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69章 北伐前奏(十)

正文 第169章 北伐前奏(十)

    徐州军区教导师的操场上,一众同志正在高声喊着加油的口号。新式的炮车演练中,四组炮组人员正在起伏不平的地面上拉着炮车狂奔。这是三千米的长途测试,没有马匹牵引,完全靠人来拉动。每套将近两吨的炮车在八名炮兵战士的拖动下跑的飞快。

    人人大汗淋漓,人人奋勇向前,场边的呼喊声也一浪高过一浪。雷虎稳稳当当坐在观看台上,脸上都是兴奋的表情。炮车用了全新的轴承与实心轮胎,车子轻快的跟要飞起来一样。十几年来,光复军的火炮发生了极大变化,以前只能运输轻型火炮,模仿了欧洲的炮车之后,一些中型火炮也能勉强赶上步兵正常行军。现在正在测试的火炮威力大大超出了以前的中型火炮,行军速度甚至能够赶上急行军。面对南京那种无比坚固的城墙,这等火炮还没有办法。北方四省的任何城墙都抵抗不了这些新火炮的攻击。

    八名战士拖动跑车就能赶上急行军的速度,如果采用正常情况的双马拉动,体力的节省就更多。雷虎心里面又是高兴又是不太爽,如果这些火炮能早点发送到部队,而不是这种大战之前临时调拨,部队的战术安排又能有更多变化。

    但是想归想,雷虎也不可能就这么去指责军委办事不够周到,军委好歹在战前已经把火炮给送来了。临阵磨枪总算是有枪可磨,真的不给发放新式跑车,雷虎不照样得使用旧式的“落后武器”么。

    部队对新炮车整体评价不错,只是新式轴承有点娇气,比较极端的行动之下损伤率有点过高。特别是那种需要停下来就打的时候,想让轴承不受那强大的后坐力,就得采取支架支撑,这一下子就增加了好几个炮击步骤。

    面对这种批评,雷虎回答很简单,“哪里有那么多两全的好事。嫌轴承娇气,就用旧的。想用新的就把新步骤给练熟,给安排好。”

    等到雷虎视察完了炮兵,最新情报就到了司令部。山东的苗沛霖居然打出了太平天国齐王的旗号,这个首鼠两端之辈当了满清官员,又干掉左宗棠的楚军,后来返回头与满清合作对付捻军,现在看满清情况不妙竟然又立起了反清的大旗。这些做法其实对光复军没有丝毫的影响,苗沛霖至少还没有胆子去攻击光复军。可徐州军区司令部里面还是骂声不断,大家对反复小人可没有丝毫的好感。

    军区司令建议道:“政委,反正是要解放四省,咱们干脆就把苗沛霖给干了吧。就这种王八蛋,咱们打他,谁也不会真的去救。”

    这个建议一出,军区司令部里面立刻都是一片赞同之声。更重要的是,苗沛霖这种令人恶心的家伙竟然成了太平天国的“齐王”,这局面就属于“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情况。太平天国这也是有病乱投医,摆明了要挑衅刺激光复军。

    徐州军区党委群情激奋,雷虎也只能向军委发电,请求让徐州军区北上歼灭苗沛霖所部。

    “将不能因怒兴兵!”韦泽很快就给了回电。

    接到电报之后,雷虎心中大大松了口气。这种话雷虎虽然在党委会议上说了,可同志们并不服气。不得已,他才给中央发了电报,出于对韦泽的信心,雷虎相信韦泽会做出明智的选择。现在韦泽发话,徐州军区的情绪也暂时平稳下来。

    在距离徐州不远的菏泽,捻军的总指挥官赖文光心里面非常不爽。他反对洪秀全承认苗沛霖“齐王”的事情。这不是因为嫉妒,赖文光对洪秀全的做法评价非常低。李鸿章夺下洛阳导致捻军与陕西的联络中断,但是这也没必要用“齐王”这个称号对韦泽公开表示恶意。

    捻军一点都不相信苗沛霖,这个家伙两次三番的背叛满清之后,又两次三番的出卖捻军,信他才是有鬼呢。既然如此,又何必因为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家伙得罪韦泽。

    洪秀全给赖文光的信里面说,这样做会导致光复军对苗沛霖下手。光复军一旦进入山东,就会吸引满清的注意力。这种计算更让赖文光觉得颇为荒谬,光复军即便是真的进入山东作战,那意味着强大的光复军一举消灭山东的所有敌人,太平军在光复军眼中只怕也是敌人。

    但是此时的赖文光做了如此判断之后也只能把这个问题放下,最新的消息中,一支捻军两千多人的部队被僧格林沁消灭了。捻军的总指挥部里面情绪非常低落。

    “王爷,咱们往哪里走?”张宗禹提出了问题。

    湘军跟吃错药般紧追捻军不放。与湘军配合的是僧格林沁的蒙古八旗,僧格林沁没有兜头追赶,也没有尾随追击。尾随捻军的是湘军,僧格林沁采取了并行战术,他们与捻军保持了三四十里的距离平行前进。如此的行动目的只有一个,这可以让捻军无法如同以前那样采取分进合击的战术。

    捻军就是准备在禹州分兵,结果僧格林沁的蒙古八旗猛扑而上,他们没有去攻击捻军主力,而是就近歼灭了一支分兵后的部队。遭到了如此损失,捻军不得不再次集结。按现在的发展,向西的话就只能走小路退入陕西。

    赖文光沉吟了好一阵才提出了向西撤退的建议。张宗禹还没回答,任柱就提出了反对,“赖大王,我等兄弟现在就想报仇,如果退入陕西,什么时候才能打回来?”

    捻军将领们也是同样的意思,“光复军现在都拿下四川与康定,转头就能打西北。我们去了陕西,只怕天王就不会让我们再出来。何年何月我们才能为家人报仇雪恨。”

    赖文光没想到反对的力量这么强大,而且捻军的这番话里面有着令赖文光不能不注意的问题,捻军对直接听从洪秀全的指挥好像非常抵触的模样。

    “诸位兄弟,想报仇也得先留下自己的命才行。”赖文光说道。

    而捻军将领对此并没有什么兴趣的样子,大家反响并不激烈,甚至有捻军将领提出干脆打回涡阳的建议。

    赖文光说服捻军首领的努力没什么效果,捻军众将都不支持退入陕西的计划。不得已,赖文光只能考虑东进山东北部。

    会议结束之后,张宗禹、任柱等捻军将领秘密开了个小会。张宗禹阴沉着脸说道:“诸家兄弟,赖大王毕竟是太平天国的人,不是我们捻军的人。到了这时候他想的还是太平天国,想的还是洪天王。我们这些兄弟的想法却不是赖大王真正愿意听的。退进陕西绝不可以!”

    其他捻军将领们纷纷点头,他们中间多是安徽与山东人,在河南、山东作战,是在将领们的家乡附近。千里迢迢跑去陕西,就进了太平军的一亩三分地。那时候大家就得听别人的指挥,这可不是捻军豪杰们能够接受的事情。

    任柱问道:“张大哥有什么打算?”

    “太平军现在最怕的是谁?”张宗禹问道。

    众将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他们互相看着,心中慢慢有了答案。

    张宗禹说道:“太平军现在最怕的是光复军。他们在南京的时候错对了齐王韦泽,又杀了东王杨秀清。齐王韦泽北上进军南京,太平军本来是没活路了。不过齐王韦泽够义气,放了太平军一马。我听说当年齐王韦泽说了,只要太平军让出南京,他就不灭了太平军。这才有太平军跑到北边。若是齐王韦泽真的要把太平军灭了,现在哪里还有太平军的事情。”

    这个掌故捻军将领们也都知道些,不过与太平军相比,光复军对捻军更加冷淡,所以众人也不太在乎此事。张宗禹现在提出这个问题,捻军众将都觉得张宗禹定然有没说完的话。

    任柱说道:“张大哥,兄弟们都信得过你,你有什么路的话就直说,兄弟们好好合计一下。”

    张宗禹看着那些用期待的眼光看着自己的兄弟们,他咬咬牙,鼓起勇气说道:“兄弟们若是真的想回老家,那就只能看看光复军要不要咱们。若是光复军要咱们,咱们再也不用跑东跑西,只用在光复军北上的时候直接往南回老家。那时候咱们不仅能报仇雪恨,也在不用给太平天国卖命。”

    这个建议够生猛,捻军的众将大多数没想到张宗禹在嘲笑完苗沛霖反复无常之后竟然准备背叛太平天国转投韦泽。

    大家都是走江湖的人,这么做的确不地道。

    没人同意,也没人反对。众人沉默了好一阵,终于有人问道:“光复军和咱们十几年前倒是打过交道,之后十几年他们都没有联络过咱们,人家的心思咱们也不知道啊!”

    张宗禹倒是没有这么悲观,他说道:“亲戚不常往来也会疏远,光复军不来找我们,我们就去找光复军。大家觉得如何?”

    捻军众将也只能暂时同意这么做。看大家基本有了共同的想法,张宗禹板起脸说道:“我把话说在头里,大家兄弟一场,对不起兄弟的事情断然不能干。若是有兄弟想跟赖大王,想跟太平天国,我们都管不了。我们只要能打回涡阳去,死也死在老家。若是有兄弟不愿意这样,那也别坏了兄弟们的事情!”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