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46章 欲静而不止(十一)

正文 第346章 欲静而不止(十一)

    1877年7月15日,总数高达八万三千的俄军将普列文要塞围困的水泄不通。由俄军参谋长德米特里?阿列克谢耶维奇?米柳京亲自指挥第三次普列文攻城战。

    俄军的战役设计上是从黑海两侧同时由北向南发动进攻。黑海以西的多瑙河集团军强渡多瑙河,突破巴尔干山脉,直逼君士坦丁堡。普列文城在多瑙河以南,巴尔干山脉以北。若是不能把这个钉子拔掉,俄军大规模军事行动的时候是重要担心来自普列文的侧击。

    前两次的战斗中,俄军接连吃了败仗。在普列文的奥斯曼军应该是奥斯曼帝国的精锐部队。解决了这支部队,不仅让俄国多瑙河集团军再无后顾之忧,更能让奥斯曼军心惊胆战。对于此战,米柳京参谋长是志在必得。

    在俄军米柳京参谋长对面的普列文要塞里面,李维仁先指挥着奥斯曼军把所有的储存物资先给安置好,这才进入了指挥部。指挥部里面奥斯曼?努里帕夏神色严峻,这次的战斗比他想象的更艰苦。按照约定,固守普巴尔干山脉希卡山口的苏莱曼帕夏指挥的部队会打过巴尔干山脉,增援普列文。根据最新的消息,苏莱曼帕夏只能勉强守住普希卡山口。现在的局面成了奥斯曼?努里帕夏指挥的三万军队必须靠自己的力量守住普列文要塞。

    见到李维仁进来,奥斯曼?努里帕夏语气沉重的问道:“李中校,您觉得我们能守住么?”

    “那得看你准备守多久了。我不认为我们能够在这里坚守两年。”李维仁答道。

    听了这话,奥斯曼?努里帕夏忍不住叹口气。这个不是笑话的笑话是针对不久前的事情。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奥斯曼军也在普列文城周围的疯狂搜集食物,成果有限。把附近的庄园和农户家彻底清空,最终也只是搜罗出了不到两千吨的粮食。

    为了补充维生素,在李维仁的建议下,奥斯曼军甚至把苹果园里面没有成熟的苹果都给摘下来。加盐之后捣成糊,存放起来。倒是本地盛产烟草,大批的烟草足够三万人抽两年。奥斯曼?努里帕夏甚至开玩笑说:“难道我们要在普列文守两年么?”

    现在李维仁用这个话开起了玩笑,而奥斯曼?努里帕夏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正在说话间,俄军莱茵河集团军开始了炮击。这次至少得有超过超过400门大炮参与了炮击,与上次炮击不同的是,这次俄军使用了口径更大的火炮。

    在要塞坚固的核心指挥所里,奥斯曼?努里帕夏与李维仁只觉得山摇地动,指挥所顶部木料缝中,泥土簌簌的往下掉。照明用的马灯来回晃动,其幅度之大,几乎要从铁钩上掉落下来。指挥所里面的参谋,卫兵都脸色难看,有些人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普列文要塞的总司令奥斯曼?努里帕夏以及实际上的防御司令李维仁中校反倒没有那么激动,在其他人纷纷起身的时候,两人反倒各拉了一张椅子稳稳当当的坐下。俄国没钱,工业实力也比较弱,即便有3000门火炮,却不可能像英法或者中国那样不吝于火力投放。虽然奥斯曼帝国的工业实力比俄国更弱,但是此刻属于奥斯曼帝国阵营的两名统帅都不认为这种惊天动地的炮击能维持太久。

    不到是分钟,俄国的炮火就弱了下来。李维仁站起身,对通讯员命令道:“马上让人去检查交通壕,确定各个火力点有没有遭受损失。”

    上一次的战斗里面,俄军的火炮并没有直接摧毁普列文要塞的火力点,然而要塞大部分重要火力点都是修建在地面以下,大量被炮弹炸翻起来的土壤堵住了射击口与通风口。因为没经验,排查不细,两个因为位置偏僻而不受重视的火力点中人员窒息而死。这次,李维仁可不愿意再犯下同样的错误。

    这些都有过针对性训练,奥斯曼军也专门确定了负责人。很快,各个专职部门的人员就冒着炮火开始行动。等俄军再次排开横列向着普列文要塞滚滚而来的时候,各个火力点都已经准备完毕。这次俄军的火炮威力比上次更大,有十几个火力点的射击口以及通风口被堵住,幸好部队应对得力,除了一个被敌人炮火直接命中射击口的火力点之外,并没有出现人员损失。

    上次俄国人也采用了多路围攻的战术,不过最多也只派了两路同时进攻。这次有83000精锐部队才与进攻,俄国人采取了更激进的做法,展开了四路围攻。

    四个方向同时发动进攻的俄军如一个铁环紧紧把普列文要塞包围在中间,奥斯曼军的应对与上次相同,先是从2000米开始,用单发步枪进行射击。等俄军接近到200米的距离之时,奥斯曼军就用加特林极强和五法弹夹的步枪开始猛烈射击。

    这次来的俄国军队更精锐,也就是说他们更能死撑。俄军不仅在200米的距离上与要塞内部的奥斯曼军对射,有几支部队甚至冒着枪林弹雨向要塞开始冲锋。只要敢于付出代价,任何军队都能继续前进。

    这几支俄军凭借着一腔悍勇,不顾损失的冲到了普列文要塞50米的距离。这时候,一道俄军原本没能看到的堑壕出现在俄军面前。俄军哪里还管那么多,他们纷纷跳了下去。这一跳下去,俄军才发现这道堑壕的怪异之处。靠着进攻方的那边,堑壕还和正常的堑壕一样。靠近防守的普列文要塞的那边,堑壕则被完全铲平。也就是说,跳下堑壕的俄军发现自己就如同遭到枪决的人一样,背后靠着不太容易再翻上去的堑壕枪毙,任由普列文要塞的火力点尽情射击。

    片刻之后,这些勇敢的俄军就在步枪和加特林机枪子弹的攒射中一命呜呼。从跳下堑壕到被击毙或者被打成重伤,这些人移动的距离不到十米。生与死,就是这十米的距离而已。

    奥斯曼军此时也根本来不及清点战果,如同潮水般涌来的俄军也不是单纯来送死的。他们也对着奥斯曼军猛烈开火,密集的子弹打死打伤了不少火力点中的机枪手。那些在外部阵地上进行作战的奥斯曼军伤亡更多。

    带着军医标志的医生领着后勤人员往来于各个射击点,把伤者和死者抬走。死者们送到后方集中停放,伤者送进医院开始治疗。新的战斗人员立刻接替作战。

    木材商出身的阿里?里札中尉负责运送弹药,他带着自己的连队扛着弹药箱奔行在通道里面,强烈的硝烟味道让他连呼吸都感觉艰难。但是中尉并没有停止,而是和其他运输部队的同伴一样,用一条沾了水的布蒙住口鼻。把弹药箱放在射击位置旁边的固定位置上。

    每一个射击点里面都有人负责把地上的弹壳尽量收集起来,放在空的弹药箱里面。阿里?里札中尉他们还要扛起这些箱子,把弹壳放到各个通道口的相应位置上。这都是训练很多次的作战行动。经过反复训练之后,这些动作闭着眼都能完成。

    有专人会把这些弹壳送到要塞的小型兵工厂。在兵工厂里面,五百名兵工人员开始利用工具对这些子弹进行复装。运到普列文的物资中就有这些中国制造的复装子弹设备,考虑到土耳其的工业水平,这些设备都是人力操作。这些设备适合土耳其,格外适合现在的普列文要塞。

    生产采用流水线方式,去掉火帽,清除弹壳内的灰垢,扩大弹壳口部,装上火帽,把定量火药装入弹壳,装上弹头,把接口处用机器压紧。虽然复装子弹不用立刻送上前线,但是军工厂也在紧张的工作着,完全不在乎外面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

    在李维仁的安排和训练下,整座要塞井然有序的运作着。而在要塞外面的俄军经历了三轮的进攻之后也顶不住了。接下来进攻的主力就变成了对奥斯曼帝国有着刻骨仇恨的保加利亚人。

    保加利亚军队主要是民团为骨干的武装力量,他们没有俄国军队这么正规的训练,队列稀疏散乱,遇到敌人射击的时候,保加利亚人也会趴在地上,利用俄国人的累累尸体避开子弹。这种做法无疑展现了保加利亚人的不专业,不过这种做法也的确达成了在行进过程中减少伤亡的效果。而且保加利亚人在行动的时候还会捡起俄军丢在阵地上的武器,他们自己的武器比起俄军的武器无疑落后不少,相当一部分还是前装滑膛枪。

    但是保加利亚对奥斯曼帝国的仇恨远胜俄国,动作看上去再不正规,却没有人临阵脱逃或者迟疑不前。他们接近了普列文要塞,并且和奥斯曼军开始交火。

    民团灵活作战的优势在抵达五十米处的堑壕之后就不复存在,他们看到自己有机会一气冲到被炮火摧残的“破败不堪”的奥斯曼军阵地的时候,这些充满了对奥斯曼帝国刻骨仇恨的保加利亚军人如同飞蛾扑火一般跳下堑壕,随即完全暴露在奥斯曼军的火力之下。

    堑壕里面的尸体以惊人的速度开始堆积起来,这一波战斗结束之后,投入战斗的五千人中能够回到出发点的不足一千。战死的加利亚军队用自己的身体填平了李维仁尽心设计的堑壕。李维仁在望远镜里面看到堑壕里面堆满的尸体时,他甚至没能生出得意的感觉。举着望远镜,李维仁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要崩溃了。即便亲眼看见残酷到这种地步的战斗,他依然觉得完全不能相信。

    很多年后,普列文城内的要塞早就被拆除的不见踪影。而普列文战役纪念馆就设在这道堑壕旁边。堑壕的最低那段再次挖了出来,成了展览馆的一部分。即便曾经被填埋,即便过去了几十年,饱吸了几吨鲜血的这段堑壕再次被挖出来之后,依旧能清楚的看到与其他土层完全不同的黑色。

    在旁边的展示牌上,大大写着这段堑壕的名称——“血河”。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