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4章 分赃会(七)

正文 第34章 分赃会(七)

    “阁下,好久不见,上次和你如此面对面坐着谈话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吧。”英国外长对中国外长李新说道。两人坐在英国驻德国大使馆的会议室里面,只有两国人员。与前几天十几个国家会议的嘈杂相比,这次会面显得冷清的多,也从容的多。

    李新点点头,“的确过去了很久了。但是我相信随着中英两国之间的敌对状况逐渐解除,这种会面会越来越多。”

    英国外长品味了一下李新话里头的意思,然后用一种不爽的语气说道:“这就是阁下到处询问英国与欧洲各国关系的原因么?”

    李新正色答道:“身为外交人员,收集各国之间关系也是职责所在。我相信英国方面也肯定做过类似的事情,询问欧洲各国对中国的看法。我想您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大惊小怪吧?”

    英国外长的确为没有为这件事大惊小怪,作为现在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英国已经把中国当成了自己最大的战略对手。既然有了这种觉悟,英国也不会觉得中国试图围堵英国有啥不可思议的。

    “我此次请阁下过来是希望和阁下谈谈有关在非洲的合作。”英国外长很率直的说道。

    见面就谈合作,原本是中国方面的习惯。哪怕是第二天就要开战,中国还是会把合作挂在嘴上,即便是已经开战,中国也从来不会吆喝着“我要杀光你!”而是会非常礼貌的说,等战争结束之后,我们还是要继续合作滴。

    此次英国人索性直接照搬中国的外交辞令,这种辞令听起来比较上档次。

    “能不能透露一下英国在非洲愿望呢?”李新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英国外长就把英国的想法简单介绍了一下,他们希望中国能够支持英国所支持的葡萄牙。欧洲国家介入非洲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几百年前欧洲人在非洲主要是抓黑人卖到美洲去当奴隶。随着奴隶贸易的衰落,欧洲在非洲的众多沿海据点逐渐被放弃了。这一时代初期的欧洲政治家都反复申明他们反对获取殖民地。例如,俾斯麦就宣称他自己“不是一个殖民主义者”,并把德国殖民地比作是一位里面不穿衬衣的波兰贵族披在背心上的柔软的黑貂皮外衣。

    中国恰恰就是赶在殖民非洲的想法方兴未艾的时候介入的非洲大陆,比中国更早行动的就是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比利时远征军同法国远征军在刚果河下游的尖锐对峙局面。正与法比冲突闹得难解难分之时,葡萄牙人也出来对斯坦利占领刚果河出海口提出抗议,葡萄牙政府宣称,它自15世纪起就对这片土地拥有权利。

    英国看到刚果河流域有利可图,利用英葡的同盟关系,与葡订立条约:英国承认葡萄牙对刚果河岸地区的主权,葡萄牙则保证英国可在这一地区享有同自己相同的商业和航运权利。法国政府对英葡条约的签订表示抗议,与英国有矛盾的德国立即公开支持法国的抗议照会。美国也宁愿这一富饶的地区控制在力量较弱的比利时手中。

    德国首相俾斯麦之所以能够这么有面子的在柏林召开世界性的会议,是因为法、德、美几大国在刚果问题上基本一致的态度,使英国不得不宣布放弃英葡条约,提出应召开国际会议来最后解决刚果问题。

    现在刚果问题变成了如何瓜分非洲的问题,事情的发酵以及扩大完全超出了英国方面的预料。英国外长得知中国外长询问各国对英国的态度时,觉得中国人居心叵测,想趁此机会在各国背后煽风点火。但是英国佬毕竟是英国佬,几百年丰富的国际关系积累之下,英国外交部却得出了一个很反常识的观点。中国此时支持其他国家和英国人闹并没有利益。如果中国和英国人联起手来,反倒是能够在这次会议中实现最大利益。

    原因很简单,中国鼓动其他国家和英国闹,中国能够取得的不过是和其他国家一起瓜分非洲的那点利益。如果中国和英国站在一起,那利益可就大了。在非洲这旮旯,中国和英国舰队联起手来可以碾压任何国家。中国甚至不用亲自披挂上阵去威胁任何国家,只要中国能够公开表示支持英国的态度与立场,公开支持英国提出的刚果河方案。虎视眈眈的法国、德国、美国就得仔细掂量一下当下的局面。英国只要撕破脸,把舰队开出来,这帮国家都得给跪了。

    出于这种利益分析,英国外交部认为可以和中国进行一次谈判。以英国与欧洲各国的关系,几百年的欺凌史下,英国明显不可能组建起针对中国的欧洲联军。即便是欧洲国家答应了,他们也只会在英国遭到挫折的时候从背后插刀子而已。与欧洲国家相比,英国与中国之间的矛盾冲突反倒最小,更重要的是,中国在之前的战争中表现出来的是足够的理智与克制。

    说完了自己的要求之后,英国外长就看着李新,内心稍带紧张的等待着李新的回答。

    李新的心里面倒是一阵激动,韦泽曾经用他极大的威望强行推动了与英国的和平,这种做法现在貌似开始有了收益。李新曾经请教过韦泽,什么是对中国最有利的外交局面。韦泽的回答是,“和英国人合作,双方不进行战争。最好是能和英国佬联手把美国给分了。然后就等着欧洲自己来一场大内战,多行不义的英国恶贯满盈,自己在战争中衰落下去。那时候,中国就可以顺利接过世界霸主的地位了。”

    最近在于欧洲各国接触中,李新基本能够确定一件事。欧洲主动组建起一支针对中国的欧洲联军可能很小,比这个可能性更小的是由英国人统帅的欧洲联军。当然,如果欧洲联军的首领不是英国人,统领这支联军首领的最大可能就是反过头狠咬英国一口。

    想到这里,李新镇定了一下情绪,他慢慢的说道:“1855年的时候我和追随韦泽陛下的父母一起到了广州,我还记得刚到广州没多久,我就跟着母亲一起离开广州到了佛山。那时候到处都在说,英国人打过来。我们害怕了很久,才知道我们光复军在佛山打了胜仗,以后不用害怕英国人打到佛山来了。又过了好几年,我才回到了光州。那时候,我们还要担心英国从香港出发,打到广州来。可以说我的少年时代就是在英国的威胁下成长起来的……”

    听着中国外长李新从容的讲述着他对英国的回忆,英国外长不知道自己此时应该高兴还是应该不安。单纯从英国的立场上讲,中国是英国到现在为止最强硬的对手。英国把那么一大片北美土地卖给了中国,那也是因为那些殖民地在经济上早就完全破产。而且中国还肯出数量巨大的黄金。即便如此,英国事后还是觉得卖的有些心痛。

    现在听着中国外长的话,英国外长能体会到的是英国曾经给中国制造出来的巨大恐怖感。这的确是能够极大满足英国外长阁下自尊心的事情,不过在中国拥有了如此巨大力量的现在,中国会不会试图把这种恐怖感回敬给英国呢?

    李新还是慢条斯理的阐述着中国的态度,“我们中国并不反对与英国维持和平,但是我想请阁下告诉我,为什么我们要相信英国会努力维持这种和平呢?实际上在我们国内有很多人相信,英国会利用我们中国给英国的巨大资金来建造规模更加庞大的舰队,以图歼灭我们的舰队,重新称霸印度洋。那时候我们不仅会失去在印度洋的出海口,包括我们在非洲的地盘也都会一并丟的干干净净。”

    英国外长等李新说完之后才从容的答道:“假如这是贵国的主流态度,那么贵国为何还肯支付这笔黄金呢?”

    李新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英国人问的很好,如果中国不愿意给英国人买和平的钱,这个和平协议根本无法达成。

    “阁下知道苏伊士运河的情况么?”英国外长接着问道。

    “你是指苏伊士运河5米深的通航标准么?”李新答道。

    英国外长心里面一阵轻松,和敌人,特别是和聪明的敌人进行交流有时候非常让人觉得舒服,越是聪明的敌人,越能在关键问题上抓住重点。既然中国已经考虑了苏伊士的通航深度问题,那其他问题肯定也考虑过了。他就率直的谈起了英国面对的选择。

    英国和中国数次海战之后,特别是双方上万吨的新型战列舰对战之后,英国遇到了一个两难的问题。苏伊士运河太浅,无法让更大吨位的军舰通航,中国上万吨的战列舰冲进印度洋之后,可以随时炮击印度沿岸,封锁印度与英国本土的航线。印度这个几亿人的大市场对中国来说太重要了,甚至已经到了一天都不能离开的程度。在英国能够战胜中国海军之前,英国反倒陷入了一个被中国卡脖子的困局。

    以英国佬的智慧,他们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中国为啥要把马达加斯加变成中国的一个省,那就是要卡死英国从好望角进入印度洋的通道。英国现在就剩了两个选择,一个是和中国争夺马达加斯加,另一个就是把苏伊士运河挖深挖宽。不管是哪个选择都有重大不可行性。和中国争夺马达加斯加,英国没有足够的海军实力。扩大苏伊士运河的通航能力,除了要付出巨大的金钱和几年的时间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危险。中国此时强化自己的舰队,等英国人把运河拓宽挖深之后,一举把英国人撵出苏伊士运河区,中国海军随即进入地中海作战。

    既然中国并没有趁此机会夺取印度,而是满足于现在的局面,这也就说明中国愿意和英国和平。历史早就让英国人明白了一个道理,真正的战争永远都是进行时。在和平的时候要做的是和平时候该做的事情,战争时期自然有战争时期的选择。

    站在每一场战争中的国家都已经滚进了失败者的垃圾堆。瑞典、西班牙、奥地利、奥斯曼、拿一、拿三,这可都是血淋淋的明证。作为反证,俄国崛起靠的不是他四处主动出击,而是充当欧洲宪兵,应其他国家的请求而出兵。大英帝国的实力比俄国强,外交手段更是远胜俄国。大英帝国真正的功夫可从来不是赤膊上阵。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