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26章 外交推动(二)

正文 第326章 外交推动(二)

    1875年5月2日,奥斯曼帝国的特使与俄国特使几乎是同时抵达了南京。前者希望中国与俄国继续进行战争,消耗俄国的国力,消灭俄国的军队与人口。后者则是肩负着俄国的外交使命,希望能够与中国达成和平,至少是北太平洋地区的和平。让俄国不用在北太平洋继续损失兵力与人口。

    中国外交部长李新这些日子以来情绪很不稳定,韦泽已经逐渐开始把一些决策的权力放到各个部委,外交部也拥有了自己的一定权限。李新与外交部商量之后,向中央提出了一个购买勒拿河以东土地的计划。没想到这个计划居然得到了韦泽的同意。

    这年头的各国都是金本位,货币与黄金挂钩。但是各国的纸钞已经占据了主要手段,不可能真的拿黄金来回交换。100吨黄金的xian货并不是简单的那点黄金而已。

    金本位就是拿着货币可以到指定的银行兑换黄金出来,但是货币本身大家都要用。所以货币本身都会多发。作为货币发行抵押物的黄金也被称为“准备金”,实行准备金的目的是为了确保银行在遇到突然大量兑付的时候能有相当充足的清偿能力。这个准备金占据的货币发行量的比例甚至可以到10%。按照10%计算,俄国拿到了这100吨黄金的xian货之后,可以发行币值等于1000吨黄金的货币出来。当然了,俄国以后以这100吨黄金为准备金,会不会滥发纸钞,搞到通货膨胀,那是俄国人自己的事情。

    韦泽已经不准备在近期内对外继续扩张了,在这么一个赤裸裸的残暴世界中,道德的地位其实不高。就因为如此,占据一定的道德高度也不是坏事。拥有何种力量是个人自己的事情,道德往往是别人的评价。100吨黄金不是个小数目,但是在勒拿河以东的地区,光金矿的储量都不止这个数。而且肯用枪解决问题,也能给中国的国际形象加分。在国际丛林政治里面从不缺乏仗着身强体壮,拿刀出去乱砍的莽汉。但是拿起刀来比谁都更能砍杀,但是还肯先用钱来解决问题的,那就是绅士。在绝大多数时候,大家都对绅士们更有信赖感。

    英国就是这典型,论起干的坏事,英国人可以说罄竹难书。可提起英国来,大家的评价就是“绅士风度”。

    而且韦泽这次购买的地区可不仅仅是勒拿河以东,包括整个贝加尔湖地区也在收购范围之内。面对中央对此事的强大反对压力,韦泽也只能告诉大家,“俄国人如果给脸不要脸,该拿的地咱们一寸不会少拿,这些钱他们一毛也别想拿走。”

    俄国人既然肯来,他们也就不会给脸不要脸。中国的五亿人口是欧洲各国现在提起来就感到畏惧的存在。当年英国痛打满清的时候,欧洲人可以自豪的说,再多的人口也顶不住欧洲的武器。现在中国展现出能够痛打英国的实力,那五亿人口则变成了恐怖的洪流。

    讨论中,皇弟米哈伊尔?尼古拉那维奇大公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可其他人中间提起中国的五亿人口之后,没有一个不感到发自内心的恐惧。整个欧洲与美国的人口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中国既然肯掏钱买地,一出手就是100吨黄金的xian货。俄国如果拒绝此事,中国大可把这100吨黄金变成中国发动对俄国进攻的军费。那时候的俄国又能守住什么呢?勒拿河?叶尼塞河?

    而且中国进入北美,最受刺激的绝不可能是俄国,而是英国与美国。俄国拿到了100吨黄金,又让中国收获了英国与美国的恐慌与敌意,这笔买卖看来是能做的。当外交大臣拿出了美国的门罗宣言作为美国人反应的判断基础时,沙皇也觉得“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这句话里面包含着美国人对其他强国登陆美洲的巨大担心。

    双方谈的很快,既然在勒拿河以东本来就没多少俄国人了,这个协议就先行签署。一同签署的就是基本的划界意向,中俄双方对未来划界的基本范围,以及不用武力解决划界问题的鬼话。

    5月22日,草案完成。6月17日,中国驻俄国大使在莫斯科与俄国草签了协议。6月19日,中国向全世界宣布了这个消息。而且宣布中国海军护送的黄金运输船起航前往俄国交付100吨黄金的购地费。这消息登时就震动了欧美。

    美国极为不爽,他们没想到中国竟然登陆了美洲,还是北美。英国是不爽加恐慌,中国和加拿大成了邻居,光想就令英国恐惧了。

    其他欧洲国家的反应倒是没那么激烈,中国扩张最先要面对的是英国与俄国,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而且这次中国专门强调,中国海军会派遣舰队为黄金船护航。装了100吨黄金的船只,这本身就足以写进童话故事里面去了。更不用说护航的军舰就是那些曾经击败过英国海军的军舰。巨大的财富与强大的武力,没有什么能比这些更令人激动兴奋。

    奥斯曼帝国特使阿赫迈特?米德哈特帕夏是在中国报纸上看到这个消息的,到中国的访问令他眼界大开。他在欧洲已经看到过宏伟的城市,强大的工业。到了中国之后,特使看到的是不亚于欧洲的城市。欧洲的城市街道都很有历史,所以普遍窄小弯曲。而广州、上海、南京这三座中国大城市没有这些包袱,那些宽广的六车道、八车道、十车道的宽广街道,还有安排的井然有序的建筑群落,都让阿赫迈特?米德哈特帕夏目眩神迷。

    与奥斯曼帝国被丝绸、毛皮、各种挂饰与古董和艺术品装饰的富丽堂皇的皇宫一比,中国的中央所在未免简单的过份。办公大楼那宽阔敞亮的布局,简单平整的水磨石地板,清淡的雪白墙壁,完全没有土耳其皇宫那种仿佛孕育着种种阴谋诡计的压抑感。

    此行的外交成果也算是不错,中国同意用良心价卖给土耳其800门翻新大炮,以及1000挺加特林机枪。而且中国还和阿赫迈特?米德哈特帕夏签署了一个意向书,愿意帮助土耳其修建铁路。欧洲国家修建铁路的时候会提出一个要求,铁路两边若干公里内发现的矿藏,都归铁路建设公司所有。还有其他的一系列附带条件。请欧洲公司修铁路那就是引狼入室。

    中国不提任何附加条件的要求,中国甚至认为不需要土耳其付出任何真金白银。前商务部部长,现任外交部长李新率直的告诉特使阿赫迈特?米德哈特帕夏,“购买军火,修建铁路,奥斯曼帝国只用拿铬矿矿石来支付就行。我们并不谋求在贵国获取矿山开采权,我们只要矿石。”

    见识过太多的阿谀我诈,见识过太多恃强凌弱,阿赫迈特?米德哈特帕夏此时很想去相信对面的中国青年说的是实话,可他完全不敢去相信这位年轻的中国大使所说的是实话。天上掉馅饼也就这个程度了吧。

    意向书怎么签都不用害怕,阿赫迈特?米德哈特帕夏和中国就军备、工厂、铁路、粮食等产品上有了诸多协议。归根结底一句话,只要奥斯曼帝国有足够的铬铁矿卖给中国,中国可以卖差不多所有奥斯曼帝国需要的产品。

    不用付钱!所有的意向书中都提及了这点。阿赫迈特?米德哈特帕夏对此已经极为满意,这世界上的强国所做的都是“要钱!要钱!要钱!”这些意向书甚至不用真正执行,光拿出去就能与欧洲各国讨价还价,让他们与奥斯曼帝国做生意的时候老实不少。阿赫迈特?米德哈特帕夏是这么认为的。

    当然,中国与俄国之间的冲突问题却不是奥斯曼帝国能够左右的,中国外交部长李新在这个问题上坦率的告诉阿赫迈特?米德哈特帕夏,“中国的任何行动都是以中国的国家利益为核心,与俄国之间的战争或者和平的出发点也都是基于这点。”

    阿赫迈特?米德哈特帕夏完全能理解这种说法,他很羡慕这位年轻的外长能够用如此明晰的话来谈这个问题。在充满“东方风情”的奥斯曼帝国,任何利益都是以执政者与权力者的个人利益为核心。大家也未必是真的完全不考虑奥斯曼帝国的整体利益,但是奥斯曼帝国的整体利益大概在那些家伙眼中排第三位。排名第一位的自然是权力者自己的利益,第二位的则是权力者归属的派系利益。只有满足了这两条之后,才能轮到单纯的奥斯曼帝国的整体利益。当奥斯曼帝国的利益与前两者起冲突的时候,大部分时候退让的一方就是奥斯曼帝国的整体利益。

    正当阿赫迈特?米德哈特帕夏准备离开中国,带着大量意向书返回奥斯曼的时候,中国与俄国签署土地购买以及和平条约的消息在报纸上公布了。阿赫迈特?米德哈特帕夏看完之后的第一感觉是,“俄国人又有钱打仗了!”

    100吨黄金足以发动一场规模庞大的战争,当俄国人准备发动战争的时候,第一首选大概就是奥斯曼帝国。正准备心急火燎的去找中国外长确定此事,阿赫迈特?米德哈特帕夏却又停住了脚步。去谈了又能如此,阿赫迈特?米德哈特帕夏已经能够想象到那位年轻的中国外长用从容不迫的语气说道:“中国的任何行动都是以中国的国家利益为核心,与俄国之间的战争或者和平的出发点也都是基于这点。”

    看得出这位年轻的中国外长有很大的外交权力,但是这位年轻的中国外长却不可能因为他是外长而拥有了超出职务之外的权力。有了如此明确的标准之后,再去找这位中国外长还有何意义?指望他能够一个人改变中国对国家利益的定义不成?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