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39章 帝guo主义范儿(十二)

正文 第139章 帝guo主义范儿(十二)

    “陛下所讲的庙算,的确让我茅塞顿开。”左宗棠自打投奔了韦泽之后,最想学到的,至少是看到的就是韦泽在军事上的认知。在政治局会议上听了韦泽对未来南海的战略观点之后,他又忍不住前来请教韦泽。

    韦泽对左宗棠的恭维有点不感冒,至少在韦泽看来,太平洋即便成不了中国的内湖,也没有理由让外国能够从太平洋威胁到中国大陆这块精华地区。未来的中国将是以大陆为核心,外围有空前庞大的陆上海上疆域的大国。南海只是中国的第一步而已,以后会有更多的土地落入中国手中。这不仅仅是个人的野心,更是源自中国庞大的人口压力。

    在这种战略观之下,南海仅仅是跳班而不是终点。吃下肚的肉就别指望中国还会吐出来,那么在吃肉之前就得想好怎么才能真正吃下去。只是在核武器出现之前,这个世界的边疆注定是动态的,列强都会想方设法让疆界变得对自己更有利。

    但是这样的想法貌似暂时无法让刚学会看世界地图的同志们理解,所以他这次不愿意太强力的打击急于南下的同志,就是有这样的考虑。如果把扩张派打得不敢吭声,那对中国也不是好事。

    “老左,战略的理念要与实力向配合。我们现在的问题在于,想解决国内问题的手段还是太少,只能靠扩张这一条路。既然只有这一条路,我也只能谨慎再谨慎。只有谨慎些,才能少犯错。当然了,即便是遭到挫折,我也不回改变想法的。”韦泽原本是想吐点苦水,不过韦泽就是韦泽,他最后还是不经意的就露出了那股子狠劲。

    未来与英国的海战不可避免,到时候不管打出何等惨烈的局面,韦泽都不会在开战之后就收手。决定战争胜负的其实就是那最后五分钟。

    左宗棠听了韦泽的话,沉吟片刻,他终于试探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陛下,我看你很在乎英国海军,也说英国钢铁产量比中国多十倍。我听了你的话之后是这样想的,英国实力再强,却也得跨越万里。我们有后勤运输的问题,英国的问题比我们更大才对。此消彼长,我们的劣势其实没那么大。”

    “你说的一点都不错!”韦泽笑道,“其实我们只要能年产100万吨钢铁,就能和英国在南海掰腕子了。我其实远没有那么担心英国。”

    “为何?”左宗棠问。

    韦泽拿了份世界地图过来,“英国周边都是强国,法国,俄国且不用说,包括意大利,普鲁士,都不是易与之辈。英国是欧洲搅屎棍,就是他在各个大国之间纵横捭阖,靠的就是各国的矛盾。如果英国真的和我们大打出手,把英国的舰队都调来和中国打大仗。你返回头想一个问题,英国即便在海上能赢我们,也定然伤亡惨重。可英国到了中国的陆地上,他能讨得好么?”

    左宗棠两眼发亮,韦泽所说的这些很清楚。一旦英国耗资巨大打了一场没有胜利,没有让英国得到割地赔款的战争,元气大伤的英国再回到欧洲之后,就没有能力压制欧洲各国了。那时候英国的地位就一落千丈。想来英国是不会干这种傻事的。

    “只要能够让英国知道厉害,我们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了!”左宗棠被这美好的前景勾引的心花怒放。

    这种平衡的是韦泽学自21世纪中美关系的处理模式。美国佬还是一脑门子的冷战理念,两种不同的制度,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来一次非毁灭性战争的对抗。但是中国提出的则是认为中美之间有激烈的利益冲突,很多战略也针锋相对。既然大家最后都不得不止步于全面核战摧毁地球的那一步之前,那就干脆老老实实的承认分歧,并且努力去解决分歧。

    即便没有核武器,韦泽只要能有把英国人拉下马的能力,想来以英国佬的聪明,他们也不会死磕到底。毕竟在中英之间隔着的是广阔的殖民地,而不是双方本土相接,任何土地的丧失都意味着国家的衰亡。

    想到这里,韦泽对左宗棠说道:“老左,想让英国人知道厉害,我们自己就得流很多血。很多很多的血。光复军到现在其实没有经历过这样严酷的考验,那将是非常残酷的考验。光复军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大家出身好,来自下层。所以知道人民的疾苦,所以知道人命是要当人命看待的。打铁还得自身硬,我近期是准备在党内完全推行些理念教育。你是个聪明人,见识多,也够聪明。我想看看你能不能当个政委。”

    “都督,你以前想让我重组楚军讨伐土人。可后来你又有了别的安排……”左宗棠并不含蓄的抱怨着韦泽的善变。

    “土人也是人,屠杀土人也是屠杀。我是觉得屠杀会让人变得人性扭曲。这种差事如果能不由中国人来干,我还是不想让中国人来干。现在日本闹起来了,那地方可很穷,出钱雇佣日本人搞屠杀,他们是会非常愿意的。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我觉得都不是问题。”韦泽说道。

    “我觉得这是陛下你多虑了。政府杀戮地主的时候可也没见得手软。”左宗棠很清楚韦泽是个很宽容的人,对这种宽容的人其实可以说实话。因为说瞎话是他们最反对的。

    “如果地主们肯老老实实的听话,再也不去想当地主的事情,我们是不会杀他们的。但是一个人的阶级烙印是很难改变的,地主们千方百计的想恢复地主阶级。我们的革命设计的新国家里面没有地主阶级,他们被杀是因为他们反革命,那是另外一码事了。”韦泽解释道。

    “让他们去南海戴罪立功不行么?”左宗棠问。

    “唉……”韦泽叹口气,就算是左宗棠这样的聪明人也是很难摆脱旧思维的,“老左,地主阶级立功之后会要什么封赏?他们要的肯定是旧制度下的封赏。即便是我在大陆上不允许地主存在,那就让他们在南海那种地方继续当地主。可新国家里面根本就没有地主存在的制度,在大陆不允许,在南海更不会允许。所以革命和反革命不是说一个人是不是好人,或者说一个人是不是有功。判断革命与反革命的标准是他到底忠于哪种制度。”

    左宗棠看样子并不能完全理解这些,韦泽心中既失望又庆幸。连左宗棠这种聪明人都无法快速摆脱旧时代的理念,那就更不用说传统的地主了。光复党与新政府从制度上关闭了对待旧文人的大门,这个举动是绝对正确的。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