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55章 资本与权力(十六)

正文 第255章 资本与权力(十六)

    “只怕你们去南京的时间会拖后不少。”韦昌荣坦率的对王明山与庞聪聪说道。

    有点出乎韦昌荣意料之外,王明山与庞聪聪都点头道:“明白。”

    “明白在哪里?”韦昌荣忍不住问道。不久前还是两个为广东复杂的工作头痛的两个年轻人现在突然就明白了,这真的出乎韦昌荣的想象之外。

    “肯定有官员收了一些人的钱,睁只眼闭只眼。现在广州普通收入也没有一千块钱,几百万上千万的钱去了哪里。”王明山说道。

    庞聪聪的角度更接近营运,“这件事还牵扯到之后的一些事情,我和左处长谈过,左处长的意思竟然是政府把蔬菜供应管的更多一些。因为调查里面被半路截住的百姓只是说黑社会们给的钱少,如果再给多点,他们也不在乎固定供应给收购蔬菜的人。”

    王明山的发言倒是中规中矩,遇到贪官就打贪官,这是政府部门很本能的反应。倒是庞聪聪的话让韦昌荣稍微一愣,身为光复党乃至政府里面比较少见的女性,大家习惯性的关注她的性别高过她的能力。韦昌荣本人也难摆脱这种思维方式。然而在一群发现问题之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男人中间,能够找出一条新路的女性看起来就格外的令人瞩目。

    “你对左宗棠同志评价很高啊。”韦昌荣对庞聪聪说道。

    庞聪聪神色稍有点尴尬,“我知道他是降将……”

    韦昌荣连忙摆摆手,“左宗棠当了降将之后,都督就让左宗棠当了一段时间的秘书。这个人论能力还是有的。只是我好几年没见他,却不知道他现在进步到这个程度。都督看人的眼光是很厉害的。”

    见韦昌荣并不以左宗棠的出身为意,庞聪聪松了口气,“左处长的建议很有意思,他说他在湖南工作,读了党的理论,读了都督的文章,还把《资本论》给通读了一遍。这次调查的时候他发现一件事,有一部分黑社会份子完全是收取保护费,压榨菜农。可有一部分黑社会份子稳定了市场之后,低价收购,高价卖出。但是农民只要不用亲自跑到市场上卖菜,省了到城里的成本之后,他们倒是大量种植大量出售蔬菜给这些承担起运输工作的黑社会份子。蔬菜的总种植量反倒是上升了不少。这是个很有趣的情况。”

    “吼吼,这个报告我可得看看。”韦昌荣笑道。

    庞聪聪接着说道:“左处长说都督写过一篇有关市场分级销售的文章,我倒是真没看过。他说干脆就直接搞一个牌价机制,我们与农户签一个销售协议,政府收购,把收购价加上运费,管理费,卖给零售商。当然了,菜农要是愿意自家来卖,我们也不阻拦。关键就是黑社会干的一部分工作,我们得承担起来。之所以存在黑社会,就是因为政府的管理没有到那个区域,那个区域又需要引领,自然就会出现其内部的秩序。这就是黑社会。”

    “有点意思。”韦昌荣连连点头,“要不这件事完了之后我们让左宗棠来负责这个工作,你们觉得怎么样?”

    下一任的省委书记提出建议,现任省委书记和省长也都没有意见。左宗棠处长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安排了未来工作。

    对有些事情,左宗棠不知情,其他人也不知情。然而对另外一些事情,左宗棠未必知道全部情形,可公安体系内部的人员却知道很多很多内情。广州公安局长完整看完左宗棠的报道之后吓出一身冷汗,报道里面其实并没有以攻击公安局为目的,而是相当翔实的介绍了集贸市场的情况。对那些欺行霸市,收取保护费的行为有着栩栩如生的描写。能当上广州公安局长的人岂是吃素的,保卫广州公安局的脸面是一回事,被下属欺瞒又是另外一回事。

    整顿保密问题,清除腐败份子经历过没多久,局长党委书记与纪委书记三人都仔细读过了报道,神色冷峻的三人开了个闭门会议,会议之后他们直接联络了检察院和保密局。这两个部门手头刚把一大批查处叛国者的工作干完,此时正是经验丰富,也喘过口气的时候。强力部门加上公安局上层的权力配合,立刻就发现管理集贸市场的那几个派出所有重大问题。

    在丢面子与丢官之间衡量,公安局长和党委书记等人当然觉得丢面子是小事。除了继续配合检察院与保密局深入追究之外,公安局长和党委书记亲自找到王明山、庞聪聪、韦昌荣三人汇报情况。王明山、庞聪聪、韦昌荣也没有难为公安局的意思,其实他们早就清楚这里面肯定有重大问题。

    反贪以及保卫部门一面查帐,一面派人调查。很快就把几个为首的与黑社会份子有勾结的家伙给抓住了。这帮人藏钱的能耐有限,从他们家里,从他们老家的旧屋里面很快就把钱给抄出来了一部分。证据确凿,这帮人也蔫了。

    更早招供的则是他们的手下,身为公职人员的人都不是傻瓜,他们也不敢犯什么大事,顶多是在上司的驱使下包庇纵容黑社会份子而已。有些人还知道自己的上司与一些命案有关联,被抓住之后就跑不了。在经验丰富的审问人员审理下,他们竹筒倒豆子般把所有知道的别人的问题都给讲了出来。这帮人都在讲别人的问题,所有问题一一对应,一个警察体系内的牟利团体几乎被连根拔起。

    韦昌荣看了报告之后还挺遗憾的,他本以为会有更高级别的家伙出来讲清,甚至是包庇内部腐败份子。在韦昌荣心中是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谁跳出来,他就要狠狠处置。可这次十分意外的连一个来说情的都没有,这完全出乎韦昌荣想象之外。

    庞聪聪得知韦昌荣的遗憾之后忍不住笑出声来,“韦书记,你往这里一站,大家脱干系都脱不干净了,谁还敢主动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呢?”

    “我就这么吓人么?”韦昌荣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

    “林阿生林书记在广东的时候,可是狠狠整了这种人,这才过去多久啊。你觉得那帮人会傻到这么干么?”庞聪聪笑道。

    想到林阿生那铁面包公,韦昌荣都觉得有点不自在。不过能借了林阿生的虎威,韦昌荣也乐的轻松。公安人员是国家公务人员,那帮牵扯到人命的家伙必须公开审判结果,但是下面的同志就不适宜公开处置结果。

    抓到了黑社会的保hu伞之后,对黑社会的追捕工作随即展开。不过黑社会也真心不是吃素的,有些头领看到左宗棠的调查报告之后就直接跑了。只剩下一群外围人员傻乎乎的不知所措,抓捕工作进行的并不顺利。

    韦昌荣倒是没有因此而感到不爽,他笑道:“这不是问题,肯定不止广州一个地方有这种问题。整个广东省都要查。而且黑社会也不仅仅会介入农贸市场,我认为整个广东其他与农贸市场类似的行业也未必就没有问题。查一下不是问题。”

    问题的确是有,还很不少。广东火车站很快就发现了大问题,围绕火车站有很多黑社会团伙,甚至还有专门吃从火车货运站盗窃物资这一路的团伙。

    当韦昌荣把这一系列的问题写信给韦泽之后,很快就得到了韦泽的回信,“干的不错。”

    韦昌荣对这么一句话也不是太在意,如果整个中国有一个认识韦泽,并且对韦泽的称赞与批评完全不担心,那个人应该就是韦昌荣。长期的战友、同志、关系固然重要,韦昌荣身为韦泽的血亲,他的地位之超然在其他任何人之上。只要韦昌荣没有主动对最高权柄产生兴趣,以韦泽的聪明,谁都动不了韦昌荣一根汗毛。

    后面的内容是韦泽对王明山与庞聪聪不能尽快到南京上任的遗憾,现在已经是三月,韦泽告诉韦昌荣,他马上就要去北京主持工作,估计几个月后才能回到南京。

    韦昌荣连怎么回应都想好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然而看到了后面的内容,韦昌荣眼睛越来越亮,韦泽对后续处理的方式实在是很有些意思。

    石夙华是广东内燃机厂的一名技术人员,最近厂里面生产订单挺满的,但是石夙华却请假了。作为初中毕业后上了机械技校后分到厂里面的技术人员,车间主任对石夙华此时的病情很是遗憾。单位里面技术人员数量实在是不够,这小子虽然懒些,干活奸猾点,可毕竟是机械学校毕业的,在学校里就学过各种机械操作。上手明显比那些进厂之后才开始学习的工人要强很多。

    请病假要扣工资的,既然石夙华执意请病假,车间主任也不能去他家把他捆来上班。而且最近车间主任心情挺矛盾,三月底,政府公开了一些内容。公务员们涨工资了,原本工厂上班的人员工资都高过公务员,现在公务员们的工资涨了之后,两者没什么差距。车间主任在考虑,是不是自己也干脆去报考公务员试试看,毕竟当官的吸引力还是挺大的。

    不过想来想去,车间主任还是放弃了。公务员们涨工资不假,可现在企业有绩效,车间主任如果能够完成绩效,工资又高过公务员不少。更重要的是,企业最近与大学联合建立各种实验室与进修。车间主任见识过最新的电动机床,那个机床精度大大提高。据说能够到实验室参加实验团队的话,主力技术人员工资再涨一倍。这可是公务员们完全无法比拟的好处。车间主任最终决定想法设法都要加入实验团队。

    在车间里面巡视了一遍,看着加工煤气内燃机的“落后”机床,车间主任幻想着整个车间的所有车铣刨磨的机床都能换成新式的。正准备去自己的车位加工主轴,车间主任见到保卫科长却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单单一个保卫科长倒也没什么,保卫科长背后跟了两位身穿深蓝色jing服的公安。这让车间主任完全愣住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