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30章 外交推动(六)

正文 第330章 外交推动(六)

    1875年的远程通讯是非常昂贵的事情,即便中国有了无线电报,结束了在暹罗访问的李新外长也只接到了一条很简短的通信。“8月4日,虾夷共和国了推翻帝制,确定了共和制的国家制度。选出来的参议院组织了日本宪法编撰团,榎本武扬与土方岁三等人领导的宪法编撰团开始正式编写宪法的工作。新宪法通过参议院与众议院的决定之后就能生效。”

    重要的事件要有简报,即便是在船上也能接到无线电的定期通报,李新对此非常满意。虽然这消息简略的其实连内部运行都无从猜想,可有没有得到消息才是关键。

    把电报存档之后,李新就开始准备在爪哇省、苏门答腊省停泊一下,参观当地的建设情况。8月7日,客轮抵达了爪哇省。没想到在爪哇省停泊的时候,当地官员竟然让外交部的众人在港口多停了半天才让他们下船。

    外交部在船上就看到几千人,看外貌还是日本人,他们带着武器正在码头井然有序的上船。等几条船开走之后,迎接外交部的当地部队同志才前来迎接。私下谈话的时候,李新问当地迎接的同志,“那些日本人是干什么的?”

    “嗯……”部队同志沉吟了一阵,面对外交部长他也不能不说实话。部队的同志给了一个非常认真的回答,“那些日本人是当地中国民团请来搞清理的。”

    李新听完之后不吭声了,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后在当地的视察中,李新发现爪哇自古以来就只有中国人。这才是现在爪哇省的唯一事实。之后到苏门答腊视察的时候也是如此,苏门答腊自古以来也只有中国人。

    爪哇省与苏门答腊省真的是神奇的地方,地下有石油,地上有棕榈油。无论是哪一种油料都对中国有着巨大的经济利益。不仅仅是提供原材料,更带动了产业发展。

    一五计划结束之后,中国钢产量终于站稳到了300万吨的水平。生产一堆钢锭放在仓库根本没用,民间也不可能有什么人会存储这类玩意。钢铁要加工成钢制品才行。现阶段钢铁最大的消费者无疑是铁路、航运、房屋。与这些一比,工厂的确要消耗不少钢材,但是那种消耗相对量少,而且需要的是更具技术含量的特种钢。真正的粗钢制品,他们的需求反倒少很多。

    铁路就不用说了,轨道钢就是可劲的铺设。造船业,更准确的说,是针对石油运输的造船业最近发展迅猛。新式运油船结构简单,建造迅速。全金属的宽大船体适合长途运输,钢肋、铁板、铆接,表面除锈,刷漆,装上动力,试航,然后就能去运石油了。一艘万吨轮需要上上千吨钢材。中国包括完成与在建的,大概有二十艘。据说总产量能够达到五十艘。

    这种船上还需要大量油桶。一个油桶就算只用二十公斤钢,十万个油桶就需要两千吨钢。中国到现在生产了大概五百万个油桶,十万吨钢就这么轻轻松松被消耗掉了。油轮到了码头之后把已经装满了石油的油桶装进船舱的几个平层里面摆好,固定。然后调头向中国的领土航行,到了港口之后卸货,再扭头继续往以前的荷属东印度,现在的苏门答腊省与爪哇省前进。

    建设港口需要的钢材也不少,铁路,桥梁,也是消耗大户。李新早就听说过,钢铁是一个国家的脊梁。现在他完全认同这个描述。国家光靠人多已经没用,想让这些人员物资得到有效的运输和应用,就要在他们的脚下铺上难以计数的钢铁才行。

    甚至连居住也是如此,看似由木头砖石构建成的楼房,真正起到支撑作用的还是埋在梁柱里面的钢铁。

    有了这样的认知,李新对接下来去土耳其的行程很有信心,在情报里面,在亚欧非三个大陆上都有领土,有着数百年历史,曾经压得欧洲喘不过气来的奥斯曼帝国有着恢复往日荣光的信心。既然奥斯曼帝国有这样的信心,想来帮助他们建设铁路的提议也能得到通过。

    8月19日,中国外长李新也抵达了伊斯坦布尔。阿赫迈特?米德哈特帕夏负责接待了中国的贵客。他也没想到中国外长竟然这么快就抵达了伊斯坦布尔进行外交访问。

    奥斯曼帝国苏丹阿卜杜勒?阿齐兹颇为热情的接见了中国外长,阿赫迈特?米德哈特帕夏带回的意向性协议让苏丹以及奥斯曼帝国的朝廷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天上掉馅饼也不是这么一个掉法,并非没有外国公司提议在奥斯曼帝国修建铁路,然而没有一家公司如同中国这样,修建铁路不附带条件的。

    听到了年轻的中国外长亲自说出了与阿赫迈特?米德哈特帕夏带传递的完全一致的消息,苏丹和宫廷大臣们笑的非常开心。那是一种听笑话般的开心。

    李新是商务部出身,逢场作戏的笑两声对他来说毫无压力。他仿佛完全没有听出苏丹与大臣们的心思一样跟着笑了笑。不过在内心深处,他是极为失望的。甚至不用与韦泽这样的不世英雄相比,与其他远没有奥斯曼帝国显赫的小国一比,苏丹和大臣们都未必比得上。

    李新的第一站就是暹罗。暹罗的国王拉玛五世朱拉隆功今年才23岁,他15岁登基,登基之后先是出国考察,到过中国、印度、爪哇,见识了世界之后,眼界打开。这孩子正式亲政之后,先是被法国夺走了柬埔寨,又被中国拿走了老挝。最后中国吞了肥羊法国,打通了进入暹罗湾的陆上领土。

    朱拉隆功这青年最后就忍了,认了。他还不是那种被迫的认输,而是努力跟上形势。见识了现代国家之后,朱拉隆功在1874年一面在泰国国内有计划的逐步废除奴隶制,一面大量派遣留学生到中国留学,还到中国请了不少顾问到泰国帮助组建新型政府。

    中国华侨在暹罗本来就多,加上朱拉隆功这柔软的身段,以及在国内的作为。光复党对暹罗颇为欣赏,朱拉隆功趁着这个时机,与中国完成了划界。并且签署了中暹友好条约,条约中确定两国互相尊重主权完整,互不侵犯领土,互不干涉内政,友好互利。

    中国与暹罗本来就有着友好交往的历史,韦泽也从来没有吞并暹罗的计划,中国移民不仅在暹罗没遭受过迫害,还因为带来了先进的耕作技术受到当地的欢迎。中国也真的想扶植暹罗一把。

    暹罗借着大米贸易完增加了国库收入,通过建立的新型税收体系以及财政预算体系,让国家的财政正常运转起来。每年的财政盈余都投入到基础建设之上。暹罗的局面就一天天好起来了。中国准备修建从西北到暹罗湾的铁路,朱拉隆功表示暹罗愿意与中国达成大米换铁路的项目计划。

    暹罗这么配合,中国还有什么好讲的。协议签署之后,就等中国先把自己的铁路修通,然后就开工暹罗段的工程。

    与朱拉隆功这个异常成熟稳健的23岁青年相比,带着仿佛看珍稀动物般笑着的45岁奥斯曼帝国苏丹,倒像是一个完全没有成长,满身戾气的顽劣儿童。

    李新突然觉得这趟出来的太好了。世界这么大,有着各种各样的人。走遍世界,见见五花八门的人,真的会感觉自己加速成长起来。因为100吨黄金的问题,李新觉得自己受够了委屈。可换个角度,如果李新在这位奥斯曼帝国苏丹手下当差,那就不是委屈,只怕他能剩下的心情就是想去死吧。

    对其他国家的人员有什么评价,那是私人的感受。交工作就是外交工作,哪怕对面是一头猪,合格的外交家也会用猪都能听懂的言辞与猪交流。

    此时一位大臣带着笑意问道:“英国人只怕不会让中国船只把修建铁路的铁轨运到我们这里吧。没有铁轨怎么修建铁路呢?”

    这话正好给了李新机会,他答道:“我们也有这样的担心,不过即便不经过苏伊士运河,我们也能把铁路修到这里。我们走波斯湾,把物资卸到巴士拉,从巴士拉修建一条通往巴格达的铁路。从巴格达向东修建一条铁路,经过大马士革到贝鲁特。这样地中海就能用波斯湾连接起来。同时从巴格达向北修建一条铁路,经过摩苏尔,向西修到博斯破鲁斯海峡。从黑海到波斯湾也被联通起来。奥斯曼帝国的军队就能像德国军队那样通过国内的铁路网进行机动……”

    李新并不知道自己的话里面到底哪里触动了苏丹,他的眼睛已经开始眯缝起来,那种肆意的笑容不见了,一种残酷暴虐的东西在苏丹脸上若隐若现。苏曼仿佛自言自语的说道:“通过铁路运兵么?”

    对于苏丹问题,李新坦然答道:“是的,通过铁路运兵。内线作战的时候有机动优势,奥斯曼帝国的军队可以乘坐火车快速行进。哪里需要部队,就可以调动其他地区的部队向需要投入兵力的位置集结。德国在普法战争开始后迅即集结起兵力,依靠的就是德国国内发达的铁路网。”

    “如果在镇压逆贼的时候,逆贼毁掉铁路怎么办?”苏丹认真的问道。

    李新这下明白了苏丹那暴虐神色的真正意思,想到镇压国内的其他造反民族,奥斯曼帝国苏丹心中升起了强烈的杀意。李新是外交人员,又肩负着尽量去提升奥斯曼帝国对中国的好感,所以他详细解释道:“铁路并非是简单的在上面跑火车。铁路本身需要大量的车站,维护。这些据点在没有铁路的情况下补给困难,驻扎的人多,没效率,驻扎的人少,遭到敌人优势兵力围攻的时候又很危险。有了铁路联通,定时有往来的巡视车辆,这些问题都能解决。铁路不仅仅是铁路,沿线还有电报线,通讯非常方便……”

    李新他们这一波人都有过从军的经验,对于战争并不陌生。李新的水平忽悠光复军那帮身经百战的军人肯定不行,忽悠一下宫廷里面的奥斯曼土耳其苏丹是绰绰有余。更何况李新所说的的不是胡编乱造,而是相当正经的“工业国”的战争理念。

    苏丹听的认真,而且越来越有劲。奥斯曼固然有很多外敌,但是真正的大敌乃是国内从欧洲部分到亚洲部分的叛乱势力。铁路的建成能够有效消灭这些内部叛乱势力,苏丹对此非常有兴趣。

    然而苏丹有兴趣,最终也没谈成什么像样的结果。而且李新最初也没搞明白奥斯曼帝国的这帮人到底是什么想法。在中国商务部里面混的人当然不可能不会玩敷衍的把戏,商务部若是不懂推脱的技巧,那就别在商务部干了。问题是这位苏丹陛下的无耻还真的超出了李新的想象。至少在李新的判断中,奥斯曼帝国看到中国外长很热情的推荐铁路,他们认为可以狠狠的诈一把。既然中国能拿出这么优厚的条件,那没理由不能逼迫中国更让步。

    如果奥斯曼帝国真的承认他们的矿业水平很烂,并没有大规模开采用来还债的能力。李新是准备继续谈合作开矿的事情。但是奥斯曼帝国上到苏丹下到大臣,都是一副“老子的地盘上老子做主”的态度,李新外长也随即做出了选择,“拜拜了!您呦!”

    告诉奥斯曼帝国,李新与意大利方面已经定好了访问时间。李新外长就告辞了苏丹,要往意大利去。这下奥斯曼帝国的上层急了,他们没想到中国外长的行动如此迅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他们再次提出认真讨论关于铁路的事情,李新留下了早就准备好的外交人员。让奥斯曼帝国和专职人员谈判。

    李新一行乘船西进,前往终于统一的意大利王国而去。

    在船终于离开奥斯曼帝国的港口,李新长出口气。终于不用和这帮人渣打交道,李新觉得无比畅快。欧美的恶德商人多得很,但是商人目的就是牟利。就如犹太奸商的名言,“被骗一次,是行骗者的问题,被骗两次就被骗者有问题”。与这帮恶德商人一比,封建主们更可恶万倍。

    恶德商人还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对,封建主们则认为自己的恶行天经地义,甚至还用神的名义来证明他们这么做完全符合道德。李新觉得没有比这更让人恶心的事情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