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03章 捻军(十五)

正文 第103章 捻军(十五)

    在一个政权大厦将倾之时,投降的有,招降的有,左宗棠自然知道这点。光复军前来招降左宗棠并没有出乎左宗棠意料之外。若是光复军连左宗棠这样的人才都不来招揽,左宗棠会认为光复军是徒有其表而已。只是光复军的招降者居然以是否迟到做开场,倒也大出左宗棠意料之外。

    这不能怪左宗棠难以沟通,韦泽很早就开始在光复军内普及钟表,哪怕是质量不高的钟表至少也比没有强。有了钟表就有了统一的时间概念,有了统一的时间概念就有了迟到的问题。从左宗棠这边来看,迟到其实与个人摆谱有关。上司当然要晚来,下属自然要早到。若是下属拖拖拉拉,那是对上司的严重不尊重。被上司记仇那是要出大事的。

    所以左宗棠尽量用这个角度去看问题,如果是身为下属而迟到,那可就糟糕了。他问道:“这与偶然必然有何关系?”

    黑成刚虽然不太理解为何左宗棠对迟到为何如此没反应,却能看出自己选择的话题不合适。他立刻换了一个话题,“我打仗不是很行,对打仗的道理也不是那么清楚。只能用些在课堂上听来的话和左先生聊聊。”

    左宗棠知道光复军热衷于办学校,虽然不教四书五经,但是好歹让孩子们上学,帮着百姓认字。这是他勉强能认可光复军的地方。只是听黑成刚竟然要用打仗来讲道理,左宗棠心中忍不住起了鄙视黑成刚的意思。与左宗棠讲军事道理?这摆明了是要自取其辱。从外表上看,黑成刚虽然皮肤还算是有些光泽,可那晒得黝黑的肤色,粗糙的手掌,都证明他是个吃过不少苦的人。这样的一个人是不可能是读书人的。

    黑成刚坦然说道:“我们陛下给我们讲课的时候说过,人不能追求上限,而是要确定底线。孙子说胜可知而不可为。孙子兵法里面通篇都在讲,我们一定会做错事,我们为什么要遵循战争的规律,目的是让我们尽量少犯错。至少也得知道我们错在哪里……”

    听完了这话左宗棠登时就懵了,不知不觉之间,左宗棠的有些下垂的眼角都上挑起来。他忍不住打断了黑成刚的话,“这是何人所讲?”

    黑成刚对左宗棠的震惊有点意外,但是他还是很礼貌的答道:“这是我们的陛下韦泽同志在军校授课的时候所讲述的内容。”

    左宗棠不吭声了,黑成刚所说的内容已经是境界的不同。寻常的武人学习孙子兵法是想学习如何打胜仗,只有左宗棠这种极少的人物才能读明白孙子所讲的是少犯错。黑成刚绝非是重要人物,如果是重要人物,就不会让他以身犯险。光复军一个普通的将校就能在军校里头学习到孙子兵法的真意,至少是学习到了孙子兵法自我认知的境界,这可是骇人听闻的事情。

    黑成刚见左宗棠不再说话,他也不管此时左宗棠怎么想,而是先把自己的理念说完,“我们必然会犯错,所以我们努力的方向是少犯错。如果不管怎么努力,都是不停的打败仗,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我们或者是认错了自己,干了自己其实不想干的事情。或者是我们找错了行当,这行当真的不是我们能干的。又或者是我们走错了路,踏上了一条一定会打败仗的路。”

    这话一出,左宗棠脸色登时就难看起来。他现在屡战屡败,这当然可以从各个角度去找偶然的理由。就如同前几天被捻军重兵包围,部队虽然逃了出来,可菏泽却丢失了。或者是光复军突然出兵徐州,楚军的老窝被连锅端掉。如果说找理由,左宗棠可以找到无数理由。他其实不是没有反思过,如果当时清军能够听从他的建议,在韦泽脱离太平天国的时候集结重兵把韦泽的军队给歼灭掉。哪怕是让太平天国肆虐江南,也不能让韦泽成了气候。那现在的局面就会大大不同。

    但是反思来反思去,左宗棠也发现,其实满清因应当时的问题做出了当时觉得最有利的选择。要是现在非得说当时就是用了最糟糕的策略,那完全是事后诸葛亮的说辞了。

    采取了当时看最好的选择,导致现在走到了穷途末路。那黑成刚的话就没错。理由只可能是两个,第一个自然是包括左宗棠这帮人是真心不想挽救满清,第二个是包括左宗棠这帮人干了他们不适合的行当。第三个则是左宗棠投奔了一定会覆灭的满清。左宗棠并不相信第一个理由,他也不认为自己和江忠源等人真的没能耐。那么剩下的就是第三个理由,左宗棠他们投错了效忠对象了。

    黑成刚不傲慢,不狷介,只是就事论事。但是这种态度直指根本,反倒让左宗棠感受到了空前的羞辱。左宗棠长得狮鼻阔口,此时因为脸上肌肉扭曲,那神色狰狞宛如暴怒的狮子。

    拼命压制着自己的愤怒,左宗棠勉强用还算正常的语气说道:“黑先生倒是非常能言善辩啊!”

    黑成刚摇摇头,“左先生,我在16年前投奔拜上帝教,那年我14岁。我14岁前能记得的只有一件事,我饿。我天天都快死饿了。偶尔几次能吃饱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什么时候能够不挨饿呢。左先生,我不知道您能不能想像得到,那时候我能饿成什么样子。当了兵之后,我吃上饭了。那时候我认为我饿是因为我没有起来打仗。打了这么多年仗,我现在才明白,天下人和我一样挨饿的太多了。我们光复军到一个地方,就把地分了,就让大家能安心种地,种了地就有饭吃。不仅大家要有地种,平时农闲还要有工作,有了工作就能挣钱,挣了钱还能买更多的东西。我们光复军是和这些挨饿受穷的老百姓在一起,所以才能越战越强。那么左先生,我想问问您是和谁站在一起呢?”

    左宗棠能看得出,黑成刚语气虽然平淡,可说的是真心话。其实左宗棠也很清楚,老百姓们在挨饿。作为以今亮自诩的人,让左宗棠真的无视这个现实,他也实在是做不到。但是承认这个现实,左宗棠又不甘心。因为承认光复军的正义,就是承认左宗棠的不正义。喉结上下蠕动了一阵,左宗棠憋出一句话,“两国交兵各为其主。”

    黑成刚继续说道:“左先生,我听说你以今亮自比,想来是极为佩服诸葛亮的。诸葛亮是丞相,能够安民。想来你也是以安民为己任。我们再回到前面那个偶然性与必然性的问题。老百姓没饭吃,今年不饿死,明年也会饿死。总之,不是天灾死,就是人祸死,那这就是世道有问题了。世道有了问题,我们就得把这世道变变。不然的话,我们大家除了死没别的路可走啦。那左先生,我想问,您觉得是光复军能领着百姓活下去,还是满清能领着百姓活下去。”

    左宗棠还在努力对抗,他努力平静的说道:“我却没见过光复党治下何等模样,我怎么知道谁能领着百姓活下去?”

    黑成刚听完之后倒是欣然点头,“既然如此,那您何不现在就到我们光复党的解放区看看。您去一看不就清楚了。”

    对这样的邀请,左宗棠愕然了。至少从黑成刚嘴里说出来,去光复军那边参观就跟出去游学般轻松。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呢!左宗棠冷笑道:“这也算是变着法子劝降么?”

    黑成刚摇摇头,“左先生,我前面说过,您这样有骨气的人是劝降不了的。人大不了就是一死,我觉得您不怕死。我们就算是拿您在湖南的家人威胁你,我相信左先生还是非常爱惜您自己的名声。”

    “哼!”左宗棠冷笑一声,此时湖南已经落入光复军手中,若是光复军真的拿左宗棠的家人要挟,左宗棠当然不会投降。不过心中动摇也是难免。光复军说不用左宗棠的家人要挟,左宗棠心里面也不知道该觉得光复军是有点底线,或者是该觉得光复军这是另一种要挟。

    黑成刚继续说道:“投降是一方不愿意用武力反抗另外一方,但是行动上不敢反抗,未必等于是心里面认同。所以我们现在希望左先生能够认同我们的理念,加入为那些吃不上饭而饿肚子的百姓这边来。一起让全天下的老百姓都有饭吃,有衣穿,有钱用。”

    让左宗棠公开说百姓都去死,他还真的说不出来,所以面对占据了左宗棠也比较认同的大义的光复军代表,左宗棠只能悻悻的说道:“若是你等有如此心思,为何不去报效朝廷。”

    黑成刚笑道:“这还是个偶然性与必然性的问题。满清的制度,现在这个世道,根本不是为了解决老百姓吃不上饭,穿不了衣,没钱用的问题而存在的。满清其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算是知道了,认识水平也很肤浅。满清的制度是为了维护旗人集团而存在的。左先生你在满清这边当了这么大的官,你肯定清楚这点。”

    军事,做人的认知水平,包括对政治的认识水平,被一个穷苦出身的人在道理上完全压倒,是左宗棠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黑成刚坦然指出满清政权本质的时候,左宗棠感到无言以对。

    但这种劣势让左宗棠忍不住要辩护,虽然知道很丢份,左宗棠还是冷笑道:“难道韦泽就是和老百姓站在一起么?”

    黑成刚坦然说道:“没错!我们光复党里面的人都是穷苦人,我们当然和穷苦人站在一起!”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