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37章 欲静而不止(二)

正文 第337章 欲静而不止(二)

    “左省长,我还真想和你一起退休。”李鸿章李处长终于混到中央里头来了,他有点夸张的带着不甘表情的对左宗棠说道。

    两人是新政府里面唯二的满清降将。若是论那种文史馆的人员,不少在满清干过的人都投身到其中去了。就如国家大图书馆馆长,韦泽的岳父祁玉昌手下就有相当多的这种货色。这些家伙作为专业人才,受聘是按照聘书年限而不按照年龄。正常的退休年龄是55岁,国家大图书馆的受聘人员中不乏60多甚至70多岁的老学究。

    这帮人对政治没有丝毫影响力,当民朝公务员之前就在满清那边身居高位的,也只有左宗棠与李鸿章两位。按照最新的方案,省部级退休是65岁,国级是七上八下,67岁还有机会升,68岁就只能退休。厅局级60,处级也是七上八下,57还能升,58就拜拜喽。科级则是与普通工人一样,55岁一定要退休。

    李鸿章李处长今年52岁,如果五年内升不上去,就只能光荣退休。李处长的语气中那股子不甘的味道完全无法掩饰。

    左宗棠个人不是太喜欢李鸿章,他觉得李鸿章这个人太功利,他是个能竭尽全力去达成目的的人才,却并非那种认准的方向就决不妥协的干才。而且退休这件事也属于左宗棠很不想谈及的范畴,所以左宗棠拿出了政府会议上面经常用的一句话,“说重点!”

    “重点就是我最近被调去高丽复杂当地的商贸工作。我很想做出成绩之后,提升两级。此次前来是想请季高兄点拨一下。”李处长流利的说出了重点。正处提升两级就是正厅,副厅的退休符合七上八下,上去的话可以继续干一个任期。正厅就可以最后一搏,看看有没有机会升到省部级。

    李处长官瘾这么大,若是以往的左宗棠只怕立刻就嘲笑起来。不过近几日左宗棠也明白了自己对权位也没有那么容易放手,他不再嘲笑李鸿章,而是问道:“你定然有想法,说来听听。”

    “陛下对我说,我毕竟是官宦出身,对于高丽王国的那种封建心思应该了解的更透。”李鸿章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复杂,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满清一朝,父子两进士的家族屈指可数。李鸿章的老师曾国藩是三甲“同进士”,李鸿章的父亲李文安与曾国藩是同年的三甲同进士。李鸿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胜过老爹和老师,考上了二甲13名,成为了正牌进士。论出身,那是非常不一般。

    这出身在新政府里面可一点帮助都没有,甚至是有害的。而李鸿章被韦泽亲自接见,还被称为“对封建制度非常了解”。李鸿章就不能不来平素没什么交情的韦泽红人左宗棠这里寻求解答了。

    “原来如此!”左宗棠恍然大悟。韦泽的率直简直是惊世骇俗,左宗棠也不得不佩服一下。仔细一想,左宗棠也释然了。光复党的这帮人在传统做官的水平可以评价为“一塌糊涂”,这群泥腿子放到满清时代根本别指望做官,做官之后也只会被人坑到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搞工业他们比满清的官员强太多,和封建君主打交道,这些人没一个是合格品。

    “陛下从不会让同志们猜心思,他既然亲自见你,一定会给你具体的指示。”左宗棠答道。

    “陛下的确给了明确指示。只是这些指示的工作两三年内定然完成不了,若是给我四五年时间,别说一个高丽,更多地方我也做得。可我干完了四五年之后还能继续再干么?我现在心里面完全没谱。”李鸿章讲了大实话。

    “你若是想升官,我没什么法子教你。你若是想让人知道你的才干,陛下早就把法子教给你了。”左宗棠答道。

    “哦?”李鸿章颇为讶异的应道。

    左宗棠板着脸说道:“陛下认为你对怎么和封建君主打交道比较在行。你一面工作一面把这些总结出来,只要能拿出与封建君主打交道的一套工作方法,何愁不被认同。”

    “这等事情都是心知肚明就好,怎么能拿出来堂而皇之的讲?”李鸿章被吓住了。

    左宗棠语气中带了点嘲笑的语气,“这些事情能做的,有何不能说得?我们反封建,总是得知道封建是什么,有什么样的表现,内在有什么样的逻辑。你若是能让同志把这些弄清楚,绝对是大功一件。别说厅局级干部,省部级干部只怕也是探囊取物。”

    李鸿章沉默不语了,以他的聪明,当然知道左宗棠不是在开玩笑。

    左宗棠继续说道:“这件事你得快,那些年轻的同志虽然不懂封建制度的理念,可他们很懂得学习。再等几年,他们自己就能拿出他们的理念出来。”

    说完这些,左宗棠就送客。等李鸿章走后,左宗棠微微叹口气。他本以为退休的事情会引发轩然大波,没想到这件事就这么平平淡淡的就过去了。不少干部不仅没有觉得退休不好,反倒是对退休生活颇有憧憬。现在政府的工作越来越繁重,这帮老功臣们一旦退休就有功臣退休金可拿。不干活也有钱拿,这可是逍遥自在的好事。

    左宗棠对这些不思进取的家伙挺无语的。看来韦泽的判断还是正确的,退休制度的确能起到大浪淘沙的作用。李鸿章这种把住官位不肯放手的人当然有,他们应对方法就是努力工作,建功立业。那些不愿在工作上费这心思的人,不妨遂了他们的心意。这的确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大半的同志对退休制度并没有反对,那些相当能干的部门更是对此没有评论。例如外交部以李新为首的一众年轻外交人员,大家根本不谈这个问题,只是热火朝天的进行着自己的工作。

    “虾夷共和国请求与中国就以前的一系列协议再次确定,包括商业投资,按照合同用饲养军马和提供补给的方式偿还欠下中国的欠款。”76年1月三会刚结束,这个议题就被放在了讨论的要点上。

    “我觉得他们还不如直接说请中国军队撤出北海道。”外交部亚洲司的司长带着相当不满的语气说道。现在中国周边现在只剩了两类国家,第一类就是属国,第二类就是列强。亚洲司的业务已经变得相当繁忙,放弃了朝贡体系之后,中国现在采取的方法只剩了兼并与军事同盟。

    李新喝了口水,“日本不同,我们不认为日本是中国的属国,日本也不认为自己归属中国。对日本我们只能采取外交的立场。”

    三个月来,日本明治政府与虾夷共和国的谈判也有了些结果。在战争中新崛起的民间力量很赞同民主制度,这是唯一能够保证这些出身低微的百姓能够对政治有发言权的制度。旧上层曾经极力想推动接受德川家成员到虾夷共和国执政的方案。民间的百姓们敌视明治政府,却不等于他们就欢迎德川家。明治政府让他们的生活难以为继,德川幕府统治时期,下层民众的生活也不比明治政府时期好到哪里去。

    在中国的派遣军的努力联合以及宣传下,这个方案在国会中被否决了。虾夷共和国艰难而坚定的确立了自己的共和制度。不接受明治政府的帝制政治。

    不过血脉的联系无法因为政治制度的变化而隔断,虾夷共和国同意改名北海道自治区,北海道自治区作为日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留在日本。明治政府几乎是低声下气的与北海道自治区签署了一系列保障和平的协议,这种姿态让那些亲人还在南方三岛的虾夷共和国公民们无法拒绝。想和明治政府签约,就必然要暂时疏远中国,北海道自治区话里面的意思就是希望中国军队能够撤出北海道。

    “如果日本被其他国家当作对付中国的基地怎么办?”欧洲司的副司长问了一个问题。欧洲是唯一有能力这么做的地区。美洲里面美国倒是有点机会,不过与其担心美国那几万正规军,还不如担心一下实力更强大的美国商会私兵。

    亚洲司的司长答道:“肯定有国家看重日本的地理位置,想利用日本做点什么。日本也不是傻瓜,别的国家想利用日本,日本还想反过来利用那些国家呢!我们就见招拆招吧。”

    事情也只能这样处理,中国已经没空把宝贵的经历消耗在日本身上。要么就干脆出兵日本,彻底征服这个国家,要么就得让日本按照他们自以为的节奏开始走那么一段时间。而且第六舰队已经派遣舰艇开始在日本近海附近巡视,这也已经是非常严厉的警告。

    在亲眼见过中国海军击败英国舰队之后,日本真的主动出击,炮击中国海军的可能性非常低。然而世事难料,就在大家认为日本好歹会有比较理性的应对之时,一个消息就传到了南京。日本海军主动向中国第六舰队旗舰梧州号发生了激烈交火。看似明朗的局面再次变得有些稍微脱出了掌控。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