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98章 经济危机(四)

正文 第298章 经济危机(四)

    1872年5月26日的清晨比南方来的更早,齐齐哈尔比中国绝大部分地区都更接近北极圈,在这样的一个纬度,是不可能出现太阳当头照的情况。日头就在更靠近地平线的位置缓缓移动,东升西降。现在已经是夏初,每天的夜晚也只剩短短几个小时。

    晨光下,铁丝网交织成的防御阵地上,粗大的炮口缓缓的升起,调整着最佳角度。空中的拖着长长绳索的观测气球也抵达预定高度,观察员拿着望远镜看向被重重围困的齐齐哈尔城。

    四门200毫米口径的榴弹炮已经送到前线,今天就是这种重炮展现威力的时候。为了运送这四门200炮,部队使用了专用大车。步兵此时还不到上阵的时候,必须先逐个摧毁俄军的堡垒之后,才轮到攻城战。预计这个过程得好几天,大量的步兵在没有战斗任务的时候都想靠近看看热闹。但是指挥员们把步兵都给撵到了老远的地方,齐齐哈尔地势平坦,大炮又在伪装阵地上,大家连远观的机会都没有,这让同志们都感觉很不高兴。

    即便要让攻城炮唱主角,各部队该有的配置也没有拉下。部队并不确定俄国人的火炮水平,大家只担心一件事,就是毛子的火炮够密集,够凶狠。光复军的攻城战演习中,将近一半的“伤亡”都是火炮造成的。光复军的实际战斗中,火炮实实在在的展现出了战争之王的风采。各个部队早就做好了准备,此次的战争不比以往,因为运输的关系,炮弹供应并不是很充足。而且俄国人也不是满清那种弱兵,加上俄国人被围死在这里,困兽犹斗,战斗绝不可能很轻松。

    上午七点,中国的重炮开始了射击。听到重炮的的轰鸣,步兵们第一感觉是炮声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响。与清脆的小口径火炮一比,重炮的声音更沉闷些,有些像天边传来的隐隐雷鸣声。而炮弹落地之后,大家都明显感觉到从脚下传来很明显的震感。接着才听到猛烈的爆炸声。那种感觉很难用听力来形容,身体感受到的那种冲击远比耳朵听到的爆炸声更强烈。比较敏感的战士觉得仿佛是电流顺着皮肤在快速传递,胸口隐隐有些发闷。

    打到了第三炮,炮弹终于击中了俄国人的堡垒。大家就看到俄国人木石结构的堡垒中下部爆出一团石头的碎渣组成的花朵。刚有欢呼声响起,堡垒内部就剧烈的爆炸开来,高高的堡垒从内部炸裂开来。从每个射孔和小窗户内部都喷吐出浓烟和火焰。堡垒就如同纸糊的一样从内部炸开,上半截的堡垒失去支撑,先是摇晃了一阵之后居然逐渐稳定下来。就在大家以为堡垒顶住的时候,上半截就整个塌下来。

    远远看着炮击成果的部队愣愣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等俄国人的堡垒终于倒塌在地,腾起大股的烟尘之后好久。震天价的欢呼声才在中国的阵地上响起。炮兵们自然是无比腥风,而陆军则是格外的兴奋。只要不用亲自用血肉之躯对付敌人坚固的要塞,中国陆军又怕过谁?

    一个白天过去,200炮已经摧毁了九座俄国人的堡垒,俄国人辛辛苦苦忙了两年的工程就损失了一大半。除了江对面的两座堡垒之外,只剩接近齐齐哈尔的城市边的三座堡垒还健在。任谁都能看出来,这三座堡垒是不可能见到后天的太阳了。

    漫长的白昼对于进攻方的防御非常有利,中国的防御阵地根本不用屏息凝神七八个小时,四五个小时就足够了。

    漫长的白昼对于防守方的防御非常不利,俄国只有四五个小时的喘息时间,很快就要迎接新的残酷白天。齐齐哈尔守军司令觉得自己犯了极大的错误,就是不该把这些多人放到齐齐哈尔这座美丽的城市。

    俄国在远东的物资基本靠海运,去年中国海军在冰冻期外的时间里面跟疯狗一样沿着海岸实施了扫荡。俄国损失了几百条船,太平洋沿岸的据点也被扫荡一空。这直接导致了物资匮乏的局面。

    当然,俄国人也不是没有回欧洲的道路,他们的据点是沿着道路分布的。但是齐齐哈尔这座温暖的城市比大兴安岭以北的土地好太多,沿海的据点开始撤退,他们没有向西撤退,而是聚集在齐齐哈尔附近。

    俄国人的农奴制在东方也很快就被使用上,俄国人自己打猎,奴役黑龙江将军的部下种地交粮。在齐齐哈尔也很容易就安定下来。俄国人的想法里面,中国会采取试探性进攻,失败之后再采取大规模进攻的方式。这正好能给俄国人一个机会,如果发现未来真的没办法赢过中国人,他们还能选择撤退。不过中国人竟然派遣了十几万军队围攻齐齐哈尔,俄国人的如意算盘彻底泡汤。眼见堡垒连发挥威力的机会都没有遍化为废墟,俄军司令也快疯了。

    经过商量,俄军做出一个决定。既然堡垒不可靠,俄军就只能靠自己的陆战来解决问题。第二天俄军主动出击,与中国军队进行正面决战。只要正面击溃中国军队,一切都不是问题。

    5月27日,中国军队欣喜的发现,俄国军队居然出击了。炮兵先稳住阵脚,步兵排成方阵,骑兵在后面压阵。非常标准的欧洲军阵。从拿破仑时代,这种军阵就已经开始定型。时代毕竟有了进步,估摸着眼前的俄国军队大概能有1815年那支进入巴黎的俄军水平吧。

    不管俄国人有没有变化,中国人已经出现了巨大变化。俄国人旗幡招展的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他们并没有能够见到对面的中国军队。映入这些俄国人眼帘只是那一道道的铁丝网。铁丝网后面有人用土垒起了一道绵延的小土坡。除此之外,就是更远处那影绰绰的中国军营。军营中根本没有任何中国人跑动的迹象,仿佛整个城外什么人都没有。

    中国人一定在对面的某个角落,他们现在懦夫般躲了起来,可俄国军队只要一进攻,这些中国人就不得不出现了。

    军旗旁边是东正教的旗帜,牧师们开始做着祈祷仪式。那些士兵们跪下一条腿,或者举起两根手指,或者举起三根手指。这种原本很容易就引发内讧的举动此时已经没人会在意了。经过了一番冗长的祈祷仪式,俄军终于站起身,在胸口划了十字。有些虔诚的士兵还去亲吻了牧师的法袍袍角。自觉的受到了上帝的加持,俄军终于放心的开始进攻了。

    在战壕里面,中国军人们等了好久,已经开始忍不住窃窃私语了。

    “那些人拿着斧头是准备砍铁丝网么?”

    “那带钩子的长杆是干什么的?”

    “把铁丝网直了砍不是方便么。”

    “咱们教的不是用老虎钳剪断么?”

    “俄国人军事落后,他们根本不懂这个。”

    “落后成这样,他们是原始人吧?”

    “什么原始人啊!咱们部队也是几年前换装之后才不进行排队枪毙的训练了。你要这么说,咱们也当过原始人呢!”

    “老师们不是讲过,大家都当过原始人么。”

    “呸!你继续当原始人。我tm才不当原始人呢!”

    ……

    “战斗马上开始了!都不许说话!”

    随着各级指挥员们的命令,部队再次安静下来。此时俄国军队已经用比较规整的方阵开始接近中国的阵地。

    俄国士兵们也看到了一些细微的动静,毕竟中国部队也不是不怕死。按照规定,部队在指挥员发出命令前,大家都要躲在战壕里面不许露头。但是没有残酷的战争洗礼,大家不知道这道命令的意义。大家心里面跟猫抓一样难受,有些战士还是忍不住趴在战壕边上偷看。那些草绿色军帽在黑土地的战壕边缘显得非常显眼。

    发现了敌人,俄军部队稍微调整了方向,向着有动静的战壕前进了。

    隐蔽的观察哨很快就把情况报告了阵地上的连长,连长恼怒的低声命道:“一个一个传,谁都不能再露头。班长,副班长,战斗小组的负责人,都给我看好同志们。”

    说完之后,连长猫着腰以熟练的军事动作跑到了观察口,俄军脚步根本没有停歇,还是继续前进。“先人板板!”四川人出身的连长心里面骂道。心里面再恼火,挨过好几次训的连长也不敢真的骂出声来。他想着等这次的仗打完之后,他一定要把这些家伙狠狠的批一通。训练科目里面多次训练过,可真的到了战场上,大家还是忍不住啊!

    正在想,对面的俄军炮兵阵地上就传来了炮声。听声音有点像是12磅炮滑膛炮,光复军已经很多年没有用过这种武器了,连铸铁的三寸线膛炮都已经退役。部队现在装备的都是野炮和山炮,口径统一为75毫米。当然,部队也不是没有见过这种武器,在训练的时候有过这种武器的实物和示范性射击。但是这个目的只是让大家知道遇到装备这种敌人的时候该如何应对。

    四川籍的连长当时还觉得这武器能用,但是真的落后。可现在听到敌人的炮声,他竟然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不管是多么落后的火炮,被这种火炮发射的炮弹击中,人类的血肉之躯无论如何都抵挡不住。

    俄军看来已经确定了进攻突破的方向,虽然与中国炮兵的炮击密度相差很多,俄军依然用手头的12磅炮对着发现了中国军队的方向开始射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