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81章 北边的麻烦(四)

正文 第281章 北边的麻烦(四)

    “彰王,此次去南京可有什么见闻?”翼王石达开询问着林凤祥。

    自打天王洪秀全归天之后,太平天国最怕的就是光复军突然杀过来。自打天京城从南京挪到了长安,太平天国就知道被韦泽吞掉只是早晚的事情。洪天王是个非常讲面子的人,他在世的时候无论如何还要装门面,总是要说些他是天下唯一主人的屁话。等洪天王归天之后,太平天国就老老实实的在春节时候派人去南京给韦泽送些贺礼。

    这种近乎朝贡的行动并没有在太平天国里面引发什么反对声浪,韦泽的光复军若是打过来,太平天国自然不肯束手待毙。但是万一韦泽真的肯承认太平天国在西北的藩属地位,大部分太平军的高层只怕就会欢欣鼓舞的接受。

    去年的时候,太平天国派了没什么身份的使者,结果光复军那边只是派遣了一个不入流的科长接待的。太平天国的上层固然恼火,可他们却不敢真的就此与光复军不相往来。今年的时候,林凤祥干脆就亲自上阵。

    光复军也好,太平军也罢,从来不和满清官方进行任何外交交流。相应的,光复军在逼迫太平天国迁都前与太平军始终有一定往来。所以满清被光复军斩尽杀绝,太平军现在还能在西北继续存在。在林凤祥看来,过去两年中毫无交流的和平绝非是什么好事,这里面孕育着的是巨大的危险。

    “一言难尽。”林凤祥叹口气,神色中都是忧虑。

    石达开并没有从林凤祥的神色中看出什么迫在眉睫的危险,他试探着问道:“难道齐王提出了什么要求?”

    洪天王在世的时候,大家不敢再公开用齐王来称呼韦泽,天王归天之后,这种称呼再次普及起来。直呼韦泽之名,他们既没这个胆量,也觉得不合适。太平天国的众将也当然不敢称韦泽为皇帝,所以齐王这个称呼再次变成了固定称谓。石达开挺喜欢这么称呼,如此称呼的话还能表现出翼王的地位,至少是在太平天国的地位还是高出韦泽那么一点点的。

    “我这次见到齐王,齐王还是那番话,希望我们能够去新疆。”林凤祥表情遗憾的答道。翼王石达开面对齐王韦泽或许还有一点心理上的优势,但是自从天京之变后,太平天国只有洪秀全与石达开比韦泽的地位高一点,其他所有人的地位都在韦泽之下。四个方向王之下就是有封地的王爵,林凤祥这样的元老即便得到了王爵的称号,从地位上讲,见到韦泽还得下跪。更不用说韦泽现在的实力比起当年强了何止百倍。

    让太平天国去新疆的建议不是韦泽现在才提出的,这两年里面太平天国与光复军接触之后得到的都时同样的说法。石达开问道:“那彰王这一路上所见如何?”

    “这一路上所见都是朝气蓬勃,火车轮船不用再说,高楼大厦到处都是。我所住之地,是个四层的楼房。有电灯,茅房里面有浴缸,一天到晚什么时候都有冷水热水。那茅坑竟然不是蹲的,而是白瓷制成,坐上面就行,用完之后一按,竟然自己就冲水了……”

    翼王石达开听着林凤祥讲述南京现在的奢华,脸上隐隐露出了一丝嘲讽。石达开性子挺清高,对于纵情享乐比较鄙视。韦泽这么穷奢极侈,怎么看都是亡国之相。若是韦泽自己把自己弄到完蛋,石达开只会拍手称快。

    林凤祥叙述完之后却长叹一口气,石达开知道林凤祥与韦泽私交不错,他以为林凤祥有些对韦泽的堕落感到遗憾。可林凤祥接着说道:“我所住的地方好歹是南京比较有名的酒店,既然是有名,自然要讲些排场。后来我到了一些百姓家去看,发现他们家中的用度竟然与我所住的地方相差不多。”说完这些之后,林凤祥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石达开知道林凤祥不是个说瞎话的人,而且随行人员众多,只要石达开一打听,真假立刻就明白了。林凤祥的叹气是因为他看到了韦泽治下与太平天国治下双方天差地别的不同。这种不同代表的是双方实力的差距。按照林凤祥所讲,这种差距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南京既然是京城,想来比其他地方要好上不少。”石达开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却不知彰王可否到了其他地方再看看。”

    听了石达开急切的问题,林凤祥放慢了声音说道:“我此次回了趟老家武缘。”

    石达开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从长安到南京,往来两个月是非常正常的时间。他万万没想到林凤祥竟然跑回了老家南宁武缘一趟。从长安到广西,加上中间到南京去见韦泽,这到底是什么样的速度啊。以石达开对移动速度的理解,两个月是没办法从长安到南宁的,更别说两个月时间里面居然打了一个来回。

    “若不是回武缘见了我家人,我根本就不认识那是武缘!”林凤祥的声音激烈起来,“翼王,你能相信武缘现在家家户户天天吃米,顿顿有肉么?”

    噗哧!石达开笑了,他当然知道武缘那个穷地方是什么德行,那一带流行的歌谣“六月新债催,十月新租急,两禾造谷穰穰,终岁无一粒”;“八百苗疆亭甲差,散为官司三十六,队队狐行而虎威,村村骑马又食肉。骑马食肉锄头钱,锄到七锄噫可怜。(土人锄地有谚云:一锄供官、二锄供吏、三锄甲差、四锄皂隶、五锄六锄头人把事,七锄锄到自家的)”。都不用说天天吃米,顿顿有肉。能让当地人不饿死,林凤祥等人就不可能起来造反。

    因为林凤祥说的太夸张,石达开一时忍不住才笑出声来。可笑完之后他立刻恢复了冷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凤祥就讲述起来在武缘的见闻。武缘其实不缺土地,但是那都是位置较高的旱地。没有水来灌溉,旱地是没办法当成农田来用的。武缘当地气候不错,光热充足,雨量充沛,有山有河,其实根本不缺水源。

    光复党对各个地区判断都有一套标准,武缘就被定位为烟草、甘蔗、木薯、花生、林业、饲养、渔业养殖地区。百姓把土地一分,接着就封山造林,修水库,建设灌溉渠。武缘是连片的土地,所以烟草、甘蔗、农田都是成规模的连片种植。些容易水土流失的地区则是全面种植树造林种植毛竹,稳固水土的同时也能增加不少收入。饲养业则是政府投入技术,农民们自己搞。当地粮食缴纳了公粮之后完全够自己吃,还有甘蔗、烟草、林木这样的经济作物。只要不是那种死了都不肯去卖力干活的人,当地生活怎么可能不好呢。

    大米管饱,木薯可以提供淀粉。甘蔗榨糖之后,甘蔗渣还能发酵酿酒。鸡鸭鱼肉用当地花生油煎炒之后配合供销社提供的酱油、豉油、香料,做出各种口味。吃饱喝足之后再来根当地烟厂生产的卷烟,武缘百姓的伙食相当不错。

    而且武缘不缺乏土地,还符合申请拖拉机的条件,机械耕种之后,当地百姓的人力更得到了解放。林凤祥对这些大铁牛赞不绝口。

    石达开一开始还带着好奇来听林凤祥讲述,听到后来他突然板起脸大声说道:“彰王!你别说了!即便是武缘变化这么大,却不等于其他地方也是如此。广西穷了这么久,怎么可能十几年里面全变得更武缘一样呢!”

    即便遭到了石达开的呵斥,林凤祥也没有生气。诉说对象若不是石达开,林凤祥其实不想介绍他这趟回家的经历。林凤祥在他老家亲眼看了,亲自调查了,然后他立刻选择了逃离武缘。林凤祥深知自己若是继续在家待下去,就会完全丧失重回太平天国的勇气。

    十九年前,林凤祥加入了太平军,迈上了造反的道路。当时他也曾想过,如果推翻了满清,夺取了天下,他一定要让家乡变得好起来。离开家乡十九年后重回故里,林凤祥发现他当年为武缘设想的美好未来最多有武缘现状的两成而已。

    故乡变好了,林凤祥当然发自内心的高兴。可这种高兴却也在拷问着林凤祥的内心。太平军与光复军关系复杂,本质上还是属于敌对的势力。见识了光复军的文治武功,太平天国凭什么和韦泽敌对呢?难道就是凭借现在手里面那点兵马么?不管别人会做出何等选择,林凤祥的内心是感觉很虚的。

    当韦泽让林凤祥的家乡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之后,林凤祥对抗韦泽的唯一理由完全是处于林凤祥个人的原因。太平天国的上层已经有了自己的既得利益,所以林凤祥不得不为这些利益而站到韦泽的对立面上,甚至要为了守住这些既得利益与韦泽生死相搏。

    我为了家乡变好而踏了造反的道路……

    为了我所归属的集团,我必须想方设法的杀死那个让我家乡变得更好的人……

    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个逻辑之后,林凤祥也清楚的发现自己失去了对抗韦泽的勇气。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