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6章 向外走(十四)

正文 第26章 向外走(十四)

    汉城百姓不是第一次见到汽车,他们知道这是中国人才有的神奇机械。若是在以往,肯定有不少人在路边围观。看不到牲口或者人力驱动的迹象,车子自己一个劲的向前走,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这种摆谱在此时就显得有些不太合时宜,汉城百姓看向中国汽车的目光里面是警惕与不安,全然没有以往的那种羡慕与敬畏。

    李鸿章没有在意此事,接下来的事情才是关键。袁慰亭与王士珍等年轻人的谋划与老派们的考虑大不相同,他们关注的都是打蛇打七寸的事情。这些与那种表面上温良恭谦的所谓“儒家作风”大相径庭。

    直到进了昌德宫,李鸿章才把心思从这些事情上放开。不管怎么说,李鸿章毕竟是对高丽外交的主要负责人,即便是有些事情记不清楚也不是问题。这些都可以由那些年轻人来具体执行,此时他要做的是来表个态而已。

    重新执政的大院君看上去远没有欣喜若狂的表情,宾主坐下之后,大院君直接问道:“李先生,此次请你来是想问问电报此时可否还能用。”

    李鸿章微笑着说道:“有些还能用,有些却不是那么通畅。”

    大院君连忙说道:“还请李先生把最新的消息传到高丽各道,让各地官员知道京城的局面。”

    “这个可以。”李鸿章答道。

    没等大院君完全松口气,李鸿章继续说道:“不过大院君觉得这么做是不是合适?”

    “先生此言何意?”大院君有些不明白李鸿章的意思何在。

    李鸿章慢条斯理的说道:“我们国家有若干部委,铁道部与电信部都是其中的单位。我身为一个外人,看高丽的政局时自然有不少偏颇之处。不过就我看来,高丽王庭的组织模式大有问题。现在大院君众望所归,重新执政。却不知道大院君对此事有何看法?”

    大院君听明白了李鸿章的意思,中国这是希望重夺政权的大院君按照中国所希望的方式来组建新的高丽政府。中国的态度并没有让大院君感到特别的恐慌,若是想吞并高丽,中国早就有太多机会。大院君此时的感觉化作一句抱怨脱口而出,“这都什么时候了,李先生怎么还在想这种事情。”

    遭到了顶撞,李鸿章也没有不高兴,他微笑着说道:“预则立,不预则废。大院君此次执政,若是还如以往般不过是禁止与日本的贸易,那和以前还能有多大分别不成?”

    大院君确定中国这是在开价了,不过这价码虚无缥缈的,看着唬人,实际意义有限。当务之急乃是尽快平定高丽内部的纷争,以最快速度把政权掌握在手里。这时候需要借重的就是中国的电报网。大院君只掌握了高丽的王都汉城,此时汉城外面谣言四起,想让各道的地方官能够迅速接受高丽王庭的命令,非得靠电报不可。

    想到这里,大院君倒也决断利落,他正色说道:“李先生,既然上国自己就有铁道部,电信部。高丽是个小国,哪里有不学上国的道理。我现在便下令设立这两个部,请上国两个部门的人来当这两位部长。”

    大院君如此明白事理,李鸿章也很欣慰。若是这老先生死活不肯答应,李鸿章李局长就只能拿出一个拖字诀,让高丽这边慢慢等。

    但官场这等事很难有效率,李鸿章和焦头烂额的高丽人谈了两天,才勉强把这件事办成。拿着委任书,李鸿章先向南京发了个电报,请求南京派遣人员承担起这两个职务。

    “李鸿章这是在表功么?”外交部长李新对此有自己的看法。

    韦泽不在乎李鸿章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在乎的乃是控制外国经济的经验。马叔是个说大实话的人,只要是搞资本营运,产能过剩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21世纪中国在崛起过程中没有自己出去烧杀抢掠,靠了美国佬搭建的世界经济秩序,中国崛起的过程就是世界上很多国家的产能被无情消灭的过程。这是资本营运无法克服的内在逻辑危机。

    想到这里,韦泽想到这里,韦泽对李新说道:“你和商务部商量一下,派几个懂金融,对期货市场很有兴趣的人去高丽负责这些工作。”

    “陛下要用高丽做试验田,为国内做积累么?”李新立刻感觉到了韦泽命令中的特异。

    韦泽连忙摆手,“高丽的情况和我们中国不同,高丽的经验不可能用在国内,国内自然有国内的办法。高丽的经验是我们该怎么用金融和资本控制其他国家,让这些国家的市场为我们所有,让这些国家的劳动力为我们服务的经验。”

    身为外交部长,李新倒是能够一定程度的理解这些。传统的朝贡体系已经不适合当下的世界,中国必须与这帮属国建立起更加紧密的关系。想避免让这种关系变成中国单方面的输血,这里头就有太多要研究的内容。

    李新也没有在这件事上花费更多心思,离开了韦泽办公室之后有的是时间来考虑。韦泽每天的日程安排的那么紧,哪里有那么多时间来讨论具体细节?果然,韦泽并没有继续扩展讨论中国对外的经济扩张问题,他说道:“告诉法国人和英国人,我们中国已经和马达加斯加当地政府讨论完毕,这地方今后归我们管。”

    与英国的和平并不等于中国就此停止了扩张,在印度洋,在非洲,中国的扩张一直没有停止过。其中很重要的一块就是马达加斯加。

    “陛下,英国人如果反对的话,他们的根本理由是什么?”李新问。

    韦泽斟酌了一下言辞,“你知道我们和英国都在设计建造两万多吨的战列舰吧?”

    “……稍有耳闻。”李新迟疑了一下才答道。

    韦泽冷笑道:“苏伊士运河现在肯定没办法通航两万吨规模的战列舰。英国人想把他们的大舰队派遣到印度洋,就只能走好望角。我们占据了马达加斯加,在印度洋就有了非常可靠的领土,英国人的舰队行动能力也遭到了我们的限制。英国人当然不会愿意了。”

    印度是中国抓在手里的“英国人质”。英国大卖地的原因不仅仅是经济危机爆发之后国家缺钱,印度的几亿人口是英国最大的市场。如果丢失了这片市场,英国的经济立刻就要崩溃。中国在印度洋越强,英国对印度的控制就越弱。英国人要是能够喜滋滋的答应中国吞下马达加斯加才怪。

    李新问了一个军事上的问题,“走南大西洋,过好望角抵达印度洋。这条线路对英国人来说也很安全,至少沿途不会有意大利这种威胁。”

    韦泽并不认为这种看法,“后勤不仅仅是提供粮食,给船加水加煤。维修检查可是后勤里面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别看北海道那点工业实力,咱们去北美的时候可是帮了大忙。”

    早期去北美的中国人员是以北海道作为中转点,海上运输风险很大,对乘船者的体力与心理消耗也很大。节省十几天时间,有个中间让大伙登陆的中转站,对人员输运的帮助极大。英国成为世界霸主是因为有遍布全球的港口,中国虽然港口有限,却好在港口都有一定维修能力,风帆船只被淘汰的现在可是意义非凡。

    要知道,英国佬到现在,都没办法在印度修理他们的军舰。军舰受伤之后只能做简单的修补,再开回英国本土去大修。中国在南海都已经能够对军舰实施中等规模的修理,两相比较起来,印度洋越来越像中国的主场。

    “要么我再出访一次欧洲吧?”李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韦泽微微点头,“也好,看看欧洲当下的局面也不是坏事。”

    李新回去之后立刻开始于商务部讨论了对高丽工作的要点,两边根据韦泽的指示,都觉得在高丽可以取消外交机构。高丽身为中国的属国,政治地位上等于是一个自治权很大的特别行政区,这完全不适合所谓外交关系。上下级之间有个毛的外交关系。

    袁慰亭当时分析的挺到位,中国就算是强行派遣人员在高丽当官,只要这是皇帝韦泽陛下的旨意,高丽方面就必须服从。中国之前没有这么做,不过是害怕毫无意义的引发高丽人的反感与反对。现在时机已到,这么做也没有任何问题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袁慰亭从高丽发来电报。说高丽王庭请求铁路经常帮助他们除掉与闵妃集团勾结的“数万褓负商”。褓负商是高丽历史上对行商的称呼,由“褓商”和“负商”组成。“褓商”指贩卖装饰品等工艺品的行商,负商指贩卖生活日用品的行商。褓负商产生于高丽王朝末期的恭让王时期,高丽王朝初期已形成褓负商行业,其后又逐步加强行业组织,在封建社会中对活跃社会经济和城乡物资交流起了一定作用。1866年丙寅洋扰时,褓负商又出力甚多,当时的摄政者兴宣大院君李昰应为了嘉奖褓负商,遂下令设褓负商厅,以其长子李载冕为统领。闵妃集团得势后,闵泳翊又成为褓负商的“都班首”。1883年又设立“惠商公局”,作为褓负商的专门机构,正式划入体制内。

    袁慰亭在报告的后半截写了他对此事的看法,“……褓负商垄断高丽地方商业行动,行会势力甚大,又有大量士族弟子混迹其中,我们早欲除之,现在时机已到,不建议放过褓负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