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08章 经济危机(十四)

正文 第308章 经济危机(十四)

    两千法国军队面对一万五千光复军,军史记载了一句话,“五战五胜,全歼法军。”

    这次的战役真的是乏善可陈,绝对兵力优势,绝对装备优势,有越南当地人支持的绝对情报优势,加上战前反复强调的不可轻敌,要服从命令听指挥。打歼灭战,发挥不怕苦不怕累的连续作战能力。法国人的覆灭一点都不冤枉。

    光复军三万部队消灭了法国军队之后直扑顺华,阮朝此时已经被法国人打得毫无士气,面对消灭了法国人之后士气高昂的中国军队,阮朝朝廷弥漫着一股恐惧的情绪。阮朝的嗣德帝阮福时是整个阮朝朝廷中最惊恐的一个人。在不久前的战争中,法军前进到什么地方,那里的阮朝官吏就望风归降。中国军队摧枯拉朽的消灭法军,追击法军的时候,这帮向法国人投降的阮朝官员再次投降了中国。

    法国人提出了诸多的条件,这次中国又会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呢?或者中国军队干脆就会毫不留情的灭掉阮朝?阮福时甚至考虑过逃出顺华,避开中国人的兵锋。但是此时顺华完全被中国军队包围,他想逃也逃不出去。

    就在这巨大的不安中,中国外交部长李新驾临顺华。李新来过一次顺华,那是光复党第一次与阮朝打交道。那时候的越南人虽然恭敬,骨子里却有一种让李新觉得很阴险狡诈的感觉。此次到顺华,这种感觉完全没有了,每一个见到李新的越南人都毕恭毕敬。

    李新不知道这种敬畏是因为中国的强大,或者仅仅是因为顺化城外的这三万光复军。当然,这都不重要,如果阮朝的嗣德帝阮福时真的给脸不要脸,他这皇帝也就当到头了。

    中国方面的条约核心有三类十八条。

    有关越南与中国的国家关系,中国承认越南现在的领土,尊重越南国家的领土不受侵犯。而越南要在法律上正式确定越南成为中国的藩属国。将由中国与越南共同制定一部越南宪法。以法律的形势确定越南的地位。阮朝不得再称帝,而是乖乖去帝号,称王。

    在越南的对外关系上,中国指导和帮助越南推行外交。

    在经贸关系上,越南的海关由中国指导建设。越南接受中国的货币,允许中国在越南开设银行,修建铁路公路,开办企业以及商业。当然,关于税收问题,双方共同商讨之后负责。

    在军事领域上,中国不在越南驻军,但是在越南遭到外来侵略的时候,中国有义务派遣军队保卫越南的安全。

    嗣德帝阮福时看完了李新带来的要求之后脸色惨白,从条约上看,越南现有国土保住了,越南阮朝朝廷也保住了。可越南现在是放出虎口又入狼窝,以阮朝的水平,他们看不出这条约里面有什么真正的危险。如果条约顺利执行,中国军队首先就要退出越南国土。

    越南一直认为中国是上国,是强国。如狼似虎的中国军队退出越南,阮朝当然就谢天谢地了。更不用说中国打跑了野心勃勃的法国人,挽救了越南的阮朝朝廷。

    可这条约一旦签订,中国就深深插手到越南国内。越南千余年来被中国统治,然后找机会摆脱。再被中国统治,再找机会摆脱。现在明显又进入了一轮这种循环,此种局面比割地赔款更加可怕。但是不签署又能如何?看着阮朝朝廷这些神色紧张,一言不发的臣下,嗣德帝阮福时实在是看不出还有别的办法可行。

    在城外的中国驻地,外交部长李新正在和随行的商务部南海司司长楚关天谈论着此次的事情。如果条约签署,楚关天就得常驻越南。虽然这是一个建功立业的工作,辛苦却是一定的。特别是从南京这座现在亚洲排名前三的城市出来,在顶多接近中国普通府城水准的顺华常驻,真有种下乡支农的感觉。

    两人对协议签署并不担心,越南已经被法国人吓破了胆。他们真敢不签,中国就真敢灭了阮朝。所以两人谈论的是中国最后一次建立交趾郡的往事。

    1407年,胡季犛父子被俘,同众多胡朝的文臣武将一起被押送明朝的首都金陵。胡姓王朝覆灭,陈姓王朝又没有近亲。而安南王国故地从公元前二世纪时起,就是中国疆土。于是,中国宣布撤销安南王国,改称交趾省,管辖十五个府,四十一个州,二百一十个县。这个从十世纪脱离中国而独立的国土,经四百余年的隔绝,再回归祖国。

    可是,不幸的是,明政府带给新交趾省的,却是腐败的统治。第一是地方官员,大多数来自邻近广西、广东、云南三省区,只不过略识文字,他们冒险深入蛮荒,目的只有一个:发财。第二是宦官,监军太监马骐,是事实上安南军区的太上司令官和交趾省的太上省长,他对人民施展不堪负荷的勒索,仅孔雀尾一项,每年即要一万只。如果数目不足,他就把交趾人逮捕,并残酷地拷打。交趾人无处申诉,最终形成了官bi民反的形势,叛变纷起,遍地战斗。

    新中国的文治水平越来越高,那些历史资料整理逐渐上了轨道。牵扯到外交事务,只要有需要,立刻就能拿出大摞的历史记载出来。阅读这些资料则是工作流程之一,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对于未来,商务部的人倒不是那么好战。经济这种事情不是单纯靠战争就能解决。经济部之所以对韦泽忠心耿耿,不是因为韦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功绩,而是韦泽的确指出了经济问题的方向。

    从经济利益的角度来说,扩张领土最好是地广人稀的地盘,例如关外直到黑龙江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里可以大量移民,可以建起完备的基层体系与税收体系。分分钟钟都是钱。

    越南这种人口众多的国家,吞并之后需要投入的资源太多。而不投入的话,又难以有产出。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先让越南的现政府成为中国的利益代言人,中国逐步控制越南的政治与经济。即便是真的考虑吞并越南,也要等到那时候才行。

    李新认为贸易的通畅本身就能带来巨大的利益。新中国一五计划期间杀了数以万计的各种“地方豪杰”。这帮豪杰中大部分人不是明抢的土匪,而是在地方上有影响力的乡贤。他们的态度是“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处过,留下买路财”,凡是经过这些地方的各种商务活动,这帮乡贤基本都会拿出各种要求分杯羹的理由。

    韦泽在党内针对地方问题反复强调两件事,第一件事,绝不允许旧势力的文人重新回到中国执政行列里面来,政府工作不能依靠地方势力。第二件事,封建制度必须摧毁,从宗族文化到画地为牢,决不手软。

    这些乡间的乡贤被处理掉,城市内的这种黑社会在疾风骤雨般的严打整肃一空,整个社会不仅没有因此而动荡,反倒是秩序井然起来。市面充满活力,又没人敢捣乱。民风不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但是工厂上班的人员下班之后走夜路是不用担心遭到打劫。

    李新出身徽商家族,对于徽商被各地官府以及民间封建割据力量的刁难听过太多。在商务部工作之后,李新明白了韦泽并不是用一套新的封建制度替代旧有的封建制度,而是用工业化的新制度完全替代旧有的封建制度。随着这种理解,李新成了韦泽政策最坚定的支持者。而这种忠诚与努力工作也得到了回报,李新一步步迈上了商务部部长的位置。

    封建制度最可恶的地方就在于,画地为牢的东西被各种理论、制度给合法化。就如同商业行为一样,本来一个买卖供需的关系,政府要负责的是买卖本身的合法性,在买卖的执行中不能出现强买强卖的问题。买卖要纳税。可封建制度不管这个,封建制度就是老子的地盘老子说了算。什么条约,合同,我认了你就存在,我不认你就不存在。

    李新的徽商家族对这种制度恨之入骨,李新从小就知道做买卖会被各种刁难,加入了光复军之后经过学习和实践,他才明白这种刁难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原理是怎么一回事。虽然李新现在是外交部长,面对自己的前部下楚关天,李新还是要努力把事情讲述清楚的。

    这些日子以来,楚关天也弄明白这些。他问李新,“李部长,你觉得阮朝会极力抵抗我们的新制度么?”

    “你千万要弄清楚这种制度性的问题。我是坚信,阮朝的朝廷就和咱们中国那帮对封建制度无比坚持的乡贤一样,咬着屎厥打提溜。他就算是服从,也只是害怕我们的军队,而不是真的愿意采取和我们一样的新制度。”李新认真的对这位财政部很看好的年轻人讲述道。

    “那我具体怎么做?”楚关天问道。

    “具体工作中央会给你指示,不过具体执行,我的建议是,做事要不厌其烦,每个环节都要能把握。不要怕失败,但是绝对不能得过且过。”李新只能这么讲述,因为他其实也不知道阮朝到底会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