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65章 北伐前奏(六)

正文 第165章 北伐前奏(六)

    “和湘军一起行动的是淮军?”最新消息传到了陈州,整个陈州的捻军将领都激动起来。

    他们并不太清楚到底是湘军还是淮军在涡阳搞的大屠杀,既然涡阳属于淮北,淮军自然脱不了干系。

    任柱瞪着双眼追问,“你说淮军直奔我们这里而来?”

    探马首领立刻答道:“正是,淮军在前,湘军在后,向着陈州来了。”

    所有西捻军的将领互相看着,都从其他将领眼中看到了惊喜与仇恨。打回涡阳,杀光湘军与淮军一直是捻军上下的最大愿望,现在湘军在前淮军在后的这个阵势有很大机会让这个愿望提前实现。

    “把淮军拖走,能啃掉多少就啃掉多少。”张宗禹已经不是建议,而是开始提出自己的想法。老张家是捻军的大首领,死在官军手上的族人也最多。为了能够报仇雪恨,他一点都没有失去理智。

    包括赖文光在内的将领都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但是向哪里带是个问题。庄柱说道:“向山东去吧。山东是险地,可就是险地,淮军反倒敢去。若是把他们往洛阳带,只怕淮军不会追的那么急。”

    这个建议没有被立刻通过,与单纯的拖着敌人走的一贯战术相比,这次大家都希望能够返回头来狠狠咬一口。捻军精通流动作战,所以他们格外清楚这种战法的风险。东捻军之所以失败,就是觉得已经把僧格林沁拖垮。结果僧格林沁的骑兵依旧有战斗力。正面交战的时候还是败给了清军。

    “还是先往洛阳带!”赖文光最后下了决定。

    两天后,李鸿章带领了淮军接近陈州,就得到捻军撤出陈州的消息。没有丝毫迟疑,李鸿章下令追击。这是上演过数十次的追击战,捻军他们对道路精熟,始终控制着与淮军的距离。在计划里面先是拖着淮军走,两天之后根据情况慢慢降低行动速度,让淮军加速追上来。淮军想缩短距离,就得加快行军速度,捻军降低速度的同时可以多休息一段。到了捻军计划好的地区,捻军就能利用积攒起来的体力优势化整为零,改变战法。淮军若是分兵,捻军就集中兵力攻其一部,淮军若是不分兵,捻军就让一部牵着淮军走,其它部分从容休息,寻找战机。

    双方的骑兵探马往来奔行,赖文光沉静的把情报总结起来,命令参谋部算出距离,做好最新情况的准备。在天京之变前,赖文光只是个文官。天京之变后他投身军事,再也不肯给洪天王直接效力。淮南是韦泽打下的地盘,李开芳军中也开始筹建参谋部。赖文光学到的最多。追逐战最需要的就是对敌我情况的精密计算,距离敌人远了,难以调动敌人。距离敌人过近,就可能被突然爆发的敌人追上,出现计算之外的战斗。

    现在就是如此,淮军加快了速度,竟然把双方的距离从五十几里地拉近到二十几里。在淮军背后的湘军则是传统的慢条斯理,以每天三十里的速度慢慢前进,湘军与淮军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

    “咱们也加快速度,淮军既然肯追,那就让他们追!”赖文光命道。

    现在的撤退方向是洛阳,在洛阳有英王陈玉成的部队,淮军肯定会放慢速度。

    得知捻军加快速度的消息,李鸿章也只是淡淡的命道:“咱们也加快速度。”

    又过了一天,赖文光发现淮军就这么大大咧咧的紧追不舍。仿佛根本不在乎捻军会化整为零,更不在乎捻军会反咬一口。

    捻军的将领们从张宗禹到任柱等人都能耐得住性子,大家继续赶路,根本不为突前的淮军所动。

    4月9日,捻军走了五天,淮军也追了五天。双方已经接近郑县。探马来报,清军的部队已经堵住了虎牢关,看样子他们没有想让捻军轻易经过虎牢关进入洛阳的打算。淮军想来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他们还是大大咧咧在后面追。

    五天时间,捻军每天跑六十几里路,淮军也是这么追赶,张宗禹建议道:“我们就在这里反击吧!”

    湘军距离这里得有一百多里路,按照他们的行军速度,紧赶慢赶也得四天,再说淮军派人去求救兵也得两天,这么五天时间足够捻军狠狠啃掉淮军了。

    赖文光却没有立刻答应,他说道:“我觉得淮军有诈,他们哪里不知道我们会带着他们走,我总觉得他们这么做有自己的打算。”

    捻军众将也纷纷点头,淮军这么行动非常怪异。这简直是就是摆出了一副“你来包围偷袭我”的姿态。众人此时觉得若是一开始就往山东走就好了,山东那边山多,淮军追到山区的时候捻军有千百种办法来对付淮军。在河南就不行,这里是平原,实在是难以保证湘军不会突然从背后杀过来。

    任柱继续建议道:“我们现在往山东去也不晚。淮军撵了这么久,再追下去累死他们!”

    大家想了想倒也没错,赖文光下令往山东方向东进,准备过郑县、对开封虚晃一枪,然后走兰考向菏泽方向去。

    4月11日,捻军执行了东进之后的第二天,一直紧追不舍的淮军突然就这么停下了。他们在郑县驻扎,一副准备休息一番的模样。这样的变化实在是讨厌,捻军没想到淮军此次行动这么反常,以为淮军不该追的时候淮军反倒是紧追不舍,以为淮军该追的时候,淮军装起了死狗。被打乱了节奏之后,捻军一时很不适应。

    4月13日,李鸿章已经在虎牢关与僧格林沁汇合。他上前行礼,“僧王果然避过了捻匪的耳目,带兵到了这里。”

    僧格林沁笑道:“李大人料想捻军不会西进逃进洛阳,果然是料事如神。”

    李鸿章带着那种机谋得逞后特有的“自谦”笑了笑,“僧王,虽然如此说,若没有洛阳士绅告知粤匪陈狗西进,我这办法也施展不开。”

    僧格林沁叹道:“太后与恭亲王已经知道骆秉章大人殉国的事情,不过四川被韦逆夺走,看来粤匪也甚是担心啊!”

    在计算人心上,李鸿章自有其长处。他得知了光复军夺取四川之后,立刻就判断太平军会收缩兵力防卫汉中。不管别人怎么看待太平天国与韦泽之间的关系,李鸿章坚信两者之间其实水火不容。李鸿章根据得到的情报,判断捻军与太平军之间也并非亲密无间的状态。

    现在李鸿章的判断应验,淮军这几天紧追不舍的时候也是提心吊胆。如果洛阳的陈玉成亲自带兵过来参与对李鸿章所部的夹击,淮军的伤亡不会轻了。为了迷惑捻军,湘军可是货真价实的落在淮军一百五十里之后。指望湘军来救援根本不现实。

    李鸿章甘冒大险也不仅仅是对付敌人,正因为承担着巨大风险,淮军才有资格去游说湘军与僧格林沁的部队与淮军配合。三方多次一起围剿捻军,却因为没有人肯当那个送入狼口的诱饵,所以总是无法给赖文光致命一击。

    现在李鸿章侥幸得手,他脸上虽然得意,心里面却也大呼庆幸。

    僧格林沁性子倒也豪爽,计划进行到如此地步,他笑道:“李大人,便由本王带头去洛阳!”

    东捻军在僧格林沁手下遭遇大败,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东捻军没有稳固的后方。西捻军纵横河南靠的就是洛阳,一旦事情不对头,他们可以逃回洛阳。确定了清军情况后,他们就可以瞅准机会从洛阳出发开始骚扰河南。

    一旦夺取洛阳,官军可以威逼陕县与潼关,更切断了西捻军的后路。没有后方基地的西捻军腾挪的空间就大为降低了。这釜底抽薪之计就是由李鸿章精心策划的。

    看僧格林沁态度友善,李鸿章笑道:“请僧王带上与城内士绅联络之人,卑职就跟在僧王背后轻松直入洛阳喽。”

    僧格林沁看李鸿章丝毫没有抢功的意思,这可是给足了面子。僧格林沁哈哈大笑,“本王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李大人谋划到如此地步,自当由李大人攻入洛阳,拿下首功。本王就按李大人事前谋划留在虎牢关这里,若是捻匪妄图援救洛阳,本王顶让他们有来无回!”

    赖文光直到4月15日才发觉淮军或许没有驻扎郑县,他正带兵佯装要进攻开封,开封逃去郑县求救兵的人出去了好几拨,淮军如同老僧入定般在郑县纹丝不动。与几天前淮军不要命的猛追完全不同。

    这几年捻军在河南往来纵横,各地都有他们的眼线。根据眼线所报,淮军大营虽然在郑县,可大营给人的感觉没什么动静。更重要的是,大营里面根本没有出来购买粮食。赖文光越想越不对劲,他本想领兵掉回头去试探一下淮军大营。没想到刚准备出击,探马就前来禀报,湘军已经赶到郑县附近,与淮军已经合兵。

    “奶奶的!淮军就是吓唬我们一下么?”捻军众将忍不住骂起娘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