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45章 资本与权力(五)

正文 第245章 资本与权力(五)

    道德经是一本哲学书,但是里面也有战争的内容“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意思就是天下大乱的时候,战马生崽都在战场旁边。

    马匹怀孕期是11个月,产后6个月是哺乳期,也就是在18个月之后母马就可以继续怀孕。一般来说,马场的母马一生都是生崽,喂奶。喂奶,生崽。光复军采取了现代的取精人工受孕的方式。因为现在缺乏低温jing子存储技术,只能以比较严格时间控制进行受孕,以提高良种的繁衍效率。

    捻军投降之后,带来了大批的战马,个头比较大的母马匹也有三千匹之多。河北缴获大量的皇庄,其中一部分土地用来种植苜蓿这都种良好的饲料,所以这些马匹都在河北的马场。

    光复军此次围攻沈阳的战斗动用了五万部队,需要大量运输工具,公马作为战马,母马不太能猛烈奔跑,则作为驮马使用。

    后勤部门吧火炮卸下之后,立刻要求让马队返回马场。这一批的母马中不少都怀孕九个月,鉴于此时的情况,后勤部门心疼马匹。万一出了事情,那就是一尸两命。从效率的角度来说,小马损失了,顶多是18个月,母马损失之后意味着就要少三四匹甚至更多的小马。要是从“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的角度,这数代乘下去,二十年的话那就不仅仅是两匹马的问题,而有可能扩大到三五十匹马的程度了。

    部队当让知道马场同志的担心,而且关外的天气的确比关内冷很多。南方的同志在北方渡过了一个冬天,不少入伍时间短的南方同志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大雪,而10月底的沈阳附近就有北京要下雪前的寒意。所以部队同意紧急调拨的马匹返回马场。总算是避免了“戎马生于郊”的事情发生。

    对于部队的马匹,部队的同志们自然有足够爱心与爱惜。但是对于敌人,这种情绪就不存在了。之前的情报工作虽然不是很好,好歹通过买卖木头的时候打听了一些消息,现在盛京的满人总数在25万到30万左右。五万光复军进攻这么一座城市,大家还是憋足了劲。

    打一场干净彻底的歼灭战,向都督献礼,向中央报喜。是此次战斗的口号。在盛京城外居然没有遇到梯次防御的阵地,这让指挥官们都松了口气。满清的战术依旧如此落后,如果是光复军把守这样的城市,城里面有十几万可战之兵,以城市为中心的一个防御体系定然扩展到城外至少二十公里的范围。更不用说满清到了盛京一年多,再慢的速度也该能够完成防御阵地了。然而满清居然还是采取固城自守的战术,虽然从战争角度来说愚蠢无比,可从光复军角度来说实在是省了太多的功夫。

    五万军队轻松包围了沈阳,先上阵的自然是炮兵。甚至在热气球充气还没完全之前,炮兵就开始按部就班的进行校射。炮弹不急不缓的发射着,炮兵射击诸元一个个确定。等到气球部队升起之后,天色已经暗下去了。北方的夜晚也来得比南方好像更早一些。望远镜中看着城头堆积着的石块之类的守城物资,观察员在寒风中打了个几个寒颤,但是大家笑道:“他们怎么不烧热水热油之类的玩意呢?”

    大家的玩笑其实来自光复军南下广东的时候,在赣州之战中,赣州守军就准备了热水热油这些传统守城工具。但是被炮兵一举给扫平了。有些倒霉蛋身上溅了好多热油,被烧成了火人。虽然现在的观察员只是听说有这么一回事,可火人在大家的脑海中实在是太容易想象,这个笑话就一直传到现在。

    天色黑下来之后,光复军布下了铁丝网与雷区,用以隔断沈阳城内逃窜的通路。北方司令部传达了“此次务须全歼,抵抗者杀无赦”的严令。没人要那些皇帝王爷投降的意思,但是也绝对不能放他们逃走。把他们给一锅端了,就是干部战士都知道的命令。

    天色黑下来之后,恭亲王奕欣府来了个太监。下午炮声隆隆,恭亲王奕欣担惊受怕,到了晚上炮击停止好久他才开始回家吃饭。他索性也不讲什么体面了,一边吃着饭一边接见。门帘一挑,进来的竟然是慈禧的心腹太监小德张,恭亲王奕欣就知道是西太后慈禧有什么话要讲。小德张带的话是请恭亲王奕欣到宫中谈事,恭亲王奕欣也只能答应。

    进了宫之后,慈安不在,慈禧请恭亲王奕欣到了她的书房,宫女太监在慈禧的示意下退出。恭亲王奕欣微微皱了皱眉头,其实最近一段慈禧也有勾引恭亲王奕欣的意思。不过恭亲王奕欣素来不喜欢慈禧,他心中敬重,乃至有点绮念的对象是端庄从容的慈安。慈禧容貌虽然不差,但是恭亲王奕欣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恭亲王奕欣正以为慈禧想做点什么,却见慈禧突然就给恭亲王奕欣跪下了。虽然不喜欢慈禧,但是慈禧毕竟是西太后,让太后向自己下跪那可是大事!恭亲王奕欣连忙想扶起慈禧,而慈禧顺势抓住恭亲王奕欣的手臂,她此时已经眼中有泪,“六叔,我求你件事!带着皇上逃出盛京吧!”

    “啊?”恭亲王奕欣愣住了。他本以为慈禧准备弄出些什么幺蛾子,可在他眼前的慈禧没有以往的阴狠,那因为绝望而有些惨白的面容,那眼中的热泪,此时倒是情真意切。见到这样的慈禧,恭亲王奕欣突然觉得慈禧也看着比较顺眼了。

    若是以往的慈禧,以她精于算计的个性,定然能够看出恭亲王奕欣的不同。此时的慈禧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些,她哽咽着说道:“六叔,我们都知道光复军绝不会轻易动手。此次他们大举而来,只怕不会善了。皇帝只是个孩子,留他在城内又有何用,不若送皇帝先离开盛京。我们大人守城就够了。能守得住城,我们自然请皇帝回京。可万一出个三长两短,大清就真的完了!”

    这话其实根本没有道理,皇帝若是不在京城,只能让人心浮动。不过慈禧此时不是作为太后来哀求恭亲王奕欣,她是以一位面临绝境的母亲身份来哀求恭亲王奕欣的。嘴上说的都是太后不得不说的话,可恭亲王奕欣明显能感觉到慈禧的绝望。

    虽然被慈禧的态度所感动,恭亲王奕欣却也只能说身为王爷,身为朝廷重臣的话。“西太后,此事还得由慈安太后下旨才行啊!”

    慈禧声音完全哽咽起来,“六叔,东太后就一句话,崇祯还肯在煤山自尽。我大清的皇帝怎么能这么临阵脱逃。可,可先帝不也去了热河么。六叔,此时能办到此事的只有你一个。六叔,我求你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