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53章 基本原则(七)

正文 第153章 基本原则(七)

    施恩在后勤工作过很长时间,经历过那样的繁杂之后他特别讨厌吵杂。在家的时候施恩的三个老婆从来不敢大声说话。早上起来,洗脸水肯定打好,毛巾也放在脸盆旁边,牙粉盒子微开,牙刷放在牙缸上。洗漱完毕之后,施恩自己也会把牙刷毛巾什么的放回原位。

    饭菜此事已经端上,施恩一个人吃完饭就出门上班。晚上到了饭点前施恩会派警卫员去回家通知,自己要不要回家吃饭。如果出去吃饭,大概几点回家。等他回家的时候,洗澡水什么的早就备好。如果他回家吃饭,他到家的时候饭菜已经准备停当。老婆们伺候着他吃喝完毕,询问完孩子的功课,施恩就去休息。

    在纪检委可就没有这些伺候,施恩过了好几年的军事化管理,他也没忘记这些。虽然每天自己准备洗漱前他都会稍微停顿一会儿,最终还是自己做准备。

    最初被勒令暂时停职的时候,前来探望的人还不少。这些代表都是老熟人,最晚也是从1856年就加入队伍的。那时候部队规模不大,基本都照顾过面。可是这些人突然就不见了。原本工作人员称呼施恩也是“施省长,请您xxxx”。后来也变成了直呼其名。“施恩同志,你去xxxx”。

    施恩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举止也越来越不安。最初来表示支持施恩的人都信誓旦旦的表态,在代表会议上只要施恩表态,大家一定支持。施恩还记得最后一个前来看他的是老战友吴辽,吴辽神色凝重的说道:“老施,你就不该反对都督,反对党的决议。你得好好想想,你得赶紧表示。”

    那是最后一个前来见施恩的人,施恩等了几天,他就不断请求见韦泽。这些请求如同石沉大海,施恩每天都问工作人员,最后工作人员都烦了。他板着脸说:“施恩同志,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们?你在这边说一次,我们就要向领导汇报一次。现在我们一去见领导,领导开口就问,是不是那个谁让你来的啊!”

    如果是在湖北的时候,谁敢这么跟施恩说话,施恩早就让这样的家伙知道他的厉害了。现在施恩也只能板起脸一言不发。

    这日子一天天过去,很明显光复党的全国代表会议要接近尾声了。施恩拿起笔,在那摞摆在桌上好些天的纸上开始书写起来。写完之后,施恩在每天送饭的时候郑重的把信交给纪检委的工作人员,“小同志,请你一定要把这封信交给韦都督。”

    说了一遍他还觉得不放心,又强调了一次,“请你一定要把信交给韦都督啊!”

    纪检委书记柯贡禹看完了信,重重的哼了一声,把信拍在桌子上。身为堂堂一位湖北省省长,即便不会自己认错,好歹也该直抒胸臆,把自己的想法想韦泽说清楚。至少柯贡禹是这么想的。

    这封信却完全不是那回事,信里面施恩只谈自己与庞聪聪的冲突。不愧是当事人,施恩文笔虽然没有小说那么精彩,却也把当时的情况写的活灵活现。在里面,施恩将自己的一时激动,口不择言,庞聪聪的傲慢与凶狠,都写的非常清楚。光看这封信的话,施恩也就是个小错,庞聪聪也不是没有责任。更何况施恩还专门写清楚,他当时即便是暴怒,也没有真的想动手。倒是庞聪聪立刻动手拿东西砸人,施恩就是因为不想动手才吃了这个亏。

    把施恩停职的原因可不是因为他与庞聪聪的冲突。几天前庞聪聪的处分已经下来了,因为用文件砸施恩,庞聪聪被记了个小过,也开了省长记过的先河。可庞聪聪人家就这点问题,施恩现在把自己和庞聪聪冲突的问题交代的如此清楚,对于真正被停职的问题避而不谈。当然,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提及。施恩表示见到韦泽之后一定会把事情讲清楚。

    如果是冲突刚起的时候施恩这么做,保不准韦泽就见他了。现在韦泽在党内已经统一完了思想,大家即便发自内心的不接受组建人大,但是大家也不肯学了满清的旧制度,然后跟满清现在一样完蛋的时候玉石俱焚。所以大家同意支持韦泽组建人大的要求。

    韦泽说的明白,理论上人大是最高权力机构,执行权力从光复党党中央向人大转移的过程一定会经过光复党全体代表会议的同意。大家再看韦泽的提案,最初的时候人大就没有立刻获得全部权力。妥协最初达成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大家对施恩都是避之不及,谁还肯和一个公然反对韦泽都督的人站在一起。施恩虽然是湖北省省长,在光复党全国代表会议中他只有一票,更不是关键一票。从制度安排上,省长不在还有省委书记,还有一众常务副省长。没了他根本不影响光复党和政府的营运。

    “柯书记,我们要不要把信给都督送去?”旁边的副书记问。

    “送去吧。”柯贡禹无奈的说道。

    副书记根本不提是不是引导一下施恩的事情,纪检委以前也曾经有过这种行动,觉得同志没有认识到关键问题所在,就引导一下。下场是没少被人抨击为“诱供”。面对一位停职省长,特别是从信中能看出来是位很懂得推脱责任的省长,纪检委才不愿意没事找事呢。能处置施恩的有两个人,一个是韦泽,另一个就是总理毕庆山。韦泽忙的四脚朝天,毕庆山始终一言不发。纪检委就没理由对一位没有违反党纪国法的停职省长动手。

    韦泽接到纪检委转交的信时正好和常委们谈公事,中间吃个工作晚饭。组建人大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包括人口统计,包括各级人大的比例。从多少人中间选出一个人大代表,不少村子里面符合选人大资格的人口太少。而且户籍制度本身还牵扯到婚姻登记问题。这又是一个有关《婚姻法》的现实问题。

    说服光复党全国代表会议接受韦泽的提案仅仅是第一步,后面的工作非常复杂。只要有三成代表真正不合作,组建人大就会变成一个笑话。

    看了信之后,韦泽没有拿出来讨论。在人大的事情尘埃落定之前,再把施恩的事情弄出来都是节外生枝。哪怕是出于保护施恩的态度,韦泽也只能冷处理。全党上下刚达成一致,施恩若是再挑起对原则性决议的质疑,等着大家一起批斗他么?

    见韦泽读完信之后一言不发的把信收起来,韦昌荣忍不住问道:“都督,是什么信件?”

    韦泽本想把推诿一下,想了想又不适合。他一言不发的把信递给韦昌荣,刚读了几句韦昌荣脸上就浮现起了一丝嘲讽的神色。草草看完,韦昌荣也一言不发的把信递还给韦泽。其他常委看两人都不吭声,有些人好奇心大起,有些则是当没看见。

    施恩的事情也不可能一直这么拖着,韦泽最后让大家把信传阅了一遍。所有常委都不吭声了。施恩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还不肯低下高贵的头颅,常委都无言以对了。该对一位被组织远远抛在后面的省长说什么呢?能说的可能只剩下一句,你该哪里凉快就去哪里吧。

    韦泽看向毕庆山,面对韦泽的目光,毕庆山先是低下头,然后他毅然决然的抬起头,“我觉得把施恩同志免职吧。发生事情之后,庞聪聪同志当时就做了深刻反省,检查也写了。施恩同志到现在也不肯对自己打架的事情做出反省。至于公开反对党的政策,这么久了更没有丝毫的反省。若是这么下去,大家不用讨论工作,直接开打好了。”

    毕庆山的建议说完,常委们也没人继续发言。不是没人想给施恩求情,可施恩这个对抗到底的态度让大家找不到求情的切入点。被晾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向组织靠拢,说他有二心都不稀奇。把他的表现定性为不把组织放眼里绝无问题。施恩不把组织放眼里,组织为何要高看施恩一眼?别说是韦泽,任何一个常委都不可能向施恩低头的。

    见大家都不吭声,韦泽说道:“工资待遇不变,让施恩同志去党校学习吧。”

    恩自上出是对待封建制度的好办法,虽然韦泽现在并不想这么做,但是他现在只能这么做。反对党现在基本政策的可绝对不是施恩一个人,亮明斗争底线就是现在韦泽唯一可以采取的手段。

    可以有斗争,斗争也会有胜负。如果失败者的结局是十几年功劳被一笔抹煞,那只会让现在的功臣集团感到人人自危。韦泽再强硬,也没有勇气和那么多功臣们直接对抗。接触施恩的行政职务那是国务院的职权范围,这得毕庆山出来说话。等施恩只剩下党职,就该韦泽这位光复党主席出来说话了。

    常委有权做出决议,所以在饭桌上进行了投票。决议全票通过。

    第二天一早,决议就出现在全国代表会议的看板上,也分发到了各个代表团的团长手上。一位省长的前程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完蛋了,有人感到很遗憾,也有人感到松了口气。

    当然,也有人感到紧张。广东省省长庞聪聪就是其中的一个,湖北省代表以及施恩的老战友老朋友看向她的视线里面有着挺复杂的内容。一摞文件砸飞了一位省长,庞聪聪绝不愿意看到自己被冠上这样的名声。可她此时也只能认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