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60章 茶壶里的风暴(十)

正文 第60章 茶壶里的风暴(十)

    “吴师长,你这是说军法处在纵容犯罪么?”军法处处长吕定生听了吴师长在军委会议上的发言之后,没等吴师长说完,他就忍不住打断了吴师长的话。

    “我觉得你在报告里头的那个写法,就大有这个意思。我们是光荣的光复军,老百姓现在千方百计的想把自家孩子送到军队,就是觉得咱们军队里头风气正,作风好。孩子到了军队里面有一个好前程,而且孩子也能学好。”吴师长率直的说着自己的看法。

    吕定生早就认为自己要和吴师长有这么一次公开的斗争,他只是没想到吴师长的态度居然这么直接,话也说得毫不客气。既然吴师长已经不客气了,吕定生自然没有退缩的理由。他也大声说道:“这次的处置是依法判决,吴师长觉得判决有什么问题么?”

    说完这话之后,吕定生还觉得这么说不给力,他强化了语气,“还是吴师长觉得咱们部队里面的人就有问题?难道还是坏人不成?”

    “坏人?哼哼!”吴师长忍不住冷笑了一声,“你们还年轻,你们懂事的时候咱们光复军就已经成气候了。所以你们可能就不知道老百姓们对咱们光复军之前的军队是怎么看的,兵匪一家说的就是其他当兵的。好铁不捻钉,好汉不当兵。现在说起光复军来,那就是人民子弟兵。可什么叫子弟兵?子弟兵就得知道好坏,我们光复军最讲的就是好坏。这次部队里面有人杀了人,这就不对,这是在做坏事……”

    军法处处长吕定三忍不住再次打断了吴师长的话,“我们是依法处置!这公告里面可没有隐瞒一丝一毫。而且判决完全是按照法律来判处……”

    吴师长摆摆手,“你先让我说完!和我讲法律,我讲不过你。我也不懂那么多条文。我现在……”

    军长开口说道:“都先停住。现在是发言时间,不是讨论时间。谁发言的时候都不许打断。”

    吕定生闭上了嘴暂时不吭声了,吴师长接着说道:“我现在说的就是对错!杀人不对,所以要受到惩罚。咱们民朝的国法讲得清楚,谁都不许搞私刑,处罚必须由国家来执掌。为了能够推行这么一个过程,全国各地可没少处置人,更没少杀人。处罚权归到了国家手中,那咱们就得讲个对错。那个李光祖杀了人,我们不管他弟弟有什么对错,李光祖就先错了。他是军人,那自然要上军事法庭。可是看看你那个报告,里面的态度是什么。好像那个李光祖杀人还道理来了。有诸多的理由。什么狗屁理由啊!他杀人不对,为了主持公道,咱们部队就要处置他。为什么不杀他偿命,那是有各种法律的规定。可法律的目的是惩罚,可不是给他脱罪。当年都督在部队里面推广法律,讲的是建立法庭是让大家能够公平,不让人遭受不该接受的惩罚。可这还是要惩罚,而不是说的跟被惩罚的人多冤枉一样!我就是看不惯这点。”

    说完之后,吴师长瞪了气鼓鼓的军法处处长吕定生一眼,又看了军长一眼。吴师长想起了军长方才说的话,他又补充了一句,“我的话说完了!”

    刘军长看向了军法处处长吕定生,他说道:“那现在由吕处长发言。”

    吕定生此时只是气鼓鼓的,不过一时间还真没找到非常准确的应对言辞。吴师长的话听着挺冲,不过却有着一种很本能的正义在里面。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中国传统的正义。但是这不够,在民朝消除了皇权不下县的现在,在民朝全力摧毁旧有封建制度,并且以全新的工业社会体制取而代之的现在,传统的理念和当下的局面之间有着很大的不同。

    但是此时却也不能不说话,大家都在看着吕处长,在会议上被驳斥的无言以对,那就意味着吕处长的全面失败。所以吕处长干脆就直接讲起了他不用立刻组织语言就能流利发言的内容。

    “去年的时候部队就有过偷偷从工地请假跑去温哥华逛城市,年轻军人正义感强,出手助人。结果被帮助的那位是在当地地下赌场欠了巨额赌债,被债主逼债殴打……”吕处长讲述着大家都很清楚的事情。

    这件事大家都很清楚,既然能在当地开地下赌场的怎么可能没靠山,这事情直接导致温哥华地方上的人事大动荡。从市委书记到市长,先给撸了再说。吕处长的前任倒是秉持着传统官僚作风,先把事情定的比较严重。结果军区政治部一句话,“打了个开低下赌场的,这还成了咱们部队同志的错误了?”

    讲完了这些,吕处长也理顺了自己的想法,也找回了当时的感觉,他继续说道:“咱们的部队有人违反了法律,那也只是他个人违反了法律。不能坏了咱们部队的名声。这次的事情,我在报告里面也只是想明确的表明了这个态度。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是个人的问题就是个人的问题。法律的精神也是实事求是,依法判案。”

    吕处长说的是大实话,既然是大实话,大家也很容易就完全理解了吕处长的态度。光看表情的话,对这话比较认同的人是有的。当然,有些人明显没有被这话给打动。吴师长的表情则是很看不上吕处长想法的样子,不过他也只是有些不屑的表情,却没有立刻反驳或者嘲笑。

    关乎到部队的颜面,与会的干部就得谨慎了。之后的发言呢,觉得自己没资格一锤定音的干部们就很保守,虽然不能完全无视吴师长的态度,却也不能公开反对吕处长的态度。丢军队的人,这可是一个非常大非常大的议题。谁都是要脸面的,就算是自己觉得自己没什么,可哪个敢公开说,“咱们部队的脸面不重要!”

    轮到屠政委发言的时候,屠政委开口说道:“既然提起脸面,我想先问问大家,什么叫做脸面。什么是部队的脸面。咱们能不能先把这个标准定下之后再继续讨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