中欧与巴尔干地区,斗争的复杂远超以前的估量。

    “看来英国佬倒是真心想让中欧与巴尔干保持稳定么。”韦泽看到了外交部的文件之后说了一句。

    不管英国佬的初衷是什么,不过由奥斯曼帝国来统治中欧与巴尔干,无疑是让这个火药桶般的地区有一个安全阀。所有人都可以猛烈批判奥斯曼帝国的种种恶行,可奥斯曼帝国通过这些恶行让巴尔干地区有一个名义上的所有者,这就算是对欧洲和平的一个巨大贡献了。如果奥斯曼帝国在中欧与巴尔干地区的统治崩溃的话,为了争夺这些地区,欧洲大陆上所有主要国家都会大打出手。

    “陛下,我们到底找哪一方才能对罗马尼亚有真正的影响力呢?”李新提出了一个问题。

    “你怎么看?”韦泽反问李新。

    “从表面上看,我们找奥地利人的话应该能有比较好的效果吧。”李新说道。

    这是明摆着的,既然奥地利和罗马尼亚的关系已经到了军事同盟的地步,中国这点事在奥地利眼里就什么都不算。一封书信就足以解决这个问题。

    “但是我们如果找俄国人出面或许也不错吧?”李新提出了一个看着更长远的方式。利用俄国其实属于一个剑走偏锋的路线,至少俄国能够对这帮和中国有不小矛盾的国家造成巨大的压力,更重要的是,俄国到现在为止貌似并不反对这么干下去。

    不过李新说完之后又补充了自己的看法,“当然,现在我还是建议与奥匈帝国联络。他们能够立竿见影的帮助我们解决问题。不管怎么说,先把人弄回来。”

    “从长远上看,我一直不建议支持俄国。”韦泽说道。这是历史给他的经验,历史上俄国怎么看都是个不靠谱的主。商业信用那是完全不用考虑的,几百年来也许只有铁人大叔在的时候俄国还算有点商业信用。那也是托了大萧条的福气,加上俄国从俄国的亚洲部分开采的大量黄金,还有俄国玩命压榨农民出口粮食。

    从战略上么,一战的时候俄国被德国以少得多的兵力在东线狂日,那是俄国工业实力不足的时代表现出来的特制。在工业力量很强的二战时期,俄国先是想和英国与法国一起扼制法西斯德国,看英国与法国玩祸水东引,铁人大叔立马就反过头和小胡子合作,瓜分波兰,并且在德国解决法国的时候袖手旁观。

    不过铁人大叔还制订了大雷雨计划,希望等到小胡子和英国打得精疲力竭的时候从背后插刀。

    这些固然是从政者不得不干的工作,不过俄国的这个态度韦泽很不待见。二战后到冷战结束前,有句话说的很妙,“所有因为爱上爱上共产主义所以和苏联接触的人,最后都占到了苏联的敌对一方。”这已经充分能够说明俄国的那股子操行了。

    中国和美国闹到非常激烈对抗的时候,双方只要解决了战略问题,哪怕是在有着极大战略对立的局面下,还能维持一个尽可能去维持互相合作,不要撕破脸的状态。这未必是中国外交的能力所决定的,而是中国的战略考量来决定的。

    所以韦泽说道:“和俄国合作,怎么看都不靠谱。”

    “我们并不是要和俄国合作,我们更多的是利用一下俄国。”李新说道。

    听了这话,韦泽笑了,“这世界上谁比谁傻啊。李部长,所谓利用的说法根本就别提。我们若是想利用俄国,那最大可能就是被俄国反过来利用一番。在这个世界上,真正能行得通的不是阴谋,而是阳谋。”

    “阳谋又是何解?”李新有点不太明白。

    “阴谋就是挖个坑让人跳。”韦泽解释着,“咱们光复军不爱干这个,有挖坑的功夫和力气直接杀过去,效果更好。这就是阳谋,以力量和需要作为决定的方式。可以与阳谋对抗,但是没办法去消灭阳谋。因为这都是很唯物的玩意。”

    李新也算是聪明,他对此倒是有些理解了。“那都督的意思是要和奥匈帝国合作么?”

    “和奥匈帝国的合作目的是把人弄回来,我们不妨就直接这么告诉奥匈帝国。然后看看他们到底会提出什么交换条件。我个人觉得,是我瞎猜的。我们在地中海和黑海的贸易行动被不少人记恨了。我们赚了钱,他们又没办法从我们这里赚钱,人家就算是平素里不吭声,到了该落井下石的时候,他们就别提有多快活了。”韦泽说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冷笑一声。他原本也是邪火攻心,不过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一段时间过去之后,韦泽的心情也恢复过来。考虑问题的时候也能比较冷静,甚至有点邪恶的幽默了。

    “可是这牵扯到我们的商业利益问题,如果从黑海地区的商业行动中撤出来,那局面只怕不可收拾。”李新对此很是在意,中国现在力图拓展国际市场,赚取大量的顺差,兑换成英镑之后从英国的银行往外兑换黄金。

    反正英国佬持的是自由贸易的立场,采取的是英镑的金本位。中国给了英国佬那么多的黄金,若是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此时中国正在欧洲大赚特赚,那么利用英国佬的坚持往回弄黄金也是大家都很愿意看到的局面。

    “我们现在有些吃独食了,所以要弄出一个新的商业秩序来与世界合作。这是我认为的阳谋。”韦泽给了个说法。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