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49章 基本原则(三)

正文 第149章 基本原则(三)

    “四爷爷!”韦昌荣十岁的大女儿见到韦泽的时候边喊边冲了上来抱住韦泽。

    “乖!吃饭了没有?”韦泽笑着把小姑娘抱起来,“都长这么高了。最近上学怎么样?”

    “啊~~”小姑娘拖着长声抱怨道,“学校的功课越来越难了!我现在都出不去玩了!”

    韦泽把小姑娘放下来“亲,这是刚开始,以后只会越来越难。好好干吧!”

    “四爷爷,我想问你件事。”小姑娘郑重的说道。

    “什么事?”韦泽笑着问。

    “我阿爹什么时候才能封王爷啊。”小姑娘盯着韦泽的眼睛问道。

    韦泽的脸色当时就僵住了,韦昌荣听到这话更是大怒,他上前一步怒喝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再胡说我可要揍你!”

    “昌荣,不许你对小孩子这么说话。”韦泽喝止了韦昌荣的怒吼。

    小姑娘从没见到素来和蔼的四爷爷和自家老爹说变脸就变脸,她老爹韦昌荣声如洪钟,更是把小姑娘吓得小脸发白。

    “仪芳,带她去玩吧。”韦泽先把小姑娘支开,然后对韦昌荣说道,“坐下来!”

    等韦昌荣气鼓鼓的坐下,韦泽说道:“我从不反对教育孩子,小孩子该打就得打。但是这件事不是她自己起的意,而且小孩子懂什么。就算是有错,也不过被人当枪使了。”

    韦昌荣负责人事部,这点最起码的分辨力还是有的,他怒道:“肯定是我那老婆,跟着一群老娘们天天在一起瞎b吹。看看把闺女都教成什么了!我回去就收拾她!”

    韦泽摆摆手,“算了,人家这么想有什么错。放到旧时代,你当个王爷有什么奇怪的。”

    韦昌荣看韦泽真没生气,他也放下了心。“四叔,已经不止一个人问过等打下北京之后我是不是要封王,他们嘴上说我这功劳是一定要封王才行的,不过那点心思谁不知道呢。”

    “你担心我顶不住压力么?”韦泽的态度恢复了平静。

    “要是王侯只是个虚名,真的封了他们又能如何?”韦昌荣神色真重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韦泽摆摆手,“这口子一开就收不住了。我们觉得这是个虚名,可给了虚名之后他们就会想要实质。到时候怎么办?给还是不给?既然给不给他们都不会高兴,还不如不开这个口子。”

    说完之后,韦泽问道:“对了,现在很多人要北上么?”

    韦昌荣想了片刻之后摇摇头,“最近南下是风头,北上的事情很少提出来。不过打四川倒是有人在提。”

    “四川要打,教育也得搞。最近党内要有一次大规模的学习活动。要把咱们光复党的想法给统一起来。谁不认同这样的世界观,就得从光复党里面开除。这些基本理念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韦泽不是在开玩笑,1866年的三会,所有中央党员都开始学习诸多基础理念。就是有关生产力与社会发展的关系。不仅如此,韦泽还提出了正式组建人大的要求。人大一直是纸面上的东西,光复党中央委员会实际执行人大的权力。

    对于生产力推动社会进步的理念,光复党非常轻松的就接受了。对于底层出身的人来说,这是太容易理解的事情。枪械的改进背后靠的是钢铁厂。钢铁厂不是单纯的为军工行业服务,大量钢铁制品进入民间,让生产领域发生了巨大变化。甚至连棕榈油也缺不了铁锅,铁锅炒菜就是不一样。

    在正式建立人大的问题上,同志们的看法就很不相同。各省省长不约而同的找到了总理毕庆山,人数凑起来之后,一个小会自然而然的就召开了。

    “都督说人大是权力机构,人大是有监督权的。政策推行需要人大的监督。这帮人大代表到底是什么身份?”福建省长李玉昌问的直接。

    广东省长庞聪聪有点不屑的看了李玉昌一眼,她翻开了韦泽的提案,提案里面写的清清楚楚,人大现在的主要职责只有两个,第一个就是中央委员会制定的决议,由人大参与讨论定稿,党中央委员会有义务让人大理解决议的理念与执行思路,并且在人大通过决议。第二个则是人大监督与民间有关的决议的执行。

    还有个比较不太重要的职责,就是政府具体执行的时候,人大有监督政府执行的义务。如果政府胡搞,人大有权提出弹劾意见。

    这两个都是要求劳动人民有知情权与监督权,之前这两个权力原本是被党政军给垄断的,现在韦泽无疑打破了这个垄断。

    至于人大是什么人组成的,这个就更有趣的。企事业单位与农民之间的投票比例为1:20。也就是说,一个工人的投票权等于二十个农民。这么一算,人大里面的工人农民的比例大概是一比一。作为女性高级干部,特别是韦泽一手提拔起来的女性高级干部,庞聪聪非常清楚自己到底是靠谁吃饭的。韦泽写的宪法,庞聪聪仔细研读了多遍。里面第一条就有工农联盟的问题,至少在人大当中,工农联盟是完美的体现出来了。

    心里面透亮,庞聪聪嘴上却什么都不说。她就安安稳稳的坐在位置上,听着一群男性高官们发表意见。

    “犯法有公检法管,纪律问题有政法委,这人大代表怎么就管到咱们头上了来了?要不咱们把政法委的柯贡禹叫来问问!”

    “就是!他们又是要我们解释,又是要监督。他们真知道办事里面的麻烦么?一开始想好的计划中间肯定要要改。那时候咱们怎么说?”

    高官们你一言我一语,对此争论不休。很快湖北省省长施恩就对着总理毕庆山说道:“毕总理,一群平头百姓对咱们指手画脚,都督这是怎么想的?”

    毕庆山当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一个提案,但是让他公开反对韦泽,他也是绝对不乐意的。对湖北省省长施恩的鼓动,毕庆山清了清喉咙,慢条斯理的说道:“都督要推行这个,我觉得很像是部队里面的军事民主会么。我记得作战训练里面,规矩是参谋部订,可执行的时候士兵也要参与讨论么。”

    “那能一样么?”施恩很不高兴的说道,“部队讨论完就得听命令,这种人大又不是咱们的人。规定里面讲,这全是百姓自己选出来的。这就跟部队里面的士兵委员会一样,当年士兵委员会闹出多少幺蛾子事情,咱们怎么慢慢削掉士兵委员会的权的?”

    “我看都督的章程,这人大与士兵委员会其实差不多啊。”见施恩大有要与韦泽对杠的意思,毕庆山轻描淡写的表述着自己的态度。

    “那就是说老毕你支持都督的这个提案了?”施恩立刻发现了毕庆山的态度。

    毕庆山是否支持韦泽是一码事,但是毕庆山绝对不会让别人当了枪使的。他这一段其实很谨小慎微了,韦泽对南下的态度,以及毕庆山在各个政府部委支持下推动了南下政策,这都是很微妙的问题。满足于现在的南下的推动者就够了,毕庆山其实很清楚,南下能够如此成功可不是他一个人的成功,部队的训练,装备的制造,无一不是韦泽亲自主导。他的功劳只是比谁都蹦的高,所以把韦泽的功劳据为己有。

    已经有人背后放话,说毕庆山现在比韦泽还更风光,这话里头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人必须得见好就收,如果毕庆山现在敢蹦出来和韦泽唱对台戏,天知道会有多少人在背后捅他刀子。

    “咱们各省管事的兄弟们都答应建立这个人大不成?”施恩转头看各省省长。

    各省省长看毕庆山不吭声,大家互相对看。因为省长里面只有庞聪聪一位女性,大家忍不住都盯着庞聪聪。

    庞聪聪被盯得很不自在,可她左看右看都能和别人的视线相对。这下庞聪聪也有些不高兴了,她腾的站起身,“你们看我没用,我先把话撩下。都督说要干,我就干。都督说怎么干,我就怎么干!”

    说完之后,庞聪聪一屁股坐回凳子上,这位女省长翻着眼瞪着天花板,对其他人来了个不理不睬。

    如此态度让一众男人感觉很不爽,施恩听了之后眉头就皱了起来,方才就他吆喝的凶,庞聪聪的态度摆明了是不支持大家的观点,施恩无疑就成了代表性人物。施恩左顾右盼,看大家都不吭声了,这下他脸上挂不住了。施恩对庞聪聪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要反对都督,不听都督的话么?”

    庞聪聪还真的没有这个意思,方才她不过是对一众人盯着自己的做法很不爽所以才直白的表明态度,可没想到施恩居然不依不饶起来。当了省长,庞聪聪也是对别人吆五喝六的,一般人可不敢对庞聪聪用如此态度说话。

    施恩的态度已经不是表达意见,而是在找回场子脸面的模样。庞聪聪怎么可能让施恩就这么如愿以偿。虽然施恩个头比庞聪聪高很多,庞聪聪毫不迟疑的站起身。她脸上带着女性特有的刻薄笑容,用非常刻薄的轻蔑语气说道:“你不过是个湖北省省长,你凭什么对我广东省省长吆喝?你以为你算老几?你以为还是都督了不成?”

    房间里面的气压瞬间就变低了,施恩与庞聪聪之外的其他人都明白。这两位是真杠上了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