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25章 吸血(十六)

正文 第125章 吸血(十六)

    光复党第三届全国会议第一次中央代表会议在1865年召开。韦泽毫无悬念的当选党主席。党执掌意识形态,这是韦泽定下的调子,虽然同志们大多数都不是什么文化人,不过从1855年开始,十年的熏陶,就如韦昌荣为代表的同志的认知,“光复党决定中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三届全会上,韦泽正式公布的自己对未来的规划。计划在未来五年中建立意识形态的第一阶段。确立现代民族国家的理念,学习共产主义理念,全党树立起反封建的共识。

    法乎上得乎中,法乎中得乎下。韦泽对此的看法是,既然要搞资本营运,若是没有共产主义理念,那就一场灾难。若是论觉悟,源自太平天国的光复党可以说是农业时代的一个高峰。农业时代的最大资本自然是土地,工业时代的最大资本则是工业。既然光复党能够完成土地革命,尽管会有完全错误的理解,可是有些口号未必不能普及下去。

    听了韦泽的讲话,光复党党员们还是以往的表现,听得很认真。在表情上能够称为热烈的,大概是以广东省省长庞聪聪为首的那群工业出身的同志。

    讲完了这个让党员们尚且不明白其中内涵的问题,韦泽就开始讲述起另一个现实的问题,“同志们,我们现阶段,或者说未来五年,不会制度性的接纳旧文人。那帮读书人,我们不会给他们大开方便之门。”

    这就完全属于大家能听懂的内容了,所有人几乎都竖起耳朵听着韦泽的讲述,“光复党的特点是什么?光复党是一个以干事为核心的政党。在咱们的党中,首先是谁能干事,谁有职务,谁不能干事,就一边去。那帮读书的人是什么态度,他们的态度是老子读过书,所以老子要高高在上,指挥你们这帮没读过书,没有功名的人。大家在光复党里面也都读过书,我们读书的目的是为了解决我们遇到的问题。所以旧文人那套和我们是完全不同的,而这种对问题的认识不同,比敌我矛盾只怕更严重些。敌我矛盾大家都很清楚,可这些人混进咱们的队伍之后,就把咱们的风气带坏了!所以我说了,我们从制度上不接受这些旧文人。”

    韦泽刚讲完,下面的同志们开始交头接耳起来。三年前其实光复党里头已经有过一番整顿旧文人的事情,以橡胶厂走私案为开端,党内与政府内可是狠狠的整顿了一番旧文人。现在韦泽旗帜鲜明的表态之后,大家自然是对此各有看法。

    第一天的会议结束,会议发言整理稿很快就送到了中央委员会的委员手中。前几年出过些事情,某一部分委员乱讲话,还“引用了”韦泽的话,说这是韦泽的意思。结果就被韦泽给拎到主席台上,公开质询。那些人中间有些聪明的看局面不对头,立刻就承认自己瞎说。有些同志性子比较直,干脆就说那是韦泽在某次会议上说过的。韦泽就把那些会议的发言稿拿出来,与同志们讨论。最后大家的公论是那些人的确错误理解了韦泽的讲话。

    当然,韦泽也不是真的要把这些人给斗倒斗臭。面对那些面红耳赤的家伙,韦泽只提出了一个要求,党委要承担起责任来,对于文件进行深入学习。别自家党中央的决议,发言,自家党员反倒给弄错了。

    挨批的人多了,大家对于这些重要发言都非常重视。即便因为弄错了发言精神而遭到降职解职的人很少,可这也是血淋淋的教训。即便没有被降职解职,拖到台上当了负面教材,那脸未免丢的太大。

    研究之后的结果比较一致,因为组织部负责人员调动,这就是所谓“制度性的关闭”。但是如果各级干部肯拿自己的身家前程担保,还是能把某些人交给组织部审核。一旦通过,这就得承担起连带责任。也就是说出了事情之后这些推荐者日子也不会好过。

    确定了韦泽的态度之后,这帮委员开始议论起来。这些年大家基本都结婚了,那种根正苗红的内部通婚比例很大,当然,跟着光复军造反的女性数量其实也有限。相当一部分委员娶的是组织之外的女性。根据传统,大家闺秀这种存在还是挺让这些身居高位的委员们青睐。泥腿子睡上大小姐,这的确是不少说书里面比较常见的桥段。

    当时大家觉得很好,可现在事情就显得有点不对头了。人家嫁闺女给这帮高官,目的自然是要跟着金龟婿捞些好处。短期内指望姑爷们能够让老丈人家发财,那些还算是有点见识的大家族的家伙自然也不会这么傻。不过大家族有件事却是不会放松的,那就是他们要在新时代中获得家族成为社会主流的机会。

    那些出身低微的委员们现在在各地都是大权在握,只有攀上了这些人,才能让子弟们在泥腿子们创建的新国家中迅速成为统制阶层的一员。

    现在韦泽旗帜鲜明的提出这个问题,有些大大咧咧的委员没有反应,但是有些委员已经发现事情不对头,他们已经把大舅子小舅子想办法弄进了政府或者军队里头了。这时候,韦泽所讲的内容就显得不清不楚起来。不给旧时代文人机会,存在不存在追朔的问题。如果存在追朔,那这些人就要承担起很多责任了。

    但是这帮人也不敢直接问,所以庞聪聪广东代表团驻地在很短时间内就出现了不少拜访者。论婚姻,庞聪聪与伍元甲都是中央委员,庞聪聪是在武汉被裹挟的女性,1853年就加入了光复军的队伍。伍元甲是湖北人,1854年加入了队伍。这是绝对的根正苗红。由庞聪聪出面询问的话,大家觉得至少韦泽都督不会生气。

    庞聪聪气坏了,好事没人想起她,这等破事倒是让大家想起她这位韦泽钦点的广东省委书记。可这件事却也不能完全无视,毕竟不少人都娶了广东的富家女,广东省政府里头可是有不少这等旧文人家族出身的家伙。若是真的有个追朔问题,庞聪聪作为省长,只怕也没办法全然脱了干系。

    不得已,庞聪聪叫上她丈夫伍元甲,两人去南京的供销社买了点罐头,就直奔韦泽的住处。热情的接待了庞聪聪夫妇,韦泽听完了庞聪聪的问题后不得不承认,“我还真没考虑过是不是追朔的问题呢。那同志们的意思呢?”

    庞聪聪笑道:“我没这个问题,我是无所谓。可其他同志却不知道能不能接受。”

    韦泽说道:“其实我这么做的目的不是要把读书人怎么样,我们这些一早就加入的同志都是先干活,后来读的书。但是现在大批的学校毕业生开始进入工作岗位,他们很可能会有传统文人的思路,就是觉得我读过书,就该天生的占据制高点。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过书的人天生就比没读过书的人高贵了。”

    庞聪聪听完了这话,她建议道:“都督,不然的话你把这个东西写个东西给大家看,再附一份是否决定追朔的文件。这样的话,你怎么想的,大家也清楚了。要承担什么责任,大家也明白了。你觉得如何?”

    “这个建议好!”韦泽连连点头。

    送走了庞聪聪,韦泽却有点发愁了。他原本是想甩开膀子努力推动工业发展的,但是现在若是完全投身到党务工作里头,那韦泽只怕是没机会直接指导工业发展。哪怕是穿越者,一天也只有二十四小时,这两者的取舍的确是个问题。

    可这种判断也不是短期内能做出的,韦泽坐在书桌前准备写一篇文章出来,可左思右想却无法立刻抓住这件事的要点。若是按照庞聪聪的建议,把旧时代文人的特色与新时代教育的特点做一个比较,这议论文很容易写。但是若是提高一个层面,这就是小农经济与工业社会,封建制度与资本营运制度之间一个深刻的问题。不同的视角就能做出一个完全不同的文章。到底哪一种能够更切合现在的情况呢?

    想来想去想不明白,韦泽很不高兴提起笔,写了一份有关追朔期的文件。写完之后韦泽读了一遍,却发现这里头倒是杀气腾腾的。解决问题的内容不多,反倒是严令追朔的话说了好多。把稿纸给撕了,韦泽自己也不想留下这可笑的玩意。向下属逞威风是最无意义的举动,至少韦泽自己坚信这点。

    第二天,韦泽干脆就依靠组织,他公开谈及了这件事。那些婚姻毫无问题的同志多数比较愕然,他们的确没考虑这些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而那帮娶了大家闺秀的同志,不少人脸色变得比较难看。他们没想到韦泽竟然把这件事给拿出来讨论。不过这种难看的表情随着韦泽从容的讲述而变得平缓下来。至少韦泽没有发怒,这就是好兆头。

    “同志们有什么意见?”韦泽讲述完了内容之后问道。

    全国代表们中一片寂静,谁也不想先说话。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