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33章 跟对人(十)

正文 第233章 跟对人(十)

    鼓号齐鸣是最常见形容古代战争的词汇,不过也不知道到什么时候鼓号就逐渐失去了它们本来的用法。至少高丽军队中的鼓号只能起到一种泛泛的指示作用。

    湘军就不同,力士们抬着的大鼓用每过固定时间就会响起的沉闷响声定下了整个军阵前进的基本点,小鼓相对清脆的响声规定了湘军的步点。号角声则是用来传递着各个军阵之间的相对距离以及动向的消息。

    欧洲佬把这种通讯手法用在排队枪毙的时代,整体效果还是搞的不错。当然,让湘军直接从洋鬼子那里学到这些也不太现实。不过在太平军中,韦泽是第一个把这些技术中国化,并且进行了非常有效的应用。光复军的科技对太平军还有点过于难以理解,但是这些技术很快就被太平军精锐学会了。倒了一手之后,湘军也从太平军那里学到了这些技术。虽然传授他们这些技术的被俘太平军被湘军给杀了,不过湘军的那种极具规矩的作战模式本身就需要这种技术,人虽然死了,技术却完整的移植到了湘军之中。

    高丽军队虽然不知道这些波折的过程,不过那整齐的清军队列大步而来,他们依旧能够感受到浓烈的杀气。那是军人特有的杀气。

    “列队!列队!”高丽军官嚷嚷起来。这时代的亚洲各国都不再是单纯的白刃战,火绳枪的普及率并不低。三段击也没什么特别的技术含量,即便遇到了敌人半渡而击,高丽军人也做出了准备。

    “哼!”从望远镜里看到高丽军队乱糟糟的应对,鲍超甚至懒得去评价,他只是冷哼一声。表示了自己的蔑视之后,他转头对炮兵把总说道:“你们开炮的时候小心些,可不要把那些船给伤了!”

    满清嘴里一直吆喝关外是满清的龙兴之地,是满清的命脉所在。实际上满清对关外根本没有什么经营,鸭绿江上只有民间小船,根本没有水军。湘军现在都是陆军,里面却不乏前湘军水师的人员。尽可能夺取小船,尽可能重建湘军水师,鲍超对此很有想法。

    此次进军高丽的时候,湘军也研究过高丽地形。这是个半岛国家,想在这里站稳脚跟,甚至彻底占据高丽,必须有一支能够机动的水师。这不仅仅是鲍超一个人的想法,不管曾国藩怎么想,包括曾国荃在内的湘军上下都对满清小朝廷绝望了。只要能够夺取高丽,甚至只要夺取高丽的一部分,湘军将领们都认为有必要占据高丽,不让旗人染指高丽。那帮旗人自己觉得自己是大爷,就让他们在关外那地方自己称王称霸好了。湘军为满清奋战到现在已经足够,湘军现在要为自己考虑了。

    火绳枪不仅射程短,真正靠谱的射程在40步,至少湘军以前用火绳枪的时候是在这个距离上进行密集连续射击。高丽军队的将领的控制也是如此。40步大概是60米,他在等着湘军接近这个距离。但是湘军却在120步之外停下了,120步约180米,火绳枪在这个距离上根本就没什么用处。能打中人得上天格外眷顾才行。

    湘军手中的武器一部分是光复军卖给满清的武器,为了让战争打得激烈,光复军可是童叟无欺的卖给满清铸铁枪管的火帽枪。另外一部分则是湘军从捻军那里缴获的武器,为了让“友军”痛打满清,光复军提供的自然是与卖给满清的同样的武器。光复军自己早就用钢管步枪,外小品都是同一个兵器厂生产的产品。

    这些步枪有效射程在200到300米,即便是膛线被磨掉不少,也因为挂铅而失效不少。可这些武器也不是火绳枪能够敌对的。各个军阵里面都响起了悠扬的号角声,那是互相通知其他军阵,本军阵已经到底,并且准备完毕。

    大鼓被猛擂一通,小鼓也仿佛在应和着大股,开始密集的敲击起来。勉强列好阵列的高丽人从这阵势中感受到了一种更强烈的危险,虽然敌人还远,远在火绳枪的射程之外,可这阵不明意义的鼓号声却让高丽人搞到强烈的冲锋的意味。

    就在他们完全紧张起来的时候,湘军中的鼓号声突然完全停下。对面的湘军一阵跺脚之后,让队列变得更整齐。随着鼓号声停下,他们就直挺挺的站在原地,仿佛一根根木桩。

    “他们不是要冲过来么?”对这些变化完全摸不清头脑的高丽将领询问起旁边的副将。此时高丽王朝是李姓王朝,主将也好,副将也好都姓李。得知满清被光复军撵出关外之后,高丽国王觉得捞一把的时候到了。在明朝之前,高丽没有能够染指汉四郡。明朝把蒙古撵出了中原之后,高丽终于得到了明太祖的承认,他们的国境抵达了鸭绿江畔。虽然后来被迫向满清称臣,高丽还是保住了汉四郡的土地。

    有这样的经历,高丽人觉得自己应该有机会在此次中国改朝换代的时候捞一把。经过激烈讨论,高丽派遣军队渡过鸭绿江,希望从满清这里啃几口。如果能够在这个时候占领一些土地,他们或许等到光复军打出关外的时候把这些土地据为己有。

    高丽军队没想到的是,在遭到光复军猛烈打击的满清军队此时竟然果断的派兵迎战,而且从这半渡而击的手法来看,对方的军队并非是不堪一击的弱旅。副将哪里见过这样的战术,对于主将的问题完全无法回应。但是战场从方才鼓号喧天的变成了现在的一片静寂,这中间的差距的确让他觉得完全不对头,只是怎么都说不出不对头在哪里。

    就在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湘军阵列后面突然传出了炮声。高丽也有火炮,他们的铸炮水平即便不行,铸造些铁炮也不是做不到。只是这些大炮要么就是射程很近的“虎蹲炮”,射程远的大炮重达几百斤,搬运不方便,此时还都在鸭绿江东岸,没能运到西岸来。这些火炮隔江根本起不到作用。

    没等两人来得及懊悔自己这边没有火炮,湘军的炮弹已经飞进了高丽军队的阵列中炸开来。在炮兵方面,淮军的水平在湘军之上。但是淮军的首领江忠源与曾国藩关系莫逆,所以把淮军造炮负责人王启年让给曾国藩。靠了炮兵专家王启年的帮助,湘军的炮兵水平大有进步。加上从捻军那边缴获的火炮,湘军的炮兵有了质的飞跃,也能使用开花弹进攻炮击。

    湘军有开花弹,高丽人可没有开花弹。鲍超原本以为高丽军队会立刻做鸟兽散,没想到在猛烈的炮火打击下,高丽军队竟然顶住了。他们就站在原地任由火炮狂轰滥炸,竟然没有任何动静。

    鲍超是湘军悍将,以往太平军作战不利的时候就采取分队撤退的战术,同时在地上乱扔财物。一般的清军遇到这样的局面就拼命捡东西,追击阵形整个就混乱了。太平军随即回头突击,就把处于优势的清军打得落花流水。这种战术屡屡奏效,直到遇到鲍超的军队。

    这是第一支对于地上的财物置之不理,而是猛追太平军的清军。太平军数次在鲍超手里吃了大亏,直到调动陈玉成这样的精锐部队前来敌对才能挡住鲍超。由此可见鲍超治军之严,也可见鲍超的性格。

    见到高丽军队就硬挺着挨炮,鲍超登时来了劲头。他喝道:“炮兵别打了!步军开始射击!”

    军令很快就得到了执行,炮兵们停顿下来。步兵在队官指挥下举起步枪开始整齐的排枪。子弹飞过了一百多米的距离撞进了高丽兵的行列。可令鲍超大吃一惊的是,在炮火面前岿然不动的高丽兵遭到一通排枪射击之后居然崩溃了,那些被炸死炸伤的高丽兵倒在地上,这帮人可以不去管他们。那些没受伤的,或者受了点轻伤的高丽兵扔下武器就开始逃窜。只是他们沿河布阵,此时只能沿河跑开,或者冲到船上试图驾船逃窜。

    鲍超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他喝道:“追击!”

    小鼓继续快速敲击起来,按照这种敲击的命令,湘军从枪上抽下反插的刺刀,把钢质刺刀向前,套筒套在枪口上,并且锁上了封闭器。

    “杀啊!”随着队官们喊杀声响起,湘军步兵跟着队官们挺起刺刀向着逃散的高丽军队追了过去。一百多米的距离转眼就过去了,更不用说湘军穿的是从捻军战死者身上缴获的胶底鞋,五月的天已经不冷,穿着胶底鞋在泥土地上跑得非常轻快。转眼间湘军就冲到了高丽兵近前。

    大乱的高丽兵哪里有精神抵抗湘军,更不用说上了刺刀的步枪就是短矛,湘军也不管高丽兵喊着什么“欧巴”“思密达”之类他们完全听读懂的话,近身之后挺枪就刺。一场屠戮在鸭绿江西岸展开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