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98章 捻军(十)

正文 第98章 捻军(十)

    1853年底的解放鞋走私案中,闹出过卫戍军区司令吴辽搀和到政治中去的事件。当时一个叫伍元甲的全国代表表示对吴辽的支持,后来引发了全国代表们的集体培训。

    全国会议的时候伍元甲就在庞聪聪旁边坐,还遭到过庞聪聪的讥笑。结果伍元甲同志反倒对庞聪聪有了意思。这家伙很有泡妞天份,在集训的时候他天天去找庞聪聪谈思想谈工作,每次去的时候还都带着完全不同的零食。广州有制冰研究,韦泽也提供了奶油冰糕与冰激凌的制作方法。这玩意价钱可不低,可伍元甲根本不在乎,从冰糕、冰激凌、刨冰,他每次去的时候都要带上不同类型,不同口味的冰制品。

    经过几个月的软磨硬泡,伍元甲硬是把庞聪聪追到手了。在光复党规定的制式婚礼上,大家询问庞聪聪是不是被零食给吸引了。庞聪聪大方的答道:我不爱吃,但是我很喜欢他带着零食来见我的方法。其实那些东西最后还是便宜伍元甲自己了。

    庞聪聪大方的回答与率直的个性让一众未婚男生们捶胸顿足的抱怨,这么好的妹子自己为何当时就没鼓起勇气去追。当然,伍元甲端正的泡妞态度也给一众光棍们提供了光辉大道。

    在对庞聪聪的省长审核中,在制度规定的问询过程中,问询委员提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如果庞聪聪再怀孕了怎么办?”

    庞聪聪则坦率的表示:节育技术已经发展到了很高的水平,利用节育工具可以避孕。再加上她已经有了孩子,也没有继续再生的打算,所以这个问题庞聪聪可以解决。

    婚礼上庞聪聪从容的对答给当时参加婚礼的一种大干部们留下了深刻印象,而现在这番对答让大家更强化了印象。这的确是省长应该有的从容气魄。庞聪聪当省长的任命最终通过了。

    这项人士安排通过之后,中央北上的工作就正式开始。1855年7月8日,韦泽乘坐的舰队抵达南京。雷虎提前两天到了南京,也没有询问路途上的辛苦,雷虎立刻开始汇报,“陛下,捻军已经兵分三路,一路攻打山东,一路攻打河南,还有一路在进攻北京。”

    “那你的意思是准备先打谁呢?”韦泽问雷虎。

    “都督准备先打谁?”提起工作,雷虎的敬称立刻被忘到了九霄云外,他用最习惯的称呼问韦泽。

    “徐州是个好地方。”韦泽笑道。

    “我也是想先打左宗棠。”雷虎兴奋的答道。

    “我想招降左宗棠。”韦泽微笑着说道。

    雷虎登时就愣住了,他先是盯着韦泽看,然后眼睛突然眨巴了好几下,雷虎的声音中带着极大的不解,“为何?”

    韦泽答道:“千斤马骨。左宗棠是满清几个能干的人才,他如果肯投降,对满清的打击将是致命的。而且也能给满清那些抵抗者一个感觉,我们不是要把满清高官全部杀光。”

    雷虎有点理解了韦泽的意思,但是他并不赞成这个观点,“那些满清官员对我们也没什么用吧?”

    韦泽微笑着说道:“我说老虎,咱们说个真心话。大家恼起来,要杀敌人全家,要杀敌人九族。这心情都有。但是真的那股子劲头过去了,你真的能下个命令么?”

    雷虎皱着眉头想了想,“小孩子还是得放过吧。”

    韦泽无奈的说道:“我真的说啊,那是大家不用亲自杀人。一道命令下去,有人给动手而已。真的把几百号男女老幼捆了放到你面前,来,让你亲自一个个杀。你能杀多少?”

    雷虎听了韦泽的话,想象了一下那种表情,然后忍不住苦笑起来。

    见雷虎态度软化了,韦泽继续说了下去,“既然大家未必能下得了那个手,那些满清的官员家族的人也是要活下去的。把他们往死里逼,也不是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所以一定程度上能够让他们觉得不用害怕,这个也是有必要的。”

    韦泽嘴里这么说,心里面真正的想法却是别的事情。毕竟左宗棠曾经有功于韦泽的时空。让韦泽下令把左宗棠弄死,韦泽还真的有些犹豫。这是不能公开讲的东西,韦泽当然不能说。而韦泽当时曾经想说因为认同左宗棠的能力,所以想招降左宗棠。这个说法直接被韦泽的老婆李仪芳给否决了。

    因为迁都的事情,祁红意已经带着韦泽的儿子先到了南京去。跟在韦泽身边的是李仪芳。李仪芳听韦泽说了因为欣赏左宗棠,所以想招降左宗棠。李仪芳立刻表示反对,“陛下,你这是想逼死左宗棠么?”

    “为何这么说?”韦泽当时很是意外。

    李仪芳那温柔的杭州普通话声音不大,“陛下,你说左宗棠是个人才,那军队里面的人觉得,左宗棠比他们强。有了这个心思,大家会肯让左宗棠活着落到你手里么?即便是他们肯,他们也要狠狠的把左宗棠羞辱一番。我不认识左宗棠,也不知道此人是何等水平。但是既然能让都督说出是个人才的,想来不是无能之辈。既然不是无能之辈,被狠狠羞辱到体面全无,那这个人还会向都督你低头么?”

    这真的是一语惊醒梦中人,韦泽真的有恍然大悟的感觉。他此时心中最先想到的其实不是左宗棠,而是以前他遇到过的一些事情。韦泽发现自己其实完全无心的一些话,就能引发激烈的反应。当时韦泽觉得是对方气量不足,现在回想起来,这个气量是不是大那不是韦泽管得了的事情。韦泽首先得反思和批评自己,韦泽自己说话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应该全了对方的面子。不要去挑起矛盾呢?

    所以在左宗棠的事情上韦泽反复思量,最终发现自己能够采取的办法不是想出更精巧的说法,更不是采取更让人察觉不出的计策。反倒是要走大道,用阳谋。不对左宗棠个人有什么宽恕,而是把对左宗棠的宽恕融入到整个政策中来。

    想明白了这点,韦泽突然发现自己对左宗棠个人的敬重与关爱反倒是淡化下去。整个政策如果是基于反对纵情杀戮,反对非人道的屠戮的正义中时,那还真有点“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义万民为刍狗”的意思。

    基于这点的话,如果左宗棠不能理解到这些,而是顽抗到底。那也只能让左宗棠去死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