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26章 吸血(十七)

正文 第126章 吸血(十七)

    “我们光复党讲遵纪守法,我再讲一遍,守法是最低的要求。法律对所有人都是平等的。这个没有讨论的余地。而且现在的法律是光复党中央委员会来负责制定和通告过的。也就是说,法律是大家来定的!这点大家都明白么?”韦泽大声说道。

    “明白!”稀稀落落的回答声中,庞聪聪的女声显得非常独特。

    “大家明白了么?”韦泽喝道。

    “明白了!”这帮有过军训的人员齐声应道。

    “我昨天给大家讲的是,我们制度性的关上接纳旧文人的大门。这不是法律,这是制度,是我们光复党的制度。因为我们光复党现在执政了,这个制度就是解放区里头的政府以及党的制度。那么不遵守制度的人不是违反了法律,而是违反了纪律。这个纪律是我们光复党内部,是政府内部的纪律。党内和政府内部的成员才要遵守这个纪律,我们党的纪律和党外的那些人无关。张三家的规矩没理由管李四家的人!这么说,大家明白么?”韦泽这次用上了断喝。

    相当一部分同志高声答道:“明白了!”

    人事部部长韦昌荣却在大伙回答后提出了建议,“都督,咱们办几场考试吧!”

    “好!我们就对此专门做几场考试!”这是从总参谋部时代就立下的规矩,理论性的核心内容,必须进行全面考试。考试通过才能过关。总参谋部经过好多实践,把这个总结为“支持不支持不是首要问题,知道不知道才是所有问题的基础”。

    “大家一定要弄明白一点,这不是为了处置谁,更不是想找谁麻烦。而是旧文人为代表的那种想法对我们建设国家没有好处。想明白这点,首先得弄明白我们光复党的运作模式!”韦泽说着这话,想的却是别的事情。他决定今后的主要工作还是制度与理念的建设,纯粹的工业发展已经排到了靠后的位置上。

    考试结果还算是比较乐观,能理解这些基本理念的同志自然得到了领导地位,他们自然得承担起解释的工作。领导人员都很清楚,这些理念若是他们自己都理解不了,免职的结局距离这些人就只有一步之遥。且不说这种理念本身就有相当的自洽,哪怕是单纯为了自己千辛万苦才得到的地位,他们也必须完成这项任务。

    在广东代表的驻地,有广东代表提出了一个问题,“那我们推行的政策很多都是直接管理到别人家庭,这和张三家的规矩没理由管李四家的人岂不是相冲突了?”

    “你举个例子!”庞聪聪注意力高度集中。

    “保护妇女!”广东代表立刻答道。这问题让广东代表们的脸上露出了忍俊不止的表情,对着女省长,广东省委女副书记庞聪聪提出保护妇女的问题,这实在是有点指着和尚说骂秃驴的味道。

    庞聪聪此时根本不在乎这点,她答道:“男女平等是光复党的理念,光复党党员必须接受!我们光复党是中国的执政,那么我们的理念就必须在中国推行!这是我们的理想,我们的理念!所以我们执行的时候通过三个途径实现我们的理念,第一个就是法律,《妇女儿童保护法》《婚姻法》这些法律里面有关的条例本身体现了我们的意志。我们不能要求百姓立刻就有男女平等的理念,但是百姓们必须遵守法律。第二个就是宣传,我们宣传我们的理念,希望能够让更多百姓知道我们的理念,并且接受的我们的理念。即便是不接受,他们也得知道法律上的保护。第三个就是行政执行,包括妇联,包括在就业安排上的倾斜,都是为了视线这个理念。”

    庞聪聪说的认真,尽管她此时根本就没有想过对广东代表们施压,可那种庄重的态度却让这帮人都感到了相当的压力。

    “所以,光复党党员如果不接受男女平等的理念,那就必须学着接受。若是真的完全不肯接受,那就可以脱离光复党了!我们光复党管不了百姓,但是我们的纪律是光复党党员必须接受的。这个没有讨论的余地!”庞聪聪说到这里的时候,态度已经非常严厉。

    作为女性,庞聪聪此时又觉得这么表态或许有点过于跋扈,所以她稍稍平息了一下情绪,这才接着说道:“如果想推翻这个理念,那就在党的会议上要求修改这个党的理念。如果更多的人支持这个理念,嗯,按照党章,超过七成的党员都支持,就可以修改党章!”

    必须承认的是,当庞聪聪说道可以修改党章的时候,其实不少人心中还是忍不住生出了点修改掉男女平等这条的冲动。不过大家也就是想想而已。蹦出来挑战庞聪聪,或许有不少人还是有这个勇气的。蹦出来挑战韦泽,那实在是超出了绝大部分党员党代表的极限。

    过了几天,至少在回答考试卷的时候,大家都老老实实的在问答题上写下了学习内容。

    三大作风:理论联系实际的作风;和人民群众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作风;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作风。

    组织原则: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地方服从中央。服从党的章程,服从组织纪律。

    审卷结果出来之后,韦泽总算是放心下来。只要大家知道纪律到底是什么,虽然以后还有处置,但是这种处置好歹不会变成一个内部大乱斗。指望制度能托底那是幻觉,可指望在连制度都没有情况下良好营运组织,那就是彻头彻尾的妄想了。

    再次强调了纪律和制度之后,韦泽才把最初的问题拿出来,“我们反对的是旧文人的理念对党内造成不良影响,所以是不是采取追朔,大家的意见是什么?”

    “我反对追朔。”陈新立刻蹦起来表态。这家伙是桐城人,湖南军区政委。属于罕见的大地主出身的造反者,因为1853年加入革命,资历上相当老。在众人的瞩目下,陈新大声说道:“我们既然反对的是这种思想,那就在政府里头进行教育。这种事没必要藏着掖着。”

    看没人敢支持自己,陈新不急不慌的说道:“我们既然决定了和旧文人彻底撕破脸,那又何必不告诉大家。而且我觉得现在我们现在是和旧文人的想法撕破脸,若是有些旧文人出身的家伙或者他们家属理解到了我们的理念,幡然悔改了,那才是我们的成功!”

    “说的好!我们的目的不是和旧文人做对,真的要做对,那就不妨把他们杀光。我们要该的是他们的想法,这时候总得把这个确定了吧。”韦泽的老丈人祁玉昌立刻表示赞成。他对自己的真龙快婿韦泽早就绝望了,再也没有靠说服来改变韦泽想法的妄想,党内的民主机制已经成了祁玉昌最后能够指望的方式。

    党内的民主制度特色就在于,一把手或许不能决定最终议题的结果,但是一把手可以决定到底讨论什么。韦泽也不想玩别的把戏,他就把整个问题分成两个议题。第一个是是否要对党内同志推荐的人员进行追朔,第二个则是对于旧文人的处置是否按照韦泽最初提出的方法来走。

    第一个议题中九成的代表都表示不支持追朔。第二个议题,则是百分九十七的同意制度性的关闭接纳旧文人的大门。至于是不是改造旧文人,韦泽不提,也没人敢说。

    毕竟么,自家同志还是得照顾的。大家自然不同意实施追朔。同样,也没人认为有任何正当的理由为了旧文人而去违逆韦泽。

    党内的问题暂时解决之后,就是对外战争的问题。海军的运气不错,以琉球为基地出发之后,竟然没费什么太大力气就找到韦泽所说的盛产硫磺的群岛。硫磺群岛本身就是个火山岛屿,韦泽可没有放过夺取太平洋中岛屿的打算,之所以选择以这片群岛开到,当然是因为岛上“丰富”的硫磺矿。可这也仅仅是个借口而已,韦泽希望用潜移默化的方式来引起光复军对海上列岛的兴趣。1865年,这些岛屿的战略价值还很有限,但是用不了太多年,这些岛屿的意义就会越来越明显。

    海军满载而归回到琉球的时候,却遇到了岛津家的军舰。琉球现在也向岛津家进贡,岛津家来收贡品了。

    双方当然谈不拢,特别是光复军告诉岛津家,以后再也别想打琉球的主意之后。光复军数千吨的军舰让岛津家的小破船没勇气直接对抗,但是光复军并不认为岛津家就会乖乖吃这么一个哑巴亏。

    除了党主席这个职务之外,韦泽的其他头衔都具备宣战的权力。听了韦泽的话之后,大家问道:“都督准备什么时候打仗?”

    “先让琉球王室内迁,这个手续走完之后,琉球变成中国的一个县。接下来就是要求岛津家接受现实。若是岛津家不肯和我们签署条约,除了开战之外,我也实在是没看到还有别的选择。”韦泽给了解决方案。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