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77章 南边的麻烦(五)

正文 第277章 南边的麻烦(五)

    炼油工业可以是那种树立着众多高耸的分馏塔的化工厂,也可以是那种用几个汽油桶做加热器,土法炼油的小作坊。

    韦泽设计的炼油厂即便没有21世纪的先进,也绝对比土法小作坊的投资要大很多。分馏塔竖起来了,很多设备造出来了。这些年也也早就有进口美国的石油,一年有几千吨石油进行处理,炼油厂勉强在这里撑着。炼油厂得知有大量石油马上就要运到,真的可以说是望眼欲穿。当油轮出现在一众在南京码头靠岸的时候,前来迎接的工厂人员都欢呼起来。

    亲眼见到运来的石油之后,韦泽终于明白了很多事情。石油分轻质原油与重质原油两种,区别就是里面烯烃链的长短。欧美的汽油与柴油比中国国产的好很多,因为欧美控制着世界上最好的油田,控制着绝大多数轻质石油。

    现在从苏门答腊运来的石油就是轻质石油,颜色相当透明。大部分成份都是汽油与柴油,煤油比例已经很少,至于最后的沥青更是少。即便是那种非常粘稠的部分在常温下也是液态。这种重油用处不小,可以浸润帆布,让帆布防水性能提升,更可以用来处理枕木。为了延长寿命,枕木需要用防虫的药水浸泡。药水处理完之后再用这种粘稠的油料涂在枕木外面阴干,枕木的寿命能够大大增加。

    有了汽油与柴油之后,内燃机终于解决了燃料问题。到了1869年10月,南京的公交车统统卸下了车顶上庞大的煤气包,使用煤气的内燃机功率自然没有使用汽油和柴油的大,公交车的载客量大大提升。

    1869年12月,拖拉机开进了南京附近的军队农场。中央领导们看着有着四个大轮子的拖拉机拖着钢梨,半天内就干完了几十个人得好几天才能干完的工作。换上不同的农用设备,拖拉机可以耕地,插秧、收割,脱粒。把农用机械换成拖车,拖拉机就成了运输攻击,拖车可以运输大量的物资,无论是臭气熏天的肥料,或者是其他物品。人力根本无法与拖拉机相比,畜力也远远不能与拖拉机相比。

    大型拖拉机,中型拖拉机,或者是小型的手扶拖拉机纷纷亮相,让大家惊叹。或者出了机械故障,引发嘲笑、大笑、苦笑。整个来说,这种无须轨道,不用烧煤,体积不大,能够在各种道路上行走的机器得到了上层的认同。

    等韦泽讲完了内燃机与石油之间的关系,鹰派们脸上的表情都很严肃认真,他们知道打仗的时候到了。鸽派们的态度一分为二,一部分态度强烈的表示支持为了原油进行的战争,另一部分则是询问真的没有和平解决的途径了么?

    这不同的表情甚至让韦泽很遗憾自己不会画画,否则这实在是一副太过于经典的众生相。在利益面前,大家做出的都是同样的选择。要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我要告诉大家一个消息,我们与荷属东印度重新签署了协议,以前的协议内容是我们一次性付清100万英镑,就得到了荷属东印度探矿和开采权。新协议里面规定,五年后协议要重签。我们再从荷属东印度往回运石油,就得给荷兰人钱了。”韦泽说道。

    “还有五年是吧?”胡成和冷笑道。

    “我觉得五年足够做准备了。”庞聪聪认真的答道。

    “只有五年了么?”财政部长揉着太阳穴说道。

    “还要等五年么?”央行党委书记王明山说道。

    “五年应该可以。”海军司令林家俊表示着自己的看法。

    这几个家伙以及他们代表的部门都与韦泽谈过,所有人都觉得“爹有娘有不如咱自己有”。荷属东印度最近的表现已经触及了大家的底线,英国人的态度与立场也让中国上层感受到了深深的敌意。一场战争,至少准备好一场战争已经势在必行。

    必须说明的是,只要荷兰人没有投奔到中国门下,如同伺候爹一样伺候着中国,中国上层就不会认为荷属东印度是可靠的。荷属东印度有罪,拥有不完全归中国控制的丰沛油田就是荷属东印度的原罪。这种罪孽必须用血与火来清洗,荷属东印度当局有必要用他们的狗命来偿赎。

    与以往不同,韦泽兵没有去鼓动南下,他大声说道:“同志们,我们在短时间内暂时不要考虑军队的问题,现在得多造运油船,石油开采的再多,运不回国内还是白搭。扩大油轮的产量,扩大油桶的产量才是近期的关键。”

    与石油相关的产业都是国有企业,不用牵扯地方的问题。而且石油产业的发展,内燃机产业的发展能够强化国家对地方的影响。现在农村的运输基本还是靠牲口,地方政府每次大规模的使用劳动力,都要进行大规模的动员。动员人力倒是容易,只要给钱,老先生老太太都愿意在农闲时节到工地上干活。但是想动用百姓的牲口,群众可不是非常不乐意的。地方上的报告中与百姓发生的牲口冲突引发的问题要多少有多少。

    总理毕庆山立刻发言,“我认为在这些产业上需要极大投入,这个产业实在是太重要了。”

    政治局成员的态度完全一致,大家目光灼灼的看着韦泽,就看韦泽把这个炙手可热的产业交给那个部门来负责。韦泽说道:“既然是国有资产投资,就交给国资委来负责吧。”

    国资委部门的政治局委员们脸上登时露出了按耐不住的笑容,虽然面对着各种羡慕嫉妒的眼神,庞聪聪也毫不在意的露出了欢喜的笑容。这种委任绝非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而是庞聪聪自己努力争取到的。

    领着国资委的同志写了那份共识可不是庞聪聪在推诿责任,跟了韦泽这么多年,庞聪聪坚信韦泽不需要俯首帖耳的奴才,他需要的是有进取心的能干同志。对这种同志,韦泽从来不吝于给机会。那份共识就是要向韦泽表示国资委对经济发展的看法,要证明国资委的认识水平。当韦泽认同了国资委同志的理论水平之后,自然会给国资委机会。事实证明这种做法的确找到了正确方向,身为国资委主任委员,随着这个看样子需要好多年发展的内燃机产业,庞聪聪终于确立了她在国资委的地位。

    内燃机对政治局委员都是新东西,他们既不懂怎么制造,更不懂原理。韦泽发话之后,大家觉得自己没有这个金刚钻,自然不敢自取其辱的蹦出来拦下内燃机这个瓷器活。

    常委会议就不一样了,内燃机虽然是个重大突破,可常委们不用管具体内容,他们需要从政治的角度来讨论此事。毕庆山在常委会议上问道:“都督,为何一定要把内燃机这一块交给国资委?”

    “几年前大家应该都知道我曾经推动过对荷属东印度开战,甚至与英国人开战也在所不惜的事情吧?”韦泽说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

    常委们虽然有些更换,不过大家要么亲自参与过那件事,或者知道那件事。大家都纷纷点头。

    “现在的情况下,只怕不用我来推动,荷属东印度或者英国人敢试图卡住我们获取石油的通道,不少人就会主动要求对荷属东印度与英国人开战。我相信随着内燃机的发展和应用,未来会有更多人会持这种立场。”韦泽继续说道。

    到现在为止,中国国内并不产石油。一想到对中国非常重要的石油居然操控在别人手里,这些军人出身的干部们当然是大大不肯。自己现在尚且如此,以后的发展自然如同韦泽所讲的那样,更多从石油中得到好处的人绝不会允许任何国家威胁到中国的利益。

    不过这个问题与大家的问题有何关联?常委们很是不解。

    “我们的目标没有变,但是大家的态度却发生了变化。几年前谁能想到同志们愿意与英国人开战的理由竟然是石油呢?”韦泽继续解释道。

    几个参加过当时会议的常委都重重点头,几年时间弹指即过。目的都是要与英国作战,可当时的确没有任何人想到未来的发展会是现在的模样。

    毕庆山当年也是南下派的鼓动者,可他当时考虑到的其实是棕榈油与橡胶而已,石油什么的,他当时听都没听说过,更别说有计划的把其纳入到自己的计划体系里面。这种经历的确让毕庆山觉得恍然大悟,这种感悟对于他对世界与人生的认知大有帮助。可韦泽的解释与“为何一定要把内燃机这一块交给国资委?”毫无关系。

    毕庆山再次问道“都督,那为何一定要把内燃机这一块交给国资委?”

    “国资委管理国有资产,国资委管理国营企业。我现在可以给你很多理由,这些理由都是我说过很多次的。不过我之所以把这个交给国资委,是期待国资委能够通过工作逐渐完善制度。但是这件事呢,却不是那么容易讨论的。所以大家先让国资委干着,等他们干出些结果之后我们再讨论如何?”韦泽给出了自己的理由。

    这个理由某种意义上根本谈不上是理由,可联想起几年来大家对英国开战的思想变化,却有着一种强烈却很难解释的说服力。常委们中不是没有人想反驳,大家最后对此却没再说什么。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