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24章 吸血(十五)

正文 第124章 吸血(十五)

    左宗棠感到很兴奋,他回家之后立刻让到了妾室给他烧菜做饭,准备先喝两杯。

    身为降将,传统中自然是领着自己的部队为新上司效力,最后积累功劳成为被认同的人。左宗棠本以为这条路已经没有了可能性,现在突然峰回路转,这条路再次向左宗棠敞开了大门。而且杀戮土人在这个时代的道德观中绝不是脏活,左宗棠自然是欣然从命的。

    回想起韦泽那种备受内心煎熬的模样,左宗棠就觉得有些不解。清除领土上不服教化的蛮夷,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常态而不是个案。都不用说以前的各个朝代,满清一朝镇压土人从不手软。左宗棠即便是已经认为满清有无能的原罪,可依旧对这个政策保持支持的态度。

    至于韦泽么,在此时竟然心软了,感到不安了,这当然能作为韦泽有慈悲兼爱之心的证据。可左宗棠亲眼看到韦泽制定政策时候的那种毒辣深远,千年老鬼也不过如此而已。这次诛戮土人不也是韦泽自己首先发动的么?看到这些卓有成效的政策将掀起的腥风血雨,韦泽感觉良心不安了……,左宗棠心中生出了一丝不敬的想法,“韦泽你装什么装啊!”

    自古英雄无善类,左宗棠认为韦泽的起家也不是那么一尘不染。是的,韦泽的所有选择都可以说证明了韦泽放弃了自相残杀。可以左宗棠的聪明当然能看出,韦泽看似走上更艰辛的道路,获得的是更大的利益。如果韦泽以“为东王报仇”为理由杀进天京城诛灭洪秀全,接下来得到的只是太平天国全面内讧的局面。韦泽不仅得和其他派系作战,只怕首先他就得先诛灭东王一系。出走几年之后不再需要太平天国顶在前面,韦泽毫不留情的把太平军撵去了西北。当时他积攒下来的“仁义”之名,又在劝说中让光复军省去了多少麻烦?

    当然,即便是明白了这一切,左宗棠也不认为韦泽的心软是什么缺点。一个身为君主的人有起码的良心绝非弱点,这对国家是好事,对臣下来说也是大好事。一个对杀戮毫无怜悯之心的君主是不值得支持的暴君,所以左宗棠心中对韦泽的评价非常正面。

    “三弟看来心情不错么。”左宗棠的二哥左宗植此时走进了左宗棠的后厅,见到此时已经摆上了水果罐头,鱼罐头,还有几样罐头蔬菜,特别是一瓶朗姆酒也开了封,他忍不住笑道,“看来我也有口服了。”

    左宗棠一直很敬佩自己的二哥,左宗植幼随父读书,13岁入县学,24岁补廪生。道光五年(1825)充拔贡生,次年赴京参加朝考,列为二等,选新化县训导。1832年与左宗棠同应湖南乡试,得解元。此后,多次赴京参加会试不第。后授桂东县教谕。旋去职返乡,寓长沙府城,课徒自给。十二年,受聘主讲澧州(今澧县)澧阳书院。

    咸丰元年(1851)受命入京,选授内阁中书。时值太平军起,因悬念家室,于二年夏开缺回家,从此绝意仕进。除一度出任衡阳石鼓书院讲席外,大多隐居山村,读书著述,或交游于绅士学者之间,或操持家事,课读子侄。先后主讲澧州(今澧县)澧阳书院.衡阳石鼓书院。善诗文,兼治天文。以诗古文自豪,与邵阳魏源、益阳汤鹏、郴州陈起诗并称“湖南四杰”。

    光复军在湖南搞起了土改,这位名士的日子就不好过起来。正好左宗棠到了韦泽这里,就请二哥“护送家眷”到南京。左宗棠的二哥左宗植却也不是个迂腐之人,看到世道大变,干脆就带领全家和左宗棠全家一起到了南京。

    看二哥左宗植逐渐消去了初来时的郁闷,左宗棠连忙给二哥倒上酒,问道:“二哥在文史馆的工作如何了?”

    身为降将的左宗棠只当了个秘书,真正的待遇其实不错。他住了一个大院子,不仅能安置左宗棠一家,还能轻松安置他二哥的一家,这本身就能证明韦泽对左宗棠的器重。而且左宗植也得到了文史馆的差事,现在参与翻译编辑历史文献的工作。养活自己倒是没有问题。

    左宗植苦笑道:“前一段我拿出了《三垣二十八宿中外官总图序》的初稿,天文所给我了一个调令,让我去那边上班。加上捐出了一些古书给国家大图书馆,还得到了一笔奖金……”

    不等左宗植说完,左宗棠连忙插话进去,“二哥,我们兄弟还是住一起吧。都这个年纪了,你何必再去找房子。”

    左宗棠今年五十三岁,左宗植都61岁了。这个年纪的人真的半截黄土埋到胸口,左宗棠也不想让自己的哥哥太辛苦。

    被弟弟直接说破,左宗植也不想拂去了弟弟的好意。但是他还是说道:“三弟,我听说南京也要搞什么城市兴建,准备大建房子。这些年你给家里头送了不少钱,你的侄子们也得有地方住啊。”

    左家不缺钱,楚军即便是没有湘军那么狠辣,但是该积累的钱财也积累起来。这些钱中固然因为楚军的覆灭损失了大半,但是送回家的钱让左家当个富家翁还是没问题的。

    左宗棠摇摇头,“二哥,我最近可能要出兵,到时候家里还得有人主持。若是分家,我却是不放心了。”

    “出兵?去北边么?”左宗植讶异的问道。

    左宗棠摇摇头,“去南边的海外。新朝在南边占据了好些大岛,须得打仗。”

    提起新朝,左宗植忍不住就摇起了头,“新朝对待读书人太苛刻了!”

    “改朝换代不都这样,新朝怎么会用前朝的人呢。”左宗棠含糊其辞。

    见左宗棠闪烁其词,左宗植忍不住说道:“三弟,我是说分地之事未免太狠,新朝照顾百姓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可强行夺了士绅地主的土地,哪朝哪代见过这样做法。一些士绅干脆北上,与新朝不死不休。即便是没走的也都灰了心,断然不与新朝亲近。这哪里有什么新朝气象。”

    如果是几天前,左宗棠只怕还会认同自己哥哥的观点,做了公务员考试题之后,左宗棠已经再没有这样的傲气。他回去书房把试题拿出来交给他哥哥,郑重说道:“想当新朝的官就得做出这些题才行。”

    就如左宗棠所料,他哥哥只看了几题就变了脸色。翻了两页之后,他哥哥皱眉沉思,竟然呆在那里。等左宗棠的妾室炒出了几个菜,左宗植已经不去试图答题,而是一页页的看着考题。

    左宗棠说道:“二哥,看这些题目也不急于一时。先吃饭吧。”

    左宗植完全是听而不闻,直到左宗棠连说了两边,他才好不容易把目光从试卷上挪开。左宗植大惑不解的问道:“这就是新朝的考试么?”

    左宗棠叹道:“新朝有学校,从小教授的就是这些知识。读书人苦读十年,新朝的学校也是如此。二哥,新朝看不起以前的读书人却也不是没道理的。”

    左宗植没想到自己的弟弟竟然对新朝如此推崇,他有些不高兴了,“那天下的读书人就这么被弃若敝履么?”

    左宗棠笑道:“若是读书人不跟着新朝走,新朝为何不能弃若敝履。他们自己教出的读书人更贴心。”

    这个看法还是左宗棠从韦泽那里听来的,想到韦泽的阴狠,左宗棠觉得韦泽实在是有趣,他能够采取如此毒辣的手段把以前所有读书人的根挖掉,可偏偏会对南方大岛上的土人心怀怜悯。这不是亲疏不分么!读书人明白天下大势已定,给韦泽一跪,老老实实听了新朝的话,这帮人还是中国人。那些土人不服教化,杀之毫不可惜。

    左宗棠这样想,他二哥左宗植却完全不这么想,这位六十多岁的老头子想明白了光复党的用人政策,气的怒声喝道:“这……,这不尊圣人之道,这就是倒行逆施啊!”

    “圣人之道?”左宗棠听着他哥哥的怒喝,立刻就想起了韦泽的话来。韦泽脸上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孔子若是知道后世这帮留着辫子的人打着他旗号,如此利用他的名声,估计早就气的把这些人打死了吧。留辫子的人还敢自诩孔子的门生?”

    这话足够毒辣,左宗棠实在是不忍心对他哥哥这么说。

    看到自己的弟弟根本不为所动,左宗植更是气愤起来。“我听说韦泽从来不尊圣人,现在取士更是丝毫不提圣人言论。这是要挖了圣人之学的根子。哪朝那代都没见过有此等事情!”

    左宗棠可不想让他二哥这么肆意发表这种言论,他劝道:“二哥,新朝一句满清是蛮夷,读书人有何言语责备新朝?”

    左宗植一怔,脸色登时难看起来。老头子片刻之后却恢复了精神,他正色说道:“满清是蛮夷,天下读书人的确奉了满清为主。若是新朝这样说,那天下读书人只能认了。这等事无可狡辩,奉了蛮夷为主,当了蛮夷的走狗,被人羞辱那无可辩驳!可满清是蛮夷,圣人却不是蛮夷。新朝若是拨乱反正,重理出圣人的法统,不用前朝的人,我这老头子顶多觉得前朝的读书人可惜了。可新朝根本不提孔孟之道,完全是天文地理的杂学,这不对!”

    左宗棠没想到他二哥竟然起了性子,此时他心中最大的感觉是懊悔。自己这完全是没事找事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