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57章 资本与权力(十七)

正文 第257章 资本与权力(十七)

    “都督,这个杀法……”林阿生说了一半就顿住了。在他面前的文案光索引就是厚厚一叠。

    “处决的满清皇亲国戚比这个只多不少吧。”韦泽说的轻描淡写。不久前,林阿生主持的政法委签署了处决满清数千上层满人的命令,这还只是个开始而已。

    “那是敌人。”林阿生试图反驳一下。

    韦泽则是丝毫不为所动,“现在我们要建立的是秩序,如果放纵了那帮坏份子,对以后的影响会非常坏。那等于是开辟了一条允许不法之徒以破坏法律为生的道路,这种道路比起满清来或许更坏。满清只是敌人,而内部的这种人败坏的是国家风气,动的是国家的根本。”

    林阿生之所以反对韦泽的严打,是因为他对这个杀戮的人数以及杀戮的烈度感到不太能接受。严打实在是太严厉了。但是不等于他就反对韦泽的观点,听了对社会风气的观点,林阿生倒是微微点点头。

    韦泽看林阿生基本不再反对,他就把下一步的计划讲了出来,“当然了,这次严打是个运动式的整肃,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利用这次大整肃的威力建立起制度来。让很多东西变得有制度可以运行,同时也有相应的理论来指导。”

    “目的是建立和强化国安局和反贪局么?”林阿生仿佛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韦泽倒是看着非常有信心的模样,他认真的说道:“没错,包括财产申报制度在内都是如此。现在的老兄弟们也没有什么自己的产业,申报之后就申报了。未来的官员们想成为公务人员,就得接受这些制度,不接受的咱们不要。虽然这个过程肯定是非常艰苦的,不过制度一旦完成,很多问题就好解决了。有制度可以依赖,以后的很多矛盾自然而然的就会找制度去解决。”

    “那不是问题好解决,那只是有了个解决的制度。”负责司法执行层面工作的林阿生忍不住纠正着韦泽的错误说法。

    韦泽看林阿生已经理解到了问题的核心内容,他趁热打铁的说道:“老林,军事法体系,有了军事法庭,部队里面的很多问题都有了明晰的解决制度。部队里面很多事情都有了托底。有了公检法体系之后,司法问题以及各种矛盾都有了解决的办法。国安局与反贪局建立,相应的制度建立起来,那帮想贪的人肯定还是会铤而走险,但是那帮没胆子当贪官的同志就知道有些线碰不得。如果反贪只是一个运动式的执行,到时候官官相护,到底有多少人得填进去啊。”

    林阿生不久前就在广东主持国安,顺道整肃了广东海关,后来他又去福建坐镇,两省经中央调查组之手下狱的各级公务人员总数近千,想起那惨烈的整肃,林阿生只能深深的叹口气。过了一阵,林阿生说道:“若是真的能让那些知道害怕的同志们悬崖勒马,这倒也是好事。”

    “我还担心另外一件事,若是没有划出明确的底线来,肯定就会有人害怕多干多错,最后弄到官僚体系集体不作为。让他们作为,他们就要求有胡作非为的权力。不让他们胡作非为,他们就来个无所作为。哼!”韦泽最后的冷哼声中有着强烈的意志,连林阿生这样的韦泽铁杆都觉得心里面有种寒意。一个太过于精明和强势的领导者,给下属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即便韦泽做事绝非苛责,可这种心理上的压力却不是不苛责就能完全消除的。

    心理上毫无压力的人也不能说没有,俗话说无欲则刚,不管别人怎么猜测左宗棠的前途,左宗棠本人对于仕途倒是完全放开了。在新政府干了好几年之后,左宗棠发现中国正在走向一个全新的时代。满清的失败,楚军的覆灭,对于左宗棠再也没了负面影响。以新政府这种蒸蒸日上的全新气象,满清没有覆灭,楚军大获全胜才是不可思议的结果。

    对于广东的严打,左宗棠是举双手赞成。不管是旧时代的“经”与“道”,或者是新时代的“经”与“道”,左宗棠对“离经叛道”抱持着强烈的反感。跟了光复党学到很多新东西,只是让左宗棠认同了全新的时代与这个全新时代的秩序,“保守主义”的思维依旧是左宗棠最基本的认知之一。

    左宗棠与已经为满清尽忠的江忠源都是在社会矛盾空前激烈的时代中崛起的“经世派”代表人物,这类人认为天下的问题必须要解决,他们重实践、好学习。广东省省委最终决定提拔左宗棠为民政局副局长,成为副局级干部,主抓“菜篮子工程”之后,这位马上就五十七周岁的老同志的干劲让韦昌荣都啧啧称奇。

    对于黑社会份子,左宗棠没有把他们简单的归于“一丘之貉”,而是仔细的做了划分。海陆丰那种直接欺行霸市的土匪与潮汕地区那种垄断经营,在左宗棠这里有着很明确的区分。

    土匪就那种好勇斗狠的,所以海陆丰的匪帮被干净利落的一网打尽。反倒是潮汕地区的首领看到了左宗棠写的报道之后,立刻逃窜了。在看守所的会见室,海陆丰头领蔡汉武带着沉重的手铐脚镣被带了进来。手铐脚镣被固定在了桌子与地面的铁环上之后,还有警察在旁边监视。这位蔡汉武真有点虎死不倒架的意思,被抓进来之后居然还敢在审问中袭击警察与检察院的同志,沉重的手铐脚链只怕得等他死后才会去掉了。

    左宗棠很客气的给蔡汉武递了一根烟,旁边的警察同志帮蔡汉武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蔡汉武脸上露出了满足的表情,他赞了一句什么。因为用的是当地土话,翻译的同志给了一个左宗棠能懂的解释,“云烟,不错嘞!”

    “你已经被判处死刑,活不了多久。我看你也是条汉子,却不知道你肯不肯帮我们一个忙。”左宗棠说道。

    “翻译”把左宗棠的话给蔡汉武讲了之后,蔡汉武脸上露出了一种饱含恨意的凶狠表情。他用土话恶狠狠说道:“让我帮忙想都别想。”

    对蔡汉武的反应,左宗棠一点都不意外,他慢条斯理的说道:“潮州帮头子跑了,我们暂时还没抓到他。你和他斗了这么久,现在他逍遥法外,你却被判处了死刑,你不觉得帮我们抓到他就是在帮你出口气么?”

    明白了左宗棠的话之后,蔡汉武脸上的恨意更浓,不过其中倒有着一种狡狯的表情。不等蔡汉武讲条件,左宗棠就开口说道:“你要是觉得我们抓不住他,那就是你想错了。不过是个潮州鹤佬帮而已,把潮州鹤佬帮铲除之后,总是有人肯交代的。我给你这个机会,也是让你死的时候心里好受些,毕竟你们斗了这么久,互相死在对方手底下的兄弟没有一百也得有八十吧。你自诩是个好汉,难道不想借我们的手给你的兄弟们报仇么?”

    左宗棠带领楚军的时候,歼灭收降过不少江湖造反团体,对这帮人的心理是门清。不到一个小时,海陆丰黑帮的首领蔡汉武终于吐露了一些公安机关不知道的潮州帮头子的秘密窝点。临了的时候,蔡汉武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知道的都说了,能不能抓住他,可就看你们的本事啦!”

    这么一个黑社会头子怎么可能在气势上压倒左宗棠,左宗棠冷笑一声,“有没有你的消息,这个人都是跑不了的。”说完,左宗棠把打开的那包烟塞在蔡汉武的口袋里面,然后对旁边的警察同志说道:“今天给他加两个菜,给他瓶酒。如果他肯再把自己知道的有关潮州帮的情况说出来,就再给他加菜加酒。”

    说完之后,也不管蔡汉武的表情,左宗棠施施然而去。

    海陆丰黑帮头子蔡汉武早就想干掉潮州帮的首领,他提供的消息是经过大量打探之后弄到的潮州帮的秘密窝点。公安机关立刻调集人手对这些窝点进行了突击,抓捕工作进行的颇有成效,潮州帮的三号人物以及好几个在逃的重要人物落网。潮州帮头领们的女人们也抓了不少。

    左宗棠并不想和公安局抢功,他最感兴趣的是公安局抄出的潮州帮黑帐。这些黑帐里面有关买通官员的部分自然交给了检察院,潮州帮垄断市场的供货网络不涉及机密,左宗棠就在检察院的档案室里面开始阅读起来。原本左宗棠是想抓到潮州帮的首领,从首领那里得到这部分信息。现在黑帐到手,左宗棠可以直接分析这部分数据。黑帮老大会忘记,会说谎,白纸黑字的账目却不会说谎,只要有足够的分析能力,账目可是比人更能“讲述”道理。

    新政府现在是五日一休息,韦泽不想弄出礼拜这种概念。所以采用了传统中国的休息模式,即便是以后五日休息两天,韦泽也要弄成中国传统。左宗棠自然不知道这点,他也不在意这点。

    缴获了黑帐之后过了五个工作日,左宗棠就拿出了一个广州“菜篮子工程”的初稿。具体执行内容挺繁复,不过核心理念很简单,也非常“新颖”。

    左宗棠在开头就写到:为了让菜市场供应量增加,价格降低,有必要实施自由市场的竞争机制。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