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4章 年轻人的选择(四)

正文 第4章 年轻人的选择(四)

    “能否保留番号和架子部队,如果遇到紧急情况,这些部队立刻就能满员。”雷虎尝试着提出对裁军的修改性建议。

    参加这次会议的人不太多,都是光复军里面赫赫有名的老资格。当了军校校长的柯贡禹很少来参加军委会议,这次他出现了。在韦泽还没说话之前,柯贡禹忍不住说话了,“老虎,你觉得这次裁军裁的是军官还是士兵。”

    听完了这话之后,雷虎一愣。胡成和、阮希浩、林家俊、刘沙等人都是一愣,只有沈心、韦昌荣、林阿生等几个原本的大佬才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

    雷虎经验丰富,一听这话也有点明白过来了。光复军各种部队最高峰的时候一度达到过800万,后来铁道兵分离出来组成了铁道部,工程兵分离出来组建了建设部。韦泽强行通过了裁撤合并军区的政策,大量地方武装一部分改编成武警,一部分变成了很多需要建立自己武装组织的单位组织。例如黄金、烟草、税务部门。

    现在光复军从290多万裁剪到220万左右,中国常备军数量依旧稳稳占据世界第一的地位。雷虎很快就明白了裁军的目的是要淘汰很大一部分军官,所以军官阶层里面意见很大。各种说法也都出来了。

    “裁军之后咱们的兵力不足。180万陆军够干什么?如果和美国人开战的话,这180万陆军全部扔到美国都不够……”

    “军队现在陆海军加起来才220万,还有很多是后勤部队,多少年都没有遇到过这种局面了……”

    “部队都有光荣的历史,这把部队番号取消了不合适……”

    雷虎是想安抚一下军官阶层,可现在听柯贡禹的说法,韦泽动手的目的还就是针对军官阶层。但是雷虎并不敢完全相信,他把视线从柯贡禹身上挪到了韦泽身上。与会的这些人里面凡是搞军令工作的,都看向韦泽,希望听韦泽的最终解释。那些搞军政或者已经脱离军队的同志,都没有去看韦泽。只是在静静的听。

    “军人是逐渐成长的。士兵们成长为士官,在于他们能够熟练掌握军事技术,能够响应下级指挥员的命令。下级指挥员们则能够对第一线的战局做出判断,以现实战斗级别的指挥任务。中级指挥员对战斗级别的作战进行设计与讨论。高级指挥官们则负责起军队建设的实际执行层面的工作。最高级的军委则是设计出军队建设的思路来。”韦泽先来了一通理论讲述,在座的军委成员也基本都能听明白。

    甚至不用韦泽继续讲,雷虎已经大概能猜出些韦泽想说的话。胡成和这种则是感觉到一种相当的危机感。军委负责军队建设思路,而胡成和所做的工作很大一部分都是执行军队建设而已,真正的思路贡献上,他的建树非常有限。以前提出思路的是韦泽,执行的是韦昌荣这些作训部门,训练军官和实现部队营运的则是柯贡禹的教导旅。那些指挥官们其实只管指挥。

    韦泽继续讲道:“咱们部队的装备和训练这么多年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有一部分中高级的同志这么多年之后已经不太可能承担起军队建设的工作。在这个时候,让更年轻的同志们承担起工作,并且根据现在的需要所见军队规模,让我们的伟大军队变得更具作战效率,就需要一个调整。裁军就是这次调整看起来的外部表现,内在的表现会更复杂。”

    四个人里面就要裁掉一个,这内在的东西能不复杂么。单纯裁减部队很容易,降低征兵数量的同时正常退役,两三年之后这几十万人就裁掉。军官们可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级别越高,岗位越少。对那些服役超过20年的军长、师长,动员他们主动退役哪里有那么容易。

    祁睿中尉的级别距离这个层面远着呢,所有愿意前去北美的人员先被送去沈阳接受北方战争的培训,顺道体会一下北方的气候,至少在计划里面是这样安排。

    可祁睿中尉、李少康中尉在沈阳集训地屁股都没坐热,就被告知立刻准备去北美。到了沈阳的第三天,十几个学员先被送上前往海参崴的火车。下了火车之后点名,第二天就和几十名学员一起被塞进了一艘前往北美的大型货轮。这可把这两位年轻军人给折腾惨了,10月初的沈阳与海参崴可一点都不暖和。他们的包袱里面只有短袖夏装和长袖秋装,剩下的就是一床军用被子。这几天两位年轻人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北方。

    幸好同船的中校很干练,看到了这群年轻人都是这么一身,他也来不及去后勤部门申请,只能让这帮年轻人先自己掏腰包在供需商店各买了一身冬季服装、两条厚被子,一条毛毯。货轮上运送的都是钢轨,货舱没装满,在还算是平整的钢轨堆上搭起帐篷,这帮年轻军人们总算是扎下了“训练营”。

    睡了一晚上之后,年轻军人们对邓中校的评价提升了不少。他们本以为这么大的货船总会比较暖和一些,没想到根本不是那回事。空空荡荡的货舱里面冷的很。那些货轮的舷窗只能提供一些照明,根本没办法提供太阳的温暖。谁在扑了两层被子的帐篷里头都感觉到了充分的凉意,一早从帐篷里面爬出来,立刻就感觉到了帐篷外面的冷。

    吃了早饭,在甲板上做了例行的早操。中校给这帮已经不怎么晕船的学员们开课,第一个问题就是装备在北方作战中的影响。

    “在自然环境严酷的条件下作战,装备非常重要。你们有谁经历过零下20度的没有?”邓中校问道。

    一众学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群人中出身最靠北的也是在河南,偶尔经历过零下十度的“极端天气”。除了私下交流之外,这帮学员也都自报过家门。他们都是最近晋升的中尉,或者即将晋升的上尉。不是在锡兰作战,就是在藏南作战。锡兰自不用说,从英国人手里抢来的阿萨姆地区也不冷。大家至少两年左右不知道零下是个啥概念了。

    看没人应声,邓中校继续讲道:“那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在北美六省里面,冬天出现零下20度很常见。冬天维持零下十几度是家常便饭。在那样的天气里面,敌人可不仅仅是人类,天气更是非常主要的敌人。每年都有在野外不小心迷路而被冻伤甚至冻死的事情发生。”

    “冻死”这个词对于这群从酷热或者温暖地区太遥远,歌剧《白毛女》里面唱,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在民间非常普及,大家都能哼几句。冻死却完全超出了这帮学员的想象之外。这得多冷才能把人类活活冻死呢?

    休息的时候胡行至私下说道:“说起有冻死的,我想起被蚊子咬死的。”

    一起喝过酒的李少康中尉和周顺少尉都忍不住苦笑起来,这个时代的自然环境太可怕了。在城市里面长大的年轻人没有到那些严酷的生活,就真的不太能理解那些环境到底严酷了何等程度。

    祁睿中尉说道:“这次一起来的人好像都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吧?”

    这个问题给年轻军人指出了思路,一起去北方培训的看起来至少得有七八百人,可被塞进货轮的只有一百多号,还都是在战争中表现出色的年轻军官。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让他们被如此区别对待。为何急匆匆被送去了北美。

    年轻军人不知道理由何在,淘汰部队的第一要素就是确定不淘汰谁。那些优秀的年轻军官不在被淘汰范围之内。沈阳军区训练部门得到了命令,先把那些一线下来的优秀军官送去温哥华,在当地接受北方训练。至于其他人员要进行一轮筛选再说。这次去北方意味着晋升,晋升自然要延长服役年限,看中这个机会的可不仅仅是那些刚下战场的军人,晋升对于没有上战场的军人的吸引力或许更大。

    “咱们到了北美会不会就打起来?”李少康问。

    “那得看分到哪个军区吧?”胡行至少尉答道。

    民朝在北美有六个省,阿拉斯加,育空,北冰,美西、美中、美东。美西、美中、美东三个省与美国接壤,这是最容易爆发战争的三个省。

    “现在不是说裁撤军区了么,非战斗地区不设军分区。”周顺少尉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现在中国精华大陆地区有七大军区,也只有这七个军区。

    年轻人讨论的目的是为了战争,军委讨论军区的时候却是人事斗争。雷虎叹道:“如果有军分区,就能暂时安置一下这些老兄弟了。”

    韦泽叹道:“既然一定要裁撤,又何必这么做呢?”

    雷虎并不赞同韦泽的想法,“让军分区司令什么都不干就行了,大家直接回家,心里面总是要难受的。”

    这个建议有点意思,韦泽也忍不住去考虑这种做法的可行性。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