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59章 茶壶里的风暴(九)

正文 第59章 茶壶里的风暴(九)

    “老屠,你终于赶回来了!”吴师长在车站接着师政委屠金生,上前紧紧握住政委的手。

    这位老搭档笑道:“你这是把副政委欺负成什么样子了,等着我回来收拾局面呢?”

    “唉……,一言难尽,我自己差点都栽个跟头。”吴师长叹道。

    乘坐着军用吉普车在颠簸的泥路上奔行,吴师长却没有再做任何抱怨,他问道:“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我看你瘦了好多。”

    这次轮到屠政委叹气了,“这次回亚洲治病,我才知道这肉吃太多是要犯病的。这不是开玩笑,医生给我说了一堆解释,我也不是很清楚。大意就是吃肉多,吃盐多,心血管就容易出毛病。我当时就说了,我从小家里就穷,别说吃不起肉,根本就吃不上肉。好不容易能敞开吃肉,让我死,可以。不让我吃肉可不行。嘴上这么说,不过我啊,还是怕死啊。”

    吴师长听了之后先是大笑几声,仔细想想却又笑不出来了,“都督真是让大家过上好日子了,可现在才知道,这好日子也得会过才行。以前咱们觉得那帮有钱的都是王八蛋,现在看都督没说错,他们之所以是王八蛋,就是眼界太小。都督那话怎么说的,就是恐惧没什么值得可怕的,可怕的只是恐惧本身。归根结底,还是穷怕了。”

    屠政委听了这话,登时来了兴趣,“老吴,这大半年不见,你这水平当政委没问题啊。”

    吴师长笑道:“要不咱俩换换?”

    屠政委摇摇头,“我这一条命差点都没了,现在只剩了半条。你要是让我带部队,咱就别去师部了,直接把我拉火葬场算了。”

    老伙计说话很率直,但是玩笑只是为之后的工作做个铺垫。回到师部,先把近期的部队发生的事情介绍了一下,很私人的介绍了吴师长刚遇到的事情,然后吴师长问屠政委,“你这治病加上在中央听最新指示,中央有什么态度么?”

    屠政委正色说道:“中央准备做人事调整,沈主任要来北美工作。”

    “沈心要来北美?不是一直有人说要让他当总理么?”吴师长被这个答案给骇住了。沈心是政治部主任,是部队里面公认最受韦泽青睐的几个主要干部之一,也有很多谣传说沈心要成为下一任的总理。如果让沈心到北美来工作,那就绝不可能是来走走过场,只怕这意味着北美要有一场很大的动作。

    屠政委答道:“我临走之前,都督给部队做了一个报告。他认为这些年来部队一直有着过度使用的问题,这也是一个现实的问题,北方地区只能靠部队来搞建设。现在这个局面要有意识的缩短,部队还是要回归部队本来的职责。”

    这次吴师长没有说话,他们这一代的老军人都是以韦泽的兵自居。他们见过韦泽,他们在韦泽亲自的指挥下打仗,在这个平均寿命四十几岁的时代,三十年时间追随着韦泽,也就是说他们的一生都是在韦泽麾下渡过的。而且正是韦泽把他们从一无所有带到了现在的地位,正是韦泽带着他们走出曾经的村落与家庭,让他们看到了并且逐渐看清了这个广阔无垠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上,韦泽就是他们的唯一。

    而且韦泽的力量也让这些老军人们心甘情愿低下头颅,追随着韦泽开创的道路。就如现在,当吴师长对部队现状已经非常不满的时候,韦泽从政策上提出了未来的方向。有了韦泽的态度,吴师长立刻就觉得自己有了力量。

    激动的情绪过去了之后,屠政委连声称赞道:“好!好!就该如此!”

    屠政委对中央的精神早就领会过,他已经没什么激动,而是对吴师长所说的事情比较在意,“老吴,你方才说得那件事,我觉得你干得太急了。你当时怎么考虑的?”

    “我早就觉得部队现在涣散的很,以前咱们的部队里头有人犯了事情第一个怎么办?立刻就回来找领导,赶紧求着领导帮忙解决问题。你见过说出了事情之后拍屁股就跑了的么?当年都督在广东清山头的时候,也杀了不少人。那时候也只有被撵走,可没有说被撵之前自己跑了的。”吴师长说的很坦率,那时代光复军并没有像太平天国和其他造反势力一样到处招降纳叛,而是在内部进行了很严厉的整顿。在当时,也就是韦泽能推动这样的行动,大家能否理解不重要,重要的是按照韦泽所说的把事情干了。

    屠政委也是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他很清楚那时候的情况。有些人虽然梗着脖子不服气,却还真没什么人跑路。当然,在兵荒马乱的时代,跑到哪里都没有在光复军这边好。听着吴师长的话,屠政委也微微点头。

    吴师长继续说道:“你要是看了军法处的那个报告,你就知道了。那个李光祖说,他在大奴湖附近工作的时候,接受了部队进行的冬季过冬的训练。出了事情之后知道逃脱不了惩罚,就想着在那里躲过冬天,等着开春之后再找机会跑回亚洲。我看完了报告之后就想啊,这部队怎么带的?我不说那个连长讲冬季野外生存不对,可讲这个东西总得有个目的吧,现在部队不需要干这个!就这么一个讲法,等于是让部队觉得我脱离了大部队之后怎么活下去。李光祖要是不知道有这办法,他就算是被吓跑了,在这荒山野岭的,只怕自己也害怕,还是得回来找部队解决问题。可他心里面觉得学到了自己生存的方法,肯定觉得先这么试试看。就这一点,我就对那个连长很不满意。”

    听着吴师长的话,屠政委只能叹口气:“唉……”。身为老搭档,屠政委很清楚吴师长这个人在很多地方有异乎寻常的敏锐,这种东西并事后当然可以用很多理论来解释,可在当时就是老军人们的直觉,这么多年来在部队里面摸爬滚打培养出来的直觉。

    叹了气,屠政委思忖了片刻之后说道:“现在的这些年轻人,在军校里面学的太多。特别是那些有能耐的,咱们年轻的时候可真的比不了。咱们年轻的时候遇到这帮年轻人的话,但论打仗可真的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可咱们知道是为什么要开发那些技术,遇到了各种在当时无法克服的问题,咱们就得找出解决的方法来。找不到解决的方法,这仗就打不下去。可在这帮孩子来说,他们只是学到了技术和方法,却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是怎么用的。为什么要弄这些东西。老吴,在这方面我是支持你的。”

    老伙计老政委就是不同,很快就找到了比较合理的解释,解释还很有深度。既然这方面得到了解释,吴师长也不再提这件事,他坦率的说道:“这件事我也有问题,我有私心,想保住咱们老师长的儿子。可又对这种局面很不满,那说不得,就得找个人出来立威。不能让这种事情就这么继续走下去。要是你当时在,这件事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你也不用太自责,我听你说的,最后还是做出了正确判断么。该走的人就得走,这不是说心狠的问题,而是他们不走,那就得咱们走了。这件事先这样吧。我听你的意思,也对部队整顿有自己的打算,说来听听。”屠政委把这件事给收了个尾,接着开始了自己关心的问题,中央的态度应该怎么落实。

    “我是这么想的,首先就从基础建设里面把部队拉出来,军人就是军人,这是来打仗的,这是要上战场的。是的,靠腿走很累,环境艰苦,条件恶劣。可若是觉得这就是不能克服的问题,那这支还怎么打仗。我当然知道基础建设很重要,可没有这些铁路公路就不能打仗了么?东北,北美,都是咱们开疆拓土的时候拿下来的。若是没有铁路公路就打不了仗,那咱们怎么拿下的北美这么大的地盘?还不是靠两条腿走路么!现在的铁路已经不需要部队咱帮着建设了,全部交给铁道兵来干,部队就要到南边的山区一带开始进行恢复性的工作。先把没有道路的情况下作战的能力恢复起来。”吴师长介绍着自己的想法。

    “而且部队这次要把思想给统一起来,军人就是堂堂正正的军人,事情干出来了,头一伸该杀杀该砍砍。要是不想落得这么一个结果,那就老老实实的做人,老老实实的做事。而且军事法庭出来之后,已经够宽厚了。说真的,以前的死罪到了军事法庭上都能得到很公正的待遇,当年的满清那是烂的一塌糊涂,凡是像点样的军队,哪个不是出了点事情就往死里整。谁给你讲理去?!现在我怎么觉得一讲道理,就成了我干了事情之后就不用负责任啦!法庭搞到这个地步算是什么?”吴师长对军法处的风气非常的不满意。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