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6章 军人的家事(一)

正文 第36章 军人的家事(一)

    1884年12月1日,从正兰港也就是原先的鲁珀特太子港为起点,由西向东的铁路终于和以大奴湖为起点由北向南的铁路路基交汇了。寒风中,年轻人们几乎是带着一种狂热玩命的工作着。

    去年和今年的天气不错,雪下得不算太多,这让铁路铺设工作容易不少。让大家这么卖命是因为部队说了,只要这两条铁路连通,不仅今年的工作就此完工,明年修铁路的公交就交给铁道兵们去完成,部队也会让大家好好休息一下。想到未来几个月的休整,想到未来很有可能休探亲假,所有人员都卯足了劲,力求尽快完工。

    傍晚时分大家收工,同志们讨论着晚上是吃清汤火锅还是吃麻辣火锅。美中省的肥牛肉味道极佳,上了刨牛肉的机器之后,肉片能切得极薄。问题在于什么好东西吃一年多之后即便不烦,也不会有最初时候那股子新鲜劲,倒是猪肉和羊肉成了更优先的考虑对象。如果吃猪肉,大家就觉得麻辣火锅更合胃口。

    到了食堂,坐定位置,同志们一面谈着工作的意义,一面等着火锅的汤滚起来。就在要开始吃的时候,与祁睿上尉同在一桌的李光祖突然愣愣的盯着食堂大门口。同桌的战友们一起看过去,却见大门口的棉布门帘里面站了一对男女,他们看着都挺年轻,一身农民的服装,看上也不像是军人。旁边站着一名军人,有点像是接待人员。

    “那小伙有点像你呢!”旁边有战友说道。这个提醒很好,大家原本只是有点感觉,现在都看着门口的小伙子和李光祖非常像。

    “那是我弟吧?”李光祖带着怀疑的语气说道。

    “你弟弟什么时候说要来这里了?”祁睿上尉问道。

    “他从没说过来要来北美。”李光祖越来越举得不解,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或者是怀念家乡太甚,出现了错觉。李光祖家和普通县城郊区的人家一样,顶多去过县城。指望他们远渡重洋到北美,这完全超出了想象力的极限。

    李光祖坐立不安,他干脆站起身对同志们说道:“我先去看看,如果不是我弟我就回来。”

    一众战友就坐在桌边继续吃火锅,大家估计李光祖是认错人了,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从亚洲到美洲,这跨度也太大了。也没人去看李光祖,大家埋头吃饭。按照最新的进度,铁轨大概五六天就能铺完,反倒是市区建设需要点时间。无须在野地里头风吹雪打,这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事情了,在城市里面有温暖的住宅,有火炉,这个冬天倒是好过的很。

    至于能否修探亲假,大家不是太乐观。探亲假一年只有一个月,美洲到亚洲的路上来回就得一个月时间。普通战士就等着退役,军官们等着三年一次的大休。

    “若是能有更快的交通工具就好了,速度能快一倍的话,就算是贵一倍也行啊。”连指导员叹道。

    祁睿上尉默默的吃着火锅,他自己对此事倒是比较乐观,出身在一个对造舰有独特见解的家庭,韦泽曾经试图让长子干造船业。航速在22节以上的大型远洋客轮并不是一个梦,这乃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边吃边聊,大家都吃了半饱,这才发现李光祖根本没回来。再一看,李光祖甚至没有在门口。那两个农民装束的男女和接待人员也不见了。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光祖怎么不见了?”指导员疑惑的问道。

    大家也觉得挺奇怪,不过此时大家也没人想动,半饱时候最希望的就是赶紧吃饱再说。此时大家也都累了,只想着吃完之后回去睡觉。至于李光祖的安全倒是没人担心,此时的北美是个军人数量远高于普通平民的地方,在这么一个大军营里头不可能不安全。结果这顿饭快吃完了,李光祖才板着脸回来。大家问他到底怎么回事,李光祖却没有回答。他只是闷着头把几盘子肉倒进火锅里面,然后开始猛吃。

    祁睿上尉觉得事情很不对头,他试探着问道:“那个应该是你弟弟吧。”

    “他不是我弟,我没这么一个弟弟。”李光祖怒道。

    祁睿上尉也没有继续追问,倒是指导员准备继续问下去。祁睿上尉用腿碰了碰指导员,示意他不要这么急,等吃完饭再说。晚上查房的时候,祁睿上尉和指导员把李光祖叫出来,“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来听听。有什么事情憋在心里面只能堵得慌。”

    李光祖一来是真的心里堵,二来是看也避不开。“现在的兔崽子们胆子可真大!”以一句怒骂作为李光祖的开场白。

    那一对男女是李光祖的弟弟和他弟媳。可问题就在于这个弟媳。李光祖认的,那是和李家有些世仇的另一个家族的,和李光祖的弟弟李耀祖是初中同学和高中同学。两人不知道怎么就好上了,更重要的是,两人等于是私奔到北美的。现在国家鼓励移民北美,这两个孩子的私情明显不被两边家族认同,他们高中毕业之后就偷偷报名参加了移民团,跟着大队跑来了北美。

    指导员听完之后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小说里面和戏剧里面有关私奔的事情倒是不少,故事会中和私奔有关的故事更是常见的很。在那些作品里头私奔倒是一个看着挺有意思的事情,可真的在现实中遇到私奔,所有的浪漫的感觉消失的干干净净。且不说私奔的当事人怎么一个感受,私奔者的家族成员心情就如李光祖一样恶劣。

    祁睿上尉和政委交换了眼神,他问道:“你弟弟和那个女的今年多大?”

    “我弟弟……,今年十九,那个女的比他小半岁吧。”李光祖也不是记得很清楚。

    “你说他们已经在政府登记结婚了?”祁睿上尉继续问道。

    听了这个问题,李光祖忍不住再次骂起来,“这兔崽子真是有胆子啊!他们自己就敢说结婚就结婚!他还有脸来见我这个哥,不是接待人员拦着,我今天就要打死这个王八蛋!”

    “可是不能打人!”指导员赶紧说道。军队若是殴打百姓,那是违反纪律的。

    知道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祁睿上尉和政委只能先让李光祖去睡了,这两个人却不能当什么事都没有的睡下。

    指导员很不爽的说道:“这个事情可不好办呢。移民工作乃是北美最重要的工作,移民局那边对移民可是护得很。李光祖想把他弟弟给弄回去,我看是没戏。可李光祖只怕就是想把他弟弟给带回去。”

    祁睿上尉皱着眉说道:“他弟弟是合法结婚,李光祖凭啥把他弟弟带回去呢?”

    “合法结婚?”指导员对这话明显不是太认同,他讶异的看了祁睿上尉一阵才说道,“听李光祖的话,他弟弟的婚事家里都不同意,这怎么就合法了?”

    祁睿上尉对政委的说法也很不理解,他也讶异的说道:“结婚是有婚姻法的,婚姻法普及里面说的清楚,结婚和家里人是不是愿意没关系。只要符合国家结婚条件你就能结婚。婚姻也受国家法律保护。这有什么不合法的?”

    政委张口结舌了一阵,把思路好好整理了一下才继续说道:“这合法不合理啊!”

    祁睿上尉连连摇头,“这件事只要合法,那民间的理就不能管李光祖的弟弟。哦,应该说不能管人家夫妻了。而且人家都跑到北美来了,你还要怎么样吧?”

    在这个方面上政委的看法和祁睿上尉一样,他长叹一口气,“这件事啊,移民局可不管那么多,只要合法,只要是自愿移民到北美,他们说啥都要护着。所以说咱们最近把李光祖看紧些,别让他惹事。马上就是评级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咱们可顶不住。”

    评级可是大事,各个部队的指挥官和政治人员都辛辛苦苦忙了一年多。修铁路可不是一般的辛苦,大家散布在整条沿线上,搞测绘的搞测绘,修路基的修路基,十几里几十里上只有那么一小撮人。现在总算是有几千人分布在十几平方公里的地界上,这才有了久违的热闹。人类真的是群居的动物,形单影只的生活实在是违背人类本性。

    可人一扎堆就出事,特别是这帮血气方刚的年轻小子们,在军队里面生活也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有因为女人的事情和沿途的移民农场闹出事情,斗殴中出人命的事情。杀人的士兵被枪毙不讲,部队的指挥官和政委更是一撸到底。

    李光祖的事情固然是家事,可家事若是闹大了,连长和指导员也脱不了干系。家事可不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借口。对军队来说,纪律是最高准则,解决不问题就意味着你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军队的种种制度要确保的就是淘汰无能者,给有能力的人腾出空间和位置。在现在这个时候,这些上尉级别的干部没人愿意以自己的退出给别人让路。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