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67章 北伐前奏(八)

正文 第167章 北伐前奏(八)

    李鸿章的表现出的对各方局势的精准判断,巧妙的运作,以及果断坚毅的行动力,令光复军情报部门大吃一惊。腐朽堕落的满清方面竟然出现了如此人才,这种震撼的感觉过去之后,接踵而至的就是强烈的警觉。

    几年来光复军没有立刻北上,做出这种战略判断的基石之一就是认为满清会不断衰落下去。这是很容易就能被认同的结论,实际情况也与此相符。李鸿章攻克洛阳所带来的战略改变却让满清有了终止大失血的可能。

    情报部门把最新消息整理好发向南京。可他们并不知道韦泽此时不在南京,而是在湖北。视察了广东,韦泽他们乘坐火车返回武汉,从武汉乘船逆流而上。正好赶上了对滟滪堆的爆破工作。滟滪堆是千年的景观,同样是吞噬了无数生命的长江拦路虎,有了橡胶和玻璃之后自然能制造潜水衣,工程兵们穿着全套装备,腰间围着铅坠,带着长长供气管子下水前,与韦泽合影留念。

    看着这些造型颇为恐怖的装备,连左宗棠这么不信鬼神的人都忍不住问道:“陛下,你这是要改风水么?”

    “改风水?”韦泽一愣,好几瞬之后他才明白左宗棠的意思,“左宗棠同志,我们光复党是个唯物主义的政党,我们不信鬼神之说。如果只是炸掉一个滟滪堆就能改风水,这风水也太不值钱了吧。炸掉滟滪堆是为了让我们的轮船能够直进四川,而且每年少了那么多遇难的船工,这不好么?”

    “这千年景观……”左宗棠还是觉得很不自在。

    韦泽自己从来就没见真正的滟滪堆长什么模样,所以他对这个景观自然没什么感情,“是千年景观重要,还是人命重要?再说炸了滟滪堆或许能让四川人民知道我们新政府有这样的能力,能增加人民对新政府的信赖。不管怎么看,我都不觉得这滟滪堆有保留的必要。而且我们拍了那么多照片,后人想看滟滪堆,可以看照片。”

    连续两天的爆破,这块威胁长江航路数千年的巨石再没了踪影。一艘三千多吨的军舰高高的桅杆上军旗招展,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遭有船只在这个位置沿着江心航道逆流而上,韦泽就站在船头,照相机忠实记录着这历史性的时刻。

    韦泽并没有真的乘船逆流而上抵达成都那座锦绣城,他在白帝城下船之后换船顺流东下。十几日之间就从长江到岭南,再从岭南到四川,接着从四川回到长沙。左宗棠觉得有些理解了庄周,到底是左宗棠做了关山飞渡的美梦?或者是左宗棠身在别人关山飞渡的梦中?这真的很难形容。

    到了长沙,韦泽在会见湖南省委的时候把左宗棠交给了组织部。左宗棠的身份既不是降将,也不是文官。而是有过在中央工作经验的光复党预备党员。这个身份非常耐人寻味,不考虑左宗棠的出身,工作经验与预备党员身份都注定让左宗棠成为重点培养对象,更别说还是韦泽推荐的人选。

    安排了左宗棠的事情,韦泽就继续乘船东下。李鸿章的“丰功伟绩”传到韦泽手中的时候,他正在湖北与省委的同志谈论工作。看完了飞夺洛阳的介绍,韦泽笑道:“也不知道这是李鸿章的起点,还是李鸿章的终点。”

    军委的同志可没有这么轻松,如果洛阳还在太平军手中,等半年一年之后北伐,四省还会是一场混战。满清与太平军人头打成狗头,战斗会轻松不少。现在的局面是太平军关注在四川的光复军,如果满清在四省中再次得到了稳定,北伐遇到的压力或许会更大。

    “都督,如果满清稳住了阵脚的话,我们北伐可能就会多遇到些麻烦。”胡成和说着大家的看法。

    韦泽带着那种大家常见的笑道说道:“满清现在是油枯灯尽的关口,些许变化改变不了局面。如果李鸿章没有稳住局面,或许满清还有点精神头。一旦有了喘息的机会,满清只会崩溃的更快。王朝积弊百年,哪里可能这么简单的就能中兴的。”

    “那都督准备怎么办?”胡成和问道。

    韦泽问道:“动用六个军不知道能否解决四省?不让预算出现改动,我觉得总共动用六个军进行半年的战斗已经是极限。规模再大的话,我们就必然得让财政部有动作。”

    “六个军?”胡成和有点意外。六个军就是十万多人,加上工程兵、铁路兵与半军事单位的军工部门,光复军现在是货真价实的雄兵百万。十万陆军真不是特别大的数字。

    韦泽错误理解了胡成和的意思,他以为胡成和觉得这个规模还是比较大,他说道:“先让安徽与徐州各出两个军,靠部队的储备,半年打不了,四个月还是应该能坚持的。”

    四个军的调动更不是问题,胡成和问道:“让谁负责?”

    “我指挥这场战役如何?”韦泽笑道。

    胡成和立刻反对道:“都督,杀鸡焉用牛刀?我觉得让雷虎来指挥就行,若是都督不放心,我亲自坐镇徐州。”

    韦泽也只是觉得自己很想再亲自指挥战斗,而且北伐也没有什么难度。但是胡成和反对,韦泽也只能退让。

    胡成和立刻发布了命令,等韦泽他们回到南京,参谋部已经拿出了一个作战方案。首先就是三个月的战前训练与休整。淮河一线的部队这几年没打过大仗,还把大量时间消耗在各种民用工程之上。三个月的训练与休整是非常有必要的。

    而且参谋部可没有简单的只想动用陆军,进攻北京与天津的时候海军也有了用武之地。他们突进渤海之后可以直接登陆攻击天津,然后突袭北京。洋鬼子这么干过,没理由光复军就放弃了这样的进攻模式。

    当然,这些都是可以讨论的内容。光复军北伐前的第一仗却是在经济领域。海军与财政部的代表们都前来见韦泽汇报工作。光复军在湖南的时候,因为军队经商,导致了一次毫无意义的战斗失败。从那时候开始,军队不许插手经商行为就成了铁律。对满清的经济吸血虽然是海军护航,但是所有接洽都是由财政部完成的。

    对现在满清的经济情况,财政部挺乐观的。“陛下,北京已经出现了白银铜钱与物资的双重枯竭。市面上的商品价格看似合理,却没多少生意做成。满清主要是从我们这里以远低市面的价格购买了大量他们所需要的物资与奢侈品。”

    说完了这些之后,财政部忍不住叹道:“毕竟是一百多年的家底,我们要是处于这样的局面,只怕早就拿不出这么多钱了。可满清硬是靠自己撑住了。破船还有三斤钉,这话真不是假话。”

    韦泽没有对此做出评价,历史上满清气息奄奄的维持到1912年,现在才1867年而已。他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们中断这些买卖。满清就自己靠自己解决问题好了。”

    “陛下,如果咱们光复军切断了这条贸易管道,满清以北京为中心的经济圈立刻就会崩溃。”财政部的人也是军人出身,指的是财政部,可用的词还是忍不住用了光复军。

    韦泽摇摇头,“这是不可能的。满清日子难过,他们只会加大从地方上的掠夺。满清的问题就在于他们的效率太低,为了掠夺到足够的物资,他们付出的代价要大的多。为何满清宁肯忍受硬通货的失血,都不主动中断和我们的贸易。收集与运输粮食和生活物资是要花费巨大支出的,满清朝廷还没有糊涂到那个地步,这种贸易的确能够解决他们的问题。”

    “真的么?”财政部的同志能够理解韦泽的话,但是他们却不太能认同韦泽的话。

    “那就这样,我们先中断贸易,而且告诉在北方的英国法国等国的使馆,我们要发动战争,要求他们完全撤离淮河以北。他们若是非得留在那里,我们可没有办法保证他们的安全。”韦泽命令道。

    说完这个之后,韦泽突然想起一件事,他问参与会议的外交部长左志丹,“我听说美国正在商量购买阿拉斯加,我记得还是你告诉我的。”

    左志丹本来只是来列席会议,看看有没有与外交有关的事情。通知外国人从淮河以北撤出不是大事,却是外交部的工作。如果外交部没由来列席,而是单纯的接受命令,那外交部未免就大没面子。没想到韦泽竟然问了这个问题,左志丹立刻答道:“的确有这么一回事。”

    俄国害怕英国夺走阿拉斯加,所以干脆就把这块烫手山芋给卖了。外交部很多时候都是与各国的人互相闲扯淡,交流情报。这样的情报就属于单纯扯淡的事情。

    “那你就去告诉美国人,在阿拉斯加的一带的人也是中国人种,我们对那片土地有控制权力。但是现在如果和俄国大打出手,我们花钱更多。所以能否让美国代买,我们可以出些手续费给美国。”韦泽下达了命令。

    左志丹完全没搞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韦泽也没有立刻解释,他说道:“如果不能用这种和平手段,我们就只能公开宣布那块地是中国的。那时候美国可连手续费都拿不到喽!”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