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17章 吸血(八)

正文 第117章 吸血(八)

    光复军挺仁义的,派了一艘大船把这帮砍树的旗人运回到辽东半岛。因为担心这帮人劫夺船只,所以有相当数量的部队看押着这批人。而旗主与旗丁们见到船上有这么多士兵,也挺担心,所以领钱的时候都带上一起来放木排的旗丁,以壮声势。

    一锭锭的银子,一摞摞的鹰洋在船上摆好。那些前来领钱的旗主们眼中反射着银子的光芒,他们真的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有些人扑在钱堆上仅仅搂住这些钱。有些干脆就被吓傻了,呆呆的看着这些钱,一动不动。

    泰兰海也被这么多钱给惊呆了,想到能够回家之后就能让家人过上的好日子,他忍不住想起了自己放木排的时候落水身亡的弟弟,以及放树的时候不小心被砸到,右臂残废了的哥哥。这些钱的确能够完全改变泰兰海一家的生活,但是为了这些钱,他家付出了好大的代价。想到这些亲人,泰兰海突然泪如雨下,哽咽起来。

    从渤海外海到辽东半岛其实没多远,又是分了数批运送,早上出发,晚上就到了。下船时,“洋鬼子”向下了船旗主推荐新的伐木斧头。这斧头真好,此时的海岸边还有些木头,一斧子下去就深深的砍进木头里面,得用很大力才能拔出来。这斧头价格与大家赚到的钱相比的确不算什么,但是五两银子的价格却也是够惊人的。

    泰兰海的旗主本不想买,可看到了其他有旗主买了这斧头,他立刻也出钱购买。泰兰海原本不太理解,可看到其他旗的人手里拎着这杀气腾腾的家伙,再想到自己褡裢以里面的钱,他也觉得需要买这些家伙,必须买这些锋利的家伙。

    光复军海军传递消息的快船很快就赶到了目的,到了海边把消息送到电报站,快船开始向上海赶。如果大船队集结过来,那就得有船只带路才行。

    左宗棠把当天简报递交给韦泽的时候,忍不住问道:“陛下,这木料价格有没有什么问题在里面。如此价格实在是太低。”

    韦泽看了看木料价格,笑道:“这就是生产力水平的问题。以前放木排,走海排这是要玩命的。大家命都赌上了,那自然得捞一笔。我们现在只是在他们把木排放到海上没多远就接过来,这时候的价格也只有这么低而已。”

    左宗棠听了这个解释,也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他继续问道:“那我们就真没事么?”

    韦泽看左宗棠那大惑不解的神色,他笑道:“嗯……你要是想开开眼界,不妨就跟着舰队一起去接木排吧。见识过咱们的船,你就知道为什么我们的成本会很低了。”

    左宗棠一愣,他有些不解韦泽到底是什么意思。这算是外放差事么?可光复军里头可没有外放这一说。公务员们都在一个体系之下,由组织部,也就是相当于满清那边的吏部来负责人员调配。所以想了一阵,左宗棠问:“这要通过组织部安排么?”

    “这是我私人的安排。”韦泽答道。

    “陛下,那就算了。”左宗棠答道。他此时固然也考虑是不是应该正式加入到新政府里面来,但是他毕竟是前浙江巡抚,练兵剿匪大臣。光复党里头不管是谁都得从头干起,所以左宗棠还觉得拉不下来这个脸去从基层干起。若是此次能够有个品阶的外放,那等于是进身之时就有了自己的地位。私人安排只能让左宗棠离开韦泽身边,即便是参观之后开了眼界,对于晋升毫无帮助。两边相较,左宗棠还是宁肯走的稳些。

    韦泽也不勉强,他笑道:“左宗棠同志,你知道新政府与满清最大的区别在哪里么?”

    “新政府更能干?”左宗棠不确定的答道。

    “不,若是比能干,我们还真不一定比那帮人更能干。但是我们的制度规定了每个人都得干活,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当老爷。我这么说你能理解么?”韦泽问。

    左宗棠想了一阵,还是摇头表示理解不能。

    “海军去拖木头,没人会说我堂堂海军是为了打海战而存在的。让我去干这个拖木头的工作,这不行。而且海军也不会去要额外的津贴,或者要求在利益上分杯羹。理由很简单,让其他单位去拖木头,其他单位也没有设备与能力啊。海军所作的工作是整体社会营运的一部分。海军不是立地封疆,搞起了权力封建。我们光复党光复军统统是劳动者,这和地位高低没有关系。地位高低指的是承担的责任的高低,而不代表特权的高低。”韦泽耐心的解释着。

    左宗棠觉得自己听明白了些什么,他又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听明白。左宗棠是很骄傲的一个人,所以他也不肯不懂装懂。他也看得出韦泽大有谆谆教导,期待所说的话能被明白的期待。左宗棠说道:“陛下,这个让我想想,以后或许我会明白的。”

    曾国藩远远的看到“洋鬼子”的船队,心中就是一阵感叹。那些巨舰比曾国藩见过的最大的船还要大上好几倍。在巨舰外围,各种没有风帆的较小的船只无视风向,在外围往来巡游。看到没有明轮,曾国藩就皱起了眉头。这种船他听说过,那是光复军的船只。在巢湖水战中,这样的军舰将湘军水师的大船横扫一空。

    等靠近之后,曾国藩更是不安起来。除了前来谈判的船上有些洋鬼子之外,在望远镜里头看不到其他大船上有洋鬼子。而且即便是谈判,这些船只上的中国人数量也大大多过洋鬼子。而且那些翻译们一个个操着奇怪的官话,里面有颇为浓厚的南方口音。这一切都给了曾国藩一种说不明白的感觉。

    在货物交易时的时候,就更奇怪了。这帮人的货物真的是一点问题都没有。那些步枪上配件齐全,每一支枪都是崭新。上面涂了油,看来保养的不错。枪身、配件、刺刀,统统是齐备。这与湘军和洋鬼子做买卖的时候,洋鬼子那种破破烂烂的二手枪,还有不是少这就是少那的配件情况完全不同。洋鬼子做生意这么仁义,怎么看怎么不对劲。但是曾国藩恰恰不能用这个当理由来指责这里头有鬼。

    此行的王爷是睿亲王,大量的米从大船上运到了前来接货的满清商船上。而且还有些不明内容的小箱不停的吊装到满清的船上。曾国藩觉得这里面定然有什么巨大的阴谋,却始终想不出有什么阴谋,更不敢去尝试着揭露这里头的阴谋。现在的湘军已经是八旗军的眼中钉肉中刺,曾国藩却是不识相的再去做些什么,他的下场可不会好。

    等曾国藩回到北京,恭亲王奕訢按照约定,又送了一批罐头到曾国藩府上。除了罐头之外,还有肥皂、香皂之类的用品。但是曾国藩一点都没有感到高兴,王爷们的做派以及与王爷们交易者的做派都让曾国藩感到不安。“光复军”三个字在曾国藩脑海里头盘旋,可曾国藩怎么都不敢说出口。曾国藩怎么都看不出这样的交易到底有什么问题。可正因为如此,曾国藩才感到格外的不安。

    思前享受,曾国藩大概理出了一个思路。光复军是希望清军能够与太平天国与捻军打到同归于尽,所以才会借用了洋鬼子的名头卖武器卖粮食给朝廷。在这几方流干自己血的时候,光复军就能轻松摘取最后的胜利果实。

    可即便是想明白了又能如何呢?曾国藩很清楚,光复军未必在乎最后的敌人是谁。可最后的胜利者如果是太平天国或者捻军,大清必然灭亡。仔细想,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让朝廷做好退出关外的准备。但是这却是曾国藩根本没有资格插嘴的事情。

    想来想去,曾国藩发现此时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僧格林沁的蒙古骑兵。如果这支满清的精锐能够消灭捻军,这还有机会。

    “大帅,有公公传旨。”亲兵前来禀报。

    曾国藩连忙迎接,前来的公公奉了慈安太后的旨意,宣曾国藩觐见。曾国藩跟着太监进了皇城,慈安接见了曾国藩之后,从容的说道:“曾国藩,最近几个月可是为难你了。”

    太后的话说道了曾国藩心里,感受到了太后的关怀,曾国藩跪倒叩谢太后。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

    “曾国藩,朝廷命你做河南巡抚,你即日上任吧。”慈安命道。

    曾国藩心中大喜,他在京城里头根本得不到施展拳脚的机会,能够当上河南巡抚,湘军就能与捻军决一死战。有了这样效忠朝廷的机会,曾国藩觉得心怀大畅。重重的叩头,曾国藩斩钉截铁的说道:“请太后放心,臣一定竭尽全力消灭河南的捻匪。”

    慈安问道:“离京之前,却不知道你可有什么建议?”

    曾国藩心里面十分为难,可慈安太后已经表现出了相当的洞察力,如果不是对曾国藩十分信任,而且看出了曾国藩面对的局面,她是不会让曾国藩当河南巡抚的。想到这里,曾国藩再也顾不上自己的宠辱,他颤声说道:“太后,此时局面危急。还请朝廷做迁都的准备。若是臣能不负朝廷所托,在河南肃清捻匪,那天下还能稳定。若是臣无能,最终死在捻匪手中,关外的盛京也是能做京城的。”

    慈安沉默了,她出身官宦人家,自幼就见识过她爹处理政务,对于官场上的这套很是熟悉。所以能让曾国藩说出这等完全不该在官场上说的话,就足以证明局面危急到了何等地步。可这话曾国藩可以不顾生死的说出来,但是慈安却根本不能接腔。若是慈安敢有任何回应,朝廷内立刻就是一番大动荡。

    想到这里,慈安说道:“曾国藩,你办事用心,对朝廷也是极为忠诚的。让你去河南做巡抚,朝廷就是信得过你能剿灭捻匪。你好好做,不要让朝廷失望!”

    听到这话,曾国藩只能重重叩头,“请太后放心,臣粉身碎骨也会剿灭捻匪!”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