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56章 资本与权力(十七)

正文 第256章 资本与权力(十七)

    机械生产是个技术活,且不说这时代为期几年的放置式应力消除。车铣刨磨钳五大工种基本都得有些钳工技术。从标准板这个最基础的工具,到车床轨道的定期打磨。这打磨可不是弄个砂纸或者出来的砂轮上去打磨,而是要用到标准板。

    标准板是两片经过消除应力的钢板,制作过程是在两块钢板中间涂上无腐蚀性红色泥料后用力摩擦。等红色铺开,凸起的部分因为互相接触,所以显现出钢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用钢质的刨刀把凸起的部分一刀刀剔下去。最后的制成品都是非常平整的两块水平钢板。钳工技术越高,制作的越平。涂上红色泥料之后互相摩擦,两块水平的标准板上面只有薄薄的一层泥料,根本不显出钢来。

    有了这种标准板,制作水平轨道也是同样的方式。那些高手们的车床轨道上都有着漂亮的花纹,那不是加工时候采取了什么独特的钢材,而是锋利的刨刀一刀刀剔出来的。好的导轨要用成千上万刀才能完成制作。

    有这等技术的技术工人都不是两年三年就能培养出来的。光复军1855年到了广东之后就开始建立自己专业的技术工人队伍。现在已经将近十四年。两广几千万人口,真正的高级技工总数也没超过三百。能够加工出被高级技工认可的导轨的中高级技工总数一千出头,比现在全国处长总数还少的多。

    车间主任也就是三个月前才刚得到了高级技工的认可,完成了他人生头一对导轨的生产。有了这个功绩,他才有机会参与加入新的实验室的选拔。理论上车间主任是不用亲自去生产的,但是他只要有时间就要开车床,这种技术工作讲的就是手感,手感越熟练,制作出来的零件就越精准。培养手感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实际操作。

    所以面对保卫科长带了两名公安过来,车间主任第一念头就是希望别把自己叫走耽搁太长时间,因为再过一个多小时,他就得继续在车间巡视。事与愿违,车间主任还是被叫走了。四个人一起到了保卫科,公安同志问道:“石夙华是你们车间的人员么?”

    “是啊。”车间主任答道。

    公安同志问了一些有关石夙华平素的行为,车间主任一一回答。谈完之后公安同志让车间主任以及保卫科长在记录上签字,接着就告辞了。等公安同志走后,车间主任问保卫科长,“这是怎么回事?石夙华干什么了?”

    保卫科长叹了口气,“石夙华这小子勾结外面的人从咱们厂里面偷东西,被公安同志给抓了。他们这是来我们这里询问情况。”

    “什么?那小子不是请病假了么?”车间主任虽然觉得石夙华相当奸猾,但是有灵气,若是真的能踏踏实实干,他在钳工上是颇有天份的。

    保卫科长叹口气,“咱们厂里面现在检查的这么严,他能偷出去什么。他就是借着请病假的机会,勾结外面的人从他早就踩好的点翻墙进来,然后把东西隔墙扔出去,我们竟然没发现。倒是公安同志最近在抓收赃的坏人,正好这小子和他的同伙抬东西过去,被抓了个现行。”

    说完之后,保卫科长又长叹口气,“哎!我这挨批扣奖金看来是少不了的。而且以后要更加辛苦喽!”

    车间主任对与保卫科倒是没什么想法,他只是觉得很可惜,一个看着有前途的青年就这么毁了,不管政府要怎么处置石夙华,反正工厂是一定要开除石夙华的。只要埋下头好好干几年,收入就会增长。可放着这大好前程不要,偏偏要动了盗窃的心思。这人是在想什么呢?

    五天之后,王明山把手中的文件放到桌子上,石夙华的文件就放在其中一摞的第一页。

    “不过是偷了这点东西就要枪毙。韦主任,这是不是太重了。”省委书记王明山讶异的问韦昌荣。

    韦昌荣知道王明山的意思,他抽出一封信,把其中的一页递个王明山。那是非常漂亮的毛笔字,一笔一划很认真,却没有丝毫的刻意。这是韦泽的笔迹。这一页的开头写道:

    “严打犯罪份子是树立政府威信的最佳手段。虽然某个阶段杀得狠些,看着手段与标准过于严酷。但是社会上大多数,或者说绝大多数群众都是靠认真工作谋生的。只要目标明确,不要误伤群众,群众最多对国法感到畏惧,却不会对国家感到怨恨。我个人建议在广东实施严打,对犯罪份子量刑加重数倍。多杀一些并没有坏处。”

    韦昌荣是政法委书记,他可以决定这方面的制度,虽然说判处死刑得经过高院审核,但是很明显,高院这次只怕不会反对这批处决。

    看着王明山那难以接受的表情,韦昌荣坦然说道:“我们这次要做的是不能抓错人,不能说人家没犯法,我们却把人家给抓来。所以我们已经命令公安工作做细,检察院也要严格把关。不过既然已经犯法,那接下来的就只能这么严打。”

    如果是把那帮参与斗殴杀人的家伙判处死刑,王明山不认为有什么问题。黑社会团伙犯罪,重判,王明山也不会说什么。可这次的严打真的是把量刑加重了几倍,黑社会团伙只要被抓的,跑腿的无期。凡是承担起一些独立任务的,一律死刑。

    除了黑社会遭到了全面严打之外,强奸犯,死刑。拐卖人口,死刑。抢劫犯,死刑。连大家都不认为会轻易判处死刑的盗窃犯中,盗窃国营企业的,死刑。盗窃额度超过一百块的,死刑。厚厚的一摞都是“死刑!”“死刑!”“死刑!”

    王明山嘴里面当然不会反驳韦泽的,可他心里面却生出一种强烈的寒意。王明山第一次深刻体会到韦泽下定决定做事的时候能达到何种铁腕。

    韦昌荣怎么可能看不出王明山此时的心情,他劝道:“明山,现在广东已经不是饿的连饭都吃不上的时候了。那时候大家为了能活下去,偷点东西算什么。可是你看那时候只要给大家好好过日子的机会,大家可都是卖命的干活。现在这些被判处死刑的人,哪一个没机会靠劳动活下去的。如果这里面有,我就放过他们。可我仔细看过每一个档案,一个都没有。他们就是这种好吃懒做的贼骨头。这种人就是祸害,你觉得杀他们可怜,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不把这些鼠辈用铁腕打下去,他们就指挥变本加厉,小贼变老贼,越来越奸猾,越来越祸害。不用严打太久,广东只要严打一年,这个社会局面就焕然一新了。”

    王明山并不想反驳韦昌荣,韦泽已经下令,而负责签发的还是韦昌荣,王明山连软性抵抗的机会都没有。但是没有反抗机会并不等于王明山就会兴高采烈的支持,这种严打的手段实在是够狠。狠到王明山都无法接受的程度。

    韦昌荣也不想多劝,这等事没法劝。他换了个话题,“都督下令在广东开始成立反贪局,建立反腐制度。现在已经给公务员加过薪水,等到两个月后,我们就要开始建立公务员财产申报体制。这项工作需要做大量的说服教育,你作为省委书记,可是要受累了。”

    对于反贪局,王明山一点都不反对。他自幼就被家人灌输要读书当官的理想,而且王家也有过当官的前辈,所以在教育中接受的都是要清廉,要爱民,要忠诚。或许是自幼就学了这些,当了光复军的官之后,他一时放不下自己的那个架子,所以最初的工作很是不顺利。

    直到当了财政部的公务员,王明山才逐渐崭露头角,他的清廉与忠诚最终得到了认同。既然那些死刑的事情极大的影响了王明山的心情,根据多年的经验,王明山干脆就把这个问题抛诸脑后,不去影响当下的工作。不过因为分心,王明山突然想起了自己参加革命的事情,他苦笑一下,“当年若不是沈心拉我上船,我现在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韦昌荣知道沈心与王明山是好朋友,不过对他们之间的交情也不清楚,他笑道:“拉你上船是怎么回事?”

    王明山就把自己送沈心,沈心把王明山拉倒了南下的船上,只是那一步,王明山的人生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送人反被人拉走,韦昌荣完全没想到王明山的革命经历居然如此有戏剧性。不过干了这么久的组织部工作,韦昌荣笑道:“归根结底,还是你自己愿意。你一定不愿意的话,一步就踏回去了。”

    “是啊,如果我不愿意的话,一步就能跨回去。”王明山答道。说完这句话,王明山也是心有所感。如果自己跨回去的话,下场可想而知。王家在湘军攻破安庆之后覆灭了,连逃到乡下的妹妹都被远房亲戚给卖掉。这一步就是天堂和地狱。

    而那些被判处死刑的人,仔细想来可没人逼着他们干这些事情。某种意义上必须承认这是他们自找的。想到这里,王明山问道:“韦书记,这里面那些被胁迫的都是怎么处理的?”

    韦昌荣笑道:“你放心,被胁迫的都没被判死刑。这点我还是能把握的。当然,那些胁迫别人的,特别是胁迫教唆未成年的,不管被胁迫的罪行是不是严重,统统死刑。”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王明山答道。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