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44章 军人的家事(九)

正文 第44章 军人的家事(九)

    “明山,你是不是支持沈心当下一任总理?”阮希浩的话说的无比直白,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再藏着掖着的打算。军队出身的人有机会当总理的,或者说韦泽培养的人选大概也只有沈心一个人。

    王明山和沈心的私交根本不用再提,他一点都不反对由沈心出任总理。但是王明山还是率直的说道:“这件事我听都督的意思。”

    阮希浩用有点失望的神色看着王明山,毕竟是多年的老将军,只是什么都不说,光那气度就让王明山感受到了极大压力。不过王明山也没有屈服的打算,他继续说道:“五年计划第二年结束之后政府换届,五年计划结束前,中央改选。这制度已经定下来了,政府换届的时候我肯定支持沈心,现在我只听都督的。”

    此时已经是1885年1月2日,三会马上就要结束。即便是此时没人对李维斯有任何动作,到了1886年政府就要换届。那时候李维斯能否连任就得看常委的意思。当然,如果韦泽一定要李维斯连任,那就是另外一码事。如果韦泽没有这个打算,光看现在李维斯遭受的反对程度,他换届后下台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明山,你也是越来越滑头了啊。”阮希浩笑道。

    王明山正色答道:“我没什么可以滑头的,都督怎么说,我就怎么干。三十年来我一直这样。我觉得不光我这样,沈心也是如此。”

    看王明山态度坚定的不想掺乎到竞争里面来,阮希浩也没有强迫王明山的手段。央行书记地位超脱,财政部管财政政策,央行管货币政策。这两个部门都归国务院管理,阮希浩在军队中影响极大,却也没办法插手到央行这边。所以阮希浩干脆把话说得更名,“明山,你不觉得都督还是想支持李维斯么?”

    王明山也说了爽快话,“阮副主席,我觉得吧,你们提出的东西纠缠的太多。若只是求在北美加快移民,用不了费这么大事情。若是你们真的想搞思想建设,那个提法又太简单。”

    阮希浩并没有反对王明山的看法,他换了个方向,“你应该知道都督想灭了美国的打算,这大概是咱们到现在最大的计划。”

    王明山点点头,打击英国的军事计划进行的太过于顺利,这在国内有不少的反思与讨论。大家都认为最初太高看英国人的决心,单方面以为英国会为了殖民地不顾一切的和中国来一场你死我活的血战。可英国佬根本就没有把殖民地真当回事,在那些搂草打兔子的地区,英国佬大踏步的后退了。

    现在中国能打的两个国家只剩下美国与俄国,其他地区实在是缺乏让中国动手的吸引力。不仅中国是这样,世界上的列强也差不多如此。结束不久的柏林会议上,各国的协议只能用漫不经心三心二意来形容。欧洲各国都没有能力大规模进入非洲内陆,所以就让比利时这么一个鼻屎大点的国家,硬生生在非洲内陆圈了近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那帮欧洲强国但凡认真一点点,就不可能闹出这么一个结果来。

    欧洲佬可以漫不经心,中国却没有这种打算。如果能够和英国佬一起瓜分了美国,至少肢解美国。控制了整个北太平洋的中国势必拥有了无尽的未来。对美国的战争将是阮希浩他们这批老军人的人生中最后的大战,也是他们真正的巅峰。

    至少在王明山看来,阮希浩等人与李维斯的矛盾是国家战略层面上的分歧。李维斯在广东的时候,就是以猛砍军费而在部队里面名闻遐迩的人物。必须说的是,王明山其实很支持李维斯的财政政策。他认为四五计划结束之前,甚至是五五计划结束之前,中国并不合适来一场解决美国的战争。

    身在风口浪尖,沈心并没有因此而畏首畏尾。被动的让人推动,只会成为别人棋盘上的棋子,沈心就算是不当棋手,也远没有沦落到当人棋子的地步。此时沈心和组织部部长韦昌荣,外交部长李新,还有工业部长庞聪聪一起开了个小会。

    现任副总理沈心开诚布公的说道:“我得先说,能不和大家这么讨论,我还是不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讨论。有事情当会议上当面讲是最合适的。”

    庞聪聪听了之后忍不住苦笑起来。沈心比庞聪聪还小几岁,可是他就能这么老气横秋的说着大人物才能说的话,庞聪聪实在是很难对此作出评价。但是有一点很清楚,沈心说的是心里话,开小会是光复党一贯反对的事情,也是光复党一直没办法杜绝的事情。可这种事情就这么扯淡。

    不是没人在这方面吃过苦头,韦泽对于“私设中央”的事情从不手软,可是到了重要关头,大家总是会先拉帮结派,组成临时的团伙。因为挑起事端的人是要先勾结一番,那么不管是想息事宁人,或者是针锋相对,那也得组织起来。这就是党校与干校里面“组织工学”课程中所讲的,有组织的永远都能战胜无组织的。

    但是,敢在韦昌荣面前开这个会,那得有足够勇气才行。执掌组织部的韦昌荣权力大的吓死人,组织部可以决定官员的命运。包括沈心这种级别的官员。

    沈心摆明了自己的立场,“有人不认同李维斯总理的政策,希望能够改变现在和平的方略。我支持和平方略,此时不是打仗的时候。如果洋鬼子自己把脸送上来让咱们打,那是一说。他们肯老老实实的话,我们自然希望能够利用和平时期尽可能的发展我们自己的实力。仗打了太久,也得歇歇。喘口气才行。”

    韦昌荣老神在在,没有任何表情的听。庞聪聪则是很赞同沈心的看法,以前的二三十年不管战争是否激烈,可国家一直走在“一切为了胜利,一切为了战争的”轨道上。想发展经济自然得走和平路线,不打仗不等于和平。和平是以避免战争为最高指导方针的阶段。至少在瓜分非洲的柏林会议结束前,中国可不是在和平之中。

    外交部长李新发言了,“我从柏林回来向陛下禀报经过的时候,陛下说过,未来中国主动发起的战争顶多还有一次。国内要走和平路线,好好为以后主导世界做准备。”

    庞聪聪听着两个男人讲述着自己的立场,她感到有点紧张。如果按照这两人所说,有这么一批愿意支持韦泽和平路线的核心人员,那么主张战争的又是谁在当幕后推手呢?现在的局面从表面上来看,还只是一个对社会发展的争论而已,李维斯认为不要强行规定一个全新的死标准,要相信人民群众会追求进步的方向。这位民朝总理甚至不怕得罪人,引用了韦泽的那句“只有落后的领导,没有落后的群众”。

    作为对立面,阮希浩则是引用了韦泽的另外一句“笤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来应对。

    对于社会风气的改变到底是该规定还是推动,双方的立场看着大有水火不容的意思。

    这个争论在沈心的眼里,却成了“战争政策”与“和平政策”之间的冲突,庞聪聪不得不承认沈心的确看得比较透彻。

    如果是以前的话,闹到这个程度,韦泽早就亲自出来说话。可现在的韦泽只是死死把住党内的基本民主制度,大家都可以表发自己的观点,完全没有以前韦泽那种直接引领思路的做法。庞聪聪心里面感觉很没底,韦泽到底是怎么看待这些事情背后的动机呢?

    沈心继续说道:“现在首要的工作就是维持住制度,不管具体讨论会是什么结果,制度和团结绝对不能被破坏。我不是说李维斯必须得当总理,我只是觉得贸然行动的危害太大。现在的做法并不是制度规定的。”

    韦昌荣此时发言了,“我们是有罢免制度的,到现为止,我还没看到有谁在用制度之外的手段行事。”

    “我看他们的意思是想逼着李维斯自己下台。”沈心说道。

    韦昌荣轻笑一声,“他们想逼着李维斯自己下台,李维斯要是不为所动,他们又能把李维斯如何?即便是要求中央开会,最后罢免李维斯,这也是组织规定的正当程序。只是我们以前极少出现过这种情况。即便是出现也只是在下层单位才有的事情。”

    庞聪聪觉得韦昌荣也太教条化,她忍不住说道:“那种情况基本都是领导要罢免手下,走一个罢免的过场。至少我还不知道有哪个领导是被党委直接给罢免掉的。”

    有着丰富行政经验的庞聪聪出来说话,其他三个人也都不再多说什么。不过庞聪聪很敏锐的感觉到,这三个人都有什么心里话没说出来。按道理说,到了这个级别,应该是能够自己把问题想通的。不过庞聪聪现在能想到的可能太多,此时是真的很难确定这次事情的真正理由到底是什么。

    以庞聪聪的经验,她也不再自己猜想,而是率直的对大家说道:“我现在觉得有很多比表面上的东西更深的内容。可是我没想明白,而大家想明白了。我现在请求大家给我好好讲一件。请大家满足我的要求。”

    其他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有同情,也有些无奈。最后还是沈心斟酌后开口说道:“我是这么想的,太多人到了退休的年龄。你也知道,咱们的制度里头人一走,茶就凉。”

    沈心只说到这里,他并没有喋喋不休的长篇大论,全面分析。不过庞聪聪也不需要沈心再分析那么多,话说到这里,也就足够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