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42章 军人的家事(七)

正文 第42章 军人的家事(七)

    彤云密布,北风呼呼,纷纷扬扬的大雪从北美的天空不停的落下。整个美中省很快就变成了银装素裹的模样。

    迎着风雪行走,雪花在脸上化开,那刺骨的冰冷感觉实在是太差了。祁睿上尉把厚厚棉帽的帽耳拉下来,戴好口罩,布边的冬季风镜也扣上。一身冬季行动装备,带着同样装备的战友,背着步枪,祁睿上尉他们离开大奴湖车站,沿着湖边向北走。

    当祁睿上尉在大雪天里面北上的同时,连指导员愁眉苦脸的坐在营地里面唉声叹气。如果可以的话,指导员只想让时间倒流。不用倒流太久,七天,七天时间就够了。七天前,连队的李光祖向指导员打了一份报告,想去看看在北美的弟弟。因为李光祖最近的表现,连队指挥员们开了小会。

    祁睿上尉率直的说道:“大家也看到移民局的意思,他们不会让移民受影响。我是担心李光祖见了他弟弟之后两人再打起来。就算是兄弟,万一打起来也是违反纪律的。”

    副连长说道:“都是兄弟,一时生气也就罢了,哪里真的有那么大的仇气。李光祖想去看看他弟弟也是好事,咱们北美想见一次家人这么难,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

    指导员的想法与副连长一样,见一面又能如何呢,把话说开反倒有助于解决矛盾。而且新乡市市内的铁路铺设工作已经完成。铁道兵,工程兵,部队,在工程建设上都付出了巨大努力。申请休假的人员数量可不小,铁路修通之后大家就有机会去美西省,在幅员辽阔地广人稀的美中省待久了,大家都想去城市里面感受一下久违的热闹感觉。比到城市更好的大概就是亲人见面吧。

    祁睿上尉并没有因为这两人的说法而有丝毫的松动,“我还是那意思,见了也不会高兴,那就别见。何必呢。现在觉得没问题,见了面之后谁知道呢。这又是哥哥和弟弟的事情,现在觉得没问题,见了面几句话说的不好,立刻就是一肚子气。打起来很正常啊。”

    连长不同意,申请就被拒绝了。正好祁睿上尉因为仓库的事情出去了两天,副连长就带着李光祖找到了指导员。李光祖拍着胸脯保证说,不会有事。副连长也在旁边一个劲的说好话,指导员最后经不过两人说,还是给批了假期。李光祖乘坐火车北上,去了他弟弟所在的农场。

    两天后部队里面派人下来,营政委把连长祁睿和指导员给叫到一起,“李光祖是你们的人吧?”

    “对。他是我们的人。”指导员觉得事情非常不对,一种糟糕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有些发颤。李光祖出发之后,指导员副连长私下说话的时候,副连长倒是说了他的心里话,“李光祖就算是把他弟弟打一顿,我觉得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干出这等事来,家里面还不能教训他了?这次李光祖出发前就说了,要把他弟弟收拾一顿。”

    指导员登时就呆住了,他愣了好一阵才问道:“你知道李光祖是去打他弟弟的么?”

    副连长根本答道:“李光祖说了,这次去就是要教训他弟弟。我给他说了,教训归教训,不能打得过火。适当教训一下是个意思就行了。”

    “你知道李光祖是去打他弟弟的么!”指导员用很不善的语气再次说了一遍。

    见指导员这么生气,副连长反倒是不高兴了,“指导员,你还觉得他弟弟这么干是对的么?家里人不同意,他就敢私下结婚,然后跑到北美来。有这么干的么?能这么干么?不教训一下能行么?若是不教训一下,岂不是把人都给教坏了!”

    指导员大怒,“事情且不说对不对,你就敢让他去打人么?”

    遭到指导员这么呵斥,副连长皱着眉头,语气强硬的反驳道:“怎么,当哥的打弟弟一顿也是错了?这不是部队里面的人去打普通老百姓,如果是侵害百姓,那定然不行。打弟弟一顿,这是家事,根本不是一回事啊!怎么,当了兵连教训弟弟都不行了么?”

    这也是个道理,虽然指导员非常生气,可在道理上也没办法辩驳太多。国家总不能连人家家的家事都插手进去吧。

    可营政委现在一脸阴森的询问此事,指导员觉得还是有些心虚。这倒不是说哥哥打弟弟,而是他觉得营政委的表现有些奇怪了。

    “你们批了他的假,是不是?”营政委继续板着脸问。

    “是。”指导员继续答道。

    “那你们知道他打死人了么?”营政委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愈发的阴森。

    一种仿佛遭到雷劈的感觉让指导员浑身颤抖起来,他没想到李光祖竟然会打死人。愣了一阵,指导员声音颤抖的说道问道:“他把他弟弟打死了?”

    “哦?”营政委紧盯着指导员,“看来你是知道他是去打人的喽?”

    指导员听了这话之后心里面一阵阵的后悔,既然出了人命,他也没办法做什么解释了。最好的办法就是说“不知道”。可他真的知道啊,这一下子就说漏了嘴。

    “他打死谁了?”祁睿上尉还算情绪稳定的问道。

    营政委盯着祁睿上尉看了片刻,才咬着牙说道:“他把他弟妹给打死了,而且他弟妹也怀孕了,这是一尸两命。”

    指导员明显看到祁睿上尉打了个大大的寒颤,指导员自己也打了这么一个寒战。若是兄弟间起了冲突,哥哥把弟弟痛打一顿,这就罢了。事情发生不是没有原因的,指导员还能有些说法。可没想到李光祖竟然打死了弟妹,还闹出了一尸两命的事情。这就没有饶过的可能了。弟弟是自家人,弟妹对李光祖来说可是外人啊!

    “人抓到了么?”祁睿上尉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营政委板着脸说道:“他打死人之后往北边跑了,现在跑得没了踪影。我们就知道他搭了火车到大奴湖终点站下车,至于他跑的时候是不是携带了武器,是不是有人和他在一起,这些我们暂时不清楚。”

    好不容易说完了这些,营政委再也忍耐不住,他腾的站起身对着祁睿上尉和连指导员破口大骂起来,“你们都带的什么兵啊!打人也只敢打女人,打死人之后不说认了,往那里一站该让人抓就让人抓,该让人杀就让人杀。竟然还跑了。妈了个x,地方上的人指着我们部队骂,我们部队上是什么都不敢说。你们是觉得部队的脸面就不是脸面了么?”

    营政委的压力看来大的惊人,平素里还算是挺温和的政委竟然破口大骂了五分钟。连指导员傻愣愣的听着营政委大骂,他脑子里面一片混乱。虽然营政委骂的有些语无伦次,可营政委在这方面还是完全把握住了要点。部下打死人,部下逃走。这只证明了连队工作有巨大的问题。

    打死人这件事很严重,非常严重,不过这件事里面个人问题更多些。可是打死人之后跑了,这就是畏罪潜逃。身为军人,畏罪潜逃就是可以就地击毙的大罪。真的出了大事,往原地一站,该怎么处置怎么处置,那说明他对部队还有感情,还有信赖。出了事情,他扭头跑了,还是往北边跑。那说明李光祖不仅是要逃离地方上的追赶,还要尽所有能力逃开部队的追赶。这说明他没把部队当成自己人……

    就在此时,祁睿上尉开口了,“我会带部队去追他,一定要把他给抓回来。”

    “哼!”营政委总算是停下了怒骂,他瞪着祁睿上尉,“你们要把他给我抓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在这件事闹到军里面之前,一定要抓到人。我话给你说头里,这次若是你们没抓到人,军里面就要出动抓人。丢一次人就够了,别再给咱们营继续丢脸啦。这次若是抓不到人,我这个政委是干不下去了。我滚蛋之前,你们也得给我滚蛋!”

    祁睿上尉也没有多话,直接带了一个排就出发了。营政委勒令连队里面谁也不许出门。指导员心里面一阵阵的懊悔,懊恼。他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当时为什么不听祁睿上尉的建议,他最后悔的就是当时为什么就听了副连长的煽动。但是不管副连长怎么煽动,最终同意的还是指导员,签下假条的也是指导员。他的责任无可避免。

    最初的两天,副连长根本就不敢去见指导员。等祁睿上尉出发了三天之后,副连长终于主动来见指导员了。指导员此时只想把副连长给掐死,可已经出过人命了,副连长一点都不想自己再弄出人命来。

    副连长连坐都不敢坐了,他脸色难看,压低声音说道:“指导员,这次的事情我们得先说一下,我们万万不能说连长他不答应,我们自己同意的。”

    “这时候你还在想这个?”指导员大怒,他呵斥道。

    副连长看样子也是有准备的,他被呵斥之后也没有任何退缩,“指导员,若是连长能把李光祖那王八蛋抓回来,那是最好。可不管怎么样,若是让人知道是我们答应李光祖去探亲的,我们就有责任啊。这责任我们真的承担不起啊。”

    指导员没有立刻再骂,他其实也考虑过这个问题。连队里面指导员和副连长都同意,只有连长不同意。连长再把人抓回来,那连长的责任基本就没有了。可此事总得有人承担责任,那承担责任的人已经不言而喻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