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5章 年轻人的选择(五)

正文 第5章 年轻人的选择(五)

    温哥华是个很美的城市,货轮抵达温哥华的时候是10月29日。远远就能看到这里烟囱林立,街道宽阔。街边的绿化带上种着枫树,枫叶火红,景色美丽。

    除了军装、工人装、水手装、日常装之外,街道上经验还有些穿着奇怪衣服的人。邓中校说过,这是北美六省的印第安人和爱斯基摩人。政府并没有对他们搞隔离,而是尽量把他们给安置到城市以及城市附近来生活。

    当然,令这帮年轻人惊讶的是,温哥华还有人居然穿短袖。这里可是号称冬天零下二十度呢,10月29日已经过了霜降节气,怎么都算是开始进入冬天了。这种疑惑还没过几天,这支小队伍加入了一支东进的部队前往美中省驻地。

    东进的沿途都有兵站,走出去了三天,祁睿中尉就明白了什么叫做冬天。三天前在温哥华的温暖就如同一场梦一样,山区的温度骤降到10度以下,每个都能看到自己呼出的气息变成了白雾。沿途的兵站规模不小,很轻松就能容纳几百人。

    那些兵站并不是砖石砌成,而是用木板钉成。邓中校告诉大家,墙壁内外都是木板制成,里面是石膏板。屋顶也是木板中间夹了石膏板。地面则是木地板,若是在南方城市里面这么干,天知道需要多少钱,可在北美六省这就是最标准的配置。这种做法最保温,也最快。

    在中国待久了,祁睿中尉倒也能理解这话的意思。走一整天看不到一个人影,在江南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就算山区也不可能闹到这个地步。

    又走了五天,气温不仅降低了,还下起了雪。纷纷扬扬的大学让这些跋涉者们感到了北方环境的可怕。路面起伏不平,走的时候还得很小心,不小心就容易崴脚。崴脚之后不仅自己难受,还会拖累行军同伴的步伐。胡行至少尉就是崴脚的一个,而且崴脚之后也没办法很好的休息。大雪天在路上停下来休息,那就是找死了。

    胡行至少尉脚上已经装了一个能让他脚踝暂时固定的简易装置,一面走,他还忍不住气喘吁吁的和旁边的祁睿中尉说话,“咱们的部队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么?”

    祁睿中尉其实不太相信前面的开拓部队几年来就是靠双脚走过加拿大的。可不是靠脚走又能采取别的办法么?以温哥华为起始点的铁路刚开始铺设,这也是中国设计的加拿大铁路的起点。除了铁路之外就只能靠马匹,而马匹在风雪里面只怕还没人管用呢。更重要的是,祁睿中尉所走的路可不是他自己探索出来的,那些兵站足以证明更早登上北美的前辈们除了开路之外,还为后来者建起了可以遮风挡雪的居住点,甚至在居住点里面还囤积了不少食物。

    此时已经不刮风了,胡行至少尉其实也很清楚他的问题没有意义,他忍不住感叹道:“邓中校说,每年都有人冻死。我现在是真信了,要是一个人,路不熟,走进荒山野岭里面,这饿也饿死了。”

    祁睿中尉连连点头,“嗯。我原以为英国佬怎么会肯把这么大的地卖给咱们。现在我能明白了,没有这些兵站,没有这些居住点,普通人怎么可能在在这里活下去啊。”

    “俄国人应该也是这样。”旁边的李少康中尉补充道。

    这些年光买来的土地与中国原本的国土不相上下,可大家没想到这些北方国土居然是这样的环境。而且这些北方国土可不是俄国与英国心甘情愿卖给中国的,而是中国先用武力把俄国与英国打到不卖地不行的地步,最终才达成了交易。仅仅在雪天里面沿着早就开拓好的道路前进,一众年轻的军官们就开始能体会到前辈们承受过的一丝丝艰辛。

    “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孙视之不甚惜,举以予人,如弃草芥。”感受着前辈们开疆的辛苦,祁睿中尉忍不住念起了《六国论》里面的话。这是中国中学课本里面的必修课。这段话是所谓的“送分题”,也就是说每年的初中升高中以及高中靠大学的必考内容。

    “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胡行至少尉也记得这段话,就把后面那段给念了出来。

    周顺少尉则把最后一段接了过来,“然则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故不战而强弱胜负已判矣!”

    年轻人看似叛逆,实际上他们是最容易被灌输起想法。民朝不割地,这是民朝的傲气。这些就沉淀在他们自幼学到的课本里面,沉淀在很地多地方,潜移默化的教育着年轻人。即便是亲自上过战场,知道战争的可怕与残酷,但是这么简单的一段话,就能给这些年轻人找到投身战争的理由。祖宗之地不可弃。所以军人要保卫祖国的领土。

    跋涉之路艰苦无比,但是有了前人的开拓,从温哥华出发,穿越了落基山脉,穿过了美西省。部队花了一个多月时间抵达了美中省。在大家眼前展现的不再是连绵的山脉,而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此时的大平原上白雪皑皑,等到春天雪化之后,就会显露出被雪水滋润的肥沃土地。

    美中省是中国在北美的粮仓,除了小麦之外,就是牲畜。在这里的兵站里提供的是羊肉汤和牛肉。与美西省的罐头又是不同。

    抵达了部队营地之后,祁睿中尉发现已经有一个军三万多部队在这个营地驻扎。军长亲自接待了这些年轻人。在接风会上,军长爽快的说道:“北美是个很美丽的地方,也是个条件很艰苦的地方。我知道同志们是自愿前来北美服役的,但是我还是要问,你们走了这一路,有没有人的决心受到了影响。如果觉得这里很艰苦,觉得受不了,那现在就提,我允许你们回去。因为在北美服役,我们是不允许有人抱怨说要回家的。”

    如果没有这么一路走来,祁睿中尉还会觉得军长是在给大家下马威。现在他不这么想了,大家已经亲身体会到北美的艰苦环境。在南方作战,有船,有运输。如果是在国内,部队的机动靠的是铁路,这一个多月的跋涉只用几天就可以完成。可在北美,除了腿之外还没有其他可以依靠的办法。

    没等祁睿中尉说话,胡行至少尉已经喊起来,“我们愿意留在北美!”

    “我们愿意留在这里!”李少康中尉也喊道。

    这些年轻的军人们没有一个选择退出,大家一起表达着愿意留在北美服役的意愿。

    军长满意的看了看年轻的军人,他举起酒杯,“欢迎同志们到祖国的北美来!”

    三天之后部队进行了授衔仪式,祁睿中尉正式成为了祁睿上尉。军衔的提升并没有意味着军阶的提升,祁睿上尉还是一个排长。

    就在祁睿上尉熟悉部队,带队巡逻,参与新的居住点修建,与大自然进行着毫不妥协斗争的时候。祁睿上尉的老爹韦泽也在进行着人事斗争。老军人们反对让自己脱离一线,退居二线的命令。而且他们也毫不掩饰的开始为自己的家人安排工作。

    军队的待遇可是很不错的。对于普通公民来讲,军属待遇意味能造福家人。虽然现在国家不缺乏土地,愿意移民的话可以得到更耕种土地,中国人并不愿意背井离乡的传统让大家宁肯守在家乡。

    而且参军也意味着得到了进入城市的机会,服役之后就可以去各种学校免费上学。如果文化水平能考上大学,上大学也免费。更不用说军人考大学还能加分。虽然去当兵的一遍学习成绩不是太好,可是不少学业不错,但是家里没钱的学生也愿意走这条路线。

    军队干部专业之后,只要能通过简单的多的考试,就能成为公务员。这条路是很多军人希望家庭子女更加安泰的选择。韦泽要裁军,就意味着很多机会的流失。不少老军人干脆率直的告诉前来询问的干部,“要我退役也行,先把我家孩子安排了!”

    这些人都是跟了光复军一起奋战二十几年,甚至三十年的老军人。没人敢当面批评他们的态度,所以这些要求都汇总起来,交到了韦泽面前。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