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96章 继往开来(五)

正文 第196章 继往开来(五)

    雷虎真的把攻城的事情扔给阮希浩了,光复军管事的是党委,负责营运的则是参谋部。调动政委对实际工作影响非常有限。阮希浩也是实战派出身,老党员,当政委自然没人有意见。

    从南京坐军舰跑到天津,在乘蒸汽船从天津到北京城下花了五天时间。一见到雷虎,阮希浩就说道:“雷老虎,可别说我要抢你功劳!”

    “我要去南京城军委了,你别不爽才好!”雷虎嘿嘿笑着说道。

    嫉妒是人类最基本的本能,阮希浩怕雷虎生气,雷虎也怕阮希浩不爽。这两句话前后对应的极好,两人都理解了对方的心思,对视片刻,两人都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我觉得都督是怕兄弟们心里面不高兴,反正我是没什么。你在淮河这边这么久,让你管北伐也是应该的事情。”阮希浩更清楚的表达着自己的想法。

    “按照轮换也该我回军委了,再说我怎么听说都督还有内部安排?”雷虎真的没想过韦泽完全要搞平衡才做出这个调动,他相信韦泽是一定有自己更长远的打算才会这么做。这种感觉在雷虎十几年前跟了韦泽之后就一日一比一更强烈,韦泽对未来好像有着与任何人都不一样的看法与规划。

    “我来这里之前,都督刚给大家讲了五年计划,还有未来二三十年的发展。听着就吓死人了。能办到的话,咱们中国就强的没法讲。不过……”阮希浩开始琢磨后面该怎么讲。

    雷虎虽然与阮希浩的私交其实未必怎么样,不过他和阮希浩在对待韦泽的态度上颇为一致。众将里面自然有韦昌荣这样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都是绝对铁杆的存在,也有林阿生这种为人本份,任劳任怨的元老。剩下的一些就不太一样,雷虎就是特别支持韦泽,阮希浩是韦泽一手从广西梧州那边给救出来的,那种天然的主从态度就大不相同。能让阮希浩觉得不太好讲,只怕里面就有些不对头了。

    没有逼问,雷虎就等着阮希浩继续说,阮希浩想了一阵子才说道:“都督好像担心这次有人会不听他的话,其实不就是有些兄弟想封个侯爷么,也不是多大的事情。”

    雷虎听完倒也放下了心,他笑道:“想封王封侯,不就是想比别人高出一等么。都督在军中一直推行官兵平等,你弄出个王爷侯爷是让谁看呢?”

    这话一下子就抓住了核心所在,阮希浩也未必不想当个侯爷,但是大家既然从不向韦泽跪拜,那也没理由让别人给他们跪拜。雷虎如此支持韦泽,阮希浩也只能不再谈这个问题。他把话题拉回了更现实的内容,“对了,老虎,北京城内的这帮满人怎么处理?”

    其实几年前光复军倒也嚷嚷过对满人的最终解决方案,男的杀了,女的送去妓院。可新政府已经完全取缔了赌场与妓院,这种解决办法中有一半没了实践的基础。嘴上讲归讲,实际上江南也没剩什么满人,也就是福州那边不到一万满人抵抗过,后来男的被杀,女人送去广西给地方光棍当了老婆。所以真的要在北京大杀一番,阮希浩这种搞过灭门的家伙也没做好心理准备。

    雷虎挠挠头,他也有点为难。想了一阵,雷虎终于说道:“抵抗者杀无赦,不抵抗的么,我觉得先把汉人与旗人分清楚再说。”

    看雷虎那个表情,阮希浩笑道:“你也别瞎编了,正好你回去之后问问都督,看都督到底想怎么办。现在事情太多,这件事我都忘问问都督。”

    军人行动就是迅捷,雷虎交接了指挥权,然后立刻乘船花了五天跑回了南京。码头比以前热闹了十倍不止,还铺设的有铁轨,拉着煤炭的小火车隆隆的而去,也不知道是准备做什么。男子们没有满清的辫子也没有太平天国的长发,有些把如同军人一样把头发剪得很短,有些留了些新的发型。所有人气色看着都不错,走起路来都很是急迫。那种流民与乞丐模样的家伙也不见了。整个风气都变得完全不同。

    进南京之后雷虎就呆住了,几年不见,南京外城墙基本没动,阻碍大马路的内城城墙统统被打穿。若是按照战争的标准,城墙的防御作用已经归于零。一条条纵横的碎石灰渣大马路画成的“方格”中则是全新的小区。

    雷虎当然不知道21世纪的模样,所以他只能从各种通告上看过“小区”的概念。眼前出现的是一座挨一座的六层楼房组成的小区,街道两边有绿化带,小区也被绿树环绕,方方正正的楼虽然很怪,在绿树草坪映衬之下倒也很有温暖惬意的感觉。

    曾经的南京被层层高高低低的城墙院墙分割成了各种小世界,旧时代被新时代一扫而空,站在南京街头,最大的感觉就是这座城市一览无遗,一切都变的开阔起来。

    皇城与王府现在是新政府的办公地,进进出出的都是身着制服的工作人员。雷虎立刻去军委报道,进了大院之后立刻就有一众老兄弟见到雷虎,大家寒暄几句却也没有多留他,此时雷虎第一要务自然是去见韦泽。约好了一起吃饭,大家也就让雷虎赶紧进去。

    秘书没让雷虎多等,雷虎很快就见到了韦泽。互相敬礼,握手,韦泽让雷虎坐下,“拿下北方四省之后我准备做一次纪律整顿,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啊?怎么整顿?”雷虎有点懵了。

    “主要是经济问题整顿,以权谋私,贪污腐败。这种人得狠狠整顿一番。”韦泽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

    “这是怎么回事?”雷虎大惑不解。

    韦泽笑道:“肯定是这等事情出了不少,所以我才要对此进行整顿。不杀杀这些歪风邪气,以后只会更加难办。”

    雷虎怎么想都觉得理解不了韦泽,他问道:“都督,你要是在军委表决,我一定支持你。但是这么做的话肯定不止是因为有人贪污吧。我们部队里面也经常查出一些混账东西。可我们纪检部门这么干,和都督你亲自领头干,这里面可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还请都督说明一下。”

    “说明一下是吧?”韦泽脸上的表情有点迟疑。片刻之后他下了决心,给了雷虎一个说明,“我要实行五年计划,那个投入非常大。到时候各个部门里面拿到那么多钱,你说没人动这个心思么?我是不信的。所以现在痛下杀手整顿一番之后,这帮人知道了厉害,我们也建立起制度,之后干坏事的家伙总会少些。”

    雷虎大概能明白这里面的问题了,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雷虎才开腔问道:“都督,这个五年计划投入到底有多大?”

    “增加一亿亩以上的水浇地,修建上千的水库,增加上万公里的铁路。每年要增加几百万的学生,增加很多工厂,矿山。这都是很大的投入,若是说上下没人想在里面捞一把,我是不信的。”韦泽平静的说道。

    说这些数字的时候韦泽很平静,雷虎听了之后被吓得够呛。这无疑是天文数字,需要动用大量的干部与基层力量来完成如此规模的工作量。正如韦泽所说,一定会有人在里面动手脚,到那时候再动手整顿体制只怕就晚了。这些事情一定需要先动手整顿,才能让那帮渣们知道厉害。

    想明白这些,雷虎忍不住问道:“都督,这些和你不封王封侯有关联么?”

    韦泽冷笑一声,“我若是敢封王封侯,到时候我就得杀功臣了。封了王侯,他们觉得拿的钱就不是国家的钱而是我韦泽的钱,我惩治那些家伙的话,就是对功臣下手,而不是每个人都要遵纪守法。我几年前就开始强调要遵纪守法,为的就是不想把事情弄得那么麻烦。”

    雷虎完全能接受韦泽的态度,他一直认为韦泽是个眼光深远的人,能够规划未来的方向是韦泽最大的长项。从建立总参谋部制度开始,韦泽一直再强调法制,强调要遵纪守法。几年来韦泽在光复党全国代表会议上的工作布置中,遵纪守法更是天天讲年年讲,现在的韦泽无疑是要求大家把遵纪守法完全落到实处。

    “那我要做些什么呢?”雷虎决定在这件事上继续服从韦泽的安排。

    韦泽的语气温和了不少,“老虎,你的功劳非常大。从湖南打到淮南,从淮南打到了北京城下。这时候你评功不用担心,所以我想让你在部队里面管纪律。其他同志立功的机会有的是,所以不至于没了追求,一定要搭上自己的前程也非贪不可。我是很相信你的,觉得你愿意承担这个重任。不过我也尊重你的选择,你要是一定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话说到这里,雷虎已经对韦泽的安排以及理由了然于胸了。正因为雷虎的功劳已经远超众将,所以雷虎只要不参与之后继续立功的事情,他做其他工作大概也能服众。管纪律是非常得罪人的事情,若是资历与功劳都不能服众,那是一定干不下去的。

    雷虎只说了一句话,“全听都督的安排!”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