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20章 吸血(十一)

正文 第120章 吸血(十一)

    “都督,要是用低水平来讨论清军,那就没什么可讨论的。只有咱们到底怎么打清军而已。”军委的同志们的看法挺一致。

    “这个想法很好啊。”韦泽表示了赞同。

    左宗棠听到这话,心中感到五味俱陈。他很想知道光复军的实际战斗力,却没想到光复军的态度是如此“傲慢”。可仔细想想看,光复军既然能够轻松碾压清军,有这样的判断并不意外。

    胡成和此时说道:“如果是这个角度,那就是咱们到底要不要打过淮河。情报显示曾国藩在涡阳杀了几十万人,这件事我觉得不能这么放过吧。”

    在解放了江西等地之后,光复军才知道湘军到底制造了何等的暴行。涡阳的血腥屠戮才没有让光复军感到太意外。胡成和接下来的建议很简单,“将这个消息告诉捻军吧。”

    满清并没有开发东北,尚且在满清手中的精华地区就只剩了河北、河南、山东、山西。山西地方上的晋商或许有钱,可山西是个穷地方。真正能称为精华的不过是河北、河南、山东。山东济宁以南大部分落入了自封“齐王”的苗沛霖手中。涡阳的杀戮是如此的残酷,捻军得知消息之后不可能无动于衷。如果捻军能够集结兵力解决掉湘军与淮军,满清能战的部队就只剩僧格林沁的蒙古骑兵。

    “捻军会输么?”居俊峰问道。这个问题实在是问的好,没人能够立刻做出回答。

    所有人都看向韦泽,希望他能够给大家一个看法。韦泽带着若有所思的神色思考着什么,军委委员们暂时安静下来,大家等待着韦泽拿出命令。此时韦泽心中有些不安,自幼受到的教育中,韦泽可以义正词严的批评农民起义的历史局限性,但是让他如同地主阶级那样视农民起义为洪水猛兽,那是完全不现实的事情。这超出了韦泽的阶级立场,否定了韦泽已经建立起来的历史与政治观念。

    更直白的讲,一旦捻军发动了针对湘军与淮军的决战,整个局面直接向破局前进。破局就需要光复军击破一切割据势力,无论理智如何明确的告知韦泽彻底消灭太平天国与捻军是必须的过程,但是韦泽心理上依旧难以扼制的生出强烈的抵触。

    看韦泽难得的生出犹豫,没有人催促韦泽立刻表态。因为能让韦泽如此犹豫是很少见的事情,即便大家不知道是什么让韦泽举棋不定,可韦泽的犹豫必然有重大原因。

    韦泽很快就发觉了自己的失态,他说道:“这样,咱们还是先决定这次战斗吧。我暂时不建议对淮军展开持续的战斗。把来犯的敌人消灭掉就行了。大家觉得呢?”

    这种四平八稳的应对没有太多可以挑剔的地方,大家也都清楚,如果战斗扩大化,淮军那四万人的小身板根本不经打。淮军一旦被打垮,整个战略构想就发生了完全的变化。击败淮军进攻部队的决议得到通过。

    第二天,韦泽又召开了军事会议。第一个议题就是要求对淮军的一些挑衅予以毫不留情的打击,但是暂时不要反击。昨天的会议上已经有了类似的决议,大家不太清楚韦泽今天为何要再次强调。

    韦泽并没有卖关子,他说道:“陕西爆发了回乱。最新消息里面,太平军与叛军已经展开了激烈的战争。”

    论咬文嚼字,现在在军委会议室里面的众人中左宗棠只怕是仅此于韦泽的一个。左宗棠越来越觉得韦泽绝对是个学问人,因为韦泽所用的词汇有可能比较新鲜,或者干脆就是韦泽自创的,可对于词汇的运用,韦泽从来不会乱用。至少左宗棠从未听韦泽用过“叛军”一词。联系方才那话的上下文,韦泽是毫无歧义的将参与回乱的武装力量称为“叛军”。听韦泽把造反者定性为叛军,左宗棠觉得很亲切。

    军委的干部们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听韦泽这么一讲,大家首先看的就是地图。陕西此时已经被太平军控制,卡住了这个省份,光复军想进入西北,就只能走西南那一路了。

    光复军经过一大轮退役与征兵之后,解决了部队里面各省兵源比例。韦泽认为要让光复军成为中国的军队,这自然得向全国提供从军机会。出身两广的干部们即便是心里面不那么爽,却也没有人敢提出反对意见。整顿结束之后,部队就按照计划从云贵入手,解放云贵之后下一步就是四川,四川之后就是康定。等到夺取了那些地区,与太平天国的全面冲突也就不可避免。

    情报中,太平天国在夺取陕西的过程中与造反的回民们有合作,现在双方撕破了脸大打出手,这倒是让同志们觉得很意外。

    韦泽说道:“我是这么想的,太平天国也到了摊牌的时候。他们最初能够以反清的旗号暂时与叛军合作。但是接下来怎么面对叛军与汉人,我不认为洪秀全会站到叛军那边。现在矛盾全面爆发了。”

    “接下来呢?”陕西距离的太远,军委委员们更希望直接看到结果。

    “接下来么,我要是没算错的话,太平军估计暂时无力东顾,只能向西了。”韦泽解释道。其实这很容易理解,回乱叛军可不仅仅限于陕西,他们的主力还在更靠西的省份。即便撕破了脸,韦泽不认为太平军不会趁机向西继续扩大地盘。东边有捻军在与满清大打出手。韦泽能够有坐山观虎斗的打算,太平军那帮首领可也不是善男信女。同时削弱捻军与清军,对他们是很容易想到的策略。

    “都督的意思是再看看么?”大家很容易看出韦泽的态度,只是这态度与韦泽一贯以来的传统不是那么一致。在以前,韦泽虽然从容,却是个当机立断的家伙。可这次韦泽明显表现出了一种迟疑的姿态,此次回乱引发了所谓的等等看,大家感觉这好像是韦泽正在给太平天国找借口。

    看出了同志们的疑惑,韦泽只能把话说的更加明白点,“我的意思是先让他们打着。叛军不是汉人的那种观点,我们在进军云贵的时候就能感受到。现在是太平军杀叛军,可我们进陕西的话照样得杀叛军。那种杀戮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那是不死不休的。就我个人来讲,我不想让光复军打这样的战争。”

    大家对此还是不太能理解,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大家脸上都是疑惑。能让韦泽这个一直表现出明快坚定作风的领袖如此踌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韦泽不得不把话说的更加明白些,“壮人还是中华民族一部分,但是叛军基本可以看成盘踞在中国土地上的外国人。大家觉得我们会怎么对待那些外国人。”

    “外国人若是盘踞在中国土地上,自然是杀光了。”这个答案实在是太容易产生了。

    话说到这个地步,韦泽索性把话说清,“可是我不太想看光复军这么做,那种杀戮太凶狠。我即便是能下那个命令,但是我还是心有不忍。就是这么一回事。”

    虽然还是有些不明白,但是让韦泽把话说道这个地步,大家也觉得不能再追问下去。光复军不在乎对清军官员剥皮萱草,很明显,韦泽所说的对待叛军的战争会更加凶残。既然韦泽不肯谈,那么大家也觉得不要给韦泽添乱。

    确定了暂时不要继续北上的决定,光复军却把另外一个议程提了上来。“我们是不是派遣舰队去琉球?”

    琉球盛产优质硫磺,以前光复军没有打通前往琉球的航线,英国人倒卖硫磺可是捞了不少。光复军的舰队最近抵达了琉球,除了与当地政权接洽之外,更是大量购买了当地硫磺。这一笔钱省的可是太多了,军工部门的负责人陈哲态度激动的说道:“都督,根据报告看,琉球当地的王公渴望我们能够帮他们摆脱日本的控制。琉球一直是我们的属国,我觉得有必要出兵。”

    说完了之后,陈哲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恢复了琉球之后我们还能开辟与日本的贸易线,日本也有很多硫磺。”

    “从日本手里夺取了琉球,然后再开辟日本航线?”同志们对这么一个过程觉得很是怪异。

    陈哲也觉得这个事情的逻辑比较不通顺,所以他低下头没有说话。

    韦泽此时恢复了从容,他笑道:“这没什么意外的,夺取了琉球之后正好能够开辟航线。我很赞成陈哲同志的看法。而且硫磺可不仅仅用在军事上,在工业上也有更大的需求。”

    硫酸是化工业的基础之一,大家都被接受过教育,对此并不质疑。令同志们高兴的是,以往大家熟悉的那个果断坚定,而且往往出人意料的韦泽又回来了。不久前韦泽表现出的那种犹豫不决实在是让大家太不习惯了。

    既然韦泽决定了用兵,而且硫磺对光复军又是如此重要,这个议案很快就通过了。

    左宗棠对韦泽远没有大家这么熟悉,所以他没什么感叹。不过在讨论过程中,左宗棠注意到韦泽有点不经营的看过来,那颇为阴沉的目光中若有所思。弄不明白韦泽这是什么意思,左宗棠心里面觉得有些不安。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