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0章 年轻人的选择(十)

正文 第10章 年轻人的选择(十)

    广义的反革命份子类型众多,从坚持封建制度到以民粹为取向,这些都可以归纳到反革命份子里面去。若是真的有一个准确的终极标准,现阶段包括韦泽在内都能归于反革命之列。狭义的反革命份子就简单的太多,在民朝,只要反对民朝政治制度的基本都能归于反革命份子。

    阮希浩对于广义的反革命并无太多理解,也毫无理解的打算。至于狭义的反革命份子么……,阮希浩已经好多年没见过了。自打满清覆灭之后,最有名的国内势力也就是“石达开匪帮”,而且石达开匪帮也从来没有真正以推翻民朝作为自己的目标。至于外国人么,他们只是和中国作战,和革命毫无关系,他们在战败后甚至连反hua都没有继续坚持。

    吴辽与赵敬土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领导一来视察就发生这等事情,他们这人可丢大了。吴辽陪着阮希浩,赵敬土亲自去查看发生了什么。阮希浩倒是没有给吴辽什么压力,他只是叫了农场的同志询问农场情况。吴辽脸色无比阴沉,阮希浩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只要阮希浩坐在这里,对吴辽来说就是巨大的压力。

    倒是阮希浩谈吐自若,事情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他只需要等结果就行了。既然如此,还不如在有结果之前多了解一下农场的情况。这个农场规模不小,有两百多平方公里。虽然两百多平方公里对于东北的军队农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不过是个十公里乘以二十公里大小的一块地罢了。可这么一大片平地对南方来说可是足够大。

    农场采取了轮耕制度,土地分成三份,种植苜蓿、小麦、黑麦。利用苜蓿与黑麦的秸秆饲养牲口,整个土地的利用率极高,牛肉非常美味,在沈阳乃至河北都大大有名。而且这些年面包在中国逐渐流行开来,中国还专门派人去德国等欧洲国家学习面包制作,农场除了牛肉之外,黑麦面包也做的极佳。农场人员介绍农场产品的时候极为自信,如果不是情况不合适,阮希浩甚至想现在就尝尝农场引以为豪的黑麦麦包与牛肉。

    等农场人员介绍完了情况,赵敬土也没有回来。吴辽倒也不是那种心里面容不下事情的人,他就让农场给准备些吃的。黑麦啤酒、黑麦格瓦斯、黑麦面包、大块牛排。阮希浩吃的相当开心。稍带苦味的黑麦面包令人精神振奋,牛肉极为肥嫩,入口即化。配合了黑麦啤酒与黑麦格瓦斯,真的是绝佳享受。吃完美食之后,阮希浩有点理解为何部队不肯让出农场了。若是这些食物以后需要花钱去买,谁也不愿意啊。

    赵敬土花了好几个小时之后终于回来了。看来他大概是已经大大的发了一通火,整个脸部都显得有些扭曲狰狞,不过神色上倒是有些释放压力之后特有的那种松弛感。看赵敬土的意思是先拉着吴辽单独说话,吴辽连忙说道:“现在说吧,不用咱们两个人单独说。”

    看赵敬土那种为难的表情,吴辽叹道:“人都丢到这份上了,你还怕什么呢?你先和我说的话,就不用和阮政委说了?与其丢两次人,还不如丢一次算了!”

    吴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更重要的是这话的确说得有理。赵敬土索性在阮希浩面前坐下来,先啃了一块涂了奶油的黑麦面包,又猛灌几口黑麦格瓦斯,这才介绍起了情况。

    被杀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农场场长,另一位则是农场里面的女性人员。据农场里面的同志讲,这两人的关系大概是相好的关系。大家都以为这位女性人员是单身,没想到不久前她丈夫找到了农场,要这位女同志回家去。而女同志除了不要回家之外,还要和她丈夫离婚。

    这事闹出来之后,场长非常恼火。就在今天,这位女同志一定要见场长。两人先是大吵了一番,然后突然听到场长先是惨叫一声,接着高喊:“你还敢杀我!”

    等外面的同志觉得事情不对,冲进去的时候,就见场长已经倒在血泊中。而那位女性凶手胸口也插了把匕首,应该是场长受到袭击之后进行了反击。两人都没能活下来。

    说完这些之后,赵敬土长长的叹了两口气,后面的什么检讨,自我批评都说不出来。吴辽也忍不住连连摇头,他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回事。这人可丢的没边了。

    阮希浩没有生气,没有发火。他微微皱眉思忖了一阵,然后板着脸说道:“这事情不对啊!”

    “阮政委,我们知道工作做的不好……”吴辽连忙说道。

    “不不不!”阮希浩连忙摆手,“就算是两个人要分手,你们觉得女方会怎么做?”

    吴辽与赵敬土都是一愣,两人的思路最初都被“丢人”这个念头占据了,听阮希浩这么一讲,两人才开始觉得事情不对头。男女分手,女方若是不愿意,那也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还真没听说女方拎把刀就把男方给戳死的。

    看两人若有所思的模样,阮希浩继续说道:“为这事情动刀子的,基本上都该是男方把女方给戳死了,哪里见过女方能把男方戳伤的。”

    “万一他们是打起来误伤的呢?”吴辽说道。若是男方不想让女方走,最后拿刀威胁。纠缠起来的时候误伤的可能也不是没有。

    听了吴辽的看法,赵敬土也点头称是,“而且万一是那个女同志拿着刀子想自杀,场长去抢女同志的刀子,最后不小心误伤。这也是有可能的。”

    “若是这样,那就不会出现你敢杀我这话。互相抢刀子被误伤,哪里有什么你敢杀我的说法。这讲不通。”阮希浩说道。

    “那……”吴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大家把现场保护好,把两位同志的遗体保护好。我们马上派人去沈阳把公安的刑侦和法医请来,让他们勘察现场,检验尸体。”阮希浩给了答案。

    “让公安介入咱们军队的事情?”赵敬土完全没想到阮希浩居然拿出这样的解决办法。

    “咱们军队在这方面不如公安,我们只是申请公安协助办案。”阮希浩解释道。解释完之后,他沉吟了片刻之后继续说道,“这件事若是普通的误伤那就好了。若不是误伤,这件事就大了。你们两位先做好心理准备。我现在已经有点不乐观。还有,这几天加强安全措施,谁都不许离开农场。”

    见阮希浩居然下了这样的命令,吴辽和赵敬土都呆住了。

    两天后,沈阳刑侦与法医乘火车赶到了农场。刑侦同志进行勘察与问询,法医则对尸体和凶器进行检查。当天晚上,两组人马拿出了他们最初的判断。“这位男同志是被人先一刀刺入小腹,没有当时死亡。凶手从后面勒住他脖子,使他窒息昏迷,最后失血过多而死。女同志则是一刀毙命,伤口都在正面,说明他们都是从正面遭受的袭击。”

    吴辽没说话,他只是眯缝着眼睛,紧绷着嘴唇,从脸颊上肌肉鼓起的程度来看,吴辽的牙齿咬的紧紧的。

    “会不会是他们在抢夺刀子的时候误伤了?”赵敬土问。他的语气与其说是质疑,还不如说是一种期待。

    “这两刀都用了很大力气,这两人身上都没有防御伤,所以不可能是争夺刀子的时候发生的误伤。”法医说道。

    没等赵敬土的情绪跌倒谷底,法医继续说道:“而且刺中两人的还不是一把刀,是两把。刺中男同志的刀磨得很锋利,刀刃卡在这位男同志的肋骨上,崩了一个小缺口。我仔细检查了刺中女同志的那把刀,因为那把刀据说在发现的时候还是留在女同志身上的。那把刀的刀刃上没有任何崩缺。所以我能确定,杀死两人的是两把刀。现场也没有找到第二把刀的痕迹。所以我可以完全确定,杀死男同志的那把刀不是误伤的。”

    法医所说的内容最初把赵敬土打击的不轻,等到最后证据显示完全不存在误伤的可能之后,赵敬土暴怒的站起身来,“奶奶的!把保卫科科长给我找来!这王八蛋竟然骗我,肯定是他干的!”

    然而农场上下一通找,保卫科科长不见了。最后确定的消息是,保卫科科长在傍晚时分出去巡视后,就再也没人见到他。

    农场随即开始搜索,第二天中午,发现保卫科科长在一片树林里面上吊了。他脚下用石头压了一份血书,上面用血歪歪斜斜的写了一行字“我有罪,人是我杀的,请不要把我所做的告诉我家人!”

    两天后,农场书记周成康正在写检查,门外突然冲进来几名战士把他给制住。跟在后面进来的是阮希浩、吴辽、赵敬土。

    “周成康,你的军用匕首让我们检查一下。”阮希浩说道。

    武装带就在周成康的衣架上挂着,法医也已经过来取下了匕首,匕首磨的相当锋利,刀刃上的那个缺口显得非常醒目。把一块小碎片凑上去,两块非常好的合在一起。

    等到了法医的明确确认之后,阮希浩板着脸说道:“带走审问!”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