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74章 乱站队(十二)

正文 第74章 乱站队(十二)

    1881年,罗马尼亚公国大公卡罗尔一世即位国王后成立了罗马尼亚王国。从奥斯曼帝国的藩属国,变成一个独立的国家。罗马尼亚上层感觉很爽,罗马尼亚人民在驱逐了奥蒂曼帝国的势力之后也觉得比较爽。

    1815年,一支中国船队抵达了罗马尼亚的海滨城市康斯坦察。早在公元前六世纪,康斯坦察就筑有希腊人的堡垒,从历史角度看康斯坦察,这地方也是有沉淀的。中国船队到康斯坦察来自然不是为了考古,船队在码头停靠之后,码头上的工人和船上的工人开始抓紧卸货。

    这支船队的出发点是苏丹,大量穿着工作服的水手是黑人。罗马尼亚人当然分不清楚,这些在中国船上工作的黑人身材消瘦,个头也不高,与西非的黑人并非同一个种族。也是欧洲国家,在罗马尼亚人看来黑人在几百年来都是等同于奴隶。区别仅仅在于有没有被送上运往美洲的奴隶船。可这些黑人的确颠覆了当地人的传统观念,看他们干活还真的是水手以及搬运工的模样。而且船只上有卫队,卫队成员们荷枪实弹,在中国人带领的穿着土黄色军服的卫队里面,黑人比例甚至超过了一半,接近七成。

    钟大年是船队的商务代表,他在当地商馆里面和罗马尼亚人比比划划,说着混合了汉语和罗马尼亚当地单词的语言。中国现在有专门的外语学院,不过这些人员远没有充足到能够给各个船队配备的地步。钟大年的罗马尼亚语水平仅限于听,沟通时候更多靠他的灵活的手势和手里面的小本本。到了有关钱的问题上,他就写了数字递给当地商人。也不管当地商人到底是如何激烈的内部讨论,双方的买卖最后都靠阿拉伯数字来沟通解决。

    四月是很残酷的月份,即便是进入五月,青黄不接也只是缓解而没有解决。苏丹的牧草就在这时候帮助罗马尼亚当地农场渡过艰难时刻。购买支付的货币却不是罗马尼亚当地的货币,而是靠奥地利在当地设立的银行分行的来完成资金的流转。这种流转要收高达10%的手续费。手续费虽高,好处却是显而易见的。奥地利银行的信用远胜罗马尼亚当地银行,拿着奥地利银行的支票可以在欧洲主要国家进行汇款与取款。欧洲并不认同这个只有四年独立历史的罗马尼亚货币。

    生意最后还是谈成了,钟大年最终拿到了他所期待的支票。一般来说,当买卖做完之后,就该到了吃海路这口饭的传统模式,水手们在当地的酒店里面吃饭喝酒,寻欢作乐。不过中国船队并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罗马尼亚当地的酒店并不怎么欢迎异乡人,中国人还好,黑人在罗马尼亚当地属于异类,根本不在受欢迎的行列之中。

    船队人员都待在船上,等着第二天拔锚起航返回苏丹。在母港苏丹港,这些水手们就可以充分的得到放松。在那里,中国人与东非出身的这些水手可不会遭到任何歧视。

    半夜的时候,钟大年正梦到自己左边搂着一个罗马尼亚当地的白人妹子,右边搂着一个相貌俊俏的黑人mm,好像在猛灌葡萄酒,或者是在做些什么胡天胡地的事情。做梦么,神经诸元只是把那些记忆碎片给组合起来,根本没有任何真正的思维能力。

    就在此时,船上的警报鸣响起来。罗马尼亚妹子和黑人mm顷刻被清醒起来的头脑赶的无影无踪,钟大年在吊床上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从舷窗外有橙黄的光照了进来。

    “码头失火了!码头失火了!”在警报声中,还有值班员扯着嗓子的吼叫。

    钟大年一面整理着裤裆位置,一面从吊床上蹦下来,站在舷窗旁边,他看到储存牧草的仓库位置火光冲天,火场附近被这火光照耀的亮如白昼。而且不仅是火场附近,在好几个地方,包括在码头的泊位上都有火光闪动。

    中国船队哪里管得了这么多,此时当然以自保为主。没多久,船上的探照灯,信号灯都亮了起来。忙活到黎明时分,中国船队有惊无险的离开了燃烧起来的康斯坦察港,驶入了安全的海域。而康斯坦察港的大火不仅没有被扑灭,反倒接着风势越来越大,以港区为中心的大片地区都遭到了波及。

    与这时代的港口差不多,康斯坦察也是一副城乡结合部的模样。几栋主要的楼房,几片有钱人的居住区之外,茅草屋,小木屋一座挨着一座,一旦起了大火,互相之间根本没有防火带可言,着火的房屋反倒成了引燃其他房子的凶手。

    钟大年只觉得很庆幸,若是没有早些拿到支票,这次的损失可不会小了。清晨时分,看着依旧冒着浓烟的港口,钟大年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的想,会不会还有机会再卖一次牧草到罗马尼亚。

    但是事情却没有这样风顺,上午时分,罗马尼亚海军居然出动了,他们在海上拦住准备离开康斯坦察港的中国船队。船队指挥官一声令下,所有的人员都被安排拿起武器,准备应对任何不测。

    罗马尼亚海军的人员代表上船的时候,就见到中国水手们人人拎着步枪,罗马尼亚少校的脸色也变得颇为难看。

    “昨晚中国船队有没有成员私下下船?”少校对中国船队指挥官吆喝着,从他的声音里面听得出,这家伙心理压力也非常大。虽然说罗马尼亚语不是钟大年的长项,不过在商务谈判里面扮猪吃虎,装作听不懂是非常有利的事情。听着个这个问题,钟大年觉得此次的事情向着非常怪异的方向在发展。

    “你们当地人会欢迎黑人么?”船队指挥官没好气的说道。康斯坦察港也是罗马尼亚海军的母港之一,若是有黑人在港区游荡,那绝对是扎眼的存在。

    罗马尼亚海军少校虽然也知道这个问题问的没意义,但是他接到的命令是要求严格审查所有的港口船只。所以少校大声说道:“你们的船不能离开这里,必须随时接受调查。”

    “放你娘的屁!”中国船队指挥官用汉语大骂起来,罗马尼亚海军规模很小里面懂汉语的大概不到一只手的地步。船队指挥官也不担心因此而引发什么国际争端。钟大年很容易就能理解这点,被调查意味着极大的麻烦。且不说这次失火的原因是否是有人故意纵火,就算是抓到了纵火犯,被调查的一方也会被刁难。欧洲可不是中国,在中国有事故调查的机构,在欧洲这种封建制度根深蒂固的地面上,抓些人当做替死鬼是非常常见的事情。更何况就算是抓了纵火犯又能如何。半座城都被点着了,纵火犯的身家能顶得住么?这时候弄几个大户来敲一把也是常态。

    用中国话骂完,船队指挥官让翻译用罗马尼亚语告诉罗马尼亚海军少校,“我们的人根本没有参与这些行动,你们根本没有权力要求中国船只接受你们的调查。再说,你们应该好好查查你们自己人。我们到你们这里做生意又不是一次两次,每年都有好几次。我们把港口烧了之后和谁做生意啊?这点最起码的常识你们也该有吧!”

    少校倒是能够理解这话。中国人千里迢迢跑到罗马尼亚最大的港口来放火,想认同这个思路需要很大的跳跃性思维能力,不过此次大火如此凶猛,若是让中国船拍屁股走人,罗马尼亚海军也没办法交代。

    于是争执开始了,然后对峙开始了。中国人不让罗马尼亚海军上船,罗马尼亚海军也不让中国船离开。对峙从5月3日延续到了5月6日。

    5月5日晚,《布加勒斯特消息报》的报社编辑看着醉醺醺的,但是他的目光依旧锐利。打开信封,数着信封里面的一叠英镑,编辑的目光更加锐利起来。

    “我办事,你放心!”编辑用罗马尼亚语阐述着自己的保证。

    5月6日一早,《布加勒斯特消息报》就头版头条就刊登了一篇文章,除了介绍这次康斯坦察大火之外,报纸里面还写道:中国船只在卸下了此次大火最大的助燃干草之后,还在大火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升火起锚,在其他船只还停泊在港口的时候就离开港口,在港口的大量船却因为大火而被引燃。在我国海军对中国船只进行拦截,要求对其进行调查的时候,中国船只以武器拒绝我国海军人员登船调查。现在双方正在港口附近海面上进行对峙,中国船只始终不肯遵从我国法律,接受调查。

    编辑把操作新闻的能力发挥了一番,虽然文章里面说得很多都是实话,不过这种实话却在指向一个他所期待的方向。

    这种宣传很快就起到了作用,几天内陆续有报纸开始跟进。新闻炒作越来越热,康斯坦察港大火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这个问题已经没人关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中国船队,甚至有些小报就开始以绘声绘色的文笔写起了以新闻为名的“推理小说”。

    幸好中国船上有无线电,被困在海上的人员接到了要求船队严防的消息。而在苏丹的东非行政区正在紧张的进行联络。

    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早就开始拜访罗马尼亚官员,希望他们能够妥善解决这些问题。可原本一口答应的罗马尼亚政府却随着新闻宣传的发酵开始改变起自己的说法。

    “中国船只必须回到港口来,所有人都必须接受我们的调查!而且我们要对中国船只进行全面搜查。”在5月9日,罗马尼亚外长在给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打了好几天太极拳之后,终于给了非常明确的答复。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