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84章 北边的麻烦(七)

正文 第284章 北边的麻烦(七)

    沉默,沉默。听石达开讲述完了天京之变以及石达开离开太平天国的经历,至少是石达开本人亲身经历的事情之后,参与这场可怕会谈的人们都沉默着。

    天京之变无疑是太平天国历史上最黑暗最惨烈的时候。战斗失败,甚至重要人物牺牲都没能击溃太平天国众将的士气,对大家来说,那些日子很惨烈,却没有绝望。

    从永安建制到突出永安,一直到定都南京。沿途之上南王冯云山死了,西王萧朝贵死了。打桂林失败,打长沙失败,攻克武汉之后又不得不放弃。太平军没有根据地,没有稳固后方,周围则是强敌环伺,但是将领们没有失去信心。大家一次次的从失败中站起身来,没有被逆境压垮,而是不断战斗,战斗。到天京之变前,太平军控制了大片土地,在北方建起淮河防线,东边和西边都准备全力进攻。就在这光辉顶点,天京之变爆发了,笼罩在太平天国头上的太阳消失的无影无踪。自此之后,太平天国就开始江河日下。

    但是这真的能完全怪罪某个人,把一切责任都推给某个人么?即便是反对石达开,反对洪秀全的将领也很清楚,杨秀清当时到底跋扈到了何种地步。在杨秀清如日中天的时候,大家即便突然听说杨秀清杀了北王韦昌辉,杀了翼王石达开,震惊固然会震惊,大家却不会觉得意外。那时候的杨秀清杀了谁,重责了谁,大家都不会意外。

    大家固然可以责备天王洪秀全,责备翼王石达开,甚至斥责北王韦昌辉与佐天候陈承镕。可是让大家活在那种恐怖之下的杨秀清就没有责任么?大家都是武将,面对这样的威胁,没人会束手待毙。反击才能完全能理解的,不反击倒是很意外的事情。

    即便对石达开当时的选择不能原谅,但是包括李秀成和陈玉成在内,都接受了石达开的解释,他们当时也的确没有别的办法。

    讲述了很多事情之后,石达开也有些疲惫。他歇了片刻之后说道:“诸家兄弟,我原本也不敢说这些旧事。因为我一直觉得我当时做的没错,可我也知道诸家兄弟不会原谅我。我当时没想清楚兄弟们为何不能原谅我,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不管我石达开走到哪里,我都是太平天国的人。可我当时却觉得,只要我石达开与太平天国恩断义绝,我石达开就能打出一片自己的天地。离开天京很久之后,我才知道我错了!”

    以石达开的孤傲,他以前只有面对杨秀清那无比沉重的压力之时,才不得不经常说“小弟肚肠浅,办事总是容易犯错,还请东王多指教”。除此之外,他何时对别人真正承认过自己错了。但是令诸王与重臣真正动容的并非是石达开认错了,而是石达开说到了大家心里面。

    杀杨秀清的事情,大家并没有认为石达开在里面有什么特别的责任。即便是石达开自己不说,大家也早就猜到了石达开知道此事,而且石达开支持此事。

    天京之变后石达开逼死了北王韦昌辉、燕王秦日纲、佐天候陈承镕,再次回到天京城。众将们还是愿意竭尽全力支持石达开做实际上的“正军师”。洪秀全始终不肯封石达开做正军师,众将也未必就真心反对。大家都见识过东王杨秀清当了正军师之后那种跋扈,可杨秀清以前可不是这样的。石达开每当正军师之前的确不错,可谁又能保证石达开当了正军师之后不会变成第二个杨秀清。

    石达开与洪秀全之间的争权夺利,大家算是五五开。同情石达开多些,但是也没有铁了心一定要石达开得到正军师地位的想法。

    真正让大家对石达开心怀不满的是,即便得到了正军师大部分权限,石达开依旧不接受。他拉了二十万精锐脱离了江西战线,从此与太平天国分道扬镳。如果石达开不走,众将始终是偏向石达开的,石达开一走,就再也不是太平天国的人了。石达开还打着太平天国的旗号,只能让留在太平天国的众将心里面对石达开更加不满。

    “你终于知道你错了?”英王陈玉成瞪着石达开说道。

    石达开也明白有人一定会说这话,陈玉成先开口倒也挺合适。当年石达开带着部队脱离江西战线的时候,李秀成与陈玉成坚决不肯跟他走。所以石达开还玩弄了一个小手段,写信给洪秀全,说李秀成与陈玉成可堪大用,让他们带兵为洪秀全效力。其实李秀成陈玉成以及那些兵马都是不肯跟石达开走的人。

    抬眼看向陈玉成,石达开有些意外的看到陈玉成眼圈竟然有些泛红。陈玉成是宁肯流血都不会流泪的人,此时竟然如此,可见他情绪激动的程度。石达开坦然说道:“陈兄弟,我的确是错了。”

    “你既然知道你错了,又有何脸面再说齐王的坏话,有何脸面说要杀兄弟们。天京之变还杀得不够么!”陈玉成大声对石达开说道。听到这话,诸王诸将里面不少人都微微点头。大家也不是小孩子,天京之变过去那么久,大家也不可能天天记着。石达开今天肯承认他脱逃是错的,这话说到了大家心里面。不少人也觉得打开了一个心结。可石达开对韦泽的评价,以及今天要用严厉军法对付有思乡之情的兄弟,大家觉得不能接受。

    “这两件事我一件一件的说,咱们先说齐王的事情。就以我所经历的事情,齐王绝不是大家所想的那么简单的一个人。”石达开坦率的说道。

    洪秀全与诸王之所以要发动天京之变,很大原因就是陈承镕确定了韦泽急切想让杨秀清当万岁,只有要让杨秀清对洪秀全取而代之的态度。韦泽说过,天王不过是天王,东王可是天父。天父坐大位有什么不对?这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

    内有东王杨秀清掌握了天京城的防务,外有韦泽手中的那支太平天国最强悍的野战军,韦泽又野心勃勃的想撺掇杨秀清成为太平天国的第一人。东王杨秀清成为万岁之后,洪秀全注定是死无葬身之地。洪秀全为了自己,只能铲除东王杨秀清。

    石达开很清楚,在一直忠于太平天国的众将眼中,韦泽支持东王篡位,那也是韦泽的本份。而且天京之变后东王杨秀清被杀,韦泽没有继续实现自己在太平天国的野心,他带着自己的部众离开双方也算是两清了。

    所以石达开就拿了自己的经历做例子。石达开脱离过太平天国,正因为他这么干过,所以他太清楚想把一支部队成建制的拉走到底有多难。石达开当时声望那么高,洪秀全又那么不得人心,可石达开也是想尽了办法才拉走了一部分部队。不少石达开认为一定会跟他走的人却恰恰没跟着他走。

    天京之变的时候,杨秀清在守卫森严的东王府尚且被北王韦昌荣所杀。可韦泽带了几十个亲兵进了天京城,住进了齐王府。韦昌荣派兵重点去齐王府围杀韦泽,居然被韦泽逃出了性命。光这样就罢了,韦泽只在天京城住了一晚,逃过了追杀,第二天上午就能带了十几个人,把上万人马从当时没什么损失的东王府体系里面给拉走了。

    “大家都是战场上拼杀出来的人,若是说齐王根本没有任何准备,我绝对不信。以东王的精明强干,齐王说拉走东王一万人就立刻拉走一万人。若不是我们都是见到此事的,你说我们中间谁能信?”石达开大声问道。

    没人立刻说话,大家对天京之乱的记忆就是那场血腥的屠杀。对于被韦泽弄走的那些人,大家偶尔想起的时候还替他们感到庆幸,若是他们没跟着韦泽走,只怕在接下来的屠杀中会在劫难逃。现在经石达开一说,大家才发现事情有时候未必就那么简单。

    那一万人固然是东王从韦泽手中夺走的,可这支部队被夺走了大半年,首领张应宸都被东王用计换掉。各路军官都换成了东王的亲信。在这样的情况下,韦泽振臂一呼,一万人跟着韦泽就走了。部队抛下东王的军官跟着韦泽就走了。这固然有当时的特殊局面,可若是这支部队没有始终把韦泽当成他们真正的首领,也绝不可能出现这般局面。

    稍微扩展点看,韦泽固然是东王杨秀清手下第一大将,可韦泽的部队其实完全独立在东王杨秀清的控制之外。连被夺走大半年的部队尚且完全忠于韦泽,那其他部队就更不用提。若是说韦泽真的如同表面上所看的那么忠于杨秀清,那即便韦泽不肯为东王报仇,他的部下只怕也会努力撺掇韦泽让韦泽为东王报仇。不太可能出现韦泽一声令下部队去广东,整支部队就立刻前去广东的事情。

    石达开承认当时他离开的时候没把自己当作太平天国的人,那行动更加果断的韦泽当时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陈玉成原本是准备狠狠呛一下石达开的,现在他也沉默下来。有些事情不想就罢了,越想越让人害怕。

    看大家都是若有所思的表情,石达开继续说道:“我不是说大家不能想家,可现在老兄弟们的家都在韦泽手里。他们若是回家,那我请问诸家兄弟,这些兄弟们是把韦泽那边当作家,还是把咱们太平天国当作家?他们还认不认自己是太平天国的人!”

    这番话说完,更是没人说话。就在石达开觉得他已经说服了众人的时候,林凤祥开口说道:“这不是兄弟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平天国的人,而是我们太平天国有没有觉得兄弟们是咱们的人。把兄弟们留下来,那就是要兄弟们和我们一起同生共死。在这个时候若是连让兄弟们选条路的机会都不给,我觉得不仁义。”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