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52章 资本与权力(十二)

正文 第252章 资本与权力(十二)

    “我说李天亮也太大胆了吧,竟然公开和都督叫板。”

    “都督对他还是够客气了,现在只是让他去党校学习,没有撸了他的省委书记。”

    “我觉得也就是早撸晚撸而已,都敢公开骂副书记,说副书记拍都督马屁。他小子胆子也太大了。搁在太平军里面,只怕早就被砍脑袋了吧。”

    这些讨论里面没有一个人要出来给李天亮喊冤叫屈的意思,如果李天亮只是被免职,这帮人或许还会有点动作。但是李天亮公然挑战韦泽权威的那一瞬之后,他背后再没了任何一个支持者。

    当然,讨论者们心中未必没有兔死狐悲的感觉,可没人敢有任何意见。当韦泽放弃了他习惯的说服教育,而是直接动用人事大权干净利落的解决问题时,所有人都明白了与韦泽硬抗的结果。双方权力之间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甚至没人想到韦泽在人大第一次会议上通过的人大一号法案,那法案将无上权力渡让给韦泽。根本不用考虑这种法理上的问题,韦泽本身的权威就已经决定了韦泽可以做出任何决定,而且要求大家无条件接受。

    之所以讨论的内容中会提起遥远过去的太平军时代,那是因为大家心里面发虚,在天差地别的权力压力之下,每个人都感到了或多或少的畏惧。

    湖北省省委副书记周承瑞根本没有选择支持省委书记李天亮,而是立刻服从了韦泽的命令。省委书记是组织任命的,省委副书记是组织任命兼省委选出来的。即便如此,省委书记对副书记也没有什么绝对管辖权。此次湖北省委的事情就是明证。之后的会议上,湖北省委完全支持韦泽的一五计划,仿佛他们从来没有支持过“前省委书记”李天亮的观点一样。

    想到自己的权力仅仅来自自己的职务,决定自己的职务的重大因素就是韦泽的态度,这些高级干部们都有着一种深刻的感受。

    下面的同志具体怎么想,韦泽只能任他们自己去想。现阶段韦泽该说的都说了,接下来就该同志们理解政策的在执行中加深理解,不理解的在执行中努力去理解。如果执行的过程中还不能理解,那就只能请他们让出职位来。在韦泽还能宽容的时期,大家到底学到多少东西,能否树立正确的认识方式,都是他们自己的问题。现在宽容期已经过去,一旦进入一五计划,整个政府就没有什么宽容可言。因为这些计划都是一环扣一环的,谁掉了链子,影响的可不是一地一省,影响的将是整个国家的计划。

    而且一五计划本身并不算是严厉的计划,除了土改这种完全基于政治理念的政策之外,其他的政策只要不是糊涂蛋,都是有能力完成的。甚至对与被免职的湖北省委书记李天亮,韦泽也没有真的生他的气。韦泽原本的计划中就有强化武汉三镇投资的打算,可这种打算是国家要完成自己经济目标的计划,这种计划可没有理由让湖北政府拿来当作要求中央对他另眼看待的筹码。李天亮其实只犯了这么一个错,但是着一个错就已经足以证明这个同志并不适合湖北省委书记的职务。

    有了前车之鉴,一五计划很快就得到了通过。各省态度惊人的一致,都是向韦泽保证能够完成任务。甚至在韦泽提出一个比较粗疏的考评制度之后,大家也没有质疑,而是声称一定会按照考评制度来执行。

    反倒是组织部的韦昌荣私下找韦泽提出了反对,“四叔,这个考评太细了。地方上能有这么多合格人员么?你光看这个水库修建标准,我都觉得难的很呢。”

    “昌荣,他们肯定完不成。我现在就能确定。”韦泽笑道。

    韦昌荣愣了愣,他也觉得各省完不成,可没想到韦泽对此竟然如此清楚。韦昌荣皱着眉头问道:“那四叔你不是逼着大家说瞎话么?”

    “说瞎话是他们自己愿意说,如果他们不想说瞎话,如果他们真的老老实实说我完不成。你觉得我除了会努力帮助同志们完成任务之外,真的会把他们怎么样么?”韦泽反问道。

    “可是……可是大家心气这么高,你觉得他们就会老老实实承认么?”韦昌荣问。

    “那帮一定要说瞎话的家伙,如果教育过来,他们就真的成长了。如果教育不过来,那就说明他们不合适现在的职务,那就换上新的同志。”韦泽解释着自己的看法。

    看着韦昌荣惊讶的表情,韦泽叹口气,“昌荣啊,进步从来不是直线的。现在优秀的部队同志很多,可是刚开始的时候他们有几个没挨过军棍的?你管作战训练,你应该最清楚。你不要觉得现在这些党政的同志都是身居高位,他们就真的是行家里手了。他们其实也是新兵蛋。工作经验就跟打仗一样是靠积累的,而且最初咱们的练兵方法以及作战要求,到现在都换了多少茬了。一五计划就是个分水岭,意味着全新的管理体制从此开始逐步建立。就和咱们当年在永兴开始制定作战训练体制一样,那时候咱们手里面也有三四千人马,在太平天国里面也是不小的一股兵力。可咱们真的和太平天国拉开距离,其实就是在永兴真正开始的。”

    韦泽提起永兴,韦昌荣也忍不住想起那段岁月来。虽然走出永兴之后,光复军就越战越强,直到所向披靡的程度。可那都是走到现在之后回头看的时候才能发出的感慨,路的意义就在走过之后才能知道。如果从事后来看,韦泽当时指出的方向是完全正确的,可具体方案在现在看来简单到可笑的程度。

    更糟糕的是当时大家连这种程度的理论都没有,基层执行起来真的是漏洞百出,滑稽可笑。可大家每天都在坚持,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调整。一转眼十六年过去了,十六年的时间才锤炼出现在的作战训练体系。回想起这十六年的光阴,韦昌荣突然觉得跟做了一场梦一样。当年韦昌荣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成为开国功臣,现在他的确成为了开国功臣,手握大权。可当时的想象与现在的现实之间根本不是一码事。

    “四叔,这次到底要多久才能完成呢?”韦昌荣有点怅然的问道。

    韦泽没有这种怅然,他笑道:“一五计划完了之后就是二五计划,二五计划完了之后就是三五计划。只要这个国家政权继续存在,五年计划就会一轮一轮的继续下去。你说什么时候会完,这个国家完了,五年计划就完了。社会必然是一个向前发展的过程,整个统治阶级只要没有自己把自己搞死,他们就会主动被动的先前走。”

    无限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憧憬,但是大多数人其实知道没有无限,所以才会去憧憬无限。韦昌荣忍不住问道:“这就没有尽头了么?”

    韦泽看着自己的侄子兼亲密战友的困惑表情,他温言说道:“昌荣,我前面说了,路的意义只有走过之后才知道。可你走过一段路之后就会发现,这段路仅仅是个开始而已。我们从永兴开始走到现在,作战训练部门就结束了?没有啊,在过去的基础上,我们添加了海军,海军训练这得搞吧。有了海军之后,我们还有了承担登陆作战的陆战队,这又是个新的开始,作战训练还得继续添加。我们有了铁路,有了有线电报网,以后只怕我们还会有新的运输工具,新的通讯工具,新的作战兵器和新的兵种。那时候我们还得继续往前走。”

    “呵呵呵!”韦昌荣听了韦泽的话,无奈的笑起来。

    “对我们个人来说,我们死了,这就是尽头。但是对于国家来说,只要人类还存在,这就没有尽头。我们中国五千年历史,我们每个人活一百年,也不是中国历史的五十分之一。昌荣,所以我是这么觉得,人能活到死的时候拍拍胸脯问心无愧,那就够了。其他的事情走着说么,走到哪儿,咱就说到哪儿。”韦泽做了个总结发言。

    正当韦昌荣对韦泽这种发言里面那种问心无愧感到些佩服的时候,就听韦泽继续说道:“就算是咱们不想走到哪儿说到哪儿,咱们也做不到啊。”

    听了这种泄气的话,韦昌荣忍不住笑出声来。

    韦泽与韦昌荣算是顶层负责制定政策的人,他们即便是知道只能走到哪儿说到那儿,可好歹还能决定方向。上层领导集体里面相当一部分都只能被人推到哪儿、干到哪儿、说到哪儿。

    只有极少人会去考虑,当韦泽建起了总参谋部制度之后,体制内就已经不存在不可轻易触碰的贵族阶层,从此光复党光复军中就没有谁是不可替代的。大多数人体会到韦泽动用起人事权之后是如何的可怕。也不是没人想过,如果韦泽处置起高级干部的时候大家会联起手来劝阻。此次处置李天亮的事情证明了一件事,没有任何人会赌上自己的地位去挽救别人。

    湖北省委副书记周承瑞根本就没有为了挽救自己的上司而去奔走,他就稳稳当当的承担起了省委书记的实际职权,并且开始认真的跟着韦泽的政策干。

    现实的例子摆在这里,高层都主动或者被动的老实了。等人大代表们抵达南京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空前团结一致的中央政府。这些负责沟通基层与党政体系联系的代表们明确的得知两件事,1869年为民朝元年,也就是在1869年,第一个五年计划正式开始执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