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24章 跟对人(一)

正文 第224章 跟对人(一)

    三月的广东已经是花团锦簇,春意盎然。广州城的绿化带经过几年的种植,被偷,宣传,惩处,再种植,总算是稳定住了。这座岭南重镇此时已经大有冠绝中国的意思,人口,工业,商业,广州都已经是顶尖的城市。

    两边都是漂亮绿化带的宽阔马路上甚至行驶着煤气热球机驱动的公交车,掩映在市区各个小区绿化中的近万楼房里面住着数百万的人口,他们从事着自己的工作,有着自己的生活。不管生活是顺心,或者是不如意,至少他们中的绝大部分已经摆脱了以前的饥饿与无助。

    在靠近港口的一栋常见的四门洞的西头二楼,几个人一大早就摆开了饭局。说是饭局,其实就是几盘菜,几瓶酒。屋里面没什么家具,倒是在墙边放了好多酒瓶。脏兮兮的窗纱上满是灰尘,因为雨淋,不少地方干脆把窗纱上的窟窿完全堵死,成了一块块干结的污垢。

    参与喝酒的人中间,有个忍受不了从卧室散发出来的那种太久没有洗被褥的味道,干脆起身把卧室的木门给关上了。只是那木门的合页看来有问题,拉到一半门差点就要掉,关门那位想了想,也就把门给推回去了。

    坐在主位上的那个人转眼就几杯酒下肚,夹起一块牛肉丢进嘴里,嚼了几口咽下肚,他乜斜着眼睛看着对面的那个人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琛哥,你也是咱们广东的好汉,这就是来看看琛哥。”对面那人笑道。

    “郑天雄,当年我没和你们一起去香港,现在落到这个地步。我看你是来笑话我的的吧。”被成为琛哥的名叫韩琛,他说完之后冷笑一声,态度一点都没有故人相见的欢喜。

    郑天雄并不在乎韩琛的态度,他笑道:“琛哥,咱们广东豪杰当年遭了难,我们是实在待不下,才跑去了香港。这背井离乡的有什么好。琛哥,你这房子都买了,现在怎么会到如此地步。”

    韩琛瞪了郑天雄一眼,他也没为自己解释什么,只是说道:“你们当年是扒着英国人的船,不跑去香港,在广东等死么?”

    郑天雄、韩琛等人都曾经是广东佛山一带的豪杰,能打能拼,交游也广。郑天雄等人结交了英国朋友,光复军对他们的态度可想而知。在歼灭岳家的佛山战斗结束之后,广东豪杰与大户们瓜葛很深的那帮人遭到了悲惨的命运,不管武功多高,面对训练有素的军队除了死就是逃。郑天雄属于跑得还算是快的,抵抗新政府的好些家族被彻底剿灭了。

    即便是被韩琛嘲讽了一番,郑天雄也没有生气。他问道:“嫂子怎么样了?”

    “病死了。”韩琛冷冷的答道。

    “哎!嫂子那么好的一个人,可惜了。”郑天雄叹道。他说完之后,见韩琛眉毛一立大有想发火的模样,连忙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韩琛,“琛哥,嫂子不在的时候没能过来看你,这是兄弟的一点意思。”

    韩琛打开信封看了看,里面是一小叠人民币。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把信封撂倒郑文雄面前,“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哥哥我可没什么能帮得上兄弟的,这些钱我不能收。”

    “这本来就是兄弟的意思,琛哥你想多了。”郑文雄解释着。

    双方好多年没见,什么情谊都是个说辞,大家有的没得说了一阵,郑文雄等人就告辞了。韩琛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把放在桌上的信封还给郑文雄。

    等离开了韩琛家,跟着郑文雄的一个人忍不住骂道:“你看韩琛现在的穷样子,还照样在摆谱。也不撒泡尿照照他的嘴脸。”

    郑文雄倒是不在乎这点,“他要是日子过的好,我们还不来找他呢。最近韦泽那边把英国在中国海关的人都给辞退了。香港那边可是头痛的很,此时就是赶紧布局的时候。”

    即便是郑文雄很有信心,和他一起来的家伙却没有同样的信心,“雄哥,若是韩琛拿了咱们的钱,却不来找咱们怎么办?那些钱岂不是亏了。”

    郑文雄明显没有把韩琛放在眼里,“切!你看韩琛现在过成的模样,老婆死了,孩子只怕也不想理他。你注意到没有,他右腿走起来很不方便,应该是受过重伤。现在他都四十多岁了,黄土埋到胸口的年纪。不来找咱们,他韩琛还能去找谁?”

    虽然嘴上说的轻松,郑文雄他们的行动却没有丝毫的张狂,几个人在路口散了。广东做生意的人很多,几个人分别在不同的商行藏身。接下来的日子里面,他们联系着那些日子过的并不如意的人,主要是港口和货运公司的人员。

    整个三月过去,到了四月一日,韩琛终于按照郑文雄留下的联系方式联络了郑文雄。中间经过了两层的情报转递,两边终于在约定的夜市上碰头了。

    华灯初上,广州铁塔依旧在灯火映照下看着流光溢彩,广州人对此早就习惯,大家只顾着自己吃喝。传统的海鲜类因为开始出现近海养殖而丰富起来,不仅仅是海鲜,包括烤鸡之类的菜品也开始出现在夜市里面,可选的菜品越来越多,空气中弥漫的香气也因为孜然等佐料的出现而变得更丰富起来。

    “咱们也别说废话,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啃完了两串烤鸡翅,灌下去一大口啤酒,韩琛爽快的问道。

    “也不用琛哥做什么特别的事情,琛哥只用把每天你知道的航船出海情况,还有你见到的军舰情况告诉我们就行。”郑文雄也回答的很坦率。

    “你们要这些情报做什么?”韩琛警觉的问道。

    郑文雄笑道:“这是我们自己有用,琛哥你也不用特别的用心,把看到的消息给我们,琛哥你除了拿份薪水之外,我们也会给琛哥一份更高的辛苦费。”

    说完之后郑文雄把一份烤牡蛎推倒韩琛面前,“琛哥,现在生蚝也是越来越多越来越便宜了。兄弟我能拿出的钱让你每天吃几十斤的生蚝都没问题。你觉得如何?”

    这个比方倒也有趣,韩琛笑了一声,“几十斤牡蛎,我却怕自己被撑死。”

    “放心,琛哥你不过是把看到的东西告诉我们就行。谁会知道琛哥你还在帮我们的忙。我们更不会让琛哥为难。”郑文雄说的非常诚恳。

    韩琛盘算了好一阵,终于说道:“话说头里,我只能告诉你们我看到的,我没看到的我也不会专门去告诉你们。”

    “就这么办。”郑文雄脸上露出了笑容。

    谈妥了主要的事情,郑文雄就与韩琛谈起了普通的生活。韩琛心中也有抱怨,几瓶啤酒下肚,他也敞开了话匣子。因为韩琛在本地颇为有侠名,也从来很反对大烟,光复军也没把韩琛怎么样。后来韩琛就去了货运码头工作,最初的时候还不错,他练武出身,身体结实,一个人能顶几个人。码头生意很好,韩琛也赚了不少钱。

    但是随着工业水平的发展,原本的车子开始换成极为轻快的架子车,而且各种吊车也开始大量出现。体力劳动强度开始下降,不少以前身体不够好的人都能在码头混生活。特别是机械操作等工种,连女人都能开始干。

    韩琛练武出身,文化学习水平不行。年纪大了,身体没以前硬朗,可他性子还是要强好胜,结果在一次搬货的时候不慎摔倒,伤了腿。这下搬货的差事是办不成了。反倒是他老婆上了夜校之后学会了算术,在码头上当了巡检员,搞进出口货物记录。随着工作经验的累计,薪水也逐渐高了起来。

    家里面的挣钱能力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韩琛对这样的变化非常不满意。和妻子的争吵也越来越多。韩琛的儿女都站在韩琛的老婆一边,这更让韩琛心情更坏。家里面矛盾愈发激烈。遭到了韩琛太多打骂,韩琛的儿女中学毕业后都去参军,离开了这个家。韩琛的妻子后来因为生病去世。他的儿女回来吊唁之后就再也没回到家。

    失去了妻子的经济来源,韩琛自己也只能当个巡视员,加上他情绪低落,整日里买醉,这日子越来越糟糕。

    听韩琛讲述完,郑文雄叹道:“琛哥,你看看光复军都干了些什么破事。若是他们没当权,我们兄弟在广东是何等的威风!而且那时候有妇道,有三从四德,女人哪里敢翻到咱们男人头上。那些孩子们谁敢不听老子的话。你可是被他们给害惨了啊!”

    韩琛冷哼一声,拿起瓶啤酒一气灌下半瓶,抹了抹嘴,他问道:“还不知道你们在香港过的如何?”

    “在香港,就看你肯不肯跟着英国人混,肯跟着英国人混的,日子都过得不错。”郑文雄带着笑意说道。

    “看样子得跟对人才行啊!”韩琛若有所思的说道。

    听了这话,郑文雄眉毛一挑,重重的点点头,“琛哥说的没错,就是得跟对人才行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