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4章 向外走(十二)

正文 第24章 向外走(十二)

    金玉均前去找铁路公司总部袁慰亭,值班人员告诉金玉均,袁书记出去办事了。金玉均也有耐性,他回到自己办公室,把办公室的门打开,准备在袁慰亭回来的时候尽早发现。

    此时袁慰亭与王士珍两人正在铁警的审问室里面,桌子对面的椅子上捆着一个高丽人。从他的装束上看,此人也是个富家户。袁慰亭板着脸走到此人面前,爽爽利利的对着他左右开弓赏了两个大嘴巴。

    打完之后,袁慰亭揉了揉被反作用力震得有些发痛的手背,对着门口喊道:“曹段长,把东西拉进来!”

    门一开,汉城货运段段长曹锟用小推车拉进来了一个麻包。袁慰亭打开麻包,从里面抓出一把粮食洒在桌面上。小麦里面混了至少三成的麸皮,与其说是粮食,更像是饲料。左手食指指着捆在椅子上那人,袁慰亭冷笑着说道:“李文策!你好大胆子啊。当奸商坑到我们铁路头上来了!可不是让你卖给我们麸皮的!”

    那李文策被铁路公安从家里抓来,本来就吓得魂飞魄散。又挨了袁慰亭两嘴巴,更是吓得要死。现在明白了了袁慰亭的理由,这家伙反倒没有那么害怕。他连忙喊道:“大人!大人!那是我手下的人搬错了啊!这些粮食是要送到军营去的,正好大人也从我们这里买了粮食。我手下的人就知道偷懒,肯定是他们搬错了!”

    “放屁!”袁慰亭大怒,“这种东西你也敢送去军营?你不怕死么?”

    见袁世凯大怒,李文策被吓得哭喊起来,“大人!你从我这里买过这么多粮食,哪一次我敢骗过大人。这真的是卖给军营的粮食,不小心搬错给了大人。大人,你也应该看过其他粮食,若是我黑了心想骗大人,那也应该是所有的粮食都有问题。只有这一袋粮食有问题,怎么可能是我故意来骗大人呢?”

    “什么一袋?我们查出三袋有问题!”袁慰亭怒喝道。

    “大人,那更不可能是我故意的。我真要是故意的,你买了三十袋粮食。我把这三袋粮食里面的麸皮混在三十袋里头,您怎么可能发现呢?我给您换好粮食,您只要放了我,我立刻给您换好粮食啊!呜呜!”李文策边说边哭。

    袁慰亭与王士珍交换了一下目光,然后转回头喝道:“这次我们会袋袋都查一遍,若是知道你在骗我们,那就绝不放过!”

    李文策看自己有望脱身,他连忙喊道:“大人,这真的是搬错了。您仔细查,若是查出其他袋里的粮食有问题,我立刻就给大人换。大人那些粮食真的是卖给军营的,既然有几袋搬错了,那该给大人的粮食定然卖给了军营。我……我还吃了三袋粮食的亏呢!”

    袁慰亭本来也不是真的动怒,现在听了高丽地主李文策的这话,他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笑完之后袁慰亭问道:“呵呵,李文策,我们的事情先不说。你把这种东西卖给军营,你就不怕军营的人把你捆了去要你命么?”

    “不怕!不怕!”高丽地主李文策连声说道。说完之后他还怕袁慰亭不理解,立刻又解释起来,“我家粮食都卖给日本了,剩下的是按照合同卖给铁路的。我托庇在闵判书门下,他让我好歹交些粮食,我只能这么办,不然哪里能凑够这么多粮食。这两边的粮食都是一车运来的,军营那边已经把粮食接走了。若是他们不知道,验粮食的时候肯定就不答应啦!”

    话说到这里也算是解释清楚,袁慰亭拉了曹锟出了审讯室,出来之后他才问道:“曹段长,高丽军营接粮食的时候果然没说什么?”

    “这倒是真的。”曹锟话不多,回答的也很简单。

    袁慰亭微微点头,曹锟是个很能干活的人,还属于能吃亏,责任心又强。加上他又不认死理,办事也算是有点工作方法,又是铁路学校毕业的,这种人在高丽铁路上很容易就能混出来。

    现在铁路运输的物资种类很少,曹锟一看那粮食包的体积和重量,就知道这里头有猫腻。经过检查之后的确如此,他就把此事通知了袁慰亭。袁慰亭没想到曹锟做事如此认真,观察力不错,判断力也够有决断。他拍拍曹锟的肩头,“曹段长干的好!以后还继续这么干!”

    让曹锟先回去工作,袁慰亭回来又问了李文策几个问题。这些问题看似是铁路上不想担责任,其实是在了解高丽军营的物资供应现状。收集到了情报之后,袁慰亭下令把李文策给放了。

    “若是这么一个搞法,高丽马上就要乱了。哪里见过这么欺负人的!”袁慰亭和王士珍边回总部边说。

    王士珍微微点头,“欠饷17个月,方才那李文策所说,这次的粮食估计不是他一个人这么干,其他的地主们大多也都是这么干的。连饭都吃不好的话,当兵的哪里受得了。”

    见王士珍与自己的看法相同,袁慰亭叹道:“我倒是不想让他们这么快就闹起来。到现在为止,我们的准备工作还缺了对日本方面的煽动,若是能让高丽百姓自发的驱逐日本在高丽的势力,那才算是一箭双雕。”

    王士珍神色凝重,他板着脸说道:“这等事情就听天由命吧。说真的,高丽人能忍到现在,已经让我非常讶异了!不过那份名单……”

    亭转头看了王士珍一眼,袁慰亭收回目光思忖片刻,然后说道:“王科长,那份名单还有之前的布置已经做的很好。怎么,你心软了?”

    王士珍听着袁慰亭那坚定的语气,忍不住转头看向袁慰亭。只见袁慰亭此时微微抿着嘴唇,眼睛稍稍眯起,在他身上展露出来的是种一往无前的冲劲。王士珍原本心中有些退缩,感受到了袁慰亭的野心勃勃,王士珍也把心一横。有些事情做了就做了,瞻前顾后也没有任何实际意义。这个计划中相当一部分还是王士珍谋划的,到了发动之前的时候王士珍才发现,论起坚定和勇气,他的确不如袁慰亭。

    两人刚回到办公室,金玉均就找上了两人。认真听完金玉均有关人参种植的建议,袁慰亭笑眯眯的问道:“金先生,我觉得你怎么有点害怕的样子?”

    金玉均当然会怕。在争取到这件差事之前,金玉均满心都是想把这件事办好的冲劲,若是拿不到这差事,一切都没得谈。等这件事办成了,金玉均才有时间向下想。此时他才发现一件事,中国从高丽购买人参,就要付给高丽买人参的钱。读了韦泽的发言之后,金玉均希望的是能够每年稳定的向中国出售人参。中国自己也产人参,凭什么中国要每年花不少钱专门从高丽购买人参呢?

    金玉均虽然渡过不少中国的书,也努力尝试学习理解中国的政治理念。但是他明显没有看过《资本论》,马克思把商品在市场上成功的卖出去形容为“惊险的一跳”。没有渡过这段话,当金玉均用正常思维去考虑商业贸易的时候,他也很直觉的感受到了其中的惊险之处。掏钱买东西的中国完全可以拒绝高丽人的要求。

    袁慰亭直白的询问金玉均为什么害怕,金玉均一时无法回答。他既害怕袁慰亭一口拒绝,又害怕袁慰亭答应之后反过来卡金玉均的脖子。就在这患得患失的情形下,袁慰亭继续说道:“若是你们的供应量够大,我们当然愿意长期购买,不过这价钱肯定是越低越好。若是人参靠了种植,大家费得力气小很多,收成的量增加很多。若是金先生想卖个天价出来,我等自然不会买。”

    金玉均紧盯着袁慰亭,“那袁书记准备怎么定这个价钱?”

    袁慰亭坦然答道:“我们国内准备开办粮食期货市场,我是希望能把人参也纳入到期货里面去,或者干脆开辟一个药品期货市场。”

    金玉均完全不明白期货市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他直觉的认为这个期货市场会是高丽的机会,也将是非常辛苦的一个地方。

    有了金玉均的突然加入,袁慰亭与王士珍的计划立刻膨胀到了他们无法单独处理的地步。商务部的侯仁杰就被拉了进来。侯仁杰对这个机会大喜过望,中国早就希望能够在高丽进行一次彻底的调查,就如中国已经在自己的国土上进行的调查一样。高丽的矿藏,高丽的农产品,高丽的特色产品。现在中央既然同意了对高丽进行资本输出,这种调查就变得更加紧迫。对于侯仁杰来说,金玉均这人真的是瞌睡了送枕头的及时雨。

    这几年铁路与电报公司已经积累了大量高丽的情报,现在就可以打着调查高丽人参生长情况的旗号,中国就可以在已知的基础上向着高丽的未知地区前进啦。这可是大功一件。

    在这几天里面,金玉均也从中国商务部人员这里学到什么是期货市场。这是一种对未来的预期,也是筹措生产资金的场所。这里头肯定有风险,但是这也是金玉均所知的唯一真正向生产者提供资金支持的机构。至少从规章上看,这种借贷比起那种放高利贷的不知道好了多少。对于中国商务部的要求,金玉均也开始全力配合。

    没等这件事正式开始,1884年4月29日,汉城爆发了兵变。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