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15章 吸血(六)

正文 第115章 吸血(六)

    左宗棠最希望学习的是韦泽如何用兵,到了9月,光复军终于开始了自己的军事行动。其目标不是北上,而是云贵两地。

    给韦泽当了一个多月的秘书之后,左宗棠明白了韦泽的身份全称。光复党党主席,光复军军委主席,中华民朝国家主席,皇帝,韦泽同志。在这个身份中,光复军军委主席尚且排在皇帝这个称号之前两位。如果是以前,左宗棠会觉得这种顺序“望之不似人君”。现在左宗棠已经不这么认为了。他此时的观念中,这才是货真价实的人君之象。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古代的祭祀基本等同于“政治理念”,戎马之事则是指战争。光复党执掌着国家的政治理念,军委负责起战争的重任。

    诗经里面将,“赳赳武夫,国之干城”光复军的军人们披坚执锐,保卫国家,其显赫的社会地位与他们的奉献有着匹配的地位。

    从这些角度来看,韦泽哪里是离经叛道?韦泽才是中国传统最坚定的继承者。对于光复军的战争行动,左宗棠极想一窥真容。到底是何等的英明神武,才能有这般显赫的战功。

    军委会议上,韦泽首先定下了解放云贵的理念,“解放云贵的时候要注意民族政策,首先要清除对壮人、傣人等地方民众的歧视。我们是要去解放这些地区,而不是把满清打跑之后我们在那里高高在上。政治部要把教育工作负担起来。”

    光复军高层里头不少人都与云贵的清军、状勇打过仗,所以知道点云贵的虚实。听了韦泽的观点,不少人都觉得比较头痛。信任总参谋长胡成和出身老天地会的首领,他为难的说道:“都督,这想法很好,只是满清在云贵祸害了那么久,壮人与傣人,还有黎人,对汉人极为敌视。听说翼王石达开的母亲就是壮人。所以他能说些壮人的话,也有些名声。我们在这方面准备的如何?”

    政治部主任沈心接过话头,“我们部队里面现在已经征召了一部分壮族同志,只说这方面的事情,我们绝不会比翼王石达开差。”

    韦泽说道:“这样,我们原本的经验还继续实行,而且要注意修改调整。我的建议是让部队文工团学些山歌。部队若是能唱出能让当地百姓觉得亲切的山歌,想来也会有点帮助吧。”

    唱山歌?!在旁边旁听的左宗棠听了韦泽的建议,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不过此时左宗棠心态也有些变化,从以前的对抗变成了追随。他忍不住开始给韦泽的行动找理由,结果“四面楚歌”这个掌故就冒了出来。这个词现在最容易联想到的是穷途末路,但是真的论其本意,那还真的就是山歌。

    就在左宗棠的思维发散的时候,居俊峰笑道:“都督,要不你给唱一首听听。”

    有人带头,军委这帮家伙们立刻开始跟着起哄。“是啊,都督给唱一首!”

    韦泽也不生气,他的手指在桌面上打着牌子,开腔唱到:“嘿,什么水面打跟斗嘞,嘿啰啰嘞;什么水面起高楼嘞;什么水面撑阳伞嘞,什么水面共白头嘞。

    嘿,鸭子水面打跟斗嘞,嘿啰啰嘞;大船水面起高楼嘞;荷叶水面撑阳伞嘞,鸳鸯水面共白头嘞。”

    毕竟现在的身体就是广西人,韦泽声音也清亮,一曲山歌倒是真的唱出了广西本土的原汁原味。广西本来就有对唱山歌的传统,听到这熟悉的乡音,广西出身的干部们原来只是起哄的神色很快就变成了怀念的神色。

    左宗棠是湖南人,广西话也不是完全听不懂。他虽然惊讶于韦泽相当好听的唱音,对于这相当优雅的歌词才更是意外。山歌么,在读书人想象中当时相当粗俗的。但是听着这首歌,眼前竟然出现了大船在水上航行,看到水上的鸭子、岸边的荷花、还有鸳鸯同游的秀丽风景。

    在于韦泽的交谈中,虽然韦泽不爱拽什么酸文,还经常冒出些韦泽创造出的词汇,让人弄不明白。但是左宗棠感觉韦泽定然是读过很多书的人。哪怕是普通的言语,在韦泽说来也有种很优雅的感觉。就如这首山歌,有种水乡特有的绮丽味道,却毫无低俗之气。左宗棠是越来越弄不懂韦泽了,这些东西难道就是天授么?

    韦泽唱完之后,军委的同志们并没有立刻说话,大家沉默了好一阵。沈心开口了,“这个曲子让部队来唱,是不是不太合适。”

    听了这话,左宗棠忍不住微微点头。山歌不错,却完全不适合军队来唱。这种观点完全符合了左宗棠的想法。

    韦泽点点头,“的确不合适部队唱,所以说要创造更多适合部队唱的歌。哦,上等的人欠我钱,中等的人得觉眠,下等的人跟我去,好过租牛耕瘦田!把这个编成歌来唱。”

    沈心听了之后答道:“我会让文工团做些适合的歌曲。”

    左宗棠对沈心的评价立刻高了很多,沈心不纠缠细节,完全理解了韦泽的意思,并且拿出了解决的办法。这的确是能臣才有的气度与做法。当然,左宗棠知道在满清时代,上下级之间绝不可能有如此坦荡的对话。下级要么谀词如潮去证明上司如何英明神武,放个屁都是香的。或者引经据典的说上司的意见不对。能够理解上司的意思,得体的给出答复,这种聪明人在满清的官场上是要被打击到体无完肤,甚至可能丢掉小命的。

    有关进军云贵的讨论中有关纯军事的内容反倒不多,更多讨论的都是在政治层面的问题。听了一阵之后,左宗棠算是明白了。光复军军委的目标是如何占领了云贵之后能够与当地百姓尽快消除隔阂。具体的战争内容由总参谋部负责起草作战计划。

    讨论完了这个问题,接下来是由政治部主任沈心汇报了最新的征兵问题。“部队里面解放区各省出身的部队战士比例已经逐渐均衡,征兵工作基本达成了目的。而且异地从军的政策也基本落实。”

    左宗棠心中有个疑问,以光复军的实力早就能横扫天下,为何到了能够放手行动的当下,光复军反倒頓兵不前。现在他也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光复军现在一点都没有停顿,而是进行着更多的内部调整。

    韦泽说过,他要彻底打破各省以邻为壑,各省之间互相敌视的现状。左宗棠现在确定韦泽不是那种嘴把式,韦泽首先就是在军队里面开始了这个步骤。满清各省都是本地从军,征集到的部队都是驻扎本省,只有需要的时候才会出现到外省作战的情况。光复军异地从军,与满清时代的政策有着本质的不同。

    会议上的议题一个接一个,内容各不相同。共通点则是光复军正在一步步落实自己的战略策划。其中还有未来对远在南海对荷兰动手,夺取香料群岛的长期战略规划。荷兰以前非常想吞并兰芳省,中华民朝将兰芳纳入了国土之后,荷兰方面终于收敛不少。但是荷兰的收敛可不等于光复军就准备放过荷兰。军委制订了一个未来五到十年内对荷兰占领的香料群岛动手的计划。

    令左宗棠更加意外的是,此次动手的理由是光复军需要扩展棕榈、橡胶的种植面积。而且与其让荷兰人靠出口香料赚取中国的钱,这笔购买香料的钱还不如用来建造强大的舰队,打跑荷兰人,由中国人自己掌握香料群岛。这不仅仅是一个为中国夺取土地的问题,更是一个经济问题。

    在很佩服韦泽广阔深远的战略视野的同时,左宗棠也很清楚韦泽绝非是一个什么好人。但是用长远的经济为目的而发动战争,这种道德操守实在是令人难以形容。

    在会议结束之后,左宗棠忍不住询问韦泽,擅开战端是不是有点“那个”。韦泽笑道:“左宗棠同志,在我看来,只有最高的利益是中华民朝的利益。在这个利益之上,则是中华人民的利益。这不是擅开战端,这是为了中华长远利益的行动。”

    左宗棠并没有完全被韦泽说服,他说道:“我是怕得不偿失。云贵尚且有瘴气之害,而南海那地方只怕更厉害。”

    “瘴气么?”韦泽微笑着点点头,“你说的没错,的确有这个问题。不过那不是瘴气,而是细菌与热带疾病。所以医学院正在努力针对这些问题开发药物以及治疗方法。”

    听韦泽早就有相应准备,左宗棠不再纠缠这个问题了。然而韦泽却没有放过左宗棠的意思,他说道:“我中午请你吃饭。”

    午饭是韦泽点的菜,那是使用了大量香料烹调的数道菜,有鱼有肉。左宗棠很喜欢一道酸辣汤,里面用了好些左宗棠从未吃过的香料。左宗棠不知道,这是后世称为“泰式酸辣虾汤”的菜肴。

    吃完了饭之后,韦泽问道:“可知这香料的好处了?我听说百姓们其实不太敢吃鱼,因为怕鱼性阴寒,吃多了伤身。”

    在香料的催动下大汗直冒的左宗棠已经明白了韦泽的意思,有了香料相佐,大家再也不用担心那些问题了。左宗棠忍不住问,“陛下,百姓们只怕是吃不起肉。”

    韦泽微笑着看着左宗棠,“现在吃不起,不等于以后吃不起。我希望我死前,中国百姓能够随便吃肉。那时候大家不吃肉,仅仅是不想吃。”

    这个已经不是宏远,在左宗棠看来这简直可以归到痴心妄想的地步。但是此时的左宗棠已经不是两个月前的左宗棠,他闭上了嘴,什么都没有说。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