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21章 山海关内外(七)

正文 第221章 山海关内外(七)

    消息灵通人士的消息就是灵通,阮希浩“偷偷”回南京的时候,一下船就有人知道,并且把阮希浩的行踪记录下来。没人怀疑阮希浩对韦泽的忠诚,处在风口浪尖的阮希浩回南京直接与韦泽谈,这是大家都能理解甚至是支持的选择。但是阮希浩居然没有先和兄弟们联络,而是直接跑去见沈心这个政治部主任,这可就让兄弟们觉得这么做大大的不应该。

    陆军司令胡成和、炮兵部队司令梁长泰,海军司令林家俊三个人开的小会上,炮兵司令梁长泰忍不住埋怨道:“阮希浩这是真的准备公办么?”

    论交情,胡成和与梁长泰都是梧州天地会出身,一定要论日子的话,梁长泰几乎是与阮希浩一起加入韦泽的部队。梧州老乡,加上长期的战友,梁长泰觉得阮希浩怎么都该来先找这帮兄弟吧。可看看阮希浩选的人,第一人选是雷虎,第二个去见的是小字辈的沈心。放着三位司令不管,舍近求远的找另外两人,梁长泰觉得心里面很堵。

    胡成和倒是没有这么激动,他说道:“找你老梁又能怎么样,你除了让他大义灭亲之外还能有别的办法不成?”

    梁长泰“有前科”,他弟弟在梧州当水贼被抓,后来被判处死刑。梁长泰也曾经说过“用战功换他弟弟一条活命”的话,可后来还是老老实实的大义灭亲,对这件事一言不发。这件事也没有影响梁长泰的地位。对胡成和的话,梁长泰只能听着。毕竟胡成和说的是实话。

    陆军是所有兵种的根本,炮兵与海军都脱身于陆军。海军司令林家俊在陆军司令护城河面前实在是没有平起平坐的意思,他有点心慌的说道:“胡司令,这件事若是能商量一下,大家一起给阮政委出个主意,该说话的时候大家都说说话,这也是个办法。”

    海军内部出现了叛徒,这与十几年前二次北伐时候陆军偷地图的事情大不相同。那次只是偷了个地图而已,罪犯也是担任行动。这次是向外国出卖军事情报,若是说只有这么一个人被洋鬼子拉拢,海军司令林家俊很想说这样的话,可他实在是不敢说这样的话。

    “哼!”胡成和哼了一声,“既然阮希浩去见了沈心,接下来定然是去见都督。都督要怎么处置阮希浩,我们也只能听了。”

    “我觉得……”梁长泰说了半截就把剩下的话给咽回了肚子里头。

    林家俊倒是忍不住说道:“我觉得这件事阮政委不知情,都督若是处置的太重,这也不妥吧。”

    胡成和扫了林家俊一眼,“妥不妥也只能到时候再说了,毕竟是老兄弟,我们该说话的时候也得说话。”

    梁长泰微微点头,他叹道:“还是这老阮做事没章法,若是早点和兄弟们联络就好了。事到临头,还得兄弟们替他操心。”

    梁长泰与一部分人觉得阮希浩应该与兄弟们联络,阮希浩倒是本着好汉做事好汉当的心态决定绝不出卖谁通消息给他。即便是阮希浩因为这件事而倒了大霉,那也只是因为韦泽要处罚他,如果出卖了好心好意的兄弟,以后阮希浩还怎么见人呢?

    第二天见韦泽的时候,阮希浩跟小学生一样规规矩矩坐在凳子上,就等着韦泽批评训斥。看着这幅视死如归的表情,韦泽乐了,“阮希浩,你这表情跟要上反动派的刑场一样啊。”

    听了韦泽的嘲笑,阮希浩也觉得不好意思了,他微微低下头,“都督,我错了。”

    “呵呵”韦泽收起了一些笑容,“我现在有点觉得,你认为你的错,和我认为你的错未必是一码事。当然了,我希望我想错了。同志就是志同道合的人,同志们之间能够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那就再好不过。”

    韦泽不太爱私人谈话,所以列席的有沈心、雷虎、胡成和、林家俊,和这件事有关的几个关键人物都已经聚齐。看大家都坐稳了,韦泽开口说道:“发生了什么情况,我想你也听说了一些,不管你是不是知道的全面,先让林家俊同志介绍一下情况。”

    林家俊翻开了笔记本,把包括最新的情况给讲述了一遍。这时代的间谍活动技术含量比较低,很多时候大家对一部分人的异动只是没有往情报问题上想,真的开始考虑的时候也比较容易抓出异动份子。

    最新情报中发现兰芳的南海舰队中有七八个人有异动,突击审问与搜查之后,抓到六个家里面藏有来路不明钱财的人。审问初步结果是三个人牵扯走私,三个人与外国人有关系。而三个与外国人有关系的家伙还不仅与外国人有关系,在海关里面同样有问题。

    但是这都是最初的调查,后续调查的内容暂时没有发过来。所以这次侦破外国人,或者英国人在中国的情报网的范围已经扩大,中国海关里面还雇佣了一些英国人,所以这不会是一次小打小闹的事件,真的下手严整,牵扯的不单单是海军一家。政府肯定也不会被置之不理。

    这简单的介绍已经让阮喜好明白牵扯的范围与人数完全超出他的想象之外,阮希浩被吓住了,他连忙说道:“都督,我识人不明……”

    韦泽摆摆手,“识人不明那得是你的直属部下,我怎么不知道你阮希浩居然管起海军,管起海关了。”

    听了这话,阮希浩心里面轻松了不少。韦泽这等于把阮希浩身上最大的罪责给放过,没有了这个问题,阮希浩若是脸皮够厚,在海军质疑他的时候还能倒打一耙,指责海军把好好的同志都给教坏了。

    但是韦泽却没有放过阮希浩的意思,他问道:“我看了纪委的报告,你们竟然讨论起了我是不是该去河北坐镇指挥工作的问题。我就奇怪了,这件事中央还没讨论出结果来,你们河北怎么就讨论起来了?阮希浩,你把咱们的组织纪律最重要的三条给我背诵一下。”

    咽了口唾沫,阮希浩想了想才说道:“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地方服从中央。”

    “我现在意思很简单,中央决定有必要让地方参与讨论的时候自然会让地方知道中央的态度,那么你们河北省是怎么知道我有意向去河北指挥工作的。难道你们河北省在中央里面还设了情报部门?”韦泽说到后面,已经是极为严肃,方才那个和蔼的韦泽一点影子都看不到。

    “都督,我们绝对不敢探听中央的秘密。”阮希浩说话的时候脸色有点发白。

    韦泽根本不为所动,他盯着阮希浩大声说道:“阮希浩同志,党的理念,党的政策是完全公开的,党的决议很大一部分都是公开的。那么我现在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我比较担心党在北方四省的工作能否坚持党的理念,贯彻党的政策,所以我才想亲自去北京坐镇。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党的会议里面并没有形成决议,那么这件事按照纪律就是不能拿出来讨论的。我也觉的你不会派人到南京来专门打探消息,那么这个消息是怎么传到你那里的,我们必须查清。关于泄密的责任人,我们是一定要处分的。”

    阮希浩的脸色本来就已经比较难看了,在韦泽洪亮的声音下,阮希浩的脸色也没有变的更糟糕。倒是胡成和与林家俊的脸色都变了一些,雷虎与沈心的脸色也变的严肃起来。

    “阮希浩同志,我现在要求你立刻回答,你愿意不愿意把谁向你通风报信的人讲出来。现在就回答!”韦泽继续问道。

    或许是屋子里面比较热,阮希浩额头渗出了一层汗,沉默的片刻,阮希浩抬起头,“都督,我做错了事情,我应该受惩罚。但是背后把兄弟们给卖了的事情我是真的不能做。”

    “呵呵,”韦泽冷笑起来,“卖兄弟的事情你不能做。这话我听过很多次,咱们当年整风的时候有太多的人说过这种话。如果组织上对同志们做出不合理的要求,同志们有这种态度也很正常。现在有人公然违反组织纪律,我没记错的话,这些组织纪律在制定的时候你阮希浩也是投了赞成票的。那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你阮希浩现在是不是不赞成这些你曾经投票赞成的组织纪律了?”

    没等阮希浩回答,胡成和忍不住开口说道:“都督……”

    听胡成和插嘴,韦泽转过脸看向护城河,他满沉似水,眼睛明亮的简直像是要放射出光线来,胡成和被这气势震撼,竟然一时说不下去。

    微微咽了口唾沫,胡成和打起精神继续说道:“都督,你说大家现在是不是知道这么做不对,现在是不是知道这么做会引发极大的风险。我相信大家知道这些事情,听了你给大家一条一条的解释党章党纪之后,都知道这些纪律不是开玩笑的。可这件事大家以前真的是疏忽了,今后我们抓紧就好……”

    “哼哼”韦泽毫无笑意的笑了两声,“如果真的有人觉得纪律不是开玩笑的,如果真的有人觉得前车之鉴后事之师,那我很想知道,是谁告诉阮希浩同志,他的堂弟是有重大通敌嫌疑的犯罪嫌疑人!胡司令,你觉得呢?”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