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75章 南边的麻烦(三)

正文 第275章 南边的麻烦(三)

    齐齐哈尔距离沈阳的直线距离在1300里左右,并非是光复军不想早点去解决黑龙江将军,而是距离实在太远。这1300里的广大区域基本是荒无人烟,即便是有少量的人口,也可视为敌占区。

    光复军以往所有的战争模式在沈阳以北基本都抓瞎了。关内人口众多,沈阳以及沈阳以南好歹也有几十万人口。沈阳以北的大兴安岭以及外兴安岭地区由高山、密林、沼泽、草甸组成,百里无人烟是司空见惯的局面。这种地区是后勤线的噩梦,从广东由南向北席卷天下的光复军很重视后勤,传统的后勤模式在这种百里无人烟的地方根本施展不开。

    韦泽对俄国使者的强硬态度只是个态度而已,表明中国绝不会放弃一寸土地。表态容易,实际执行可一点都不容易。

    北方司令部的计划分东西两部分。东部是先在从沈阳到齐齐哈尔之间建成一系列的兵屯据点,同时开辟沿海到虾夷共和国的航线,同时控制库页岛,进一步掌握黑龙江入海口。等这些准备完成之后,先搞出黑龙江运输线,以海上航线与陆上进军双管齐下。

    至于西部,则是先收复蒙古地区。由蒙古地区北上。

    以当下的光复军传统,方案都是稳扎稳打步步推进。虽然中国采取如此稳健的步骤看着没效率,但是北方冰原生存难度很大,这种步步为营的办法可以形成人口优势。更重要的是,光复军的从不打无准备之仗。真的玩那种千里奔袭,光复军真的没这种人才。参谋部更不懂怎么制定这种军事计划。

    韦泽也知道这种局面,他的战争理念完全源自人民战争以及运动战的理念,其他部分就是很传统的中国思维。到一个地方就是占领,种地,发展,扩张。这种理念与几千年前的中国祖先区别相当相当的有限。

    正因为知道自己能吃几个馍,喝几碗汤,韦泽才决定南下。工业革命带来的生产力革命极大的扩展了中国的能力,21世纪的中国不可能存在无法开发远东的问题。为了能从根子上解决远东问题,韦泽最有效率的做法就是回到南京继续推动第二次工业革命。

    回到南京之后,韦泽立刻派遣军舰运送无线电到婆罗洲等地。既然同意在东北使用无线电,那就更没理由拒绝在南海使用无线电。接下来韦泽先和国资委开了一个闭门会议。

    国资委的同志们此时非常坦率的把国资委内部的思路向韦泽讲了,从重点开发几个经济圈,到在全国范围内提高生产力水平,最后到大家希望韦泽都督能够引领新一轮的工业技术突破。确定国资委不是一时热血上头,在走投无路之下靠抄理论的办法拿出了一个看似非常靠谱的方案,韦泽可是放了心。虽然国资委拿出的方案里面最终还是期待天上掉馅饼,但是韦泽绝不会排斥任何为中国效力的机会,他担心的是没有机会为中国效力。站到韦泽的位置上,他本人的意愿往往没有意义。如果国家体制里面根本没有与韦泽配合的部门,韦泽一个人算个球。

    韦泽最后就与国资委的同志们讲了他的计划,得到稳定获取石油的路线,然后全面开发汽油机与柴油机。中国石油匮乏,大庆油田根本不是中国现有工业能力能够开采的。这些话韦泽也根本不想说。他只是告诉无比兴奋的国资委同志,中国已经在荷属东印度开始勘探油田,如果勘探成功,就从荷属东印度大量运送石油回国。等到那时候,中国就能使用汽油与柴油驱动的内燃机。汽车,拖拉机大量进入中国各行各业,整个中国的工业发展立马就是全面突破。

    “都督,您曾经说过想为了荷属东印度与英国开战。您那时候为的就是这个目的么?”庞聪聪兴奋的脸都发红了。韦泽真的没有让她失望,本来那个生产力突破的结论是大家走投无路才得出的结论。如果现有道路能解决问题,也不会把大家逼得往“不可知的未来”寻求方向。国资委的人都承认韦泽非常牛,但是国资委的提议是要把一个时代砸在韦泽肩头,由韦泽承担起来。韦泽能否承担起来这不好说,至少国资委所有人加起来也承担不起来。现在知道韦泽竟然对此事早就有布局,庞聪聪激动得无以附加。

    “这件事牵扯到战争,所以我也不能泄漏机密啊。”韦泽却没有什么激动,他承担着无与伦比的责任,战争可以不打,但是却不能失败。韦泽的所有威信都是建立在他所引领的胜利与成功之上,只要真正的决定者是韦泽,哪怕是一个微小的失败都会让韦泽的信用度遭到重大打击。

    “都督,如果这次真的因为石油的事情和英国人开战,我们坚决支持都督。一次打不赢咱们就打两次,两次打不赢咱们就打三次。只要都督领着我们,我们就一定能把石油产地夺回来。”发改委副主任周郜明铿锵有力的表达着自己的立场。

    “我们坚决支持都督的对英战争!”发改委的其他成员也纷纷激动的表态。

    韦泽知道,美国其实最好战的集团未必是军队,而是背后的军工复合集团。战争对军人来说要亲自上前线厮杀,如果不是保家卫国的战争,其实很难凝聚起军人不畏死亡的战斗决心。就如二战期间的美国,最初的时候国内孤立主义情绪高涨,绝不允许美国再次去欧洲送死。即便是罗斯福想方设法的说服了财团,努力在舆论宣传上鼓吹战争。美国全国真正被动员起来,也是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后的事情。历史学家其实逐渐有了一个比较统一的观点,美国早就知道日本偷袭珍珠港的计划,所以他们就纵容了日本的偷袭。这样才好把美国拖进战争里面去。

    当然,这并不是代表韦泽认为美国打日本没有正义性。就算美国的确玩了一些小动作,可发动偷袭珍珠港的行动并非是美国指使日本干的。既然日本铁了心要打这一仗,那也不能怪美国利用日本。

    看到这群发改委的家伙们基于自己的立场变成了强硬派,韦泽心里面不得不再次确认“没有背叛利益的阶级”这句话了。帝国zhu义工业国家都有一个特征,那就是要试图掠夺尽可能多得廉价原材料。从现在的角度看,这与工业化程度高低关联有限。只要是工业国,就没有不渴望廉价原材料的呢。

    韦泽一回到南京,发改委很快就有了核心。既然韦泽承诺了未来的发展,大家觉得心里面有了底,具体工作自然就无需韦泽亲自指挥。

    上海固然是中国新兴的工业以及商贸城市,南京却也是中国很重要的工业中心。马鞍山的铁矿就在旁边,为了这个铁矿的供应目的地,南京和上海可是没少打官司。这两年为了发电研发出的煤气内燃机已经分为两支,一支向着巨大化发展,另一支则以煤气驱动的公交车使用的小型内燃机为代表。虽然现在的预算几乎用尽,但是投资扩大南京内燃机厂的这点资金却是绰绰有余。

    事情的发展却远超出了大家的想象。就在无线电送到吕宋的当天,吕宋就发来一条电报,“在荷属东印度已经发现了油田,现在储存石油的大池子已经积满了石油,荷属东印度的中国石油公司正在调动兰芳省的货轮去运输。兰芳省的钢铁公司正在以最快速度生产油桶,因为时间上实在是来不及,所以他们直接先调用了运送棕榈油和椰子油的油桶。”

    在21世纪,国际原油的计量单位不是吨或者英镑,而是桶。最初的原油都是装进油桶来运输,这个剂量单位就一直沿用下来。

    韦泽得到消息之后也没什么好说的,他只能立刻批下资金开始进行炼油厂的建设。炼油厂污染大,可现阶段韦泽也没办法顾及那么多,炼油厂就放到了南京对面的长江以北地区。

    这个手续刚办好,兰芳省的电台就安装完毕。兰芳省又把吕宋的情报发了一遍给中央。不过最新情报也是有的,中国石油公司好像与荷属东印度当局起了点小摩擦。荷兰原本对中国的威压就很不爽了,中国觉得自己得到了大批土地的开发权是给了钱的。但是荷兰人却觉得这是一个“不平等条约”,所以希望对中国多收税。特别是中国在荷属东印度开发了几个锡矿,原本签署的是按一定年限一次付清的合同。

    当时中国在购买了一个锡矿矿场,在荷兰殖民者看来,这是没前途的矿场。结果中国人到了荷属东印度之后,营地一设,发电机一架,电灯一点,然后没日没夜的狂挖。荷兰人本来觉得中国人疯了,可等到中国搞清楚了矿脉之后,一船船的往外运输锡矿。这就轮到荷兰人要疯了。

    殖民主义者搞殖民本来就是带着强烈的牟利目的,对殖民地的矿产也是这样看待。得品位高,好开采,利润大,他们才会觉得划算。可中国这种人多地少资源匮乏的国家可不会这么看待问题。在中国看来是不存在殖民地这种玩意的,只要一块土地归中国人,那就是中国的领土。至于殖民者看不上眼的锡矿,在中国看来那就是品位高,开采轻松的好矿石。运回中国去立刻就是极大的利润。

    中国有句俗话,瘦田没人耕,耕开了有人争。荷属东印度当局也是用这种心态看待中国对荷属东印度的开发。他们开始与中国公司争执,要求中国公司额外的交一笔税。

    兰芳省比较担心,运输石油的船只会不会因此遭到阻挠。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