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9章 年轻人的选择(九)

正文 第9章 年轻人的选择(九)

    “你们是想听我的醉话?还是不想听我的醉话?”这句话不是阮希浩的自创,而是他从韦泽那里学来的。

    韦泽是大家的老大,几十年来同志们都知道韦泽不爱喝酒。让他一小口一小口的嘬点,他还行,让他大杯大杯的往下灌,韦泽是真不行。十几年前,有一次是大家兴致高,不是故意,只是敬酒的人多,结果把韦泽给喝吐了。后来又喝酒的时候有个叫赵敬土的军长不知到吃错了什么药,居然嚷嚷着“这次都督不能比上次喝的少!”

    听了这话,韦泽脸色一变,他冷笑一声,“原来我还得听赵军长的命令才行啊!”

    这下赵敬土军长脸如土色,待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从那次之后,再也没人敢劝韦泽多喝点。当然,礼数上该敬酒的时候大家也不会丢了礼数。而且也有过太多次,大家看韦泽有点醺醺的时候,想和韦泽“商量事”。

    看着北京军区这群军人听了这句“你们是想听我的醉话?还是不想听我的醉话?”之后的表情,阮希浩很怀疑自己听了韦泽说这话的时候是不是脸上也露出了这种表情。阮希浩当时对韦泽这话的评价是“都督太阴了”。其实大家根本不在乎这是不是醉话,大家只是希望听韦泽答应大家的要求,至少是说出些大家想听的话。

    现在阮希浩也说出同样的话之后,他真心想说的与醉话无关,与是否答应大家的要求也无关。阮希浩想说的其实是“我不计较你们说什么,你们也给我适可而止!”

    阮希浩很怀疑当年韦泽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意思。直接把大家批评一番,那就太过于不留情面。可是不阻止大家的行动,让阮希浩绝不可能同意与认同的说话还会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即便是张三不说,李四也会接过话头。这种事情就会没完没了。

    这场酒喝完之后,阮希浩就回去休息了。第二天准备继续北上的火车时,阮希浩就以“喝多了,不舒服”为理由,拒绝再见北京的这帮家伙。虽然知道这么做不合适,阮希浩心里面就是不爽,就是不想见他们。北京的工作不是阮希浩此次北上的预定内容,不见这帮人也影响不了阮希浩此行的目的。

    火车是早就安排好的,前往沈阳的火车早就停售了一节车厢的卧铺。把阮希浩他们的卧铺车厢挂上去就行。上车前五个小时,阮希浩乘坐着北京军区借的一辆轿车把北京给逛了一圈。这座曾经的京城此时也已经大变样了,作为前往北方的交通枢纽,作为北方的煤炭生产要地,北京充满了活力。那是由工人们引发的活力。

    那些穿长衫的高官显贵们不见了,那帮提笼架鸟的八旗子弟不见了,城里面那些出宫办事的太监和那些低头哈腰的帮闲们不见了。在北京城里面往来的都是煤矿工人、钢铁工人、运输工人,还有围绕这座新兴工矿业城市而兴起的各种设施。旧有的傲慢、卑微、阴柔从这座城市中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工矿业城市特有的阳刚之气。

    和南京城一样,北京城也经历了全面扩建改造。除了著名的标志性建筑之外,也稍微留了一小片作为城市景观的胡同,其他的地区统统变成了最常见的城市模样。也就是说,宽阔的马路,道路两边整齐的电线杆子和漂亮的绿化带。广场、公园、图书馆、学校、生活社区,有些地方还有喷泉呢。

    城南年久失修已经几乎完全淤塞的运河也被疏通,那些在河边的窝棚都被拆掉,河两边两百米内的绿化带建设的很好。这可是阮希浩曾经专门指示过的项目。北京城内的几条河流都经过认真的整理,这不仅是大雨天北京城内的泄洪渠道,也是北京城内重要的绿化带。见识过江南之后,阮希浩即便知道北京不是江南,也希望能有更好的绿化成果。

    参观了自己曾经努力工作的旧地,阮希浩上了火车。这些年轻人讨论的内容又不一样了,南京有过迁都的传闻。开疆拓土之后,北京已经不再是会受到攻击的对象。大家实在是看不出日本和高丽能搞出什么鬼来。而且北京到现在还挂着一个“京”字。那就说明北京并没有被取消京城的待遇。

    而且迁都北京也有内在的合理性,当年从广东迁都南京的时候,不是没人反对过。广东的工业曾经占据超过整个中国一半以上的比例。迁都南京之后,花了十几年时间,长江流域的工业以极快的速度发展起来。如果能够迁都北京,整个黄河流域和东北西北地区都可以得到国家的支持与指导。

    当然,军人们其实对此的感觉不深,让军人们感觉强烈是和他们颇有关联的事情。光复军曾经是一支基本由两广与安徽人组成的军队,现在的光复军中有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军人。南方人其实未必愿意当兵,倒是淮河以北地区的出身的士兵数量越来越多。淮河素来是中国南北分界线,除了广西之外,淮河以北的军人整体表现明显超过淮河以南地区的军人。单从军队的角度来看,大家也希望淮河以北能够得到中央的重视与扶持。

    在这个问题上,阮希浩倒是和大家一起讨论起来。卧铺车厢是可以拆卸的,之所以给阮希浩他们一节专用车厢,就是因为中间两间卧铺车厢的挡板都被拆下,阮希浩他们可以在这里开会。国家要不要重视北方,这个问题其实不用考虑,北方幅员广阔人口众多,国家当然要重视北方。现在的问题就是重视到什么程度。至少从军队建设的角度来讲,这也是未来军队建设的一个重要内容。搞军队建设,也是现在军委上层们都在努力考虑的内容。

    火车出了关之后,火车车厢外面的风景吸引了阮希浩。他是当年北方军区的政委,刚到东北的时候这里简直是千里无人烟。后来阮希浩发现其实东北不是没人,只是大量人口都是“隐户”,那些隐户都脱离了满清在关外的统治,并没有出现上百万当地“满人”为了满清小朝廷舍生忘死打仗的局面,这些人后来也就被收编了。

    上百万人不足以填满东北,现在进入阮希浩眼帘的是铁路两边能够清晰看到的农田与村舍。耕牛在田间往来,汽车也并不很少见。整个东北地区已经因为大量人口的注入变得热闹起来。这里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商品粮基地,也是中国第一个完全取消农业税,采取统购统销的地区。

    火车抵达沈阳车站,沈阳军区司令赵敬土,政委吴辽前来迎接。吴辽笑道:“阮政委,你可是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我们就不知道该怎么和农场的同志们说。农场的同志情绪很大,说我们这些人是该滚蛋就滚蛋,现在就到了滚蛋的时候喽!”

    “我认为这个看法不合适,这和滚蛋有什么关系?大家的功劳谁也抹杀不了。”阮希浩当即说道。

    赵敬土眼前一亮,他连忙问道:“难道这次军队农场不撤销了么?”

    阮希浩顾左右而言他,“撤销不撤销,那是军委的决定。我此次来的目的先是来慰问一下同志们,大家辛苦了。”

    如果是军委的同志,或者在军委待过的同志就能清楚的从阮希浩的话里听出明确的答复来。光复军可不讲那么多废话,撤销就是撤销,不撤销就是不撤销。阮希浩既然不否认,那就说明这件事是一定要做的。只是做这件事的过程中,军委希望同志们能够统一思想。更明白的说,军委希望同志们能够不因为撤销而产生太过于强烈的对抗情绪。

    吴辽笑道:“军队的产业管理的不错,撤销了可就太可惜了。这可都是咱们军队的收入,完全能够在没有其他补给的情况下支持军队后勤。”

    “难道东北的群众靠不住么?”阮希浩看似很随意的问道。

    吴辽被这个问题问的稍稍有些愕然,他没想到阮希浩居然联想到这个问题。听了片刻,吴辽笑道:“阮政委,你可被给我扣帽子。我没说过地方上的群众靠不住。我只是想说,有了农场之后,我们能干的事情太多。要说科学种田,科学饲养,我们军队与科研部门的合作非常的好。”

    “哦?你要是这么说,那咱们就得赶紧去农场看看。”阮希浩笑道。

    东北的铁路修得很不错,而且从太平洋开始,横穿蒙古,直抵中亚的大铁路也已经初步完工,剩下的就是内部铁路网逐渐细化完成。在吴辽与赵敬土的陪同下,阮希浩一行前去了嫩江平原上的军队农场。

    等抵达了第一个目的地,红星三号农场,前来迎接的干部神色怪异,看着是欲言又止,根本没有接受视察时候的兴奋劲。

    “你们农场场长呢?”吴辽问道。

    接待的干部迟疑了一阵,这才在吴辽审视的目光下低声说道:“场长出事了。被、被反革命份子刺杀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