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45章 欲静而不止(十)

正文 第345章 欲静而不止(十)

    1877年6月1日,沙皇的灰色牲口们着整齐的横队列向普列文城发动了进攻。

    10天前,也就是5月21日,俄军在普列文城吃了败仗。普列文在保加利亚北方,是个交通要害。对土耳其宣战的俄军打着“解放斯拉夫兄弟”的口号,以不小的代价突破了多瑙河防线之后,30万俄军在4月渡过多瑙河,进入保加利亚。

    保加利亚人对于俄国军队夹道欢迎,沿途之上锣鼓喧天,鞭炮齐呤,红旗招展人山人海。那场面~~~真是相当的壮观。俄军好歹经过军事改革,即便并不认为被土耳其占据的普列洛城真的能有什么激烈的抵抗,他们也没有轻敌。一个旅的部队浩浩荡荡进入了普列文镇。

    这个旅沿着城镇的主要道路进入城镇之后,从房屋敞开的窗户里,从院墙背后,从草丛深处,伸出了一支支步枪。在主要街道的另外一头,装在小型炮车上的加特林机枪也被推了出来。奥斯曼军向着俄国军队射出了暴风骤雨般的子弹。

    除了加特林机枪的怒吼之外,中国改装的弹夹式回旋栓动步枪在近战中发挥出了强大火力。20分钟不到,俄军一个旅就损失了一个3000多人,旅长被打死,两名团长一死一伤,败兵逃出了普列文城,把土耳其主力出现在普列文城的消息带给了俄军司令部。

    30万俄军渡过多瑙河后,普列文城就威胁到俄国人进军的侧翼和多瑙河桥梁。普法战争结束还没几年,此次沙皇御驾亲征,色当惨败的经验教训非常清晰。准备一路突破的俄军不得不向转向普列文城,要先解决这座城市。俄军速战速决的战略因为奥斯曼军突然占领普列文城的行动破产了。

    守城的部队有三万人,指挥官是奥斯曼?努里帕夏。此次出击是他主动请缨,以快速行军的方式突然出现在普列文城。与三万作战部队一起前进的还有两万五千辎重兵,他们靠了从中国购买的五千辆安装了轴承的现代平板架子车,加上其他运输工具,以及所有部队几乎极限式的负重,硬是把一万三千多吨物资运进了普列文城。

    俄军缓慢的行动给了,奥斯曼?努里帕夏十天的时间。头五天,两万五千辎重兵也加入了修建防御体系的工作,俄军开始包抄普列文城之后,奥斯曼?努里帕夏将让辎重兵离开普列文城撤回后方。他亲自带领着部队完成了这座城市的防御体系修建。

    在前线的隐蔽指挥所里,奥斯曼?努里帕夏放下望远镜,对身边的一位年轻的中国军官说道:“李中校,你为何也要留在这里?”

    站在奥斯曼?努里帕夏身边的中国军人名叫李维仁,他今年二十七岁,是李仪芳堂兄李维斯的远房堂弟。牵强附会的话,他也是某个意义上的“国舅”,实际上也有人用这个开过李维仁的玩笑。

    听到这个问题,“李国舅”放下了望远镜,自信的说道:“有修建要塞的机会,有和俄国人大战的机会,我不想走。”

    奥斯曼?努里帕夏没有多说什么,这名年轻的中国“贵族”的确表现出不一般的要塞防御水准,奥斯曼?努里帕夏其实也不想让设计防御体系的李维仁就这么走了。

    沙皇的灰色牲口组成的横队越来越近,李维仁嘴角忍不住微微翘起,露出了嘲讽的笑容。1856年的时候,李维仁只有6岁,他还没资格上战场。他只能从军校里面得知,无论是欧洲列强的军队,还是中国的光复军,采取的都是这种横队进攻的模式。那时候光复军正在崛起,和英国人打了一场惨烈的佛山战役。而在欧洲,克里米亚战争中,英法联军也用这种战术把克里米亚的俄国人打得落花流水。克里米亚战争结束之后,俄国人痛定思痛,进行了军事改革。没想到改来改去还是这种战术。很快,炮弹划破空气的声音传来,俄国人的炮击开始了。

    俄国军队欧洲部分的军队有30万人,此次派遣了三万军队以及四百多门火炮投入战斗。火炮如同暴风骤雨般的砸向普列文城改造成的要塞,普列文城本来就不大,建筑物不高,在上千枚炮弹的攻击下,要塞里面的建筑不停的被炮弹炸毁,房倒屋塌,烟尘滚滚。

    这一通天昏地暗的炮击结束之前,俄军暂时停顿的横列开始继续前进。行进到2000米距离的时候,奥斯曼军开始射击。密度不高,却没有停歇的射击在一开始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直到俄军进入了500米之后,才开始有人被子弹击中。不过那零零碎碎的伤亡对整个横列毫无影响。

    残破的要塞,并不密集的枪声,俄军指挥官觉得这是在俄军猛烈炮火轰击下伤亡惨重的奥斯曼军队残部的绝望还击。奥斯曼军或许在十天前的战斗结束之后已经撤退了,只留下少数的军队在这里驻守。这也是很容易想象的事情,普列文在保加利亚北部,能够威胁到俄军侧翼和多瑙河桥梁的位置,很容易被俄军包围。面对30万俄军,小小的普列文算个什么呢。

    俄军继续推进,并且开始用排枪还击。烟雾很快就在俄军的阵列中弥漫起来。按照排枪射击的规矩,俄军继续前进,走出这层烟雾区,然后继续射击。

    方才的炮击威势很大,实际战果很小。李维仁知道自己的“要塞防御体系”其实是韦泽的牙慧。以李维斯,李玉昌为代表的李家都是以走文官道路,进而去政府部门为方向。李维仁身体不是特别好,只能称为不是病秧子。可他的理想是从军,在战场上建功立业。

    考上军校之后,李维仁各项考试以及评估只能称为低空通过。军校毕业之后,他的军人生涯也一直很不顺。李维仁比较注重防御,大家认为他当工兵比较合适,偏偏李维仁心高气傲,对于晋升缓慢的工兵嗤之以鼻。在崇尚进攻的光复军中,李维仁就混的很不怎么样。

    后来李维仁抽机会跟着堂兄李维斯去见了韦泽一次,他把自己对堡垒防御的思路想韦泽讲了。那是两年前的事,李维仁到现在还能清楚的记得韦泽脸上那丝淡淡的笑容,那是长者兼强者对能力有限的后辈会露出的安抚笑容。

    李维仁当时的第一感觉是,如果此时不能得到韦泽的点拨,他这一辈子就没有方向了。所以李维仁焦急的喊道:“都督,请一定告诉我您对要塞防御的看法。”

    这种哀求看来起了作用,韦泽说道:“我一直没有研究过要塞防御战,我只能给你说些零散的东西。以前的要塞防御,讲的是站得高看得远。现在火炮技术进步飞快,立起那么一个高高的炮楼,敌人到你的射击死角,一通炮打过来要塞就完蛋了。现在的要塞防御战,需要的就是一个低字,我在地上扣一堆乌龟壳,敌人不到我们一定能杀伤的范围内,我们就不开火。这就需要我们有火力点,这些火力点一定要梯次分布,而且能够互相支援……”

    那次请教让李维仁受益匪浅,也让他明白了为什么那些李维仁只能仰视的大人物面对韦泽的时候总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原本李维仁认为这是皇帝应该有的权威,现在他明白了,那些大佬敬畏的是韦泽的能力。接下来的两年里头,李维仁开始消化学习韦泽的要塞理念。

    可军队的人事部们大概对李维仁也没了培养的想法,此次大规模卖武器装备给奥斯曼帝国,人事部给李维仁晋升了中校阶级,把这位“刺儿头国舅爷”远远的打发到奥斯曼帝国来。至少李维仁是这么认为的。

    现在,李维仁的学识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普列文要塞是个“低”要塞,十天的修建中,数万军队拼命的挖掘坑道,利用了携带的有限铁板,修筑了坚固的火力点和指挥点。坑道连接着各个阵地,防炮洞,藏兵洞,挖了一个又一个。

    俄军炮火的确摧毁了很多建筑,那些建筑仅仅是奥斯曼军为了迷惑俄军而留下的障眼法,那些建筑内里能利用的木料砖石早就被拆空了。

    现在俄军顶着不算密集的弹雨,以较小的损失终于进入了200米的距离。在毫发无伤的前线指挥所里面,奥斯曼?努里帕夏下达了命令,“前线部队全部换连珠枪!”

    俄军觉得对面的奥斯曼军的火力瞬间停顿下来,他们以为奥斯曼军队已经准备放弃抵抗了。沙皇的灰色牲口们发出震天的呐喊“乌拉!乌拉!”端着步枪就向要塞冲了过来。

    迎接俄国军队的则是单独火力点中加特林机枪毫不停歇的射击,在防炮洞中的俄军也涌上了有些残破的阵地,用五法弹夹式步枪向着不到200米,并且不停前进的俄军猛烈射击。

    即便遭到了意料之外的迎头痛击,沙皇的灰色牲口们也没有崩溃,他们按照残酷训练之下养成的本能,装弹,抬枪射击。这种勇敢真的值得称道,可双方射击速度实在是相差太远,奥斯曼军的火力投放密度几乎是俄军的三倍。

    在望远镜中,李维仁看到俄军被一片片的打倒,而那些被幸运女神眷顾还站立在战场上的俄军们孤零零的站在死伤者的人堆里面,他们一面哭泣着,一面继续射击。直到被奥斯曼军以密集的子弹把他们打倒在地。

    战场上遍地都是死伤者,就在奥斯曼?努里帕夏大喜过望的时候,李维仁放下望远镜冷静的说道:“马上让阵地上的部队撤下来,俄军只怕又要炮击了!”

    李维仁猜的没错,兴奋无比的奥斯曼军刚撤回防炮洞里面,俄军的炮兵就开始猛烈射击。李维仁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一轮的炮火不仅没有像上一轮那样让他感到恐惧,反倒让李维仁感觉到对面俄军指挥官的歇斯底里。

    漫长的炮击结束之后,俄军再次发动了进攻,第二次进攻不过是第一次进攻的翻版而已,唯一不同就是俄军这次更顽强,坚持的更久。也造成了更大的损失。

    战后俄军自己统计,在战斗中有290名以上的军官和11500名以上士兵伤亡,占总兵力的4成。而且一整天的战斗中,俄军根本没有能力把伤员接下阵地,所以死亡的士兵总数超过了4400人。

    奥斯曼军的战后统计中,他们阵亡110人,伤410人,五百人的伤亡对于三万奥斯曼军来说的确有一点点影响。但是距离让这支军队彻底失去战斗力还远的很。

    在俄军第二天打着白旗收拢了尸体撤退之后,奥斯曼军根本没有欢庆,他们开始根据李维仁的指示,对要塞化的普列文城开始进一步的改造。这场胜利远没到扭转战局的程度,要不了多久,普列文要塞就要面对俄军欧洲方面军主力的猛攻。那才是真正的考验。

    原本已经勉强挖掘出来的坑道被挖的更深,原来没有来得及挖掘的坑道被挖掘出来。经历过这次战斗积累的经验,外围阵地被扩大了一些,火力布置更有层次。包括水源,厕所,以及避免瘟疫爆发的埋尸所在。这些细节部分都需要仔细完善。

    “粮食要节省着吃,现在赶紧去收集食物。”李维仁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苏莱曼帕夏回来增援我们的。”奥斯曼?努里帕夏对自己的战友非常有信心。

    李维仁想说什么,他又憋住了。今天的战斗完全展示了奥斯曼军的实力,如果是光复军来打这一仗,奥斯曼军的伤亡只怕能增加一倍。无论是训练还是指挥,奥斯曼军与光复军相差太远。这次大胜依赖的是这座新式堡垒以及中国提供的快枪。就俄军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如果是在平原上进行野战,奥斯曼军未必能轻松压倒俄军。

    亲自证实了新式要塞战术的威力之后,李维仁却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他在光复军中属于异类。即便攻克不了要塞,却能围困要塞。想击破敌人,靠单纯的防御是根本不行的。自己所追求所渴望的东西得到验证,固然让李维仁心怀大畅。但是抛下了旧日的心魔之后,李维仁发现自己的执念的确有问题。这种感觉让他心里面不爽,非常的不爽。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