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43章 资本与权力(三)

正文 第243章 资本与权力(三)

    “第一件事,先在河北进行征兵。每一个村都必须都出最少两名18岁以上22岁以下的男性。把我们的条件说清楚,谁家是军属,三年的服役期间,直系亲属不用交税。”到了北京之后韦泽没有去住紫禁城,而是去了圆明园。在圆明园设下司令部之后,韦泽立刻开始布置工作。

    “然后呢?”一众北方司令部人员都拿着笔记本记录,阮希浩记完之后问道。

    “土改的问题暂时到此为止,然后就是修铁路和消灭满清。”韦泽答道。

    司令部人员面面相觑,大家完全没想到韦泽竟然轻飘飘的就把土改的问题先这么撂在这里。阮希浩好歹跟了韦泽这么久,他问道:“都督,这么搞是不是太仓促了。我们的税收体系根本就没有建设起来呢。这免税也无从免起啊。”

    韦泽点点头,“嗯,也是。那就告诉他们,谁参军,再给一家三块鹰洋的补贴。”

    听了这驴头不对马嘴的回答,阮希浩连忙说道:“都督,这又不是拉丁,给钱干什么。”

    “这地方上根本就没有配合咱们工作的人,这不是问题啊。拉来这些年轻人,这立刻就有了配合工作的人了。”韦泽笑道。

    “他们怎么可能立刻就听咱们的话?”阮希浩马上反驳道。

    “一天两天当然不行,一个月两个月你再试试看。我们要通过思想工作让这些新入伍的同志成为我们队伍中的一员。我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觉得地主的孩子会来当兵么?”韦泽解释着自己的思路。

    “地主的孩子当然不肯当兵了!”这是北方司令部的共同看法。大家打仗这么久,不是湘军那种地主武装,地主家都是竭尽全力避免与战争有什么瓜葛。

    意见既然高度统一,韦泽继续解释起来,“北方俗话说,好汉不当兵,好铁不捻钉。也就是说,只有地方上混的不如意,或者实在是穷的过不下去的年轻人才会来我们这里当兵。而这些人对传统的势力会是一个什么态度?大家有想过没有?”

    光复军自从在安徽开始经营,其实直接移植了相当先进的正规政府体制,从税收到兵役都是如此。阮希浩他们接触的就是这些,所以到了河北之后也开始按部就班的这么做。问题在于当年长江流域的人民真的生活艰困,造反的军队来了之后大家肯跟着走。

    某个满清文人笔记里面有个笑话,据说同治年间一个御使看了某个武官的晋升履历,然后抨击道:“这个人年年升官,定然是走了什么门路!”同僚对他说:“那人是镇压粤匪造反立下的功劳。”那个御使说:“粤匪造反?好像听说过,但是和这有个毛的关系!”

    这则笑话的真实性其实挺值得怀疑,不过北方受到太平天国的影响很小也是个事实。捻军一度进入河北,但是很快就去了河南山东一带活动,光复军杀进河北的时候满清也没力量抵抗,所以除了各种贯穿满清时代的年年大小规模的农民自发起义抗争之外,河北对改朝换代的感觉并不大。

    不过北方司令部里面的同志毕竟是造反起家的,只是一品味韦泽话里面的意思,大家就有些明白过来了。那些社会下层不得不靠当兵来混生活的人,都是旧时代的受害者,至少也是被压迫者。每个村子里面两个人出来当兵,看着不是什么。但是真的能把整个河北各个村子的这种人给聚集起来,那就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那我们要给他们讲什么?”阮希浩问。

    韦泽答道:“我们先讲的肯定是我们的纪律,但是在政治上对他们进行全面教育之前,我们应该先听听他们要说什么。另外呢,这些部队暂时不要派上前线,我们现在修铁路需要人力,正好可以让他们做这些工作。如果我们能够和这些战士们有更多了解,其实也可以和他们进行讨论,看看他们能否到他们所在的村子里面帮我们拉来更多参加劳动的人。北方和咱们南方不同,南方只要有地,正常年景下没有遭到横征暴敛,勉强还是能活下去的。可北方就不同,北方有地也未必能活下去。而且北方一年里面得有小半年其实没事干,能够拉来的劳动力数量可远比大家能想到的多。”

    听着韦泽的解释,阮希浩忍不住问道:“都督,你来过北方么?”

    韦泽心说,我在北方住了二十几年,如果不是穿越,我怎么可能到广西那地方呢?只是韦泽可以这么想,却绝对不能这么说。他笑道:“行万里路,读万里书。这个书也未必是纸上的书,每一个地方都会与其他地方不同,为什么不同,即便是不理解至少也去想想看。我问大家一件事,你们从南到北,你们注意过屋顶的不同么?”

    听了这话,大家忍不住连连点头,中国每一个地区的房子都不太一样,特别是屋顶。开始在中国出现的钢筋混凝土森林那是另外一码事,因应了不同的气候,屋顶也会随之改变。

    “当然了,这并不是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土改的事情是个完全触及社会基本层面的工作,急不得。倒是满清没必要留下,我们尽早把他们给消灭了。而且消灭了满清之后,我是准备正式确定年号。大家可得抓紧哦。”韦泽很快就换了下一个议题。最近一些文化人一直提出年号问题,认为使用西历实在是太丢天朝上国的脸面。既然大家提了,韦泽也觉得有道理。正好赶上一五计划,韦泽就准备将1869年作为民朝元年。

    既然民朝元年,那好歹也得把满清干掉才行,不然的话也有点缺乏自信的意思。更何况关外的满清小朝廷还在,沙俄那边只怕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大好局面不加利用。还有件事就是在中英之间进行磋商的时候,曾国藩的湘军已经杀进了平壤。此时高丽的首都已经是汉城,而平壤依旧高丽北方重要的城市。加上日本的局面也有很大变化,日本倒幕军开始发动反攻,在京都一带与幕府军激战,失去了中国方面的支持,幕府军战局不利,最后不得不退出了京都。这下倒幕派拥立天皇,整个日本局面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此时若是不能迅速控制中国的北方领土,中国就很难对日本进行有效谈判。韦泽其实一点都不在乎建立一个虾夷共和国。

    高丽的情况此时也不是那么乐观。在1866年8月,平壤发生舍门将军号事件,美国武装商船舍门将军号强行驶入平壤大同江,肆意开炮,最后被平壤军民击沉。洋鬼子的手此时已经伸到了高丽,韦泽也不可能这么悠哉悠哉的先以国内事务为最先。

    当然,历史的改变也挺有趣。韦泽当时抱着重在掺和的态度介入了一下出售阿拉斯加的事情,令韦泽意外的是,这件事竟然被他给搞黄了。英国当时放风说对此不喜欢,俄国出售阿拉斯加本来就是担心英国人夺取阿拉斯加。俄国会担心,美国也担心。美国国内原本就有人对花一百万金本位的美元购买阿拉斯加这块鸟不生蛋的地很不满,中国在里面一掺和,最后居然让反对者们占了上风。这件事就此罢休。

    此时西太平洋上根本就没俄国舰队什么事情,如果俄国人真的介入到中国事务里面来,战争一起,中国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进军阿拉斯加,成为阿拉斯加的利益攸关方。那时候即便有国家与中国开战,中国都可以有非常能够说服国内的理由。“那是我们中国啃下来的肉,谁都别想从中国嘴里挖出去!”

    在到北京的沿途,韦泽已经把自己的如意算盘好好的给打了一番。此时就是一步步实现如意算盘的时候啦。韦泽在圆明园住了两晚,第三天的时候,阮希浩就告诉了韦泽一个消息。在韦泽抵达北京的当天,保卫部门在北京城附近的排查中就抓到了间谍。经过这几天的拷问,确定了间谍的身份,他们是曾国藩派出来的人员。试图联络曾国藩留在民朝解放区的人员。

    向韦泽禀告消息的时候,阮希浩心里面非常不安。他知道了保密的重要性,回到北方军区之后在这方面下了不小的功夫,总算是让军区上下确立了一定程度的保密警觉。可没想到大家刚开始这么做没多久,就发现了满清的谍报网,这证明之前满清在这些方面有比较早的准备。在没有注意之前,又有多少间谍混进了解放区呢。

    韦泽倒是没有这么紧张,就满清还不如狗屎的情报工作,他们弄出一个间谍网的可能性等于零。零散人员应该是有的,例如阮希浩报告从曾国藩的间谍身上抄出了一个名册。可有自己完整情报通讯能力的间谍网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光一个信息传递就是绝大问题。

    “这又不是你的错,北方军区发现了敌人的间谍,说明大家工作很努力啊。”韦泽笑道。

    见韦泽没有怪罪,阮希浩总算是松了口气。他有点犹豫的说道:“都督,在北方大征兵的事情是不是先缓一缓。”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